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月光

本章節 1829 字
更新於: 2020-09-18
「姐姐,這些花,是妳種的嗎?」少女一面把鈴蘭花束湊近鼻息,品嘗其中的清香,一面對著小楓問道。

「對啊…噢!我都忘了,我還沒自我介紹過呢。我是慕蓉楓,叫我小楓就好,也是一個植物學家,所以你看到的這些花花草草,都是我照顧培養出來的喔~」

「啊,原來是植物學家,難怪小楓姊這麼厲害,都知道鈴蘭背後的故事!我是瑪依努爾‧靜,請叫我靜靜就好~」少女帶著靈動的微笑說道。

「瑪依努爾…難道是,月光閃耀的意思?」小楓若有所思地詢問。

「是阿!小楓姊,妳也知道這個故事!?」靜靜吃驚地看向小楓。

「我曾經聽說過,在古老的草原民族裡,會將在滿月底下誕生的女嬰,取上"瑪依努爾"的姓氏,不過,詳細的故事我也不是那麼清楚。不如,靜靜,妳來跟我說說好不好?」面對靜靜的驚訝,拉了拉她的手,一起坐到了草地上,隨著微風吹拂,兩人的長髮都被捲的四散紛飛。

「好啊!這有什麼問題!就像妳說的,我的祖先,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部族裡,有個古老古老的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草原上的郊狼時不時會來襲擊祖先們的牲畜的。每每郊狼出沒,不但會殺死獵物,更會讓牠們受驚,牧人們總得花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將四散的牛羊驅趕回來。過程中,勢必會丟失一定比例的牲畜。
後來,在一個月亮極圓、月光極亮的夜晚,誕下了一位健康的女嬰,她宏亮的啼哭聲,傳遍了整個部落。而就在當晚,陣陣狼嚎也在周圍陣陣響起。牧人們深深感到不妙,卻又對外面的嚎叫聲感到害怕,而不敢出去驅趕。翌日,大夥查看牲畜,發現所有的牛羊都還安安穩穩的待在原地,狼群的腳印遍布在四周,似乎整晚都只是在外圍打轉,並沒有真正襲擊。見到如此神蹟,部落的耆老一致認為,昨晚異常皎潔的月光,以及那位女嬰,絕對是庇佑所有族人的關鍵。。自此之後,凡是在滿月下生下的女孩,都會被稱為"瑪依努爾"」靜靜開心地拉著小楓的雙手,天真、無邪、帶著一絲靈氣,興奮的分享著。

「原來如此~~那,妳之所以會被取名"靜",是不是剛出生的時候,都不怎麼哭呢?」

「哈哈哈,小楓姐姐,妳只猜對了一半。聽爸爸媽媽說,我剛出生的時候,徹底大哭大鬧了一天一夜。他們嚇到了,於是幫我取名靜,看能不能壓住我爆走失控的脾氣。不過,自從那場大鬧過後,就變得非常安靜,非常乖,無論是肚子餓想吃奶,或尿褲子要換片片,我都不哭不鬧。」

「妳這是一次哭到夠、哭到爽、哭到人生沒有遺憾的概念嗎?」小楓噗哧的笑了出來。此舉引發靜靜格格的笑聲,「妳才知道,爸媽每次跟我講到這段往事時,臉上的表情有多複雜,他們多怕我就這樣永遠止不住地哭~~~」兩人開懷的對視大笑,一齊躺上背後的青青草地,仰望上方的人造天空,享受陽光沐浴在身上,那讓人懶洋洋的溫暖。

「小楓姊,自從天難日以來,這快一年的時間,妳是我第一次遇到,能這樣讓我放鬆心情對談的女人。我們怎麼就沒有早點碰到對方呢~」靜靜說著,一手牽上了小楓的右手,另一手則把鈴蘭花束高高舉起,擋住陽光。

此時的小楓,心底同樣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沒關係~現在認識也不晚。我一直以來都待在長城號,卻從來沒見過妳,妳應該是從別艘船撤離的對吧?」

「是啊,我是搭日蝕號離開地球的,之後主要都在自由女神號上生活。這次,我是跟著我先生一起來長城號辦事情,他們男人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只好自己來探索探索這邊的綠能室。能夠因為這樣遇到小楓姊,真的是緣分呢~」

當靜靜說到"他們男人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這句話,小楓心頭不禁揪了一下。她想到了那個為了工作,可以不顧自己身體的簡鈞,面上出現了隱隱的哀愁。不過,當靜靜再次看向小楓時,她已經調適好心情,並沒有讓對方發現自己一閃而逝的失態。「是啊~靜靜,我也覺得,緣分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呢!」

「嘻嘻,小楓姊,妳明天還會來這邊嗎?」

「會啊~怎麼了嗎?」

「我看時間差不多,該是去找我先生會合的時候了。明天這個時候,我們再約在這邊,繼續聊聊天,說說話,好不好?」

靜靜那對漆黑的眼珠子,直勾勾的望著小楓。「當然好,那我們明天,依舊在這片草地碰面囉?」她又何嘗不想繼續跟靜靜聊天!若是對方不提,小楓也絕對會提出一樣的請求的。

「太好了!」牽著手的兩人,從地上站了起來,「那,小楓姊,我們明天見囉!」

「好,明天見!」

小楓站在原地,目送靜靜離去,靜靜也不時回頭揮手,她那淺藍色的裙擺,便隨著身子的轉動,沿路輕飄飛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