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鬼途5

本章節 2684 字
更新於: 2020-09-30
卞語菲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愛女周身燃燒著的怨力之火,口中開始喃喃的說道。

「不行…不行…不行…把女兒…還給我…把我的寶貝女兒還給我…還我!把我女兒還給我!我的身體給妳,把我的女兒還給我!還我!!!」

聲量越發宏亮,卞語菲的情緒也越發激動,最後近乎癲狂的抓著卞凡晴的雙肩瘋狂的嘶吼著,現場所有人的視線都轉移道卞凡晴的身上。

看著卞凡晴扭曲的表情,每個人的臉上都顯露出不同的情緒,馮澄更是故意問道。

「如何啊。」

當卞凡晴再度睜眼時,扭曲病態的表情中卻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說道。

「咯咯咯…這就是三哥你說的完美肉身嗎?這感覺…簡直就是「我自己的肉身」吶!」

著急抬眼一看,一見卞凡晴被奪舍,李騰周身湛藍的怨力因情緒波動便得更加深邃黑暗。

正對陣銅金鬼面的天師鍾馗發現李騰身上的千年怨力明顯有侵蝕心性的情況,當即對李騰喝斥道。

「莫要讓怨力侵蝕你的良知呀!」

一語點醒夢中人,李騰收拾情緒,專注思考如何打破僵局救人。

與此同時,手中無如意寶劍的楊采梵同樣著急卻無法降神,當時有心想以青蓮佛珠張開劍輪誅鬼,可現場太過混亂,唯恐傷到自己人,只得作罷。

卞依曼實在厭煩卞語菲癲狂的行為,猛然探出雙手掐上卞語菲咽喉就要置之死地而後快!

但是卞語菲即使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脅的當下,心中所想、口中所說的字字句句都是卞凡晴。

卞語菲的母愛看在胡仁馨的眼中,心裡是那樣的感動,於是緊握著金剛罄鈴祈求道。

「菩薩,幫我,我需要降神,幫我…」

但是無論胡仁馨怎樣祈禱,已經消耗過多宏願之力的如意寶蓮就是無法順利降神。

看著眼前無解的僵局,面對自己的無能為力,胡仁馨牙一咬,攥在手中的金剛罄鈴猛然對著胸口就是一刺!

「不行!」

在李耀的驚喊聲中,一道純淨的白光自胡仁馨胸口衝上雲霄!

自白光中,一朵白蓮綻放,隨即一股強大、純善,足以淨化萬惡的力量充斥著天地,現場的惡鬼幾乎都被這股強大的淨化之力所壓制!

處在白光中心的澹臺元芳、胡嘯、楊興國三人更是當場被壓制在地動彈不得,魂身相繼化出點點金光開始消散!

