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進化之火

本章節 2658 字
更新于: 2018-11-25
  
  在各國的神話體系中,「火」被視為人類文明的一大躍進。

  古代人過著茹毛飲血的黑暗生活,畏懼於黑暗與潛伏中,但他們偶然發現閃電能引發火焰,試著將這炙熱的能量保存下來,並且將其運用在各個層面,根本上改變了人類的命運。

  相關的神話也對火的源頭有所渲染,如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的盜火、中國三皇中發現火的燧人氏,煉金術中也將火焰視為元素的起始點──

  由於人類理解了火焰,得以告別了黑暗的時期,初次獲得「光明」的人類以此推進物質上的革新,火是冶金工藝的根本、金屬材料的發明帶來科學與戰爭。
  現代文明的生產也與火息息相關,人類已遠離黑暗太久了,從天空看下去人類的聚居地比夜空的銀河要絢爛。

  火是絕大部分人們所見「器物」的源頭,人類文明「質變」的根源。
  更是星球的生命。

  因此在某種程度上,跟人類相比,火也相當於附喪神的「母神」,被附喪神們所敬重畏懼著。
 
  或許以此角度能解釋吧,作為熟悉並運用附喪神的林家,在其中也是罕見天才的林紅霞,若將其天賦具體顯現──將會是一團炙熱燃燒中的火焰。

  「要你們原諒人類──是不可能的吧?」

  是懶得得到答案的詢問,所以紅霞的防守不帶有半分猶豫。
  由於是憎恨到已化為具體肉體的詛咒,那帶有龐大力量的一擊就像襲向螞蟻的象腿,很輕易就能將紅霞壓成肉醬。

  但仍被她擋下了,僅僅只憑著一把張開的紙傘。
  以不可思議的渺小傘面阻擋著巨大的貓腿,具體的形容詞就是「螳臂擋車」了吧。

  「天塌下來都能擋下喔,我家可愛的油紙傘附喪神。」

  
  肩帶洋裝的左胸處燃燒著火紅的靈魂之火,源頭就是體內跳動著的心臟。
  紫眸則閃爍出異樣興奮的光輝,全力輸入魔力的紅霞在享受著戰鬥。

  「……」

  詛咒凝聚體見撲擊沒成功,試圖加強施加在紅霞的力道。

  但繪著梅花的油紙傘卻發生變化,漸漸蛻變了現代的傘,彷彿反應著器物的演進,從結果來說仍是擋住了詛咒凝聚體的攻勢。

  「人類很渺小,所以他們改善自己使用的工具,以應付物質生活的需求,紙傘面易破裂就發明塑膠傘布,竹結構的傘骨容易被強風吹斷的話就改成鋼骨的結構。」
  「「我們」就是以自己的智慧知識改變了命運,克服神所漠視的這個世界。」

  「不過傘還是只能拿來擋雨喔,不建議拿來擋貓爪。」
  
  一邊保持餘裕閒聊著,紅霞在收起傘的瞬間便往旁邊輕盈跳去,並朝空中扔出傘,由於慣性貓爪自然只能撲空。
  
  被拋出的傘與附喪神並非被主人丟下,事實上連同著剛剛逃走的玉珮附喪神,全都被一個在空中飛舞的麻布袋收入,其內部空間比想像要大也是受紅霞的能力影響。

  麻布袋的附喪神小人拋出下一些器物到主人身邊,從異空間脫離後會逐漸變大,最後變成原本的大小被空中的紅霞抓在手中。

  在離開林家時紅霞也任性帶走了很多親近的附喪神跟它們一起居住,一方面是生活需要,另一方面就是為了這種必須要討伐的場合。
  
  見攻擊撲了空,詛咒凝聚體佈滿全身的眼球尋找敵人,很快就捕捉到在空中尚未落地的紅霞。

  但在它想做出撲擊前──身上大部分的眼球同時爆炸,火舌吞噬了它的視野。
  貓狗靈的「憎恨」仍只是抽象的情緒,雖然成長出能完成其怨恨的智力與行動力,卻純粹到不存在其他想法。

