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子觀察記錄

本章節 3312 字
更新于: 2018-09-23
貞子觀察記錄
#1生病


  「唔……」


  貞子難受地在棉被裡捲曲身子,翻來覆去的動作越來越大,直到間接引起了枕邊人的關心後,才停下動作。


  光司撐起還想繼續睡的疲憊身子,在看見貞子微皺眉頭、呼吸急促,以及臉頰上泛起紅暈,於是伸手往對方額頭摸去,便覺得糟糕的收回手說:「……發高燒了,妳等一下。」


  正當光司想要離開溫暖的被窩,小腿已經暴露在寒冷的溫度下,感到一陣刺骨從腳底板往上蔓延至上半身,便畏縮地收回去。


  等了一會兒後,這回光司咬緊牙,從棉被裡衝出去,拿了藥品跟毛巾後,就趕緊衝回棉被裡。


  將濕毛巾放在貞子燙燙的額頭上,然後用棉被完全把對方的身子給蓋住,過了半小時,難受的神情總算是舒緩了點,光司摸了摸冒汗的臉,問:「妳人是不是全身痠痛?」


  只見對方微張了乾澀嘴唇,結果發現自己連出聲的力氣都好小,於是用點頭表示。


  「肚子餓嗎?」


  她再次點頭,光司確認棉被外的溫度是否習慣後,就下床去來到廚房。


  又等了半小時,光司弄好一碗熱呼呼的粥回到床上。貞子彎起上半身坐起,看到粥裏面有香菇、里肌肉……還有一塊塊黑色的東西,於是勺起來問:「這是什麼?」


  「這個叫做皮蛋,在日本比較少見,不過在台灣是挺有人氣的食材,它是一顆黑色的蛋,蛋黃也是黑色的,是鴨蛋或雞蛋為製作原料的加工食品。」


  「裡面感覺……好噁心哦。」


  「放心啦,我不會煮難吃的東西給妳吃的,雖然皮蛋在日本的接受率似乎沒那麼高,但我個人是覺得很好吃,尤其是搭配豆腐、柴魚片、醬油的皮蛋豆腐。如果妳想吃可以跟我說……不過妳要先覺得好吃才行。」


