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之4(本章完)

本章節 1657 字
更新于: 2018-07-02
────

當我的意識再次回到房間,先是呆滯了五秒,然後開始大哭,我不知道剛剛那究竟是夢,還是真的是阿華的心情。
年紀那麼小的他就要承受那麼多的事情,那麼小的他就要在乎那麼多,那麼小的他就對生命失去希望,我在床上哭得聲嘶力竭,爸媽與哥哥進來抱著我,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我的家庭是很平凡、一般、隨處可見的家庭,現在我才知道,這麼平凡、一般、隨處可見才是真正的幸福。
透過阿華的視角,我看見自己在他眼中是那麼幸福,同時我也看見我那冷漠低下頭的表情,如果那時我能抓住他的手問他怎麼了,那阿華就不會跳樓,張媽媽也不會死,只要我問那一句話,那就不會有這悲劇發生。
我透不過氣,這種自責與遺憾對只有四年級的我來說都太大太重,可想而知那種絕望壓在只有二年級的阿華身上,會有多麼讓人心疼?
那是我第一次透過「物品」來看事情,追溯到阿華的心,從這以後我就有了這能力,剛開始我不斷的抗拒,甚至不觸碰任何東西,畢竟是看到另一個世界的東西,而也能體驗到當事者的心情,阿華那時絕望的心情、認為跳樓是解脫的心情我都感受到了。
還有被欺負的痛苦、羨慕我的憧憬,那些全部都太過悲傷,更甚至於我還記得跳樓那一瞬間的痛楚,所以我很不想擁有這種力量,我只是想知道阿華發生什麼事,但卻又為後果感到懦弱。
看似最壞的大牛,我真的好恨他,為什麼他不調查清楚?為什麼他要以貌取人?為什麼他不一視同仁?
可是大牛的毛病我也有,大家都有,大牛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蛋,他只是孩子,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所以我們才需要教育,阿華用他的死來教會了大牛,只是代價實在太大,大牛一輩子都會自責,這比死了更難受。
體驗完阿華的故事後,我一個禮拜都沒去上學,爸媽帶我到廟裡收驚,他們認為是張媽媽和阿華的死狀煞到我,我知道我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
「阿弟,明天上學了好不好?」夜裡媽媽在我的床邊輕聲說著。
「他不要上就不要逼他。」爸爸在房門口說。
我閉上眼睛表示我不想去,然後聽見媽媽的歎息聲,她起身往外,輕輕關上了我的房門。
而我思考著阿華的事情,縱使他最後和張媽媽重逢了,我也想相信他們是到了天堂,可是阿華和張媽媽都是自殺,那有辦法到天堂嗎?
突然我聽到開門聲,我趕緊抓牢棉被,絲毫不敢睜開眼睛,那腳步聲越來越近,接著就站在我床邊,我顫抖著假裝睡著。
「阿弟,你到底怎麼了?」那聲音開口,我猛然張開眼睛,是哥哥。
「你是在學校被欺負嗎?還是張媽媽的事情嚇到你了?」哥哥皺著眉頭說。
哥哥比我大四歲,可能是因為這樣,我們並不是時常黏在一起,從小到大也沒真正的吵架或是打架,可是哥哥總是能注意到小細節,是更能讓我安心的存在。
所以看著哥哥那擔心的模樣,我不禁就掉下眼淚,然後支支吾吾的說起我看見的阿華。
哥哥只是眉頭深鎖地聽我說完,我不知道哥哥相不相信,講完後他拍了拍我的頭,我感到非常安心,就算沒相信,但至少沒否定。
但過了好久哥哥都沒有將手從我頭上移開,我疑惑看著他。
「有看到什麼嗎?」哥哥問。
「沒有。」我說。
然後他移開手。「所以不是每次都看得見嗎?」
「我也不知道,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也許是因為我太想知道阿華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才會看到的吧。」「那你碰我,然後專心想要看到我的事情。」哥哥再度將手貼上我的額頭,我閉起眼睛努力想要看,可是還是暗暗的,什麼都看不見。
「也許是因為你還沒有死。」我張開眼睛嘆口氣。
「烏鴉嘴!」哥哥原本放在我額頭上的手打了我一下。
我笑了起來,然後哥哥也笑了。
「既然不是每次都會看到,那就不要煩惱了,也別再讓爸媽擔心了好嗎?」他再次摸摸我的頭,然後離開了房間。
我想哥哥是相信了,我坐在床上看著房門,然後看看左邊放在桌上的羊奶瓶,我猶豫了好久,決定再次抓起羊奶瓶,內心想著我要看見。
但還是黑黑的,什麼都沒有,也許相同的事情只能看見一次,也許那一次是巧合,也許我以後都看不到了。
於是那時才要升上小學五年級的我,隔天開始恢復正常的生活,也好一陣子都沒有在碰觸時看見東西。可是有時候命運就是這樣,總是在你開始鬆懈後才提醒你,第二次看見,就是國中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