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正義的盜賊

本章節 4968 字
更新於: 2020-06-30
  
  「團長,我們找到一個大概十二多歲的小孩獨自在森林,旁邊還有一些魔青羊的肉,我已經抓了回來。」
  
  「副團長,這個小孩可以賣給奴隸商人賺個好價錢,團長這下我們有肉吃了。」
  
  「讓我思考一下。」
  
  (很朦朧,什麼都看不清…)
  
  「但是再不賺錢的話不僅是我們,連村民都要吃土,有時候是要下些手段。」
  
  (你們在說些什麼呀......)
  
  「我們當初的誓言是什麼?鋤強扶弱,不欺負弱小,我們難道連小孩也不放過嗎?」
  
  我使勁地睜開眼睛,眼前站著三個衣服較為破爛,身上披著灰藍斗篷,站正中央的是酒紅色斗篷。
  
  其餘人物就不管了,都只是嘍囉而已,這個灰色蓬鬆中髮,祖母綠的眼瞳、右臉上有一條疤痕,大概四十多歲的大叔。
  
  「團長,這小子醒來了。」
  
  他正視著我,我飆汗了,他的眼神很恐怖,好像想吃了我一樣!
  
  「小子,告訴我你的名字。」
  
  這把聲音充滿著殺氣,我震抖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柊......」
  
  「柊吧,你怎麼傻得連魔青羊的肉也吃,你不知牠們是有毒的嗎?」
  
  原來牠們是有毒的,我也不知道呀,我在這世界才生活了兩天多而已。
  
  「唔......」
  
  被稱為團長的男人正沈思的看著我,他有什麼打算嗎,剛才聽到旁邊的嘍囉說好像要把我賣掉。
  
  「你們是拐帶小童的集團嗎?」
  
  我現在已經回復神智了,手腳都被他們綁起來,動不了。
  
  「我的手腳......」
  
  「小子,我來告訴你,你已經被我們抓著了,你已經無法逃了,以後就當富人的奴隸吧。」
  
  稱呼酒紅斗篷為團長的嘍囉輕佻地對著我說。我並不害怕這種人,畢竟這種人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只是場地轉換了而已。
  
  我怒目相向他們。
  
  「你是嚇不到我的,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對付到我嗎?被以為握著刀指著我,我就會害怕。」
  
  我用力撐破麻繩,然後空手接下他的白刃,把刀搶了過來,再指著紅斗篷的。
  
  「小子,想不到你也挺厲害的,但......還是太嫩了點。」
  
  他想做什麼,刀還在腰間,是想嚇唬我嗎!
  
  《警告:武器被系統禁止,無法使用,請立刻卸下!》
  
  「啊!」
  
  刀柄超燙的!
  
  「怎麼了,現在才害怕?」
  
  「才不是!」
  
  很奇怪,剛才是怎麼回事,難道當初她所說的固有武器嗎?固有這個名詞一定有一個特定意思。讓我再試一下。
  
  「啊!」
  
  《警告:與固有武器的種類不同,除了固有武器外,其他武器均無法使用。》
  
  原來真的是我所想的。
  
  稱為團長的人再次擺出一個沈思者的思考動作,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真是個怪人。
  
  唯有赤手空拳去打吧。這個畫面怎麼又有點熟悉,這種感覺真是討厭,不管了,我動手了!我一個箭步便沖到一個手上有疤痕的嘍囉前,一拳便把他擊飛到遠處的樹木上。
  
  (什麼鬼!)
  
  我有這麼大力嗎?
  
  「混蛋!」
  
  又是一句熟話。
  
  眼前數個嘍囉同步舉起刀,準備向著我砍下去,奇怪的是動作為什麼這麼慢,是要逗我嗎?我退後一步避開了砍擊,然後就踢斷了他們的刀,一個迴旋踢便把他們打倒了。
  
  難道是屬性值的影響嗎,現在我的數值真的有這麼高嗎?或許這樣說不定真的能打倒他們,這就是我在異世界做的第一樣好事,討伐盜賊團。
  
  其他小兵已經嚇得退後了,唯獨這個男人沒有任何的動作。我唯有從背包中拿出已經生銹了的劍,劍突然出現在我的手中。其他小兵驚呆了,以爲我會魔法,然後後退了幾步,擺出一副警戒的姿勢。
  
  「喔,這就是你的武器,看上去很厲害呢,來吧,小孩。」
  
  這句說話很諷刺......
  
  這時他仍未拔刀,我馬上快步走過去一躍,然後使勁劈下去。他仍然沒有動,只是一直看著我的一舉一動。有點不對勁,哪來的刀,他右手在眨眼之間便出現一把刀。
  
  我著地了,斷劍近距離地指向團長,就在他的眼前,而劍尖卻在他的後方應聲落地,我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他的速度已經快得我完全看不到,我心裡已經知道,只要他想的話,我大概已經死個千遍萬遍了。
  
  我撤走斷劍,然後馬上逃走,那些嘍囉追著我後面,想把我抓回來,但這個根本不可能,以我現在的身手,沒門。
  
  除了那個男人以外......
  