  貞子看到皮蛋裡面黑黑稠稠的,先是卻步了一下,然後才鼓起勇氣吃下去。然而在那之後,又拜託光司煮了一碗,跟他剛剛所說的皮蛋豆腐。


#2午睡


  「我回來了……嗯?在睡覺嗎?」


  三天前光司和幾位同事被派去外地的餐廳協助,貌似是有舉辦國際性的活動,然而那邊的餐廳正好缺人手,身為同公司旗下,又離那邊很近的餐廳員工很自然地就被派去支援了。


  而原本有點期待不見三天的貞子,會興高采烈的飛奔過來歡迎自己回家,但回到家後卻是看到對方懶洋洋地躺臥在沙發上午睡,而桌上還有吃完的泡麵盒。


  把行李放在一旁的光司,走到貞子前蹲下,瞧著對方大孩子般的睡臉,發自內心地微笑起,忍不住捏了對方軟嫩的臉頰幾下。


#3出浴


  「貞子,可以幫我拿新的洗髮精嗎?」


  「哦──我馬上過去。」


  貞子放下手中的洋芋片包,拿了洗髮精往浴室門那兒走去,敲兩下門,然後裡頭的人打開門,讓在外頭等待的貞子愣了一下。


  白色的熱氣充斥著整間浴室,讓光司隱隱約約的濡濕身軀有種神秘感,而弄濕的黑短髮,水滴流落至臉上,讓光司只能張開單邊眼皮,水滴也從脖子往下流遍充滿肌肉線條的上半身。


  「謝啦……妳怎麼了?」


  被光司的問題給強行拉回現實,並有點口吃回:「沒…..沒事!給你!」


  將洗髮精丟給對方,順便幫他把門關上的貞子,站在原地愣愣地盯著門,隨後搖搖頭快步走到床邊,蹦一聲躺下,將臉放在枕頭上,腦中依舊不斷重複方才的景象。


  想到這裡,那畫面就越來越鮮明,讓她自己覺得好難為情,心想又不是沒有看過的東西,怎麼心還是會撲通撲通地跳。


  把早已紅暈的發燙臉頰深埋入枕頭裡,並在床上滾來滾去、發出奇怪地叫聲。這種行為簡言之稱作為犯花癡。


#4回家


  黃昏時候,貞子午睡睡太晚到下午五點,忘記今天自己要幫忙買食材,所以馬上跑出來買,後來想想也接近光司下班的時間,就乾脆順路去接他好了。


  而她也想到一件事,同居這麼久了,好像都沒有去接過對方下班。大多都是假日時一起出門、一起回家,平日的話都是貞子待在家,光司出外工作,很傳統的「女主內、男主外」


  於是她身穿簡單的白t恤、黑牛仔褲,手提食材站在光司工作的餐廳外,看見裡頭光司正在和同事嘻笑聊天,看似聊是相當有興致的話題。


  其中一名男同事注意到貞子朝這邊揮揮手後,便用手肘推推光司,指著前方驚呼:「喂……那位該不會是你女朋友吧?」


  隨著這名同事說話,開始讓光司周遭所有人都感到羨慕的補上幾句「真好哪」或是「真幸福」之類的話。


  這讓光司感到有點難為情,而澄清:「我們還不是那種關係!只是同居,同居而已!」


  之後兩人漫步在夕陽照射成蛋黃色的街道上,兩人影子被拉的極長。貞子像是想到了可以捉弄對方的方法,於是演出略感到悲傷的表情,開口打破沉默,說:「剛才……你好像說我們只是同居而已。」


  「欸?」光司愣了下,轉過頭來望向貞子,心想「剛才的話被聽到了嗎?」


  「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這個……也不是啦,只是我……」對此問題感到相當棘手的他,頓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回答而開始口吃。


  光司是打從心底真心喜歡貞子,但他是一個在越親密的人面前,越不擅長表達情感的人,簡言之,就是會覺得難為情。


  而看對方不知所措模樣的光司,噗哧一聲笑道:「噗噗──開玩笑的啦。」


  這時才知道自己居然被捉弄,「真是的……」


#5星星


  「睡不著嗎?」光司來到陽台外,找半夜突然離開被窩的貞子,見她雙手抱腿坐在地上,抬頭仰望著繁星夜空。


  「嗯……」貞子的回答有些無精打采,光司來到她旁邊坐下,並一邊猜一邊說:「讓我猜猜,又是做惡夢失眠了?」


  「是啊……」她嘆息,繼續說:「這夢魘或許就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到我死去才會消失吧?雖然我也不確定我會不會死掉……」


  語畢便將頭埋入大腿,光司挪動屁股,靠近對方,伸手摟住且搖搖她的肩膀,要她抬起頭來。


  「妳看天上的星星,我小時候爸媽常跟我說,身邊的重要之人死去時,都會變成一顆星星,所以別覺得寂寞、無助,因為他們都將化作天上的繁星,無時無刻看著我們、守護我們。」


  爾後又笑道:「小時候還不懂的我想『怎麼可能無時無刻?星星不是只有在夜晚才會出現嗎?』。」


  貞子望著天上的數不清的星星,而眼球剛好捕捉到了兩顆流星一閃即逝。


  「哦!一次兩顆流星,許個願吧,說不定實現機率會提高喔。」


  貞子雙手合掌閉上雙眼,把內心期望達成的願望默默地告訴天上的星辰們。


  許願完畢,一陣睡意就湧上來,兩人一起打了個哈欠,貞子拋開憂鬱的表情,燦笑說:「我睏了,睡覺吧!」


  ──希望可以和光司一起白頭偕老……


#6孩子


  「嗯……」


  貞子正在猶豫,猶豫到底是要買右手的紅色條紋奶瓶、還是左手的藍色圓點奶瓶。


  以前的她,對於事情都可以很快地做出判斷(當然是跟吃東西有關的情),像她這樣一個超自然生命體,在育兒用品店為了選奶瓶而猶豫將近十分鐘,對她來說是在罕見不過的事情了。


  「妳怎麼還在選……妳要知道我們這次來只是來看看而已,並沒有真的要買,妳的肚子又還沒變大,不需要買這麼多育兒書籍,別太心急。」


  「人家沒有心急呀!我只是認為這種事情……應該要早一點準備才是!到時候才不會慌慌張張的!」


  光司看貞子對於孩子出生前的準備,這麼用心且不馬虎的態度,打從心底感到很高興。不過嘴上說沒心急,看起來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唉──除了剛剛講的理由,我更擔心是的我究竟能不能做個稱職的媽媽。你能想像自己的媽媽是從電視裡誕生的超自然生命體嗎?要是知道了可以接受嗎?」


  「姑且先不論那些好了,這世上有媽媽不會煮菜的嗎?我的身體到底適不適合胎兒生長?會不會讓小孩不健康?要是他也跟我一樣有奇怪的能力怎麼辦?會被人排擠吧?還有說不定我根本沒懷孕只是變胖了!」


  貞子的臉上充斥著焦慮與不安,光司不是第一次看到貞子這模樣,但這一次最為激動。


  最後拍拍她的背勉勵她:「別擔心啦,妳吃我煮的飯菜都是健康的,生出來的小孩肯定也是跟妳一樣健康。」


  「不會做菜的話可以慢慢學,我相信不管廚藝再怎麼差勁,一定都有進步的方法。況且產前恐懼更有可能會對小孩有負面影響,所以平常不要想這麼多了。」


  說了這麼多,貞子的不安總算是消退了點,並將奶瓶放回原位說:「好吧……」


  兩人走出了商店,光司則在半路上思考:「看來……類似的情況可能還會再發生呢,這就是所謂的產前恐懼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