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最後的人

本章節 2032 字
更新於: 2020-06-30
  曾有人這麼對他講:你看鏡子裡,面對自己的臉,若展現不出屬於自己特有的信念,那麼走出去的時候,別人會如何看鏡子外的人?

  秦靖文最後一刻將鏡子中人,無解的回視撇開,把迷惘落寞的心事,摺疊、藏在深埋之處:遺忘,等將來有一天,連忽視輕放也經受不了,再來面對吧。

  總覺得這一刻自己等待已久,只是少了點熟悉的陪伴。眼前這一位,與他之間有了疙瘩,若要帶著這樣的氛圍走出去,固然他們沒有任何關係,說不定明天就有人來把他帶走,反正終會各奔東西,心底也堅稱不行,有些事不即時澄清,會逕自演變成陳年傷害。對此,他走向還在他藏衣間玩耍的伊哲表示:「只有一件事,我必須跟你澄清。」

  前幾分鐘還對著他嘔氣,現在更是蹬鼻子上眼,一副你的更衣間就是我房間。

  伊哲美言皺了皺眉頭,上半身離開櫃子深處,整個人直挺挺坐在白色衣物堆上面,把秦靖文的乾淨衣物當作地毯踐踏,目光迷茫的疑惑了兩秒,便開始分毫不差地模仿起戴維斯傳授的歪頭微笑,帶著嚴謹又不生疏的態度問道:「秦先生,請問您指的是那一件事?」實則有意疏離,比以往來的生硬。

  「我們不是那種關係。」秦靖文言深意淺地說道。

  伊哲美言一臉糊塗,秦靖文有點鬱悶的樣子,伊哲可沒有這種表情。

  這時候,敲門聲傳進來,伊哲美言沒有打算掩飾臉上的懷疑,似乎還在用他的低端智能思考他講的話,秦靖文試圖別把他的呆臉放進眼底,而另一件事,如何隱晦提及都尷尬,秦靖文話鋒一轉,又說:「你不要以為,我會就這麼算了。」

  話說得很輕,宛如淡淡然提及,卻為何刺耳呢?伊哲美言這下是真聽不懂了。

  敲門聲小心翼翼的補上兩次。

  伊哲美言的無知帶著純淨的眼光,聽見莫名其妙的話,努力消化理解模樣、望向人有時和伊哲有相同的眼神,只不過多了點滄桑的心防:他誰都不信。而伊哲,像是誰都能真心去信任。也不知道究竟哪一個較聰明,是他,或伊哲。

  這單方對話,似乎字句都沉入谷底,沒有交集。

  原本就不容易說心裡話,更被慎重重複的敲門聲,加速終止了延伸的可能性。

  或許現在沒有任何實質權力、甚至無能行使半點想做的事,可是若有那一天,當他站在頂端,他一定會……,一幕幕驚心的聯想在燒,把曾經傷害過他的人都挖出來教訓吧,不只是替代者,即便是別人……不只是因為你長這令我心疼的臉孔。何況這念頭無稽又荒唐。

  思緒飛絮般飄動,明天會如何都沒有掌握在手中,如何去管顧他人的事。

  秦靖文收攏奔馳的心懷,正色提聲道:「進來!」




  好像有什麼改變了,彼此心間升起了什麼想法,雖然秦靖文當真放下對這個伊哲的偏見,但他——這個伊哲——伊哲美言卻沒有忘記,自己來自何方。

  一介飄零的雜種,生來在人手之間流轉,他的身心經驗中,沒學過人情義理,再怎麼有腦筋,也跟不上內心不自禁的成長。

  他覺得,今天一定要逃走。

  他不能再過著每天早晨醒來,就等著去秦靖文面前當差的生活。

  太可怕了,一股奇怪的感覺,他太害怕自己日漸習慣去執行勤務,開始對人保有期待。

  帶入島上的隨身行李,有他經年慣用的化妝品、著色染髮劑,還好檢查物品的人沒有多大膽子,二十幾個瓶瓶罐罐有原裝標籤而且多未拆封,他們若是疑心,也不敢亂拆。

  「秦先生,您只需戴上專用徽章,隨我們進場。」

  門口的對話很清楚,一語說斷,不需要帶跟屁蟲。

  有一瞬間還以為秦靖文會轉頭跟他說點什麼話,例如:我去去就回?

  伊哲美言大力甩甩腦袋,別開這驚世駭俗的怪念頭。

  他去哪,豈有回頭關心自己的,又不是他家的伊哲。

  壁壘重新塑造起另一邊城牆。

  假扮的真伊哲,覺得委屈。

  一如既往,逃開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他不習慣被泰特以外的人喊他的名字。

  那被呼喚時的驚心感受,怎地會這麼熟捻、又夾帶了一份刺傷?

  那輕輕點點漾開心湖表面的波紋,連著一道通往何處的門扉,令他備感浮騷。

  一個小時後,莊園裡安靜肅穆的氛圍,比以往來的壓迫。

  但是駐守在走道與重要門口的女侍者還是過於疏忽。

  一個頂著齊肩金髮的年輕人,身穿改良過的蝴蝶袖雪白禮衫、高腰身半桶褲,搭純黑膝上襪、圓頭半正式黑漆娃娃鞋,乍看像是小女孩,但他抬頭時露出冰冷的黑眼珠,骨瓷娃娃般剔透精緻的臉上,顯擺出過人的權勢地位,讓人不敢輕易招惹,默認放行了。

  變裝後的伊哲美言低頭重新看好自己這些日子繪製的地圖,覺得在附近的角落應該有個暗門。

  他以為每天僕人走動的專用道,必然會有通向離島機場或港口的路。

  然後,「雷先生在莊園完全消失了。」

  秦靖文握拳托起下巴,嘴唇輕輕點著尾戒,一邊聽著回覆告知雷先生不知去向了,一邊深深思考自己莫非還沒有下定決心嗎。沒有發現想著的兩件事情完全不相干,思考能力不知不覺間慢慢散失了專注力與正確性。




------------(˙-˙)------------
久違的自言自語段落浮現。
本來要更新多點字數,
但是我真的熱壞了,
氣溫升高扁桃腺就會發炎,
下雨溫度降低就又好了,
腦筋辨識度很差無法專注碼文,
但我會堅持下去(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