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鈴蘭

本章節 1929 字
更新於: 2020-09-16
隔天。

小楓直到中午過後才悠悠轉醒。

她本以為簡鈞回來之後,兩人終於又可以重新在一起了,哪知,簡鈞堅決地要獨自閉關,那份堅持,讓小楓心裡有些受傷。一個晚上輾轉反側、徹夜難眠,直到接近早晨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我這是怎麼了?

小楓過去從不是個喜歡依賴別人的人。這並不代表她不會撒嬌,是她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過度的黏膩,很多時候不是好事。尤其男人,他們或許在情正深、意正濃的時候,會把女人擺在心尖上,但正如那麼句俗話所說,男人可以是女人的全部,但女人絕對不會是男人的一切,尤其對簡鈞這樣的男人來說,追求事業成功所帶來的成就感,絕對是他的畢生至志。那麼,與其只會站在對方身後,接受他的照顧與保護,小楓寧願多點自立自強、多點自我充實,做個能和簡鈞並肩作戰、面對困境的女人。

但,自從天難日以來,這快一年的時光,小楓細細思考後才赫然發現,自己似乎越來越緊盯簡鈞的作息生活,心理越來越覺得,若是失去簡鈞,簡直就要活不下去。簡鈞彷彿成了小楓生活中最重要的支柱,自己簡直就是成天繞著對方打轉。

這真的是我想要的樣子嗎?

不行。她得過好自己生活,莫忘了過去的初衷。念及至此,她打起了精神,理了理儀容,便朝綠能室的方向而去。

綠能室,顧名思義,一個充滿綠色植物的超巨型艙室,所有接受移民船改造的戰艦中都配有這樣一個設施。當初在撤離計畫中,之所以會把綠能室規劃進去,有兩個主要原因。其一,移民船上會有相當多的平民百姓,若是成天盯著空間狹窄、金屬感十足的艙房,短時間內或許沒甚麼,時間一旦拉長,多少會衍伸出類似幽閉恐懼症這類的心理疾病,這時候,綠能室這樣充滿綠色植物、花花草草的開闊環境,就提供了優異的心理調節功能,樹木散發出的芬多精,更是相當好的舒壓劑。其二,縱然往太陽系外前進時,艦隊可以透過彗星補水,以為各船的造氧機補充原料,但有另一個能夠製造部分氧氣需求的空間,在情況危急時,總是能派上點用場。

作為月球研究機構首席植物學家,小楓自然參與了整個綠能室的建置過程,而隨著天難日過後,許多其他實驗室、植物中心的專家們消失無蹤或陷入昏迷,小楓進一步接管倖存的團隊,擔綱整個綠能室的維護、種植、改良任務。

踏入長城號的綠能室,首先迎接她的,就是一株高大粗壯的百年榕樹。這棵老榕樹,據說是從地球一處知名植物園移植過來的,仿日光的照明燈,撒在枝葉茂密的樹冠層,映出的綺麗景緻,坐進粗壯氣根構成的涼蔭中,幾乎讓小楓忘卻了原先的煩惱。稍作休憩,她便開始了一天的工作。今天主要的任務是檢查D8到G12區的水源供給是否正常,並調查M3區植被大量枯死的原因。沿途,小楓一面工作,一面欣賞這許多自己親手從幼苗栽培出來的花草,頓時心曠神怡、春風滿面,倒也不覺得時間有多漫長。很快,她便來到了G12與M3區之間的大片丘陵草原地。這時,一個身影吸引了小楓的目光……

一位身穿淡藍色洋裝的年輕女子,蹲在不遠處的花叢旁,細細凝望。

自天難日後,幸運逃過病毒魔掌,維持住理性的年輕女子,屈指可數,整艘長城號,也就只有那幾位女同事。帶著好奇的心情,小楓慢慢從身後接近對方。這位少女正全神貫注地欣賞著眼前的花朵,一手環抱過膝,另一手則壓著被微風吹的四散漂浮的黑色長髮。「沒想到,這邊竟有這樣美麗的花。」少女輕輕地讚嘆。

「她們是鈴蘭,前兩天才開始綻放,花期只有1到2週,如果錯過了這次,等我再培養出下一批,可能就要幾個月後了呢~」聽到對方讚美自己精心培育的花朵,看見少女萬分尊重的只有遠觀、沒有褻玩,小楓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極佳,忍不住開口說明。

那少女似乎有點小驚嚇,肩膀微微跳動,後轉頭望向小楓。「啊,抱歉抱歉,嚇到妳了嗎?真的很不好意思~」小楓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頭致意。

「姆嗯~沒事的沒事的,妳剛剛說,這種美麗的鐘形白色小花,是鈴蘭嗎?」少女本有點驚慌的神色,很快被嫣嫣微笑取代。二十歲上下的她,有著一張雪白晶瑩的鵝蛋臉,一雙眼睛明亮之極,週身透散著一股毫不造作的空靈氣息。

「沒錯。傳說中,亞當和夏娃聽信了大毒蛇的謊言,偷吃了禁果,年輕力壯的森林守護神知曉事情經過後,立誓要殺死大毒蛇,歷經三天苦戰,最終與大毒蛇同歸於盡。而在他淌血的土地上,長出的就是眼前這種像小鈴噹、富具香氣的白色花朵,鈴蘭。因為她們白色鐘形的外觀,猶如鈴串,給人簡樸純美的感覺,故象徵純潔的愛情,十分美麗迷人。在法國,每到5月1日,都有互贈鈴蘭,以祝福對方幸福永駐的習俗喔~」

語畢,小楓拿出小剪刀,輕輕地摘了幾株鈴蘭,裹上幾片葉子,用綁繩束起,遞到了少女面前:「來,送妳~」

少女本來興味十足地聽著小楓講述故事,聽到後面,知道贈送鈴蘭的涵義,又收到她的饋贈,霎時間滿臉通紅,萬分欣喜的收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