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落寞

本章節 1952 字
更新於: 2020-09-14
時間短暫回到9個月前。

這天,簡鈞反覆的在自己的小實驗室艙房中,前後確認疫調的結果。

自從簡鈞私下檢出旭城被克莉絲汀傳染病毒之後,他便找上了亞歷山大院長,刻意誇大了男性感染病毒之後的嚴重性,強烈建議對整支艦隊發出示警,任何人都都不宜與染病中的女性發生性行為。當然,為了隱瞞旭城偷偷把克莉絲汀帶走的事情,簡鈞特意交代對方,切勿讓她離開軍官休息室。不久後,艦指部下令,對所有昏迷女性登記造冊,任何男性不得與名冊中的女性發生性關係。拜簡鈞事前的安排所賜,克莉絲汀在這波普查之中,沒有被軍方高層發現。

之後,簡鈞提出要為整艘長城號的乘員進行健康檢查與評估,並要求所有人接受為期兩個月的身體狀態密切追蹤。當然,他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觀察病毒是否有繼續傳播擴散的跡象。

結果,今天出爐了。兩個月來,沒有任何病例新增。除了自己與旭城,不再有人檢測出病毒陽性反應。簡鈞現在手上握著的,是自己的唾液、汗液、尿液、糞便檢驗報告。完全不含病毒。

簡鈞用力的往椅背上一靠,閉上雙眼,雙臂垂下,手一鬆,紙片紛飛,散的周圍到處都是。簡鈞長長的呼出一口嘆息,終於,終於有一絲進展。這結果,太好了。

這時,艙門傳出機械滑動聲。小楓端著晚餐,走了進來。

「該吃飯囉,鈞……你怎麼了?」進門的小楓,當然看到了癱坐在椅子上的簡鈞,以及周圍紛亂四散的紙張。直覺告訴她,簡鈞在研究上又遭遇困境,於是憂心忡忡的詢問。只不過,這回,她猜錯了。

正當她放好餐盤,準備來到簡鈞背後,將他的頭摟進自己胸懷之時,簡鈞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迴轉過椅子,一把將小楓抱起,跨坐到自己身上。

「啊!嗚~~」小楓嚇了一跳,下意識尖叫了一聲,但隨即被簡鈞吻上雙唇,堵住了聲音。起先,小楓被簡鈞來了個攻其不備,腦袋還沒轉過來,想說過去這些時間來,對方都不願意吻自己,今天突然這樣,是被打擊到神志不清了嗎?小楓甚至有些使力的想推開簡鈞。不過,簡鈞沒給她這樣的機會,反而加重了收緊的雙臂。這會兒,小楓清楚明白了。簡鈞這是已經確認了傳染途徑,確定了親吻不會把病毒傳染給自己,加上許久的自我壓抑,這才會如此的放肆狂暴、如豺狼、如餓虎。光想到這樣,小楓都為簡鈞感到無比的開心與興奮。更何況,簡鈞在壓抑,小楓又何嘗不是?她有多少次,深夜待在自己的艙房,一個人默默垂淚?簡鈞的爆發,連帶也讓小楓激動了,幾道如銀絲般的淚水,緩緩從眼眶留下,沾濕了兩人的面頰……



自從確定只有體液交換才會導致病毒的感染,簡鈞與小楓就不再有顧忌,各自搬出原先的住處,共同組成了愛的小窩。也因此,現在站在小實驗艙室門口的兩人,是時隔9個月後,首次重返舊地。他們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那天的激動與忘情,簡鈞摟著對方腰肢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而小楓則轉過身來,用力抱住簡鈞,把頭埋入他的胸口。

艙門悄悄滑開,裡面的景物、布置、甚至連背景響起的古典樂聲,都和9個月前一模一樣。當然,地上散落的紙張早已撿起收好,一些敏感機密的研究資料與器材,都跟著簡鈞一同搬去了新家。不過今天,簡鈞又把東西都帶了回來。

「難道…就不能在我們的小窩裡面研究嗎…?」小楓哀怨的說道。觸景傷情,她想起了當初自己一個人,在自己的小房間裡,抱著靠枕哀嘆的時刻,低著頭,雙目悄悄含上了淚水。

「楓…剛剛我們就說過了,這次我真心覺得,是我距離解藥最近的一次。我不想耽誤了這次的靈感,所以我有必要全力、心無旁鶩的投入研究當中,甚至與世隔絕起來。」

「鈞,我會乖乖的,我不會吵也不會鬧,會讓你專心無比的研究解藥,你要不要再考慮考慮?」求求你,別把我再推回一個人的寂寞與痛苦之中。

簡鈞低頭,對上了小楓那泛著淚光、楚楚可憐的表情。他的內心何嘗不掙扎,他何嘗不想一口答應小楓。「不,這件事,我堅持。」不是跟妳一起不好,是跟妳一起太好,會讓我無法全力投入正事。

兩人之間陷入了寂寥。正所謂,寧靜的水面下,暗藏漩渦,現在的簡鈞與小楓,心中都充滿了波濤洶湧,卻沒有任何一人開口。

「好吧,我知道了。既然你要閉關,我也會盡可能不來打擾你。等等我會去幫你把一周份的吃食準備好,放在冰箱,一周後我再來給你補給。如果有什麼需要,盡管撥電話或發訊息給我,我即便沒辦法第一時間幫你送到位,也會盡快幫你處理好。記得,研究很重要,身體也很重要。沒有我在身邊,還是要吃飯跟睡覺,別把身體操壞了,好嗎?」

一連串的叮囑與交代,本應該是充滿溫馨與暖意的,但簡鈞聽來,卻莫名地感到疏離與冰涼。「好,我一定會注意的,妳放心。」

「恩。我去去就回。」語畢,小楓輕輕的推開簡鈞的擁抱,頭也不回地往外走,甚至連表情都沒給簡鈞捕捉到。

看著小楓離去的背影,簡鈞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淒苦與哀愁。「之後…我會好好補償妳的……」他以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