俱利伽羅更是在這股淨化之力中躁動不安的扭曲著,似是感到痛苦。

完全不受影響的鐵木真眉頭一皺當即說道。

「小姑娘妳這是在玩命呀!」

「玩命我也要幫上忙,絕不讓你們得逞!」

聽聞胡仁馨堅定的語氣,鐵木真對身旁的兩人問道。

「那你們怎麼說呢?」

馮澄雖然在外圍卻也被壓制的動彈不得跪倒在地,聞言艱難的起身仍不忘嘻笑道。

「呵呵哈哈哈哈,這不是很有趣嗎,看是普賢行者先耗盡願力而死還是我們先被超渡呢。」

但是在一旁同樣被壓制的李世民卻不樂意的說道。

「我煩死這個壓制的力量,難道打不贏我還跑不贏嗎?你們想玩命老子可不想啊!老鐵還不發車啊!!!」

李世民說完話就化為一團藍火鑽入俱利伽羅的喉嚨深處。

馮澄聞言看了鐵木真一眼,兩人心領神會,隨即各自喊道。

「老三、老六、老八先躲回寶石內,小曼曼我們走囉!」

「回收寶石,撤退!」

收到指令,正被黑寶壓在身下玩弄的澹臺元芳魂身化為藍光鑽進金戒指的藍寶石之內,楊興國與胡嘯也是,接著只聽見三隻金飾落地聲響。

鬼面二將雖受壓制,但是坐下幽靈戰馬仍是在淨化之力中發揮日行千里之速,成功的在第一時間馱負著背上鬼將完成回收四件寶石的動作,就連在黑寶手中的金戒指也不例外。

隨後鬼面二將化為兩道湛藍的火球跟隨在馮澄之後進入俱利伽羅的口中。

終於擺脫糾纏的天師鍾馗、李騰、楊采梵三人本想追擊,但是在後方的黃語軒立時呼喊道。

「快救…夫人…」

現場最後只剩下卞依曼仍不死心的掐著卞語菲,眼中充滿的怨妒。

天師鍾馗當場提劍攻向卞依曼,但是卞語菲卻使盡最後的力氣將卞依曼護在懷中。

天師鍾馗見狀緊急停止手中斬鬼神劍一臉愕然。

只聞卞語菲口中擠出了模糊的三個字道。

「讓…她…走…」

話音一落便失去意識,楊采梵見狀已顧不了卞凡晴的肉身如何如何,走上前去右手伸出就是掐上卞依曼的咽喉說道。

「放手,我就讓妳走!」

但是已被掐至脹紅著臉的卞依曼,臉上依舊病態的看著楊采梵一句話都不說,好似在跟楊采梵比誰手中的人命先消亡,令人戰慄。

李騰與天師鍾馗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要上前阻止。

豈料才一動,半空中盤旋的俱利伽羅竟就衝入餐廳之內!

一聲龍鳴之後宛若颶風過境,現場已不見卞依曼蹤跡,俱利伽羅帶著惡鬼一行就此消失在烏雲之中。

而胡仁馨也在俱利伽羅消失之後放鬆了緊繃的身心,當場失去意識昏死過去,李耀則依然不離不棄的照顧著。

而卞語菲已然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天師鍾馗急忙上前查看,卻發現卞語菲的身上沾染著大量的血跡!

李騰也發現了,兩人驚詫之餘急忙檢查卞語菲是否受傷,一探之下卞語菲已經沒了呼吸心跳!!?

正在李騰錯愕之時,再聞楊采梵有氣無力的說道。

「她沒傷…受傷的…是我。」

天師鍾馗與李騰聞言轉頭一看,赫然驚見失了右臂血流不止的楊采梵!!!

原來俱利伽羅不只帶走了卞依曼更將楊采梵的右臂當場咬斷!

-----------------------------------------------

正在俱利伽羅口中的卞依曼將仍掐在脖子上的楊采梵斷臂扯下,隨意丟入俱利伽羅的喉嚨深處…

-----------------------------------------------

李騰從口袋內掏出了一罐綠色的液體,失血過多的楊采梵蒼白著臉不說話只點了點頭,李騰便將液體潑向楊采梵的斷肢處。

傷口頓時如同遭受如強酸腐蝕般的灼燒感,楊采梵痛的跪在地上蜷縮著身軀,硬是咬著牙不喊出半個痛字,片刻後血雖已經止住,但傷口處仍在冒著輕煙。

狼藉不堪的卞家餐廳內還清醒的只剩下天師鍾馗、李騰、楊采梵以及李耀四人,其餘人等包含卞家的女僕將近二十人全部受到輕重不等的傷,昏迷不醒。

隨著躁動聲響漸消,一直被保護在安全處的老夫人卞思曼終於還是在總管嬤嬤吳思昭的攙扶下出現了。

卞思曼緩步走進餐廳內看見現場慘狀先是一驚,隨後是臨危不亂的指揮著其他的女僕、管家們。

除了聯繫卞家集團旗下的醫院,派出大量的救護車將傷患全數送醫救治外,更有聯繫保全與公關部門,針對卞家發生的事件向媒體施壓封鎖消息。

老練的處理好所有事務後,卞思曼走到卞語菲的身邊。

李騰立刻就攔在卞思曼的面前搖頭說道。

「她…她…她沒氣了。」

但是卞思曼不以為意,看了眼卞語菲後就對李騰說道。

「年輕人來幫我個忙,把我女兒…」


未完待續
「本故事中涉及的人名、地名等內容不應當和現實世界產生直接對應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