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常見的劍法不常見

本章節 3100 字
更新于: 2019-03-14
  根據咨紓小姐的情報,這位前髮遮蓋住前眼的高廋男子外號叫做阿寅,是這次挾持事件之中最該注意的人物。

  與其他混混不同,阿寅的功夫是真材實料的,雖然沒有經過正統的訓練,只是在高義進些許的指點下學會了仙岳派基本功夫,但實力推測是在長年荒廢習武的高義進之上。

  能在這邊遇到他也不是壞事……如果能夠解決最強的敵人,後續的事應該會簡單很多吧~

  我與師傅擺出了守式,準備應對。

  敵人並不像他所散發的殺氣一般,只是柔和的擺起劍指,緩慢的打起拳、舞起劍,有點像是公園裡老爺爺、老奶奶晨間運動的那種感覺……

  太極拳!

  不過他是拿著劍的,應該是太極劍吧?

  仙岳派的太極劍,和練強身的有著什麼不同我不是非常清楚,但就現在的狀況看起來……

  「…………」

  我與師傅靠向了彼此一點,然後點一下頭,維持守勢向後倒退。

  如果敵人不出劍的話,我們為何要打?直接按原定計畫由三樓相對位置教室轉向四樓,速速救出人質不是更好?

  一步、兩步,靠向教室大門,對方再不出手的話,就轉身跑給他追。

  噠噠噠噠──
  
  對方踩過了一張一張的課桌,從窗戶跳向了走廊,搶在我們之前堵住後門。

  然後……繼續的打起太極。

  我與師傅無視了他,後門不通轉向前門就好。

  他疑惑的歪了歪頭,似乎是在想為什麼和以往經歷不同,我們又不是血氣方剛的街頭混混,說打就打、說幹就幹,能不用武力和平解決事情,當然不用武力解決呀!

  他大概不懂吧?但論打架,他肯定是個專家。

  敵人不出手的話,他也有出手的方法,身一傾、腳一踏,配合基本輕功飛向了我們,一氣呵成的賞了我一記膝擊。

  自由奔放,大概是在街頭中度日才養成的技能,阿寅完全不受太極劍法的限制,想到什麼就幹什麼。

  我以劍脊擋下攻擊,不得不說這記膝擊踢的挺好的,我花了點力氣才擋下。

  在我與他對峙之間,師傅從旁補上一劍。

  對方將劍尖向下,輕輕一擺,鏗鏮,以柔軟的姿態挑開了師傅的攻擊,應該是太極劍中的基本守勢。

  空出手的我自然沒有閒著,提劍朝他刺去,他以劍尖輕輕地畫了個小圓,化解了我的攻勢。

  防守挺穩固的呀~

  有點難纏,不過並不是我與師傅跟不上的程度,相反的,對方在我與師傅接連的夾攻之下漸漸居於了下風,即便手腳並用,也免不了節節敗退的事實。

  他感到硬碰不是方法,向後一跳,似乎是想重整態勢再來一次。

  我與師傅自然不可能讓他這麼做,前腳一踏──

  嗚喔──

  剛剛還不覺得痛的左腳,突然痛了起來,不過我該問的或許是……這麼大且不斷流著血的傷口我剛剛怎麼會覺得不痛呢?

  大概是因為馬尾女孩給予我們的壓力太大的緣故吧……

  那時只想著要給對方好看,沒有想那麼多,直到她的離去、他的來臨,起初還好,因為不知道對方的強度究竟如何,神經還是繃很緊的,但他耍蠢了那一下……大概,使我鬆懈下來了吧?然後,受到傷害第一時間麻痺的知覺也恢復了……

  該死的大腦,就不能再多撐一下嗎?

  不要一直提醒著我「痛、很痛、超級痛」呀~

  師傅因此也停下了腳步,看向我一眼。

  「尚兒,先將傷口包紮起來,前方就交給為師吧!」

  語畢,她才以輕功飛了出去,獨自一人與對方交戰起來,她的狀態也不是很好,右手還是使不上力的吧?只能使用左手與他對戰。

  鏗鏗鏮鏮──

  刀光劍影在教室之中閃爍了起來。

  著急也無法改變什麼,我脫下鞋子,效法師傅,撕下制服一角進行了簡單包紮,配合運氣輔助,稍稍加速血液凝固,這招只能應急可沒辦法真的在短時間內治癒傷口,再接下來的時間裡能夠不使用左腳嗎?只用一隻腳無法戰鬥的吧?

  感覺……失算了呀。

  我咬著牙,站起身,思考著如果只使用氣放出加速來移動的話,應該是能夠在只用一隻腳的情況下活動吧?左腳只須輔助……雖說這樣會有移動路線單調的缺點,但我與師傅是兩個人,應該還行!

