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最難熬的時刻

本章節 3686 字
更新于: 2020-02-14
  在歐西里斯神殿的大廳裡,塔西爾在奇德的扶持下,恭敬的接下來自王宮的通知文件,只見他面無表情的告訴傳令者會儘速把文件整理好,完成交接手續,說完後便轉身回房。

  (果然不出所料。)面色鐵青的塔西爾握緊拳頭,心中感到氣憤不已,沒想到自己安排的一步好棋,竟然就這樣被一個無名小卒給搞砸了。

  這次陛下只是收回他的代理上埃及的行政權,其目的很明顯是不准他再干涉此事,加上"佩兒的丈夫"也已經死了,這下更沒有立場去要人了。

  「可惡!」塔西爾終於再也忍不住的大罵出聲。

  扶著塔西爾的奇德,不知所措的低著頭,他知道這次的事自己也有責任,必須趕緊提出個有用的點子來挽回,突然靈光一閃,喊了一句,「內應。」接著又馬上進一步解釋著說:「大人何不趁這個時候通知宮裡的內應,命她處理艾莉亞的事。」

  「沒錯。」塔西爾停下腳步,冷靜的思考了一下說:「你這就派人暗中通知她,要她去偷偷的告訴佩兒,說我命她自己想法子快點回來,否則其後果不單只是由她一人承擔。」

  「是。」

  「還有接下來宮裡的人會開始陸續更換,你要儘速找人再安插進去。」

  「是。」奇德恭敬有力地回答,低著頭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的微笑,這可是難得讓塔西爾大人認可的建言,同時也是他將功贖罪的大好機會。

*      *      *

  在底比斯的王宮裡,美尼斯找了個替身假扮成佩兒,而且仍然指定御醫按時前來自己的房裡為佩兒治療喉疾;另外還換掉了房裡的全部侍女,由侍衛長重新挑選可以信任的人,更重要的是,這當中所有的人都被嚴厲警告,絕對不能洩露有關佩兒的任何消息。

  此時達士多也已接到通知,匆匆忙忙的來到王宮覲見陛下,表示自己接任這項工作實在是誠惶誠恐。

  「達士多我相信的你的能力,況且人民在救助無門時會找上你,也表示你在他們心中有一定的地位,同時我也需要值得信任的人來輔佐。」

  「不知陛下希望屬下先以何事為主?」達士多一臉認真的詢問。

  (很好,果然沒有看錯人。)對於達士多很快的進入狀況,美尼斯深感欣慰。

  「塔西爾這回終於露出了一些蛛絲馬跡,我希望你在明,羅思特在暗,彼此配合一起調查有關艾莉亞的事情,還有這個王宮裡應該已經佈署了許多塔西爾的耳目,你必須馬上在最短的時間內不動聲色的全部換掉。」

  「是。」達士多語氣堅定的領命,暗自下定決心自己絕不會辜負陛下的讚賞和信任。

*      *       *

  已經深夜時分了,獨自在岩洞裡的艾莉亞卻是一點睡意也沒有,可能是剛睡過了一覺,也或許是捨不得這最得待在古埃及的每分每秒。看著眼前火堆散發出的微弱光芒,聽著一陣陣呼嘯而過的風聲,有如悽厲的怒吼般嚇人,但艾莉亞卻絲毫未受影響,此刻的她心中十分平靜。

  (塔西爾知道我是因一塊刻寫板傳送而來的,那麼憑藉著他大神官的能力,製作出一塊刻寫板把我送回去應該也不是難事吧!)

  艾莉亞開始思考著,會不會有另一塊刻寫板存在的可能性,但想起塔西爾曾說過這些事都不是他做的,那又會是誰呢?還是說他是騙人的,有意要擺脫責任?

  又假設真的有某人在神祭的前一天,製作了一塊刻寫板將她傳送回去。如此一來,在現代美尼斯所留下來的刻寫板和這個把她從古埃及傳送回去的刻寫板之間是否有什麼關連呢?而且又是什麼原因要讓她回來呢?這些假設性的問題,艾莉亞想了半天仍是想不通,而且可惜的是,應該也都沒有查證的機會了。

  (如果塔西爾能知道我已經回來,只是無法確定我回來的地點,這樣要是那天他剛好是去孟妮拉家找人,不就……)

  剎那間,艾莉亞驚恐的睜大雙眼,不得不承認的確是有這種可能。如果滅口的事情不是他們幹的,何必急於把所有的罪都推給車伕?況且若是為了邀功,怎會用那麼蠢的理由結案,光從美尼斯的話中就聽得出他根本不相信。

  想到這裡,艾莉亞忍不住長嘆一聲。雖然這也僅止於自己的猜測,但以現在塔西爾的瘋狂行徑而言實在是不無可能。

  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叮叮叮的聲音,艾莉亞心生警覺,隨手抓起一根粗樹枝,死盯著洞口。直到看見出現的人是阿德之後,這才放下心來。

  阿德一見到艾莉亞便好奇的問:「怎麼還沒睡?」接著放下手中的布袋。

  艾莉亞隨手丟下樹枝搖搖頭,聳了聳肩,表示還不想睡。

  「對了,我跟妳說,因為妳這幾天都會待在這裡,所以我想幫妳做個警鈴,這樣有外人進來時,你才好有個應變。」

  艾莉亞一臉不以為然的在地上寫下:[鈴聲用在外面?]

