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苦難的開始(1)

本章節 4239 字
更新于: 2019-03-15
  事實證明提早一小時出門是錯的!錯的!
  
  不知道是因為在萬獸城有先小睡一會的緣故,還是心裡太害怕遲到的關係,我六點鐘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簡單收拾了東西和吃早餐過後,我把小可愛放進包裡就出門搭車去了——當然,背包的拉鍊沒有完全拉上。
  上公車時雖然碰見許多學生,但多數都在打盹或是看書和划手機;下車後商業街區的路上也沒有太多路人,我自然就沒太擔心小可愛會曝光。
  只不過,只不過。
  公司沒開門。
  
  沒開啊!
  
  公司的玻璃大門上掛著「休息中」的門牌。
  大概是因為有用什麼術法保護著,所以大門的鐵門並沒有拉下,擺明很放心地讓小偷來嘗試闖空門。
  總而言之我這麼早來根本就是個笨蛋。
  也就是說我現在只能去哪個店裡面坐坐了。
  ……坐一個多小時坐到快九點?那豈不是會被店員白眼死嗎?
  而且主要是怕小可愛一直待在包裡會悶壞,不能直接明目張膽把她放出來是最讓我頭痛的一點。
  我四處張望了一下,看到遠處街頭有一間超商。
  希望有座位……
  我快步走往超商,走近時看見大面的開窗後是一排座椅後心中歡呼了一下,想也不想就走進去想要找個座位坐下。
  但坐下前,我看到在相隔兩排的商品架旁有道異常眼熟的身影。
  
  朱藍。
  
  我一秒坐到椅子上。
  這究竟是什麼命運般的奇蹟相遇啊。
  怎麼辦?雖然朱藍是我的恩人,而且又是好不容易認識能夠交談的人,但是我現在完全不想過去跟他打招呼啊!
  因為我很清楚我和朱藍的腦電波完全對不上,和他說話時都有種莫名的無奈與挫敗感……

