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都市傳說

本章節 2165 字
更新于: 2018-11-12
——下著雨的夜晚,住在竹林邊緣的居民聽見了可怕的尖叫聲,很快有人撐著傘去查看,並在林中發現了兩名倒臥著的警察,一男一女,渾身染滿了血跡,幾乎看不見原本底下的制服。
當地居民立即報警,並將兩人先抬至房屋中,不幸之中的大幸是兩人都仍有生命跡象,並且在搬運過程中也沒有造成二次傷害。
警方對於他們的幫助表達感謝之意,並且立刻調出記錄,發現這兩人都是同一樁案件的調查隊員——任務的地點便是在這竹林深處,根本沒有被登記在案的廢棄房屋中。
任務目標是搜尋失蹤的警官,如今卻更有三名搜索隊員失聯於此處,公安局立刻將此提升為正式且緊急任務,在雨停後派遣武裝部隊進行搜查及救援。
在那現場,他們發現的是怵目驚心的場面,屋內懸掛著大量的屍體、桌上放置著殘破的人類上半身、於角落堆積著骨骸、牆面上釘有人皮及人髮,地面在排水之後也證實早已滿佈著肢解時流出的脂肪與血,凝結成有如地毯般的層積。
另外兩名參與調查的警員——此調查小組隊的隊長及隊員,他們的屍體殘骸在院子的兩處被發現,各有一手一腳被埋在地下的捕獸夾所困,最終死於重度撕裂傷,研判為大型犬的攻擊,並確認與在後門發現的三條鬥牛獒相符合。
而最後一個名為許愈的隊員,幾經搜索後仍沒有發現。
犯人的屍體則在大堂中發現,死因為頭部中彈,當場死亡;在屍體倒臥處附近有尋獲一把保養良好的獵刀,判定為主要凶器,將收納入庫;另外在經過驗屍之後,確認其胃部中的物質為人肉。
殺人動機不明,暫判定為精神失常。

經詢問過竹林周圍居民,了解此犯人平時以打獵為生,並經常以肉類與他們交換蔬果或生活用品,其兇殘的一面似乎從未在他們面前展現過,儘管脾氣並不好,但是個好人。
而近一年來,他饋贈了不少野豬肉給了居民們,然而……

江玄與文凌燕,在三天之後,於醫院中聽取接手案件的另外一隊隊員說明,大概只到這裡心底就已經明白得想吐。
「可以了。」舉起手,文凌燕淡淡的阻止了她繼續說話:「我不太舒服,今天先到這兒。」
「啊、好的……」負責通知的女警察還是個新人,連忙住了口,收起手中血腥卻精確的投影圖:「那、那我就先說到這裡,文警官請好好休養……啊,江學長也是。」
「謝謝。」文凌燕說。
「辛苦了。」江玄簡單的應道。
小女警一點頭,很快的就離開了病房內。

「……。」文凌燕沒說話,江玄也沒發出聲音。
這兩個人,在公安局中都是被劃分為「不說廢話」那派的人,特別是文凌燕是公認的人狠話不多,而當時才剛過新人期不久的江玄,似乎也正慢慢往那個方向發展過去。
如今,他們躺在病床上,穿著同樣的病號服。
江玄的臉上被糊上了厚厚的繃帶,鼻樑的重建得花點時間,腦震盪亦要到完全沒有後遺症之後才能出院。
隔壁床的文凌燕,則是體力的透支與失溫,另外還有渾身的瘀血及深淺不一的擦傷,有幾處遭到細菌感染,包含被炸傷的左手。
江玄躺在床上,轉過頭去看她。
老師的創傷有很大部分是在撤退的路上造成的,支撐著頭部受創的自己穿越暴雨且陰暗的竹林,一路上她根本沒能去注意自身安全,四肢上密密麻麻都是被劃破的傷痕。
最終,直到能看見民居的燈光那刻,江玄仍記得文凌燕的腳步晃了一下,開始向下倒。
意識到身體已經撐不住的時候,她也沒有一絲猶豫、不計顏面,將所有的力氣都用來發出了一聲尖叫——極度的淒厲,彷彿生命的最後一個聲音。
而正是那樣的聲音,穿透了暴風雨,最終為他們喚來了救援。
真正讓這段恐怖終結。

這些事情,江玄並沒有對因泰倫說。
他只說了在那房屋中發生過的事情,不提自己曾直視那些血跡斑斑,而是以彷彿在新聞上看到過一樣的語氣,平靜的說明了。
他並不知道為什麼因泰倫要問,也不打算將一切都對他據細以告,一是謹慎,二是不需要,三是這原本就不是能拿出來說的事情,作為警察的基本。
也因此,江玄說的版本頂多就算是個恐怖故事、都市傳說,確實會讓人感到可怕,可也就是短短幾分鐘的事情。
——因此,當他們回到了童心未眠的庭園中,江玄看見因泰倫卻仍若有所思的表情時,不禁感到了詫異。

「怎麼了嗎?」邊走向已經在鐵桌邊開始第二次下午茶的童心未眠與白暮,他皺眉問道。
「嗯。」點頭,因泰倫的西裝在從訓練場退出後就又變回了原本的潔白,黑色馬尾垂落其上,隨著點頭的動作晃了晃:「這個故事我聽過。」
「……什麼?」江玄愣了一下,猛然轉頭:「你說什麼?」
「這個故事,我聽過。」迎上他的目光,因泰倫肯定的點點頭:「雖然不太一樣,不過我出身的地方有一樣的故事。」
「用的是槍,不是刀。」伸出手比了個槍擊的姿勢,因泰倫看著江玄,藍色的眼睛裡透露著不安:「老大,照你這樣說,這個應該不只是恐怖故事吧?不然你也不會那麼緊張。」
「……很難解釋。」江玄低聲道,幾乎壓抑不住渾身的震驚。
他站在了原地,頭腦飛快的運轉起來,這樣的安排毫無疑問是出自藤雅的手筆,但是他從未想過這個人竟然大膽到將真實的案件給改編了進來!
……甚至,幾乎沒有改編,而是「記錄」。
就因泰倫所言,江玄告訴他的故事與《盜賊都市》中流傳的只差在獵人所使用的凶器,其他的無論是冷血的殘殺、食人的片段、分送死肉等行動都一樣,甚至是殺人的原因……
江玄突然愣住了。
老獵人開始殺人的動機,他們至今未能查出。
難不成,這個答案居然就在……

江玄慢慢的轉頭,再次看向因泰倫,難以置信。
依稀,他還記得,在那絕望的黑暗中,還有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