三十八回:尾聲

本章節 2993 字
更新于: 2019-08-31
  槍管泛著白煙,子彈高速的鑽進目標的肩膀,讓她疼得倒地呻吟。

  「啊,射歪了……」何群搔了搔頭,將手將收回腰際。「看來是酒喝的不夠。」

  「前、前輩!你怎麼可以開槍?」

  「有什麼不能,剛剛竊聽器你聽的還不清楚嗎?」

  「可是……可是一切都還要經過審問,法官定罪啊。」

  「缺,這種人你審得出話才有鬼。叫你別惹事,你偏要去調查杜昀,要不然也不用這麼麻煩。上頭早就知道杜昀的身份了。」

  「怎、怎麼會?你說局長……」

  「是更上面的,這個任務,只要確認杜昀沒有徇私,就是把兇手就地正法都沒關係。這就是命令。」

  「不、不會吧!這樣要法律幹什麼?」

  「很多事,都不是簡單的法律能解決的,黑箱作業又不是一兩天了。」

  此時曉霜終於回過神,看著中槍倒地的沈熙蕾,又看向門口閒聊的兩人。雙眼滿是血絲,緊握著手中的凶器,衝了上去。

  她直接將刀子架到韓文翰的脖子上:「叫車——」

  「哇~妳、妳別亂來啊!有事、有事好好說,別說轎車了,法拉利我都給妳啊!」

  「叫車!」杜曉霜將刀子壓的更深了。「馬上給我叫救護車!」

  救護車來到校園時引起軒然大波,車上載著杜昀與江鈺媄,索性兩人並無大礙。

  三天後,杜昀要求出院,即便曉霜阻止,他還是以不喜歡受人拘束為由強迫出院。

  另一方面,在警方封鎖的消息之中,那天的兩起凶殺案中,朱子琇並為死去,當時曉霜的決定救了子琇一命,只可惜腦部缺氧下成了植物人,然而這是不是也意味著總有一天子琇會醒來呢?

  她不知道,只希望奇蹟出現的那一天。

  替子琇的床頭插上新鮮的花朵,曉霜將事件的經過告訴了子琇,希望她會因此寬心一點。

  攙扶的杜昀回到住家,隨即聽見他要馬上上工,曉霜自然不肯,這次說什麼也不讓身子有傷的他去工作。

  ~

  入夜的加油站,基本上沒幾個人影。

  彭彧打了個哈欠,如果不是那些該死的監視器,他現在就想躺在加油島上安穩的入睡。

  今晚,霧氣濃的伸手不見五指,隱隱約約的看見前方的紅綠燈下佇立著一道人影。

  彭彧揉了揉眼睛,人影還在,似乎更近了些。

  「不是吧?」他又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然而那裏確實站著一道人影,緩慢的朝這接近。「我又沒有陰陽眼,不是真的撞邪了吧?」

  雖然口中喃喃自語,然而和杜昀相處如此之久,而他也是非人俱樂部的一員,實在沒理由害怕這些。

  思定他又淡然的走回加油島發起呆來,當思想最度回歸眼前,島外站著一名少女,她雙手捧著一個袋子,臉頰蒼白的毫無血色,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我、我說,小妹妹,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耶。」

  「對、對不起,請問彭彧在嗎?」

  「嗯,我就是,看來事情解決了吧?」

  「那個、那個……謝謝你。」杜曉霜將手中的袋子推向他的身前。「這、這是我親手做的,希望、希望合你的胃口。」

  彭彧接過袋子。「不是吧!這樣就想打發我了?我的名聲可是被你們弄臭了耶。」

  「名聲?」

  「當然瞜。長老常常,長老就是你哥哥杜昀。他常常都用我的名子處理案子,如今誰不叫我彭大偵探?」

  「這、這樣不好嗎?」曉霜不解的問。

  「一點也不好。」彭彧大聲的嘆息:「你想想,你明明就不是偵探,一堆人找妳查事情。還不只這樣呢,什麼走失的貓啊狗啊的都來找我,甚至上次某個肥婆還非要我幫他抓老公外遇,你這樣哪裡好了?」

  杜曉霜噗哧的笑了出來。

  「算了算了,當我彭彧上輩子欠你們的。妳快些回去吧,晚上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順便告訴妳哥,傷好了再接班,反正都麻煩那麼久了,不差這次。」

