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之路

本章節 4058 字
更新於: 2020-03-16
  「那二把刀可真漂亮,想必花了不少心血保養吧?」

  露娜望著陽光下閃閃發亮的刀刃,心頭湧上一陣莫名的惡寒,彷彿有無數的亡靈正渴望著自己成為下一位犧牲者。

  約翰露出一抹淺笑,全身上下竟未散出半絲殺氣,完全將自己的氣息融入街景的一部份。

  露娜十分清楚,眼前的這名對手和先前交手過的魔族實力有如天壤之別,想單純倚靠劍術取勝絕對是癡人說夢。

  唯有步步為營、審慎出手,自己才有九死一生的機會。

  想到這裡,露娜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光元素纏繞到劍上。

  感受到周遭元素的不自然流動,約翰平靜的思緒沒有受到一絲干擾。

  「我的老師經常告誡我,無論何時、何地、何種情況,都必須絕對遵守刺客的所有教條及戒律,否則就只是個沉淪於殺戮快感的『強盜』,而非帶領團隊走向勝利的『刺客』。」

  「……這是什麼意思?」

  露娜忍不住好奇的問道,約翰竟莞爾一笑。

  「嗯,用簡單明瞭的方式來解釋吧,老師教導我的教條之一就是──如果目標有什麼遺言要交代給某人的話,負責刺殺目標的我就有責任把話帶到、且不計代價。」

  露娜眼前倏地閃過一道紫光,露娜反射性的向後跳開。

  當約翰的身影再次回到視野時,約翰的長刀已經精準的劈開了露娜喉嚨幾秒前的位置。

  然而這才只是約翰的第一波攻勢而已。

  露娜身體還沒站穩,約翰的長刀已經化身二條餓狼,精準且致命的接連撲向喉嚨、心臟、眼睛等等要害,哪怕多猶豫半秒都會可能因此喪命。

  露娜將元素凝聚於雙腿,以彗星般驚人的速度有驚無險的迴避了約翰的所有攻擊。

  「真是令人吃驚的速度,這就是聖殿武士訓練中最高難度的移動技巧『瞬步』嗎?我還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它的威力呢。」

  連續幾次被躲開攻擊的約翰向露娜投以欽佩的眼神,殺意卻分毫未減。

  不幸的是,露娜因為閃躲消耗了過多體力,此刻已是氣喘如牛,汗水一顆顆滴落在路磚上。倘若約翰再次施展相同的攻勢,露娜勢必落於下風。

  看來約翰在露娜身首異處之前是絕不可能停手了。

  面對這個單靠速度也勝不了的瘋子,露娜努力鞭策著自己的思緒,想在絕境之中找出一線生機。

  但在此同時,約翰已經再次揮起利刃,以浪濤般兇猛的勢頭朝露娜突刺過來。

  露娜迅速揮劍將其撥開,卻發現刀上並無施加多少力量,輕飄飄的觸感就像打在絲帛上。

  (這是虛招!)

  感受到左臉有陣疾風襲來,露娜急忙將脖子向右一擺,然而還是慢了一步,長刀已經精準劃過了她的臉頰。

  鮮血瞬間染紅了露娜白皙如雪的肌膚,將陽光似的髮絲染成詭異的紅褐色。

  「好痛……!」

  火燒似的痛楚讓露娜忍不住叫出聲來,約翰的攻勢卻沒有因此慢了下來。

  在露娜被傷口分心的空檔,約翰的刀已經如暴雨般刺了過來。

  情急之下,露娜不得不再次使用瞬步拉開距離,閃入一旁的暗巷。

  雖然暫時保住了一條命,體力卻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喉嚨好乾,好想喝口水睡上一覺……)

  露娜倚靠在民宅的石牆上喘著粗氣,痛苦得心臟彷彿要從胸口炸開。

  同時她也非常清楚,約翰是不可能犯下讓目標逃跑這種低級錯誤的刺客。

  他馬上就會追過來,說不定自己已經置身於他的視線之中。

  (有沒有什麼辦法、什麼辦法可以活下去……)

  凝視著象徵自身信念的銀劍,露娜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作為人類是如此的無力、堅持的正義在絕望面前又是多麼可笑。

  露娜流下了一滴晶瑩的淚水,並不是因為傷口發疼,而是對自己的無能感到不甘。

  (我真的就要……死在這裡嗎?)

