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03

本章節 3491 字
更新於: 2020-06-30
今天的魔法訓練,全都映入了藍達修斯的眼簾──他表面上雖然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全程只是默默不語,單手緊握住著腰間的機械化武士刀。但我似乎能理解他的心思,因為我感受得出來,他心底與我一樣很是驚訝。
「做得很好,今天就先到此為止,明天再繼續訓練魔法!」
我對著在場眾人放聲大喊,托蘭斯與愛特莉兒等人聽到後立刻就回過神來了,並且往我這邊跑了過來。
「是的,教官。」
結束了魔鬼一般的魔法訓練之後,賽希妮雅總算是靜下心來探了一口氣。
「賽希妮雅好厲害的說,喵。居然可以連續使用連鎖閃電打破教官的聖盾陽炎!」
愛特莉兒明明待在我附近,卻是一邊露出開懷的笑臉,一邊正經八百地望向賽希妮雅行個軍禮。
「雖然老子很不想承認,但我還是必須說,賽希妮雅的魔法天賦很強大──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
托蘭斯一臉不甘願地單手插腰,另隻手則讓肩膀扛著鐮刀,雖然還是有些生澀,那個托蘭斯也終於懂得主動讚美別人了。
「我親愛的小賽希妮雅,妳的表現很好喔,我還可以肯定的說,妳在魔法天賦方面已經超越了我。」
見戰鬥結束後,紗蓮走向了臉頰正冒著汗水的賽希妮雅,並用自己的纖細的兩手撩起了自己那如黃金一樣耀眼的奶油捲。
「梅吉克教官、還有紗蓮,非常感謝你們的指導,要不是有你們的幫助,我不可能進步得那麼快。」
賽希妮雅的語調裡帶著一絲雀躍與欣喜。
「小賽希妮雅客氣什麼呢,大夥都是同班同學嘛,這點小事妳就別介意了。」
紗蓮說完後便用左手食指輕輕碰觸自己的下唇,看起來相當的有自信。
「嗯!」
賽希妮雅臉上的微笑恍若陽光般燦爛,似乎是非常的開心。
正當眾人以為此回的訓練要就此結束之時,五號〝模擬戰訓練場〞的盡頭竟傳來了一陣響亮的拍手聲,我與同學們立刻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聲音來源,結果威爾斯校長居然帶著一名不曾謀面過的神秘女子往我們這邊漫步走了過來。
「果真如同梅吉克教官所說得一樣,賽希妮雅是位天賦異稟的魔法使呢。」
威爾斯校長用著沉著的面容徐徐走來,身後的深藍色長披
風因為氣流的關係而微微飄逸著。
果真是一位走路都有風的校長──
關於威爾斯校長身後的那位神秘女子,她眼眸閃動著如同稜鏡般幻彩的琉璃色,那鮮豔的紫色美髮長度及腰,肌膚偏白且保養得很好,還穿著一件素色的白洋裝,看起來相當的亮眼,此人的胸前還掛著一條蒼碧色澤的透光晶狀項鍊。
該怎麼說呢?這位女子的外貌大約只有三十多歲,可是卻散發著如同母親一般的慈藹氣質,給人一種祥和的感受。
「媽媽,妳怎麼來這了?」
說話的人是賽希妮雅,此一真相真的是叫人大為吃驚。
難怪我在看這名女性的時候總有一股熟悉。
「潔琳‧特蘭特女士,您就直接過去吧。」
威爾斯校長稍微轉了一下頭看向潔琳,臉上掛著一抹強悍的微笑。
「多謝您,威爾斯‧喬連‧查爾頓校長!」
「您客氣了,潔琳‧特蘭特女士──」
威爾斯校長說完後便停了下來,並稍微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賽希妮雅──」
「媽媽!」
見到自己的母親就在眼前,賽希妮雅當場把法杖放在了地板上,往潔琳的方向飛奔了過去。
母女交會的瞬間,潔琳當場伸出雙手抱起了自己的女兒,並擁抱賽希妮雅自轉了幾圈。由於她們母女的頭髮都很長,在自旋的時候,那細長如絲的亮麗秀髮皆隨著風浮空起舞,這個景像非常動人。
在她們自轉了兩圈半之後,才終於停下了使人炫目的旋轉,不然她們母女倆的完美紫色系長髮,真的會奪取眾人的目光而令人目不轉睛。
真是感人的親情啊,總讓人有種快要落淚的感受呢。
〈梅吉克,你內心的波動有點大。〉
(阿斯拉,我剛剛只是覺得很感動罷了。)
〈嗯,我明白了。〉
在我與阿斯拉結束了心電感應之後,我繼續將目光放在到了潔琳與賽希妮雅身上。
「媽媽,妳怎麼來這裡了呢?我不是說過不用擔心我嗎?」
「賽希妮雅,我實在無法放心妳這個孩子……妳當初說想要成為軍人來支撐這個家,但我始終覺得無法心安。再加上妳最近都沒有回家,就只有寫信回來,弄得我越來越擔心妳了──」
潔琳眼眶溢出了難捨的淚珠,直到此時她依然沒有放開抱住賽希妮的手。
「媽媽您放心吧,同學們都很照顧我,況且還有梅吉克教官在,我不會有事情的。」
「嗯──那個,你就是梅吉克‧修特教官嗎?」
潔琳立刻就將目標鎖定在了我身上。
我本來就是來自於民間的外聘教官,所以不必穿著帝國軍的制式軍服,這也難怪她馬上就認出了我是誰。
我稍微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是的,潔琳女士,在下正是梅吉克‧修特。」