  「好、我會的。」杜曉霜用力的點頭。

  兩人又聊了幾許,杜曉霜才走出加油站朝住處走去。

  「嗯……」看著他的背影彭彧回想起辦公室的事。

  ﹏

  「我想拜託你幫我帶幾天班,還有可能又要用到你的名號了。」

  「又來?長老你就饒了我吧!」

  ﹏

  一個月後,學校的劇本中於開演,只是杜曉霜卻在杜昀回家休養時申請休學。她認為當初入學是因為熙蕾想讀,而她的願望不過是不讓杜昀瞧不起,如今知道杜昀的心思,黃老師也只是希望她能開心,既然是如此,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了。

  早晨警笛聲吵醒了兩兄妹。

  「哈囉~~你們還睡啊!今天可是開演日子,這位假老師,和休學小妹不去觀賞嗎?」韓文翰在樓下大聲么喝。

  杜昀和曉霜互看一眼,杜昀問道:「你想去嗎?」

  曉霜還沒回答,其他樓層先傳來不滿的聲音,各種器具拋到樓下,期間還伴隨著韓文翰的哀號。

  「去啊,不然等等,警用車被砸壞。」

  「嗯。」

  曉霜挽著杜昀,兩人坐電梯下樓。

  「來了就走吧!」韓文翰做回車內。「前輩,值勤期間,你怎麼又喝酒,這樣誰敢給你載啊?」

  「不然你來開吧!」何群說著走下駕駛座,直接坐到副駕駛座。

  「我開!」曉霜忽然開口,幾人都來不及反應,她已經坐進去駕駛座了。

  「等、等等,妳未成年!我可是人民的保母,怎麼可能讓妳知法犯法?」韓文翰怪叫著。

  「是嗎?」杜曉霜古靈精怪的向他扮了個鬼臉,將一張光碟片放進一旁的光碟槽,隨即車內就傳來當時韓文翰以及何群的對話。「不知道,這個如果交給媒體會怎樣?」

  「前、前輩~」

  「哈哈哈,我無所謂,只要有人開就好。」

  「杜、杜先生~」

  「哥、你不讓我開嗎?」

  「我……」杜昀尷尬的牽動著嘴角。

  「好了,大家都沒有反對,那我們去會場吧!」杜曉霜發號司令。

  「我反對阿。」韓文翰低聲道

  「反對無效,順帶一提,不想死的繫好安全帶。」

  車子奔馳在道路上,似乎沒有多大的狀況。杜昀看著一旁狂喝著啤酒的何群,微微的皺著眉頭。「你之前就認識我了?」

  「呵呵呵,」何群哈哈大笑。「杜先生只怕是認識的人太多,把我給忘了吧!那時我還在霹靂小組,就和這傻小子一樣是個菜鳥,那次任務,也是請來杜先生幫忙。如果不是先生救了我,我和那些同僚早就死了。」

  「……」

  「還是沒映像?哈哈,沒關係,您處理的案件那麼多,沒映像是正常的。經歷那件事之後,我就辭退了工作,選擇當個外勤的警官,出生入死的任務並不適合我。」

  「欸?前、前輩是自己辭退的?我以為是你品行不良才……」

  「誰品行不良了?」

  「誰……誰讓你嗜酒如命。」韓文翰小聲地說。

  「哼,都聊些我聽不懂的。」曉霜鼓脹著腮幫子。

  「那聊聊妳聽的懂的。」杜昀笑了笑。「妳那時候怎麼會忽然醒來?」

  「那時候嗎?」曉霜想了想。「其實是慧敏叫我的,她說你有危險……」

  本來的笑容在杜昀臉上消失了,這樣說來,只怕曉霜已經和靈體磨合了。這次的事情確實是他犯的錯,以為靈體想傷害曉霜,否則事情也不會如此膠著,可是如今靈體和曉霜磨合,也就表示他設下的保護將失效,還是無法杜絕惡靈干擾嗎?

  「不用擔心拉,我是誰的妹妹,我才沒有那麼懦弱呢。」杜曉霜彷彿理解杜昀的想法,對著後照鏡的他笑了笑。「話說熙蕾後來怎麼了?」

  ﹏

  「不、不要過來!走開——別過來——」

  「醫生——她又失控了!」護士慌張的壓住沈熙蕾,她身子被緊緊的綁在病床上,醫生將大量的鎮定劑打入她的體內,這才讓沈熙蕾安靜下來。

  然而沈熙蕾雙眼依然張的大大的,彷彿看著什麼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有時她會嚷著黃明珠要抓她,有時是方皓婷,有時則是朱子琇,或許她並不知道朱子琇沒死,也可能是現在的她終於知道恐懼了,也可能那些院冤魂就在這凝視著她,等待著她的生命結束那天,日復一日的折磨著她。

  沈熙蕾雖然逃過法律的制裁,被檢定出人格分裂,然而如今的生活似乎比死更痛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