  露娜緩緩垂下身體,卻不經意的發現巷口有樣東西被陽光照得閃閃發光。

  走近一看,竟然是一條條比頭髮還細的鋼絲!

  儘管這些鋼絲像沾滿朝露的蜘蛛網一樣美麗,露娜的後背卻湧上一陣惡寒。

  (他打算把我困死在這裡!)

  察覺自己落入圈套的露娜揮劍砍向鋼絲,劍鋒卻被鋼絲的韌性給彈了回來,沒有造成分毫損傷。

  露娜戰慄的退後了幾步,卻覺得背上有種異樣的觸感。

  回頭一看,身後不知何時竟也搭建起鋼絲構築的防禦網,腳下尚能活動的空間只剩下三平方米不到!

  (這些鋼絲是什麼時候……)

  「我必須承認,我的速度遠遠跟不上妳。」

  約翰的聲音從上頭傳來,螃蟹似的鎧甲以陰影的形式烙印在地面,同時利用背光的優勢讓露娜看不清他的動作。

  「就我的觀察,妳的身體已經負荷不了下一次瞬步的使用。不過慎重起見,我還是順手封鎖了妳的逃生空間。」

  約翰將刀尖指向露娜,緩緩開口。

  「這是我最後一次詢問,妳有什麼遺言交代嗎?」

  「我以米迦勒之名起誓,絕不坐以待斃!」

  露娜舉起劍,挺起胸膛面對死神的進逼,胸前的教會標誌在陽光下閃耀著奪目的光彩。

  「這種時候還秉持著教會那冠冕堂皇的正義嗎?被信仰蒙蔽雙眼的可憐人啊。」

  約翰的聲音中流露出些許不耐,似乎已經厭倦了這無意義的追擊。

  「真可惜,如果妳願意放棄抵抗的話,我還可以用最俐落的手法減輕妳的痛苦。」

  並未被露娜的忠貞所感動的約翰微微抬起手,二支袖箭竟從他的袖口飛出,射向露娜翡翠色的雙瞳。

  露娜立刻舉劍格擋,這點程度的攻擊對她來說還不足以構成威脅。

  但是在她彈開袖箭的下一秒,卻看見數十片挾帶著暗元素能量的半透明斬擊朝自己飛了過來,速度和力量都遠勝先前在馬車上見過的那些飛斬!

  「讓我見識見識聖殿武士會如何應對Multiple Blades(諸刃之擊)這種暴力的招式吧!」

  「……Focus(聚精會神)。」

  露娜深吸一口氣,同時握緊手中因注入光元素而發出燦爛金光的銀劍。

  翡翠色的瞳孔中,一切動作突然都變得極為緩慢,好似有人破壞了時間的流動、阻礙了世界的運行。

  或許對外界的人來說,露娜只是稍微遲疑了一會兒。

  但對施術者本人來說,她已經在遲疑的那一瞬間,看清了所有飛斬的路徑。

  (抱歉了,我的身體,再讓我任性一些吧。)

  對已經進逼眼前的飛斬視若無睹,露娜將口中的氣緩緩吐出,突然右手一顫,倏地一記橫劈粉碎了將要觸及額頭的一擊。

  「什麼!」

  約翰還沒看清露娜的作法,她又伸手一揮,彈開了刺向心窩的一擊。

  飛斬如雨般落下,露娜在雨中起舞。

  二側的牆面被飛斬刮出數十道深且長的刮痕,但始終未能靠近露娜身體小於半吋的距離。

  待約翰自驚愕中回過神,露娜已經粉碎了最後一片飛斬,在原地喘著粗氣。

  她的吐息十分沉重,黃豆大的汗珠滑過她細緻的臉龐,一一滴落地面。

  (這回真的不行了…我已經……)