  「欸,降禮?」

  「……」
  好吧,這超商也不是說有多大,想裝隱形人其實也挺困難的。
  我如生鏽機械般僵硬地回頭,對站在我斜後方的人打招呼。
  「朱藍早安啊。」
  轉身看向朱藍時,我馬上就察覺到了他有些異樣,似乎是氣色不太好。
  朱藍手上拿著五盒烤布蕾坐到我旁邊的空位上,默不作聲地拆開一盒的封膜直接開吃。
  「你沒睡覺嗎?」
  朱藍今天的穿著依舊很清爽:一件印著知名品牌標誌的白色圓領衫;一件丹寧五分褲;一雙我記得賣很貴的潮牌布鞋——但他臉上卻沒有過去兩天那樣給人陽光青春的感覺,臉色似乎有些暗沉。
  「鬼纏身了。」朱藍用小湯匙挖著布蕾,一口接一口地吃著。
  ……鬼、鬼纏身?
  朱藍啊,你真的不是做道士或是法師的嗎?
  「你那什麼表情啊?看帥哥一眼五百元啊。」朱藍就算被鬼纏身也不忘財奴本性,他挑起一邊的眉毛問我:「你怎麼會在這裡?現在才七點出頭吧?」
  你自己也不是在這裡!
  「我怕遲到所以提早來公司了,結果公司還沒開門……小可愛現在還放在我的包裡,我挺擔心被人看到。」
  「小可愛?」
  朱藍突然停下手,嘴裡仍叼著白色塑膠小湯匙,他用奇妙的眼神看著我:「你……我完全沒想到你有這種喜好……」
  嗯?
  「你放心吧,我們繫上也有一個學長喜歡異裝,其實打扮起來就像個普通女孩子一樣……嗯,只是我真的沒想到你有這種愛好,我看你一直捂著包躲躲藏藏的樣子大概也是很怕讓人發現吧?其實不用太在意啊,世界上無奇不有,有這種興趣其實很正常的事啊,我可是說真的喔。不過如果你不想讓公司的人知道的話,我也是可以替你保密的,封口費只要三……」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我急忙打斷朱藍的話。
  朱藍講了一長串奇怪的話,我發現他似乎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嘴角抽了一下。
  「誤會?唉……降禮啊,真不是我在說你,拿出一點自信啊!這種事情不用太害羞的,類似這種的女裝同好其實已經不是少數族群了,所以你不用太壓抑自己啊!我覺得可能是因為你之前都沒怎麼跟人接觸吧,不要太緊張,放心放心!慢慢適應就好,反正我是不會對你有偏見啦,不過現在你若真的不想讓別人知道的話,封口……」
  「朱藍!」
  我再次截斷朱藍的話,立刻把身側的包包扯到他旁邊,確認兩側都沒其他人之後才把包包沒拉上的開口往兩邊微微分開……
  「唉呦唉呦!非禮勿視!」朱藍一秒撇頭。
  「此小可愛非彼小可愛,給我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
  聽到我這麼說,朱藍才慢慢把視線拉回來,在目光落到包裡的小可愛時吃驚地「欸」了一聲。
  「你在哪裡弄來這東西的?恕亞幫你弄的?也太好了吧!」
  朱藍把頭湊向背包開口, 包裡的小可愛一瞬間被嚇到往後縮去,但似乎是察覺到朱藍沒惡意後又把身體往前探。
  「不是恕亞,是泰洛,萬獸城的泰洛……呃,你應該會知道是誰吧?他給我精靈盒,然後我開到的。」
  「喔,是泰洛啊,這見面禮也太好了。」觀賞完小可愛的朱藍繼續回頭吃他的烤布蕾,口中念念有詞:「下次我也去黑市搞個盒子來碰碰運氣,看會不會抽到什麼好東西。」
  依你財奴的個性會願意花錢去黑市玩這種抽抽樂也挺稀奇的,財奴不是很摳門嘛!
  朱藍解決完一盒布蕾,接著撕開第二盒的封膜:「對了,你剛才說公司的門還沒開,你難道不知道可以直接進去嗎?」
  嗯……?
  竟然可以直接進去?
  「但是大門掛著休息中……」所以那個休息中的牌子是掛好看的嗎?
  朱藍瞥了我一眼,語氣略帶調笑:「你怎麼不去推推看門啊,也太老實了吧。」
  「我哪知道可以進去啊……」誰會沒事去推掛著休息中牌子的門啦!
  「所以我說的話你都沒聽進去啊。」朱藍一副孺子不可教也似的搖頭說著:「跟你說了公司的門不能亂開,要有識別證才能進去,那你現在手上戴著手繩,自然是能安全進去啦。」
  「……」所以說問題不是在有沒有把大門鎖起來,而是大門開起來會不會有肉蟲衝出來的意思就是了。
  那這家公司還真的不能讓普通的凡人小偷來偷了,一偷應該就會人間蒸發。
  而且我實在不太相信沒拉上鐵門、看起來又像高級精品店的公司會沒有人來偷!該不會有些莫名的失蹤人口就是公司陷阱所造成的吧?
  「那我現在去公司好了,我怕小可愛待在包裡太久不好。」我整理了背包準備起身。
  雖然包裡的小可愛一直沒表現出難受的樣子,但一直關在包裡莫名有點像在虐待小動物……
  「去吧去吧。」朱藍含糊地說著。
  我離開超商後直接去到公司,公司一樓空蕩蕩地沒半個人,兩邊牆上的展示燈也都沒開,看起來陰暗又冷清。
  「小可愛,妳要不要……飛出來看看。」我拉開包包對小可愛說著。
  小可愛半個身體從包裡探出,她仰頭和我對視了數秒,眼神裡已經沒有半點畏縮——才一天而已,這小精靈就已經不怕我了。
  泰洛明明還說她很害羞。
  小可愛似乎沒有要自己動的意思,我索性將她掏出來放在手掌上。
  我直接往二樓的員工休息室走去,發現一樓和二樓的走廊上都沒看到類似空調的裝置,卻一直有清涼舒爽的氣息吹過,估計又是什麼魔法之類的吧,真是愛護地球大妙招。
  在打開休息室門之前我猶豫了一下。
  ——前天這裡還有肉蟲……
  我深深地認為我以後對門板會有特殊的恐懼症。
  門把很輕鬆地被轉開了,才剛開一條縫我就看到裡面的傢具擺設,所以便很放心地開門走進去。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什麼錯覺,我總覺得身後有很細微很細微很細微的呼吸聲……