  我利用幼小的身軀穿過樹林,然後在他們不察覺時,躲到樹後,撿起旁邊的石頭,往草叢一扔,他們便馬上往那邊跑去了。
  
  (真笨。)
  
  正當我想逃走去另一邊時,大量鋼絲從我側邊穿過,然後把我捆綁在樹上。
  
  (刀直接變成一團鋼絲,這究竟是什麼武器。)
  
  「抓到你了。」
  
  他們將我遷移到他們的據點,然後再次把我綁在樹幹上,其餘嘍囉都回來了,這次糟糕了。
  
  「把他賣了!」
  
  「不!把他殺了!」
  
  什麼?
  
  「我可是勇者,怎能把我賣了!」
  
  「開什麼玩笑,你這個小孩也是勇者?賣去當個奴隸才適合你吧。」
  
  所有人都在大笑著,除了他。
  
  「團長,那個商人可是出價500銀幣呢,這麼吸引的價錢,還是把他賣了吧。」
  
  我望向團長,他也對望著我,再次擺出一副沈思的樣子。
  
  「不如這樣吧,我收了他,畢竟無父無母的,我們也是時候需要新人了。」
  
  「什麼!他可是值500銀幣的,他的價值就只有這麼多,收留他只會做成負累。」
  
  「我們是盜賊團,並不是拐帶犯,我們也做夠這些事了,我們的目的永遠都是救濟貧困呢。」
  
  劫富濟貧的盜賊團還是頭一回聽說呢。
  
  「但......」
  
  「還有什麼好說的,他身材細小,可以進入我們大人無法到達的地方,而且他一個小孩就能打倒你們全部了,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吧。」
  
  「我才不要加入你們,你們都是壞人,我可是正義的勇者,不會和你們同流合污的!」
  
  我絕對接受不到這種人格扭曲的壞人,我不可以放任他們做壞事!
  
  「呵~我沒有問你願不願意,你是必須加入我們,別想逃了!」
  
  他走到我的面前,強行替我戴上一個類似手錶的機器。
  
  「這是一個電擊裝置,只要你不聽命令,或者是我喜歡的話,我就會啟動電擊裝置,它的電流的威力可以與雷電比拼比拼的呢。」
  
  他解除了鋼絲,放開了我。我才不相信他這樣荒謬的話,我站了起來馬上向後跑,我看見旁邊的嘍囉也跟著追捕我。
  
  「不用追了,他自然自己會回來的了。」
  
  然後他們便沒有追過來了,想想也是,就這個破東西也能發出堪比雷電的電流嗎?只是想嚇唬我吧。
  
  跑出森林後,以為安全了,誰可以知道這個裝置真的比想像中厲害,它突然發射出一團能量球在我眼前,然後擴展成一個發著藍光的網狀球體包圍著我,發出強力電流攻擊我。
  
  我發出痛苦的慘叫聲,身體被電得抽搐著,電擊完後,我當場就吐了,然後躺在地上。
  
  「十,九,八......」
  
  這個裝置正在倒數著,我大概瞭解這個裝置十秒後就會再發出電流,我趕緊用力爬回去森林中。然後看見團長等人也走出森林,俯視著我這個踉蹌的樣子。
  
  「這下你相信了吧,還走不走?」
  
  沒有辦法,我就是只能被他們強行加入他們的盜賊團。這時團長早就已經準備好屬於盜賊團的披風拿出來,一早就想推我進來的嗎?他們不僅給了我新的衣服,而且給了我武器。
  
  「喂,小子,你擅長什麼武器,快點回答!」
  
  「劍......」
  
  我就是這樣在很不情願下加入了盜賊團,當時正義凜然的我是十分抗拒的。所以在我加入盜賊團後的第三天,他們一直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但我沒有作出任何反抗,其實已經想好應該如何逃走了。
  
  但是這個電擊裝置,要想想辦法如何解決,我在地球時已經學過如何組裝一台電腦,這個應該難不到我的吧,畢竟這個終究是個發電機器。要再測試多一次他是如何啟動這個裝置,但是再這樣電下去,我應該會死的吧。
  
  聽說他們接了一個掠奪行商旅人的任務,那就在這次機會試一試吧。他們出動了兩架馬車,去到一條分隔開兩個樹林的路上,根據剛才偷聽到團長的計畫後,他們大概上在路上混進一架馬車在行商車群的前方,然後假裝出現事故,被逼全部馬車停駛。
  
  然後他們便從兩邊的樹林出動,劫走所有金錢和值錢的商品。
  
  「小子,這次是你第一次的任務,就由你在馬車上吧,馬車停後便第一時間挾持著車夫,然後就交給我們吧。」
  
  這個男人憑什麼命令我,雖然側邊的人都叫他做副團長,也太囂張了吧,團長也沒有下命令,你就在這裡撒野?但唯有聽他的吧,因為這就是我的計畫之一。
  
  已經看到商人的馬車群了,我們的馬車便立刻裝作休息,然後走在他們的面前。而我就在馬車上,我先帶上團長給我的布巾擋著自己的臉,以免被他們發現......
  
