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參加大型晚會的我難道錯了嗎?

本章節 4085 字
更新于: 2019-11-13
  今天是星期六,即使八點的鬧鐘響了,我也沒有打算去按掉它,直到它被一個人按掉。
  「笨蛋老哥要睡到什麼時候?」
  「睡到學姊來我們家的時候。」
  「學姊跟她的父親已經在樓下了,還不趕快起床!」
  「……?!為什麼他們會來?」
  我受到驚嚇的跳了起來。
  「不知道,但是現在好像在跟爸爸談話。」
  「我馬上下去!」
  我急忙地將芳萓請出去,然後匆忙地換上比較合適的衣服跟褲子。
  叩叩叩——
  突然來了一個敲門聲,我下意識的認為是芳萓。
  「等一下呦。」
  整理好衣服以後,一個女孩撲了上來。
  紅色的秀髮,熟悉的毛帽,她是林玉蓮。
  「梁梁!謝謝你。」
  「學姊?!」
  「今天我是跟爸爸一起上門來破冰的,之前對你父親的誤會,昨天那封信也是向你的父親示意今日要登門解釋。」
  「哦……」
  我想要爬起來,但是林玉蓮整個將我壓住了。
  「學姊,先起來再說吧。」
  「才~不~要呢。」
  學姊感覺壓抑很久,一直對著我撒嬌著。
  我也只好讓她持續這樣幾分鐘。
  我們兩人走下樓後,看到兩個大男人坐在客廳。
  林政低著頭道歉,而爸爸則是露出訝異的表情。
  「單將,這些年都是我誤會了。」
  「林政……不用道歉,這種事情總是會誤會的,我也沒跟你解釋休學的理由。」
  「不行,身為大老闆,如果不能低下頭,這可是個大恥。」
  兩個人不停的解釋,最後兩人才安靜下來喝茶,聊一下天。
  「你的兒子跟當初到你有幾分相似呢。」
  「才沒這回事呢,他還差的遠,哈哈哈。」
  喝著茶的我聽到這句話後,差點把杯子丟過去。
  「單梁,你的請求我幫你達成了。」
  「真的……退婚了?」
  「是的,我已經去找陳氏鋼鐵的總裁說了,親自去說,畢竟他是真正的小偷。」
  「咦?」
  一個爆炸性的事實,讓我忍不住站了起來。
  「你的父親給你的那封信,是陳氏鋼鐵總裁的犯罪證據,所以我便將這個證據拿去給他了,也因為這樣我直接退掉這場訂婚。」
  「老爸,原來是這樣啊!」
  「咳咳,事情就是這樣,然後我們也做了一個約定。」
  「什麼約定?」
  這時我聞到了更勁爆的氣息。
  「就是我們兩家的婚姻。」
  「……!」
  「爸爸!這不是真的吧?!」
  芳萓意外地激動,而老爸也因為芳萓的問話而嚇了一跳。
  「是、是真的啊,反正之前也都在一起了不是嗎?」
  「怎麼會……」
  芳萓的表情變得很奇怪,隨後也離開客廳,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梁梁,真是太好了呢,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了。」
  其實心裡是蠻開心的,不過同時也對未來感到不安。
  我真的可以帶給學姊幸福的生活嗎?
