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本章節 2286 字
更新於: 2020-06-30
在不知畢業了幾週後的暑假中某天,吳梓暄召集了大家,說是要慶祝大家都順利畢業成為了準高中(職)生,因為在未來的生活將會更加忙碌,各自往自己的理想前進,可以像國中一樣相處的時間會更少,所以要趁現在這種空閒時刻好好相處。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在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玩到一半時,張璟毓慌慌張張的說道。
  
「吼?竟然敢遲到,就算妳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但老規矩應該還是知道的吧?一口氣把它全部喝完!」
  
吳梓暄把電視上的情節學得惟妙惟肖,還開了一瓶冰可樂要張璟毓喝。
  
「是是是,我就自罰一杯了。」
  
張璟毓笑著接下冰可樂準備一飲而盡。
  
「等等。」古南詡伸手不讓張璟毓喝,又說:「還是等妳沒那麼喘的時候慢慢喝吧?」
  
「沒關係的,我剛好現在也有點渴——」
  
「那就慢慢喝不冰的,這瓶我喝。」
  
說完,古南詡就一口氣把冰可樂全喝完了。
  
「這,這是擋酒的概念嗎?」
  
何依似乎對古南詡這番舉動有點嚇到,雖然我也是,但是因為之前張璟毓曾和我說過自己的家族有心臟衰竭的病史,所以我可以諒解古南詡的行為。
  
「我去幫妳拿不冰的飲料。」
  
說完,古南詡就離開座位去拿飲料了。
  
……
  
……
  
奇怪,為什麼突然這麼安靜?
  
我轉頭看向她們一行人。
  
等等,妳們三個用那個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古南詡,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
  
等到古南詡回來後,真心話大冒險繼續進行。
  
「那,我轉了喔~」
  
說完,何依就轉動可樂的玻璃瓶。
   
只見玻璃瓶不斷旋轉,最後慢慢減速,越來越慢,然後緩緩停了下來……
  
但話說,為什麼是瓶口是轉向我啊?
   
大家的視線都從玻璃瓶到我的身上,尤其是何依的瞇瞇眼視線讓我格外不安。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呢?」
  
何依一臉壞笑的問道。
  
……
  
不管選哪一個,只要是何依出題的,對我而言都相當不利吧……
  
「……大冒險。」
  
「喔?竟然是大冒險嗎?我還以為妳會選相對輕鬆的真心話呢~」
  
「是嗎……哪個都可以吧……」
  
不對,我怎麼會說大冒險?真心話就算沒說出真心話也不會被發現啊,但是大冒險——
  
「準、備、好、了、嗎?」
  
不要用那麼嚇人的語氣和神情說話啦……
  
「那,我要說出大冒險的內容了——」何依看了我一眼後說道:「就把這瓶可樂一口氣,從頭到尾都不能停的喝完吧!」
  
……欸?
  
就,就這樣嗎?
  
「畢竟遊戲才剛開始嘛~一開始就太刺激就不好玩了。」
  
對我而言,何依的笑容遠比那瓶可樂的氣還可怕上好幾倍。
  
之後我轉玻璃瓶轉到了吳梓暄,經過好一番拖延後,才輪到吳梓暄轉玻璃瓶。
  
「輪到我出題了!」
  
吳梓暄輕輕轉動玻璃瓶,最後瓶口停在張璟毓面前。
  
「真心話大冒險!」
  
「真心話。」
  
張璟毓毫不猶豫的選了真心話。
  
「吼,真心話啊!我本來要妳去和服務生點酒呢~」
  
吳梓暄一臉失落的說道。
  
「所以我要為自己選了真心話感到慶幸了。」
  
「嘿,真心話的題目我可會好好想清楚的。」
  
吳梓暄說完這句話後就沉默了好一會兒。
  
……
  
……
  
為什麼要想這麼久?這不就只是個遊戲嗎?
  
「對了,我一直很好奇,璟毓妳手上的那隻機械錶,看起來應該是隻很有年紀的錶,說出它對妳的故事吧!」
  
……
  
……
  
只見張璟毓尷尬的笑了笑,還和古南詡對看了一眼。
  
「如果是不方便說的,還是不要說了。」
  
「不會啦~要說也是可以。」張璟毓喝了一口可樂又說:「這支錶是我們家裡代代相傳的,大概從我的高祖父就開始傳下去了,可以說是我們家的傳家之寶。」
  
「所以只有璟毓妳有嗎?」
  
「呃……我們的爺爺給了我們所有孫子各一個鐘錶,像弟弟拿到的是落地鐘,堂姐拿到的是懷鐘,堂哥的是壁鐘。」
  
「欸?聽起來好酷喔!」吳梓暄繼續說:「不過只有璟毓這支錶是傳家之寶吧!嗯~感覺這支錶會有什麼特別的功能,像是穿越時空之類的。」
  
「欸?什麼穿越時空,這是不可能的事啦!」
  
張璟毓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慌張。
  
「不過從高祖父開始……這支錶不就是從清朝到現在的古董嗎?」
  
何依挑了挑眉問道。
  
「欸?是清朝嗎?……啊,對啊,是清朝。」
  
「說到了清朝,如果可以穿越回某個朝代,妳們會選擇哪個朝代啊?」
  
吳梓暄興奮的問道。
  
「就說了沒辦法穿越嘛!」
  
張璟毓忽然喊道。
  
……
  
……
  
「哈哈,梓暄只是說好玩的啦~如果是我的話,大概會想去宋——」
  
「宋朝。」
  
我和古南詡同時都說出了同一個朝代。
  
「真有默契。」
  
何依半睜眼微笑說道。
  
「什麼嘛,真狡猾,那我也要去宋朝,去宋朝啦!對吧璟毓!」
  
「欸?怎麼問我呢……」
  
張璟毓被吳梓暄的話語弄得不知所以。
   
「要是可以去宋朝就好了,這樣就不用去高中,就不用和大家分開。」
  
「對妳而言不用讀書才是重點吧,還有去宋朝我們也不一定就會相遇,況且照宋朝的重文輕武的風氣,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說法是相對其他朝代不適用——」
  
「大家有聽到嗎?似乎有秒針滴滴答答的聲音。」
  
當我話說到一半,何依打斷了我的話說道。
  
……
  
大家安靜下來仔細聆聽。
  
「……真的欸,哪裡來的秒針聲啊?」
  
吳梓暄喊道。
  
「糟了!」
  
張璟毓和古南詡同時喊道,隨即我們就失去了意識……

……

……

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恢復意識,睜開視線仍然朦朧的雙眼。

我揉了揉眼睛。

……


我又揉了揉眼睛。

……


現,現在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啊?為什麼,為什麼我周遭全都是故宮裡才看的擺飾啊?而且大家都不見了……

「欸?什麼穿越時空,這是不可能的事啦!」

越想越覺得當時張璟毓的反應很奇怪。

穿越時空嗎?

……

不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