  等等,不對呀,我是來搗亂的,為什麼要帶上面罩,應該要向他們的馬夫告密。
  
  (馬車)
  
  他們來到了,照計畫我們要駛到前面早已畫了記號的地方,然後停下,團長他們便開始襲擊。
  
  (停下來了。)
  
  我已經看見這個帶著布巾帽,留著啡鬍子的馬夫了。我馬上打開帳篷的一條空隙,然後對著馬夫做出口型,叫他不要再前進,馬上後退。
  
  (希望他看得懂吧。)
  
  他沒看懂!仍然前進,但他已經留意到我了,我唯有這樣吧,我從劍鞘中拿出劍,展示給他看。他馬上停下車,放聲大叫,然後跳出馬車,向後奔跑。
  
  「是賊呀,護衛!」
  
  (成功了!)
  
  隨後馬車後的另一架馬車馬上停了下來,從馬車上跳出大概有十多個持有武裝的護衛走到商旅車的側邊,擺出戰鬥的姿勢。已經驚動了他們的守衛了,盜賊團應該會知難而退吧。
  
  但盜賊團的團員依然出動,而團長走了出來,伸出手,他的手中也有個裝置,他按下按鈕後,電流再一次電擊我。
  
  「因為你,現在可能要出現傷亡了。」
  
  「魔法師,你現在應該怎樣做吧,唯有用那個魔法了。」
  
  我這時躺在了地上,卻微笑著,因為我已經知道了他是如何發動電擊,但這些商人......因為我而要死。地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暗紫色魔法陣包圍著商旅馬車。
  
  魔法施展後,所有商人和他們的護衛突然躺在地上,這難道就是大範圍的咒殺魔法嗎?
  
  「你們趕緊把所有值錢的拿走,然後把這個小子一拼帶走,他已經被麻痹了。」
  
  「團長,不如殺了他吧,他差一點就壞了我們的大事!」
  
  「你們這些壞人,不但殺人十多人,現在還想殺了我?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你冷靜一點,他們只是被催眠了,會醒過來的,而你確實是壞了我們的大事,但你也不用死,因為比起死,你應該跟恐懼和我們待在一起吧。」
  
  你說得沒錯......
  
  「但你只是看到了表面就去厭惡我們,但如果你看到背後的話,我想你應該會有不同的看法。」
  
  我要走是事實,但我就看看你還要搞什麼鬼,反正這個逃走計畫也是在深夜才可以行動。他們回到森林裡的據點,然後把貨物屯起,然後拿出一大袋的金錢。
  
  然後團長帶著我連同金錢來到一條殘舊的村子,然後分給我一帶。
  
  「幹什麼?」
  
  「不是給你的,是要你去派給那些村民,我一個人也拍不完,每人個三至四個好了,不然不夠分的。」
  
  這些錢原來是用來派給貧窮的村民,每一個村民當拿到錢後,便開心得連忙感謝我和團長。
  
  「小孩子,感謝你們呢,你們一直以來都出錢幫助我們,真的很感謝你。」
  
  原來他們一直都是這樣,搶劫後便把錢分給村民。
  
  「團長,你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過日子?」
  
  「嗯,我們七成搶回來的錢都是給村民,他們生活很艱難,不僅沒有身份,而且沒有工作機會,所以我們想幫他們。」
  
  「那你們......」
  
  「沒有殺過任何一個人,我們的目的是劫富濟貧,只向富強的人搶掠,從不欺負任何一個弱小,雖然那些傢伙都很兇,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殺人的心。」
  
  那昨天在森林裡你們是如何對待我的...
  
  「他們都是有過去的人,有些因戰爭失去父母,有些被人賣了後來被我贖回來,所以不要太過介懷他們的語氣,都是些粗人,沒有接受過教育。」
  
  「是了!團長,你身上還有沒有錢?」
  
  「怎麼了,還有10個銀幣。」
  
  「借給我,這裡附近有個獨居老伯,他也需要錢,而且我之前還借了他衣服和劍。」
  
  「去吧。」
  
  (老伯的家)
  
  老伯正在替植物澆水。
  
  「老伯,記得我嗎?你的劍和衣服都破了,我回來還些錢給你。」
  
  我把一個小錢袋遞給老伯。
  
  「10銀幣?!這太多了,我的衣服和劍也不值這個價錢。」
  
  他打開了錢袋。
  
  「不要緊。」
  
  「嗯?原來你是團長的人嗎?怪不得一定要走吧。」
  
  「嗯。」
  
  「小夥子,繼續努力吧。」
  
  他摸了一下我的頭。
  
  嗯,我後來改變想法了,為何不可以改變他們的想法呢,做回一些正義的事。
  
  現在回想起他們,其實和他們相處也不是一件壞事,至少他們是真性情吧,總好比那些人......
  
  這應該是我最想回到的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