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惠鄉

本章節 2546 字
更新于: 2018-07-25
「我跟她相差十二歲,已經不是叫姐姐的年紀了。如果依個人喜好要求小孩叫我姐姐,只會造成他們混亂而已。」

反覆咀嚼意思後,我覺得這句話說得真妙!

由於不喜歡被叫老,我們總是偏向要小孩喊我們「哥哥」或「姐姐」,就連閒晴老師也如此。但錢惠香這個論點,卻是站在小朋友的立場,為了不讓他們造成混亂,所以讓他們喊自己「阿姨」。也難怪糖糖會認定閒晴老師是「阿姨」了。

看來錢惠香不只在金錢上很有一套,對小孩也有獨到的見解。不過我是認為差十二歲至於到阿姨的年紀啦。

「這裡不是輕音社嗎?其他社員呢?」

殷才一直想偷看糖糖的睡姿,但在賽巴斯各種阻饒下最後還是放棄了,跑來加入我們話題。

錢惠香有一下子擺出麻煩的表情,不過或許不好意思趕我們走,還是開口解釋了:

「……這裡是我的社辦教室,我只是租給他們而已。」

「租?」

「還有,他們是『輕音樂同好會』,不是『社團』。也因為如此,才跟我租借教室。」

我很快理解她的意思。

「妳把社團教室租給人數不夠的同好會嗎?」

「對。輕音樂同好會因為湊不到人,一直維持在『同好會』的狀態,但他們的性質不適合跟人共用社辦,所以我把教室租給他們練習。」

「……哇塞!超聰明的!」殷才立刻對我大喊。

「不過這麼做……校規允許嗎?」

「校規並沒有禁止出租社團教室,我確認過了,也徵得閒晴老師同意。」

……不不不,太過常識的事情不會記載在校規裡吧?就像不會記載「禁止攜帶毒品」一樣。至於閒晴老師……她這麼隨便根本懶得管事吧!我最近越來越懷疑妳們有一腿。

「妳租多少?」

「每個月2,000元。」

「……2,000元!?」

我之前3萬塊的積蓄,還租不到一年半!

或許聽出我略顯懷疑的語氣,錢惠香有些不悅皺著眉頭講:

「租借音樂練習室每小時100起跳,好一點的要300。他們只要練二十個小時就回本,還替他們省了搬運樂器的功夫,而且我還加裝了隔音設備,比一般社辦高級多了。2,000元很合理,是你不明白它的『價值』。」

給她這麼說,我才發現這間教室貼滿了凹凸不平的特殊壁紙,物理課教過我知道這確實能隔音。

「好厲害呀。」殷才插嘴。「不過其他社員該怎麼辦?……啊,我是指錢惠香同學的社團。」

「我的『經濟貿易研究社』其他社員是買來的,都是三年級的學長姐。他們不會到這裡。」

……買人頭?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

我雖然這麼想,但殷才顯然很佩服錢惠香這種突破既定概念的思考方式,我其實有點訝異,要知道,想讓殷才從「變態蘿莉控」模式切換回一般模式,可得費不少功夫。

「果然跟五吉說的一樣,妳對賺錢的知識很有概念,真了不起!」

「嗯……嗯……」

錢惠香似乎不會應付殷才這種直性子的人,說起來她好像根本不擅長社交。

「不得了,超棒的這個。五吉,我們要不要也考慮跟錢惠香同學租借?」

「……我們只是聊天打屁而已,用不到這麼大空間吧。而且現在的社辦也挺好的呀。」

附帶一提,我們很幸運,一起共用的「輕小說創作同好會」嫌學校沒有電腦不能做事,從來沒來過社辦,托此的福我們才能獨佔一間教室。

「連社團名字都一樣……我覺得我們很有緣分。」

「呃……嗯。」

「惠香同學,我覺得我們以後應該常常交流,妳覺得怎麼樣?」

我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錢惠香頭上那跟閃電,隨著殷才的對話,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那根閃電好像富有生命力似的,還是說,其實那根閃電才是錢惠香同學的本體?

「嗯……我會考慮的。」

「還認識這麼可愛的小女孩……她是妳的誰呀?」

「是我們家育幼院的孩子。」

喂!為什麼殷才問妳就回答了,差別待遇呀!

雖然我想這麼吐槽,卻被另一個更特殊的關鍵字吸引。

「「育幼院?」」

我跟殷才幾乎同時出聲,而錢惠香好像講錯什麼話,摀著半張的嘴巴一臉懊悔的表情。

「拜託您!讓我參觀你們的育幼院!這是我這一輩子唯一的請求!」

說時遲,那時快。

會在此時毫不猶豫跟錢惠香下跪的人,除了殷才也不會有別人了。



「惠鄉育幼院」,我再笨也能聯想到這跟錢惠香有點關係。

錢惠香與母親在台北有一塊地,並且在上頭經營一家育幼院,在台北有一塊地幾乎是富豪等級了,我雖然很感興趣但錢惠香不願多談此事,她原本根本不想讓我們知道,只是說漏了嘴,要拗不過殷才的懇求,才勉強答應讓我們參觀。

「請問兩位是……」

按了電鈴後,出來應門的是一位年約四十……要說三開頭也免強說得過去的女性,跟錢惠香有幾分神似,我很快就聯想到是她母親。

「阿姨您好,我們是錢惠香的同學。」

「……啊!是良殷才跟金五吉同學嗎?惠香有跟我提過你們。」

知道我們的身分後,阿姨露出親切的笑容。

「那這兩位就是小夢跟黑玫瑰嗎?果然跟惠香講的一樣,好可愛呀~~~啊!吃糖嗎?阿姨給妳們吃糖好不好?」

阿姨非常親切,從櫃台翻出看起來頗高檔的糖果,相當符合育幼院喜歡小孩的形象,小夢當場拆開放進嘴裡並以甜美的笑容道謝,瞬間融化阿姨的心,看到阿姨這麼親切的微笑,我不禁好奇錢惠香是否也會做出這種表情。

……嗯?她剛才是說「果然跟錢惠香說的一樣」嗎?

鈴鈴鈴鈴鈴鈴——

櫃台的電話忽然響了。

「惠鄉育幼院您好。是,是……啊對!不好意思,請稍等我一下唷。」

講沒幾句,阿姨押著話筒,一臉抱歉地對我們說:

「對不起唷,阿姨有事要忙,沒辦法招待你們。」

「啊,沒關係,不用招待我們了。」我拉著一直想往上走的良殷才。

「惠香正看著小朋友們,你們上二樓就能看到她了。」

「我知道了,謝謝阿姨。」

阿姨在對我們微笑後回到手中的電話,我拉殷才規矩地換上室內拖鞋。

從外觀來看,育幼院一共有三樓,木質的地板與整體白色的裝潢,讓人覺得乾淨且舒服,一樓看來是偏展示與教學空間,由於沒人,並沒有開燈,但採光非常良好,即使不開燈也相當明亮,牆上整齊排放各種孩童的作品,能感受到育幼院對小孩的自豪及秩序。

「媽媽,我回來了。」

還沒走到二樓,就聽到樓上傳來童言童語。

「嗯、嗯。把鞋子擺好,先去洗手。」

雖然他們喊「媽媽」,但這裡並沒有其他大人,而扮演母親的那人正是錢惠香,包含糖糖在內三個女孩一個男孩拉著她,可能在玩扮家家酒。

「在、在學校開心嗎?考試有沒有考一百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