  鏗鏗鏮鏮──

  阿寅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了師傅攻擊的緣故,竟開始做出反擊。

  再待在這裡可不行,得快點上前線才行。

  「喔啊──!」

  我以基本輕功向前一飛,重新加入戰局。

  不過我的加入,並沒有使戰況出現巨大的變化,相反地,對方抓著我這個破口,猛力的打,從一開始好像就是這樣,對方看準我有腳傷在身,先解決一個是一個。

  我們從地上打到了課桌上,沒用的左腳讓閃躲變的相當困難,即便有師傅一直從旁幫助,我還是被迫必須以兩隻腳來應戰,痛、好痛、超級痛,我知道很痛啊~我也知道血又溢出來啦~大腦可以不要再提醒我了嗎?

  如果不解決對方的話、如果不解決對方的話……

  「尚兒小心!」

  「嗚哇~」

  師傅撞開了我,使我摔落向地面,但也因此閃過了一發提腕向斜下刺的攻擊。

  好消息是她並沒有代替我受到這下傷害,而是以斜下防禦完美的擋住了這一擊。

  我重新起身,由下方進攻,劈開阿寅落腳處的課桌,企圖讓他跌倒,可他還真不是弱者,單腳站立便解除了這個危機,一張不行我只好再劈一張,阿寅一個翻滾跳下桌,沒有給我任何補上一劍的機會。

  哐噹──

  劍被壓制住了……

  貿然的出手似乎很容易被制裁,這大概正是太極劍強大的地方,與日陽虎的螳螂劍有些異曲同工之妙,要說差異的話,好像一個叫後發先制一個叫後發制人?螳螂的攻擊更迅捷果斷一點,仙岳派的太極劍則較為輕柔。

  不過這和公園老爺爺、老奶奶練健身的輕柔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初速相當緩慢,但一對到劍,便會立刻感受到猛獸襲來般的可怕,更可怕的是你又無法不與他對上。

  如流水一般連綿不斷,如海嘯一般鯨吞蠶食。

  而且因為是水,所以無法用劍砍斷,抽刀斷水水更流,比起銅牆鐵壁更加難纏。

  說到水呀……我們洪門也是不差的吧?同源劍可是剛柔並濟的劍法,而且招式名字之中都有著「水」字呢~

  「「第三式──水火連擊!」」

  我與師傅一人下、一人上的進行了立體的攻勢。

  或許巧勁輸了一點,但以暴雨襲向海浪,也是能在海浪之上開出數以萬計的洞吧?而人不是水,被開了一洞可是不會隨即復原的。

  面對我們的高速夾擊,對方想退卻退不開、想擋卻擋不住,他所會的基本招式速度過緩,不好應對兩人份的速形攻擊,最終吃下了師傅的一劍,可惜我們的劍是沒有開鋒的,這劍並沒有刺穿他的身體,也沒能放倒他。

  對手不算特別強大,最多就是猛猛的程度,要不是我與師傅身體狀況都不好,應該不至於打的這麼辛苦。

  呼呼……呼呼……

  阿寅按住被刺中的胸口退了幾步,接著一個大跳向後拉開了與我們的距離,理應是必須立刻追上再補一擊的場合,我卻動彈不得。

  「尚兒……」

  呼吸,有點調不回來,與馬尾女孩的高強度對決消耗了過多的氣,師傅雖然沒有我嚴重的感覺但看起來也相當疲憊。我們受到的傷害絕不止是表面傷害,對方放出的氣對於我們自體氣循環造成的影響恐怕大過表面傷口。

  若不是如此,師傅剛才的那一劍,應該能給阿寅更強烈的傷害才是。

  第三回合到此為止,無奈並沒有中場休息時間,阿寅重整架式,衝了上來。

  他放棄了太極劍所擅長的防守,全力進攻,將自身所學與自身經驗合而為一,刺、劈、掛、撩,掃、斬、壓、削,結合了獨創的街頭腿法,就像在拳擊場上使用泰拳一般奔放。

  你當然可以說他是犯規的,但在實戰之中,並沒有規則可言。

  八成的力招呼向我,兩成的力防禦師傅。

  雖然我真的是個漏洞,但每個人都往我這裡打,真是超級不開心的。

  但不開心又如何,腳痛的要死,我光防守就耗盡了力,如果只有我一人的話,這裡肯定是要吞敗仗的,好在師傅在,她強制的將場面控制了回來,逼得對方不得不將戰力轉向她,六成、七成、八成……

  阿寅感到這樣下去不行,於是又拉開了距離,不過這次和之前有些不同,不是單純的退開──

  咻咻──

  他從衣物之中抽出了飛刀,丟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