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我一起過聖誕節的貞子小姐

本章節 3852 字
更新于: 2018-08-26



  窗外的細雪越下越大,雪花無聲地貼在緊閉的窗戶。這次夜晚,明月高掛、滿天星斗……無數的雪花飄舞在這個平安夜裡,全家人齊聚一堂吃著飯……年輕人開派對慶祝一年的辛苦……情侶往往在寧靜的地方彼此依偎在一起。



  「可以……吻我嗎?」



  「……!」



  面對貞子的要求,光司這時理當馬上接受才是,但聽見這要求先是猶豫了會兒。



  並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他一直以來都默默的把貞子當作是妹妹、女兒來看待,但他卻到現在才知道對方看待自己,是如同戀人、伴侶般……



  他厭惡這樣遲鈍、不敢確定的自己,而咬緊牙關。



  活到這把歲數的他,面對親人的生死什麼的……也算是有點經驗了。他很明白這種時刻要是猶豫的話,他會後悔一輩子的。



  光司看著貞子虛弱、昏昏欲睡的表情,自己的臉就越來越溫和,並伸手撫摸對方的頭,每次只要他這麼做,總是能讓貞子感到安心,彷彿世界上所有的壞事通通都暫時消失了一樣。





  在光司安撫著自己的同時,貞子也開始回想,自己到底是從什麼開始,在對方身上建立起依賴心呢?



  貞子也承認自己根本不像都市怪談裡,那個淒厲恐怖的貞子,有時候她甚至會想「為什麼我不是正常人?」「如果我也有血緣關係的爸爸媽媽就好了」「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當貞子……」



  再怎麼說,她也是名女孩子,也會想要吃甜食、也會想要漂漂亮亮的、也會想要有一名可靠的戀人……但這些全都因為她的身分,讓她不得如願以償,直到光司朝她伸出了手……這一切才變成有可能。





  ──妳不是不喜歡一個人嗎?



  這句話對貞子來說是多麼的溫暖,彷若體會百日的冰天雪地後,久違感受到的一絲曙光。





  光絲用手輕觸她的臉頰,出力拉近自己,將自己的嘴,吻在毫無防備的貞子唇上。



  淚,隨之涕下



  兩人將自身的舌根往對方嘴裡深入,時而強勁、時而輕柔地互相舔拭著,舌頭攪拌的同時,也讓雙方的唾液互相融合再一起,對兩人來說就像是美酒一樣的濃醇,貪心地互相索取更多。



  平安夜裡……兩個人彼此依偎著,靜靜地享受這段最後的時光……



※     ※     ※



  光司在一邊接吻的時候,被貞子抓住手伸進了她自己的洋裝裡,光司先是驚訝得睜開眼,但見到對方沉醉的表情,也不打算停下,就順著對方的意思繼續下去好了。



  「嗯……嗚……唔嗯~」



  用指尖輕輕地滑在腹部上,接著往私密處摸去,貞子發出了陣陣令人發麻的嬌喘,等到蜜穴因撫摸變得興奮,而分泌出的溫熱愛液,光司突然將手指深入穴內,內壁縮緊了一下。



  等到兩方都滿足地停下接吻後,光司將輕盈的對方抱到床上,看著貞子因剛才接吻時而弄亂的頭髮,覺得意外地充滿色氣。解開了自己衣服的鈕扣,摸著對方充滿色氣而泛起兩塊紅暈的臉。



  貞子也自動將洋裝脫去,雙手抓住裙尾往上一拉,豐滿的雪乳被托起,隨後又隨重力往下掉,產生既柔軟又富有彈性的感覺。



  此一舉動,強烈地激起光司的慾火,如同不停吞噬樹木的烈焰般,逐漸地擴大火勢。



  由床頭櫃的微弱夜燈,照亮她雖嬌小卻穠纖合度的赤裸身軀,腰部充滿著富有美感的細微線條、臀部呈現美妙的葫蘆狀。



  下體部分感受到一股硬物正發抖著,貞子幫光司脫下了褲子,第一次看見腫大陰莖的她,不禁害羞的臉紅起來,而且陰莖還發出一股陌生奇怪的氣味,貌似正渴求著發洩這性慾而抖動著。



  陰莖的頂端觸碰到對方濕得一蹋糊塗的蜜穴口,上下摩擦著,同時帶給雙方一股發癢的舒適感。



  「真的……可以嗎?」



  貞子伸出食指抵在光司的唇上,兩眼透露出堅持的態度訴:「這是我所希望的……光司……願意滿足我這最後一個請求嗎?」語畢,自己用手指微微撐開了穴口,從穴內分泌的愛液流在床墊上。



  「我願意……」說完便緩緩地將男根給放入穴中,兩人因交合瞬間的酥麻感,不禁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讓根莖完全塞滿蜜穴後,貞子先是感到一陣陣痛覺,低頭見著彼此結合之處,出現一些些血漬。她頻繁地喘氣,同時也感受得到陽具在自己的穴內腫脹、發燙著。



  休息了一會兒後,才對光司點點頭示意可以動了,光司便開始前後扭動著腰,使男根進進出出。當每次根莖來回摩擦著內壁褶皺時,就像是被電擊一樣,酥麻充斥著彼此全身、腦袋。





  光司因每次摩擦,僅剩不多的理智快要被消滅殆盡般,伸出雙手抓住她的腰,配合節奏並且幫助對方動著腰。





  陣陣摩擦的水聲夾帶著兩人的曖昧的喘息聲發出,「……唔、嗯……」注意到貞子將聲音壓抑在喉間,以及一次次的摩擦內壁,對這種突然緊縮的發癢、發麻,甚至有些上癮的表情,讓光司忍不住想要戲弄她一下。