  「你怎麼這麼早來公司啊。」

  「唔唔哇啊!」
  媽啊為什麼走路不要有聲音!為什麼走路會沒聲音!而且離我超近的啊連強化版的耳朵都沒聽到!老闆到底是什麼時候跟在我背後的啊!幾乎兩個人都要貼在一起了我才警覺到!
  害我嚇到差點把小心臟吐出來的罪魁禍首——狄亞倫,老闆,現在正一臉像是在看稀有動物般地看著我,兩手環胸靠在門框上。
  老闆看著我手上的精靈,問:「月草精靈?你怎麼跑一次任務回來就帶了隻精靈,誰幫你弄的?」
  「是泰洛送的……精靈盒。」
  「喔,這樣啊。」狄亞倫對小精靈並沒有多少興趣,打了一個哈欠問我:「你怎麼這麼早來?」
  老闆現在穿著一件純白長袖棉衣和一條綠色棉運動長褲,披頭散髮看起來非常的休閒居家,就像普通人一樣……說起來我還不知道老闆大人是什麼物種。
  「我手機昨天弄丟了,怕會遲到,所以就帶著小可愛提早來公司。」
  老闆聽我這樣說著,眼睛眨也不眨地愣了五秒,隨後發出爆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可愛!你把這隻精靈取叫小可愛?哈哈哈!原、原降禮!你的品味!哈、哈哈哈哈哈、嗤嗤嗤……」老闆大人很沒形象地笑彎腰,邊笑還邊用鄙視的眼神掃了我幾眼。
  好吧,我必須承認我取名失敗,但是小可愛這個名字也是很可愛的啊!
  至、至少我是這麼覺得啦……
  「我是……不小心取錯的……原本打算取其它名字……」我屈服於老闆的笑聲之中,眼神游移頓時有些詞鈍意虛。
  「不要狡辯了,我懂,我都懂。」老闆伸出一隻手,同情地拍著我的肩膀:「勇於承認錯誤不是羞恥的事情。」
  「……」取叫小可愛也不是什麼錯誤的事吧?
  嘲笑完我的老闆用手指著書桌,說:「對了,既然這麼早來的話就快上工啊,我記得幾年前有在書桌抽屜裡放一疊紙……你自己隨意設計幾副成對的鑰匙和鎖,先畫滿一張吧,一張圖紙裡面應該能畫上幾組吧?反正我也不清楚就是了。」
  「呃,那畫好給你確認後直接拉3D模型嗎?」休息室裡有電腦,裡面應該會有相關的軟體才對吧?
  「……嗯?」老闆頓了一下,隨後才一臉恍然大悟地回道:「喔,不用,你手畫就好。不用標註尺寸,註明一下相對的比例就好,還有設計細節記得要畫清楚點,我們都是純手工做的。」
  純手工……是用魔法取代機械生產嗎?還是真的純手工一副一副打造?
  這樣說起來,我這個設計的工作還真是挺輕鬆的,連模型都不用拉……喔不對,我可能要出門收服妖魔鬼怪,並不輕鬆。
  「我今天不用跑外務對吧?」我試探性地問著老闆。
  老闆眨了眨綠色的眼睛,瞇眼露出略為奸詐的笑容:「嗯?你對做任務有興趣嗎?放心,有適合你的任務就會讓恕亞帶著你做,小新人好好幹!」
  我沒說我有興趣!我沒有!您完全理解錯誤了!
  難怪朱藍會是助理,這兩個人的理解模式根本是在同一水平線上的吧!
  「那個、老闆……我沒……」「嗯,這時間是誰?」
  老闆打斷我的垂死掙扎,他身體偏離門框微微向後仰,往三樓走廊的方向看去。
  「你去工作吧,有人找我。」
  我神情呆滯看著老闆無視我後華麗地轉身離去,頓時覺得未來一片黑暗。
  看著前方變得空蕩蕩的走廊,我只能伸手把門關上。
  「小可愛啊,我這到底算是幸運還是倒楣啊。」
  乖乖坐在手上的小可愛歪頭看向我,讓我受傷的小心靈瞬間被這可愛的景象安慰到了。
  「我要去工作了,妳在這裡待著吧。」我把小可愛放到沙發上,往書桌走去。
  書桌有三層抽屜,我將最下層的大抽屜拉開,一大疊約四開大小的土黃色紙堆被放在裡面,紙緣不是非常平整且略為泛黑,但卻異常有美感,就像是陳放數百年的中世紀羊皮紙。
  我很相信這就是狄亞倫口中說的要用來畫圖的紙。
  怎麼辦,看起來好貴我不太敢用。
  雖然這麼想著,但我還是乖乖地拿起最上面的一張紙,把紙放到桌面時還有一股清香飄過……
  只是畫個圖而已,要這麼香幹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