  所以它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種叫做「火大」的情緒。

  不過僅是發火並沒有任何作用,紅霞手中纏繞著魔力的木製彈弓仍不斷發射彈珠。

  對應於詛咒凝聚體的身軀明明太過渺小,但這些彈珠附喪神卻在擊發的過程中分散成數顆,並且依從著主人的天賦發生進化,成長到如同中古船艦的砲彈。

  同時昇華了彈弓與玻璃珠附喪神,紅霞順利壓制了蒐集台灣各地大量動物靈的鈴鐺詛咒。

  切換與協同附喪神進行流暢華麗的作戰,這點本就是林家的特色。
  但林家過往大都將附喪神用於檯面下的權謀,像紅霞這樣將其結合用作戰鬥的終究是少數,也很少有人像其表現如此完美。

  規模龐大的爆炸使得大樓內部瀰漫著煙霧,並且造成了建築物極大的破壞。
  對此動彈不得的處境,詛咒凝聚體終於發出撼動大樓的悲鳴,從軀體噴射出無數濃縮的黑矛,試圖用亂槍打鳥的方式貫穿紅霞。

  但在煙霧散去之際──只見嬌小的短髮少女躍向空中,一棒敲在詛咒凝聚體的頭頂。

  不是原本約會用的服裝,頭上被緊箍束縛並穿著金色戰甲,全身的打扮猶如從戲棚走出。

  紅霞的肩上趴著一隻金毛小猴子,是布袋戲偶附喪神,而且是齊天大聖。

  紅霞特別喜歡使用孫悟空戲偶附喪神,或許是來源自西遊記中孫悟空棒打百妖的形象,這個附喪神能夠有效提升她的肉體能力,而且對於非人非常有破壞效果。

  果然,頭上這一棒將凝聚的恨意打出一個窟窿,明顯造成了傷害。

  藉由防禦特化的雨傘附喪神擋下第一波攻勢,接著用彈弓與彈珠附喪神破壞它的視野與行動能力,最後用布袋戲偶給予重創。

  不過只能到這邊了。

  「不能再跟你們玩下去了呢。」

  雖然看起來到目前都是紅霞占優,但她心底很清楚她無法擊敗這個詛咒。

  因為那是成千──甚至是上萬動物靈的恨意。
  對比於僅僅只有數名附喪神陪伴的自己,實在是太過龐大了。

  遲早會被吞噬。

  當然若要動用所有的魔力與手段,或許能找到一個徹底消滅動物靈們的方法。

  可遺憾的是,這也不會是紅霞的希望。
  因為──她愛著非人,就算是做壞事的非人也是。
  
  「哥哥一定會罵我不成熟吧?」

  紅霞露出苦笑。

  但她還是在貓背上行動,一邊用金箍棒消減它的力量,並尋找那微弱的魔力反應。

  等到確定她就在腳下,紅霞凝聚了自己剩餘大部分的魔力,敲散籠罩在其上頭的怨念。

  找到蜷縮在裡頭的白襪貓,看起來已陷入沉睡多時。

  「──再等我一下喔,腓腓。」
  「還有「大家」。」

  如果乾脆消滅掉非人就好了,紅霞想起她的同班同學鈴鈴,就算是朋友,這是她永遠不可能認同這位守護者的地方。

  那樣的手段當然最簡單、也最省事,也是協會最常採用的手段。

  但傷痕不會療癒。

  「戰爭」本就是最後的選擇,知道自己不成熟的紅霞仍嚮往著一個非人與人類能和平共存的世界。

  而渺小的她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抱起白襪貓──

  「由我代替妳──去跟它們聊聊天吧?」

  紅霞露出溫柔的笑容,取下了烏梅脖子的鈴噹。

  詛咒凝聚體因脫離寄身的母體而崩潰,在落地後沒多久,她瞧了懷中的烏梅最後一眼,並拜託麻布袋附喪神將貓收入,並要它們趕快離開這結界。

  雖然感受到附喪神們難過的情緒,但紅霞還是執意要做這件事。

  去到北歐某個小國的邊境好像也不錯,在那裏落地生根、遲早會習慣一切的。

  最後,她想起自己對哥哥說過的那句話。
  這可是撒嬌喔。

  紅霞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微笑。
  並將鈴噹繫上自己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