  「當然不是,這樣不是大家都聽到了嗎!我剛才只是想試試聲音大小而已。」

  [真有人來,往哪跑?]艾莉亞寫下心中的疑問。

  「這妳就不懂了,這岩洞後面可是別有洞天,只是不曉得路別隨便亂走,很容易迷路走不出來的。」阿德用手指著艾莉亞,一臉認真的告誡。

  [是喔!]寫完後艾莉亞還特意兩手一攤,表示無所謂,心想根本用不到。

  「切,妳不要不在意,等派上用場時,妳就會感謝我了。」阿德擺出一副老成的樣子,想不到卻突然間張大嘴,打了一個大大哈欠,「算了,我也累了,先睡一下,其他事我晚點再跟妳說吧!」說完便找了個地方躺下來,只見他才剛閉起眼睛,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艾莉亞見狀也在原地躺了下來,看著微微火光,不知是否因阿德回來的關係,此時心中感到踏實許多,不知不覺也跟著沈沈睡去……

*      *      *

  "叮叮叮,叮叮叮"熟悉的叮噹聲再次傳來,艾莉亞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發現已經是天亮了。

  「以妳這種警覺性,給妳做幾個警鈴都沒用。」阿德一臉無奈的笑了笑。

  (我又沒說要。)艾莉亞揉了揉眼睛,看見岩壁上有個像是搖鈴的東西,估計鈴聲就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我在洞口外面加了遮掩物,若是有人想進來,一旦移開這裡就會發出聲響,不過妳自己也要多注意點才行啊!」

  想想阿德也是一片好意,艾莉亞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此時,阿德拿起昨晚帶回來的布包交給艾莉亞說:「這是給妳的,妳看看還有沒有缺什麼?」

  艾莉亞接過布袋從裡面伸手一抓,拿出來的竟是一件衣服,不禁楞了一下,想不到阿德也有如此心細時候,雖然應該是用不到,但艾莉亞還是笑了笑,對他比了一個大拇指稱讚一下。

  「我猜妳應該是趁著出公差之便偷跑出來的,所以這身侍女裝當然是得換下來才行。」被稱讚的阿德,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繼續說著,「裡面還有一些食物和水,省點吃的話足夠妳撐好幾天了。」

  (瞧你一副得意的樣子,算了,就把你捧上天吧!)想到阿德如此有心,可是以自己目前的處境來看,應該是無以回報了,艾莉亞決定給他留個美好的回憶,於是拍手加行禮,笑容滿面的用唇語說著謝謝。

  「切,妳也太誇張了吧!」阿德忍不住噴笑出聲,「喜歡我也不用這樣,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艾莉亞一聽馬上變成做鬼臉,用唇語說著臭美。

  這樣子又是引來阿德一陣暴笑,接著才硬克制下來說:「好了好了,講正事,我帶妳去岩洞後面看看。」

  由於陽光仍可透過岩洞縫隙照射下來,所以洞穴內部並沒有想像中的漆黑,往前走了一會兒聽到有水聲,才知道原來這裡還有一條暗河流過,其兩旁分別有著大小不一的洞口。艾莉亞好奇的往其中一個洞口走進去,卻被阿德一把拉住。

  「其他的洞妳都別理。」阿德指著一個不明顯的小洞說:「像我們這種瘦子,從這裡鑽出去就是外面了,只是出去前還是要先探一下有沒有人才行。」

  艾莉亞用手比了一下,表示想鑽進洞裡看看。

  「吼,妳真的很好奇耶!去吧去吧!」阿德揮了揮手,接著又說:「我先回洞口換衣服,妳玩夠了沿著原路回來就行了。」

  等艾莉亞再回到洞口之時,看見阿德已換好女裝,她隨即意會在地上寫著,[要出去了?]

  「沒錯,我要去把上次未完成的任務做個結束,這樣才能給家人和對方一個交待。」

  [何時回來?]

  「不知道,可能暫時不會回來這裡了,等妳要離開時可以在牆上留個記號給我,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見吧!」

  想到應該是沒機會了,艾莉亞臉色不禁猛地一沉,心中感到十分難過。

  「還有這些東西和當初拿走的錢都還給妳吧!我用不到了。」奇德將一個小布袋拿出來放在地上。

  艾莉亞一個勁的猛搖頭,淚水已在眼眶中打轉。

  「哎呀!妳不要這樣。」阿德一個手刀往艾莉亞頭上輕輕敲下去,「搞得像是以後再也見不到面似的,其實我不過去拿個東西罷了,妳這依依不捨的樣子,我可是真的會誤會喔。」

  艾莉亞趕緊擦乾眼淚,寫下,[沒事,我只是一時感傷。]心想這種事一定要解釋清楚。

  「好啦!等我再回到這裡,如果妳還沒離開,我就帶妳回我家。」

  艾莉亞聽了又是一陣猛搖頭。

  「妳不要誤會啦!不是要妳當我的小妾,我是想把妳介紹給我的小舅子,他人也很不錯喔!」阿德神情興奮,自己一頭熱的說著。

  眼見阿德愈說愈離譜,艾莉亞當場變臉,白了他一眼,隨便揮了揮手,示意他趕快走。

  「嗯,那我們就後會有期囉!再見。」說完阿德轉身飛快的離去。

  阿德這一走,驟然安靜下來的岩洞更顯得分外寂靜。面對眼前的情況,艾莉亞忍不住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這並不是因為她害怕寂寞,而是這等待的時間實在是非常難熬。既然自己已經做出了決定,此時她反而希望塔西爾能給她一個痛快,現在就把她傳送回去現代,不然她就只能被困在這岩洞裡,哪兒也不能去,什麼事也都做不了,只剩下漫長的等待和無盡的思念在百般折磨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