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夏卡爾 3

本章節 3552 字
更新于: 2020-02-10
  「不!不不不!不要!不要!」女吸血鬼歇斯底里的嘶聲哀求,朝老師伸出的雙手像是在嘗試阻擋他被刺穿的身體汩汩奔出的鮮血。
  「哼哈哈哈哈哈!」瞬間扭轉立場的獵物狂悍的暢笑,聽起來刺骨寒心。
  「不要!不不不不要啊!」
  老師血液中的氣味,像是一股四散的切骨寒意,夏卡爾倍受脅迫的想逃離,又深受誘惑的想:少掉老師一個對手,他不是更有機會咬一口那個美味的獵物。
  雖然那個獵物,有絕對令人害怕的本事。
  踏著優雅急速步伐美絕又危險的女吸血鬼此時仿若風中殘燭,全身抖動的厲害。夏卡爾以為老師流出那麼多血遲早會變成她的食物,那他就可以去抓真正的獵物,可是為什麼那個女吸血鬼一直退向他這邊來,難道她也和他一樣,對老師的血充滿無限恐懼,深怕沾染到,無法前進半步又對老師身後的獵物難以忘懷。這樣一個無懼於令他們心生畏懼的血液的獵物,未免太過險惡不明了。
  「不不不不不!我求求你!」
  在女吸血鬼的失常嘶叫聲中,老師幾不可聞的輕嘆一聲:
  「無暇,」
  再怎麼樣失去理智,都聽得出呼喚名字的哀憐與心疼。
  無暇深受影響的猛然收回刺穿老師胸膛的利手。
  他往旁半顛簸的跳開,整張蒼白的動人容貌出現在夏卡爾的視野。
  終於。
  對獵物的長相期待已久,一看見無暇的臉容,夏卡爾卻像整個人被百萬伏特電擊到,劇烈的震倒在地。
  因為巨大的聲響女吸血鬼的注意力又來到他身上,頭顫顫的轉向他,肢體很不協調的跟著轉向他,頭身慢半拍的分別轉向,邪異詭魅的美絕吸血鬼,雙眼赤紅,牙尖半露,不祥而緩慢的朝他移動。
  「你是……」無暇一見夏卡爾,眼中充滿疑問,才說完這兩個字,表情突然間就像面具一樣固定在一個永恆的防備裡面。
  太過強定。
  老師一隻手用力地但無濟於事的壓住了傷口,緊盯著夏卡爾直視無暇的眼神,緩緩的移動到無暇前方。
  「你——!」
  老師舉出另一隻手阻擋無暇再說話。
  因為老師這個動作,夏卡爾的視線狂燒般的回到紅艷的火焰中。
  已經很明顯了,老師在保護天音審判長——那完美獵物就是天音審判長沒錯!他的長相,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他那個樣啊!
  女吸血鬼移動到他的身邊,鈴鈴鈴的一串刺耳的尖笑:
  「呵呵呵呵呵……,」
  她把手輕輕的搭在夏卡爾的肩膀上。
  「不管你是誰,要不要與我訂立臨時的純賞味契約?」
  夏卡爾睖了她一眼,她甜笑著又問一次。
  「平分的契約喔!純賞味!」
  完全聽不懂啊!
  老師的眼睛朝他蹦出無比銳利的寒光。
  無暇像是終於想起了什麼,面具迸裂,急急把頭轉扭向老師,張口欲說——
  就是這時候。
  夏卡爾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從哪裡開始氣起,但胸臆中沸騰般滾燙的火氣就要衝出口——
  老師一個伸手——
  都在同一個時間,找不出微秒的差距。
  女吸血鬼急步滑開一大步,瞪著老師轉瞬來到近前的手,一道銀色光芒從老師快速的動作中射出。
  夏卡爾因為女吸血鬼慌忙退開的動作而直覺到無知的以為老師的目標不是他。
  「——!」
  無暇喊了一句話,夏卡爾因為太震驚了,沒有聽清楚。
  手銬發出響亮的進鎖機械聲時左手被銬上的夏卡爾連注意到瞬間刺痛的感官知覺都失去。
  他愣瞪地看著老師更加淺色的眼珠中深邃的瞳孔縮小善惡不明的緊盯他和他自己被同時銬上的手銬。
  又一個進鎖的機械聲響,老師的身影從眼前消失,以目不能測的速度回到了無暇前方,從容不已地回復先前的那個動作:一隻手壓在傷口上,另一隻手擋住無暇。
  不論無暇剛剛喊了一句什麼話,他現在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懷疑的睜大雙眼。
  方才和夏卡爾銬在同一副手銬的老師現在右手上戴著已經分開的另一半手銬。
  還疑懼未定的夏卡爾慢半拍的發現自己左手上依然銬著半邊手銬。
  有很短的時間沒人搞懂老師到底在做什麼。
  但其實弄不懂的只有夏卡爾。
  「呵呵呵呵呵……噢呵呵呵……」
  女吸血鬼帶著她鈴聲般煩人刺耳的尖笑退到一定距離外。
  「我不確定耶,欸,那位天體營出來的傢伙,呵呵呵……對,就是叫你!」
  夏卡爾很慢的轉向她,滿腦子猜想老師到底對他做了什麼,讓她死心退出十數步外。
  「雖然你一直不肯展示自己的能耐,但我總覺得你很不簡單。嗯?」
  女吸血鬼顫笑著半崩潰的慫恿夏卡爾:「你真的要這麼孬下去嗎?雖然你被戴了『主食銬』,也說不準上銬的人就是主不是食喔!」
  老師臉部表情一沉,本想對女吸血鬼說什麼,但卻從口中不能控制的吐出血來:「喀——咕嗚……!」