  霎時加大手腕力量,將貞子的腰一拉,讓根莖瞬間頂到了子宮頸,此一衝擊讓貞子矜持已久的意識崩潰,瞪大了瞳孔,臉上被驚訝、舒服兩種表情交雜著,壓抑在喉間的聲音也被逼了出來。





  似乎有一瞬間進入高潮,肉壁開始一下一下的痙攣,分泌出更多的愛液。





  「光司……唔!嗯……」光司不等待對方說完話,換他自己激烈地動腰。





  貌似終於受不了,在這有如海嘯般的衝擊下堅持住,貞子上半身癱軟,從額頭流落至臉頰的汗水,以及早已忘卻何時黏在嘴邊的唾液。





  只見貞子失去全身力氣,就連嬌喘聲都非常微弱,光司卻繼續加快速度,性慾的陣陣水聲、曖昧的道道呻吟迴響在小房間內。



  「光……司……喜歡……好喜歡呀……」



  貞子雙手緊抓著對方寬大的肩膀,抬起頭與對方再次接吻,隨著下體摩擦的節奏,舌根攪拌的也愈來愈激烈。



  「……我也……很喜歡妳,貞子。」此話一出,內部的穴壁便把陰莖給纏得更緊,像是不願讓對方離開般緊緊纏住,這讓光司下體逐漸湧上一股射精感,彼此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感覺也快要升天般,放蕩地呻吟著。



  「呀啊──」光司在貞子緊閉雙眼感受這份交合的感覺時,低身鎖定了那對豐滿巨乳,張嘴吸吮著乳頭。



  「光司……我感覺……好奇怪……感覺意識就快要飛走般……有點可怕──」



  「這就叫做高潮哦……」



  「唔嗯──那……我快要……高潮了──」



  貞子忽然摸住光司的臉,露出至今為止最美麗……也最令人心痛的含淚之笑。



  「再見了……」



  穴壁做出最緊實的一次痙攣,讓穴內的根莖併射出濁白的液體,與對方的濃濁愛液混合在一起。隨著根莖緩緩拔出蜜穴,進而流出了濃液,殊不知兩人交合處底下的床鋪早已濕成一片。



  而光司早已失去了意識地睡去,雖然已經沉沉睡去的他,腦袋還是迴盪著與貞子的各種回憶,還有最後令人心痛的那句再見……



※     ※     ※



  早上,外頭和煦的陽光照在光司的臉上,他因此睡意盡失,睜開乾澀的雙眼,恢復意識後才漸漸回想起昨晚的事情。



  這張床……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坐起來後揉揉自己的太陽穴,看著日曆紙,今天是假日,不過就算不是假日,他也會想請假。



  她不在了,明明應該會很難過的,但光司還是想盡量保持一如往常的心情,前去衣櫃找衣服穿。



  打開衣櫃,馬上就見到對方六件長得一模一樣的白洋裝,不過光司選擇忽略,拿出自己的衣服後穿上,關上衣櫃之前又看了洋裝一眼。



  「……」



  他拿出一件洋裝後,把臉埋進洋裝聞了一下,雖然明知是剛洗好的衣服味道,但光司總是能感覺到貞子的味道還在這上面。



  ──再見了……



  鼻頭猛然一酸、眼眸霎然一濕……光司咬緊牙關重嘆一口氣,讓眼珠子往上看去,即使這個房間只有他一個人,他還是習慣性地不願讓眼淚流出來。



  但是……



  ……



  ……



  ……



  「叮咚──」



  聽到門鈴聲,光司擦去眼淚,走到浴室用水清洗一下,讓自己面容好看一點。



  「來了……請問有──」



  「啊──光司……可不可以幫我拿一下呀……因為第一次自己到市場買菜,我好像不小心買太多東西了……」



  光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佇立在眼前的這名女子,這名早該消失的女子,又再一次奇蹟似地出現在自己眼前。



  「貞子……?」



  「怎麼了?」



  「我不是在作夢吧!?貞子──」



  光司高興地連同對方雙手抱著的食材一起擁抱住。



  「唔啊啊──快……快要倒了──」



  「妳不是消失了嘛!?怎麼會……」



  「嗯……根據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與這個『世界的法則』……其實──」貞子的面容突然嚴肅起來的在思考事情。



  「世界的……法則?」這個詞彙從對方的口中講出後,光司也覺得貞子沒消失的原因應該不簡單。



  「我也不知道耶~」



  聽到這令人失望透頂的回答,光司差點沒昏倒。



  「不過……就單單以我自己的想法來解釋,應該是光司給予了我滿滿的愛吧?因為光司希望我不要消失的心情強烈到發生了奇蹟……畢竟都有能從電視爬出來的超自然生命體了,奇蹟這種事情事到如今也不意外了吧?」



  「……妳沒事真的太好了。」光司又抱了上去說著,這次又抱得更加緊實。



  「我的身體也復原完畢,暫時也不會消失了……這都要多虧光司呢──」



  兩人就在撲滿白雪的公寓走道上擁抱了數分鐘,最後貞子才推開對方。



  「那麼……你看看這些食材,可不可以做一頓豐盛的聖誕節早午晚餐呢?」



  「嗯……這些食材甚至多到這個月都不必買菜了……」



  「欸嘿嘿……是這樣嗎?」



  「而且還有機油是怎麼回事……」



  「欸?這個不是沙拉油嗎?」



  「差多了吧!」



  「那不然……我們一起去採購吧!嘻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