  支撐不住疲倦的身體,露娜雙腿一彎跪倒在地。

  但儘管情勢如此狼狽,露娜手裡仍緊緊握著那把十字型的銀劍。

  「回答我,聖殿武士,到底是什麼支持著妳?是光護教會那虛偽的正義嗎?」

  顯然幾分鐘之內,露娜是不可能再站起身了,約翰要取她性命只是動動手指的功夫。

  但他並沒有這麼做。

  更正,應該是並沒有「馬上」這麼做。

  約翰手裡的長刃仍蠢蠢欲動,但是礙於主人對目標還有話想說,才不得不暫時按耐住嗜血的本性。

  「教會的正義……別開玩笑了。」

  露娜並沒有回答約翰提問的義務,然而身處於昏厥邊緣的此刻,她卻緩緩敘述起自己的夢想。

  那個近乎完美、卻難以實現的夢想。

  「我追求的是人人平等的『公義』,絕非誰單方面認定的『私義』。」

  身心俱疲,卻雙眼有神。

  「不論是神魔還是人類,有誰膽敢玷汙公義的天秤,我就會出現在那裡,為這場混亂的戰爭帶來『公義』!」

  「愚昧的傢伙,如果空有理想就能結束這場戰爭,早就……」

  「那我就證明給你看!約翰‧泰勒!」

  露娜聲嘶力竭的大吼,竟讓視人命如草芥的約翰無意識的退開半步。

  「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露娜用劍當作手杖撐起身體,被汗水浸溼的視野中只能看見自己因疲倦而不斷顫抖的雙手。

  「你說過一名刺客會不計代價把目標的遺言帶到吧?那請你把我的遺言帶給約翰‧泰勒,那個殺死我的人──你親手葬送了審判神魔戰爭的最後機會!」

  露娜的雙腳因累積的痠痛而不斷顫抖著,在不知情的人眼裡看來是如此的狼狽可笑。

  但此時此刻,約翰卻沒有辦法將視線從露娜那堅毅的雙眼移開。

  儘管無法理解露娜所堅持的理想,卻仍然選擇靜靜聆聽。

  這個人人自危的年代,會懷抱著這種想法的人不是瘋子就是白癡。

  就約翰主觀認定而言,露娜二者都是。

  一個為縹緲的「公義」著迷的瘋子、一個追求「不可能」的白癡。

  對他來說,要奪走露娜的生命比殺死一隻雞更加易如反掌。

  只要輕輕一抬手、讓劍鋒擦過露娜的喉嚨,就能順利完成這次的任務。

  「露娜‧格蘭特」這個名字馬上會被時間的洪流湮沒,沒有人會記得這名年輕的聖殿武士──除了接受露娜遺言的約翰。

  約翰瞥見露娜胸甲上的教會標記,回想起自己過去在軍隊中所遭受的背叛。

  倘若當年長官的理智及露娜萬分之一,自己還會被魔族之血汙染、淪落到今天遭人追殺的局面嗎?

  或許有時候世界所需要的,就是像露娜‧格蘭特這種願意為了「理想」一味奮鬥下去的角色。

  經過一陣漫長的等待後,約翰率先打破了沉默。

  「直到今天為止,我已經以刺客約翰的身分暗殺了六十三人,而妳則是第六十四名。」

  約翰用刀尖抵住了露娜白玉般的下巴,然後輕輕一揮──

  封住巷道的鋼絲瞬間消失無形,彷彿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於世間般。

  「第六十四句遺言我就暫且不收。相對的,我會一直在暗處觀察著妳。一旦妳有任何背棄公義的想法,我會毫不猶豫斬斷妳的喉嚨。」

  露娜還沒來得反應過來,約翰已經消失在巷子深處的陰影中,只留下這麼一句話隨著風飄入露娜耳中:

  「祝福妳如願成為公義的天秤,露娜‧格蘭特。」





  「暫且是度過這一劫了,不過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稍待體力恢復後,露娜並沒有沉浸在死裡逃生的僥倖中。

  巷外已經傳來居民的議論聲,再過幾分鐘警備隊就會趕到附近。

  當他們發現死狀悽慘的車伕和侍從時,肯定會認為露娜畏罪殺死了看守自己的無辜人員,立刻封鎖城門展開搜索。

  「想終結戰爭的人卻被嚮往和平的民眾追捕嗎……這條公義之路可真不好走呀……」

  露娜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巷弄深處的同時如此自嘲著,碧綠色的雙眸卻沒有摻雜半點悔恨的光澤。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