  「噢呀!你看吧!」女吸血鬼的歇斯底里嚴重到像是在哭:「呵呵呵……呵呵,聽說你啊,不到重要關頭是不會獵食同類的,很顯然,你已經到極限了,女王最愛的無心人。」
  「無心!」
  被老師全力保護的無暇反過來要攙扶他,被狠狠的推開。
  「你想都不要想!」老師冷漠決裂的嘶吼。
  無暇眼中一火,惡言惡氣的對他叫囔起來:「我什麼都還沒有想!你不過是在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可笑的宿命吶!多有趣啊!」女吸血鬼像在哭又像在笑,又開始慫恿夏卡爾:「欸,那個天體營出來的,快啊,我和你平分第一審判長。」
  夏卡爾一想到可以咬天音審判長,全身激憤又起來,眼中紅光炙烈的厲害。
  女吸血鬼看出他這一點,有點緊張的說:「你把他的血吸掉一些把他弄暈了就好,這一位雖然是不會輕易死的超高級吸血鬼,我說天體營的,你若太貪把他弄死了,我們誰也別想活過這一世紀。」
  「妳到底在胡說什麼!」夏卡爾已經忍很久了,「還有妳不要一直叫我是天體營的!」
  「那我該怎麼稱呼你,你就這樣光溜溜夜遊,你不就是很想要——」
  女吸血鬼斜眼一瞄後,話音一斷,猛喘地瞪向老師他們。
  夏卡爾下意識跟著掉頭看過去。
  無暇半低身撥開了頭髮朝老師露出頸背。
  「我知道這樣的傷口對你來說不算什麼,但我可不會願意欠你任何情面。」
  無暇像是驕縱十足又霸道無比的語氣和擺出的奉獻舉止大相逕庭。
  「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老師冷冷的撇開頭說,「你不要這樣對我。嗚咳……噗嗚嗚!」
  無暇驚異的問:「你怎麼會這樣?」
  鮮血不停從老師的嘴中溢出,無暇雙手同出扯開他的衣襟一看,懾問:「明明傷口已經在癒合?」
  「呵呵呵……,那我就可以省掉一番唇舌。」女吸血鬼全身激顫的說著,優雅緩步朝他們走過去。
  天音審判長張開雙手,挺起胸膛,覺悟逞強的站上前,眼神中充滿了長年累積的疲憊與不甘心。
  他不賣弄他多變的聲線嗓音,原原本本的平凡口氣說:「那你再次做選擇。」
  「可惜稍早你奉獻了不少血,恐怕不夠我享用。」女吸血鬼舔著利牙,興奮顫抖的說。
  「反正我目前是對付不了她了。」無暇沒把她調戲的話和步步逼近的腳步放在眼底,只顧著對身後的老師說。
  「本來還以為我今天運氣不好呢。沒想到我真是運氣太好了,不只可以品嘗到傳言中的『生命般的濃情美味』,還可以抓到女王最想要的『極品伴侶』。」
  女吸血鬼來到伸手可及之處。
  「這樣的結局……我從來沒——」無暇神情黯然的臉消失,被一股竄出的力量擊落一旁。
  是老師振作地重新回到無暇的前方,弓身欲發並冷冷的說,「我來給妳更好的。」
  「你看起來快要死了。」女吸血鬼縮起上身想退後,不敢再前進的樣子。
  「呸!」老師大口呸出一口血,定定的看著她說:「我是說:我給妳。」
  女吸血鬼懷疑得不可能去相信,隨後又驚喜到臉上神采飛揚。
  老師把長髮仔細的攏向一邊。
  「不!無心!」
  再怎麼無知看到這裡也看懂老師這是在幹什麼。
  夏卡爾實在不明白,他們兩個是什麼交情:仇恨、怨懟、深情、羈絆?
  天音審判長明明從他背後捅他一個大洞啊!老師為什麼千方百計要保護這個黑箱作業的惡劣審判長?老師難道想都沒有想過自己有個萬一的話…
  比起自己對天音審判長的怨恨,比起自己微不足道的冤情,那些孩子們看起來就要過不了眼前這一關了啊!想起小小,想起狠揍他的女孩吸血鬼還有另外那幾個都狠狠揍過他的,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同伴——媽媽曾經教過我,濟弱扶傾,不可趁人之危,好好愛護世界和平。就算我變成怪物般的吸血鬼,我也應該如妳所教導的當個知所進退、是非分明的好孩子嗎?
  妳教我,尤其是,為了同伴。
  但,我如今也不是一個孩子了。
  我更沒有同伴。
  妳還能教會我除了好好的當個該死的吸血鬼我還能怎麼辦到嗎!
  「那你的學生怎麼辦!」
  夏卡爾一股腦兒的衝口說,激奮心情噴出來倒向老師那一邊,不止由衷接受了維護天音審判長的老師不可理喻的愚蠢行為,就是為了同伴罷了,還相信這比自己找天音審判長算帳來的重要千倍萬倍。
  那一瞬間真的有什麼事情在發生,而且無比重要。
  當夏卡爾察覺四肢力量漸失,下一秒全身癱軟倒地後,他才發現到一件奇怪到不可思議的事情:被銬上奇怪手銬的那隻手好像燒起來一樣,很痛耶!
  他想著:可惜我沒有如他們一樣會為了我……的……同伴……,只能自己死去。

  我只是個孤獨的畸零者。


--------------------------------------
開始面對黑漆漆的坑(˙ㄦ˙)
沒衣服穿的可憐男主樣子好像又變了
每次畫都不一樣的廢圖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