「非常感謝您在幻獸王事件中保護了我女兒,此等恩情,我只能說感激不盡。」
潔琳稍微彎身朝向我了鞠了一次躬,真是一位彬彬有禮的人。
「潔琳女士,您太客氣了,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此事請您不要掛懷。另外,後續您直呼我梅吉克就好,不須這麼多禮的。」
「嗯,我明白了,梅吉克教官。」
在潔琳用衣袖拭了臉龐的淚液後,她忽然正經了起來,以著一臉嚴肅的神情放開自己的雙手,然後蹲低了身姿看著賽希妮雅單純的容顏:
「那個……賽希妮雅,妳到現在還是不敢解放〝光翼〞嗎?」
「媽媽,這個……我……」
賽希妮雅低下頭來緊閉眼睛發出了嗚咽的聲音,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
「不好意思,請問〝光翼〞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雖然不想打斷她們母女的對話,但是好奇心旺盛的我還是發言問道了。
「那個,梅吉克教官,你不知道我女兒是少數民族〝賽圖人〞嗎?」
潔琳一臉困惑地問道,似乎對此感到不可置信。
「抱歉,我只是一個無知的教官,不曾聽聞過。」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用了手指頭搔搔了鼻尖。
「是這個樣子的,梅吉克教官……老夫就直說吧,一年級九班的各位學生都不是一般的人類。」
忽然間,威爾斯校長竟大步地朝我這邊走了過來。在他大約來到距離我兩公尺處的距離後,才終於止下了那如同行軍一樣的步伐。
「威爾斯校長?──」
「如你所知,一年級九班的紗蓮是半妖精,托蘭斯是狼人族,愛特莉兒是豹人族。只是,賽希妮雅跟雷姆也不是一般的人類──賽希妮雅是賽圖人,可以解放〝光翼〞,在這個狀態之下賽圖人可以使用全部屬性的魔法;雷姆則是艾瑪人,可以進入一種名為〝覺醒〞的狀態,在這個狀態之下艾瑪人身體會變成魔素的容器,可以使用各種強化魔法,且身體的反射神經與動作會比平時快上五倍以上。」
威爾斯校長輕聲細語地娓娓道來,直到此時此刻我才終於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
啊,原來紗蓮是半妖精嗎?我還以為她是純種的白妖精呢,完全看不出來。
「威爾斯校長,既然你知道本般的同學都不是一般的人類,你為何不早點跟我說呢?」
「梅吉克教官──你好像搞錯了什麼事情,不是老夫不說,而是你沒有跟我〝問〞這件事情啊。」
聽威爾斯校長這麼一問,好像還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也罷,這確實是我疏忽大意了。
「賽希妮雅,為什麼妳不願意解放〝光翼〞呢?」
當好奇心一來,我便問出了一個我原先不該問的問題。
潔琳女士與威爾斯校長皆是保持沉默,並默默地看著賽希妮雅,不想打斷我與學生之間的對話。
大概經過了五秒鐘的靜默之後,賽希妮雅像是想起了悲傷回憶似的,下意識垂下了眼簾,發出了有些嘶啞的聲音:
「我出生單親家庭,在我十一歲的那一天生日,我曾為解放過一次〝光翼〞,結果那一天我犯下了無法彌補的過錯。我的紅色光翼控制魔素的能力不夠成熟,不小心放出了火焰燒掉了生日蛋糕,還因此燒傷了一位男性朋友的身體。後來母親雖然有治療他的傷勢,但他卻因此留下了心理陰影,右手也因此殘廢,從此以後不再跟我見面……我就這麼失去了一個好朋友。在這之後,我在村中與學校也一直遭受到人們的欺負,認為我是個笨蛋,同時也是長有翅膀的魔鬼,最後我被人們孤立,所以我慢慢的就……」
這段故事聽起來可是一件大事情,至少對膽小怯弱的賽希妮雅來說,已經成為了無法抹滅的童年陰影。
她曾經說過自己是拖後腿的,如今我終於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賽希妮雅,對於這件事情我感到很遺憾。但妳放心吧,這個世界上沒有跨越不過去的黑暗,不論將來會如何發展,我都會陪伴妳慢慢地走過這段童年陰影的。」
「謝謝你,梅吉克教官……」
賽希妮雅的那頭淺紫色頭髮有如絲綢一般滑順,如雪花般垂降的細密頭髮反射出了溫暖光澤。
「梅吉克教官真是會安慰人呢。」
雷姆發出了純真的聲音。
紗蓮、托蘭斯與愛特莉兒等人則是一語不發,安靜地待在原位看著賽希妮雅臉上喜極而泣的容顏。
「賽希妮雅,學校只開放一個小時的訪親時間,來媽媽這邊好好談一下吧?好嗎?」
潔琳露出了極為溫和的笑容,那容顏彷彿能融化人的心防一般,有著療癒人心的力量。
「是的,媽媽,我這就過去。」
說完,賽希妮雅便走了過去。
潔琳與賽希妮雅在一旁聊得有說有笑,全程幾乎都在談家裡的事情。我很少看到賽希妮雅露出如此有生氣的喜悅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