  「梁梁,未來是一起創造的,不要一個人都扛下了,而且,現在的我已經很幸福了。」
  學姊那個笑容,讓我心中的不安稍稍地消失。
  「不過,婚禮也是要等到玉蓮跟單梁你們兩個大學畢業。」
  林政的表情依然嚴肅,但是不同的是嘴角微微地揚起。
  「今天也是我們公司的晚會,我也請玉蓮傳訊息給你們的好朋友們了,今晚就好好的玩吧。」
  
  在林政跟學姊離開後,我也去關心芳萓的情況,但是敲門時,她沒有任何回應。
  我發了訊息給她,她也回了我「不要煩她。」
  我的妹妹到底怎麼了……
  直到我前去晚會,她也沒有踏出房間。
  「芳萓我出門了,晚會到11點,期間妳如果要來到話都可以。」
  我從門縫將邀請函丟了進去。
  搭著計程車來到了晚會的舉辦地點。
  氣勢相當磅礡,很多穿著高貴的社會人士進進出出的,還有很多高級進口車。
  「梁梁,這裡。」
  我從人群中聽見了學姊的聲音,也憑著學姊顯眼的紅髮找到了她。
  「學姊……我真不適合來這種地方呢。」
  「不會呀,今天的西裝很適合你哦。」
  我身上穿的是老爸年輕時的西裝,雖然有點old fashion ,但是跟現在的潮流也是有連結的。
  不過在學姊的身旁,完全被壓過去了。
  學姊穿著與她髮色相襯的紅色低胸晚禮服,頭上的毛帽也脫下來變成了長馬尾。
  「學姊今天的禮服也非常適合妳,真的很美麗。」
  「不要叫我學姊,叫我玉蓮。」
  「?!」
  林玉蓮的臉靠得很近,我微微地感覺到了她的氣息。
  「玉……蓮……」
  「很好,梁梁。」
  「學姊、小梁,原來你們兩個在這裡呀。」
  此時一個黑色長髮,穿著白色禮服的女孩跑向我們。
  「原來是于璇學妹呀,這麼可愛差點都認不出妳了呢。」
  陳于璇本身就是非常適合禮服系列的服裝,只要髮型在做一下設計就可以非常完美。
  「陳于璇二兵居然可以抵達,我還以為妳迷路了呢。」
  「是……迷路了沒錯……」
  「是我帶她來的。」
  此時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發出。
  轉頭過去,看見了銀色麻花辮、穿著一身紫色低胸禮服的美少女。
  「白羽?」
  「不然還會有誰?」
  熟悉的撲克臉,讓我認出她來。
  平時正經嚴謹的她,穿起如此大膽的禮服,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本來皮膚就很好的她,畫上一些淡妝,抹上口紅,變得更為成熟美麗。
  「很奇怪嗎?」
  「不……只覺得意外而已。」
  「果然不適合嗎?」
  「白羽學妹,沒這回事呢,梁梁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而已。話說很感謝白家今天也來參加晚會。」
  「學姊,也感謝平常你們家對我們家的照顧。」
  兩個大小姐之間的對話,我跟平凡 人陳于璇真的無法插入。
  走進晚會現場後,華麗的裝飾跟巨大的廳堂真的讓我跟陳于璇遲遲無法闔上嘴巴。
  廳堂中擺了許多長桌,長桌上的料理美酒都是高級品,旁邊也有國家級的演奏樂團。
  時不時也會看到外國賓客,由於玉蓮得從待客之道,去向一些賓客請安,所以由較於熟識這種場合的白羽帶著我跟陳于璇。
  「我真的不太適合這種場合呢。」
  「小梁……我也是。」
  「你們兩位得體點,好不容易穿的這麼俊俏跟美麗。」
  面對如此磅礡的場合,我跟陳于璇都想自己挖個坑跳進去了。
  用餐時間到了以後,玉蓮來引領我們到賓客桌,她也跟著我們一起用餐。
  「梁梁如果需要什麼盡量說哦。」
  今天的玉蓮相當積極,不停的將美食放到我的餐盤上,只差沒有餵我而已。
  「學姊跟小梁的關係真的很好呢。」
  「當然,我可是最愛梁梁的呢。」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玉蓮在佔領我一樣。
  「小梁跟學姊果然還是男女朋友呢,以前說的分手果然是假的。」
  其實才剛複合而已。
  「話說,學姊那幾天為什麼沒來學校呢?」
  「因為一些私事,讓你們擔心了。」
  玉蓮今天的心情感覺非常的好。
  「咳咳,各位嘉賓很高興你們來參加本公司的晚會。」
  林政站在舞台上,凜然的霸氣都傳到我們這裡了。
  「而我要宣佈兩件好消息,我跟我的好友單將重歸於好了,也跟他立下一個約定,就是我們兩家的婚姻。」
  此時現場瞬間燃起一陣騷動。
  白羽的表情也不知不覺的微微變化了。
  陳于璇則是慌張的樣子,感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一般。
  「哇,爸爸真的講出來了呢。」
  玉蓮應該早已預料到,所以她的笑容相當燦爛。
  真是受不了呢。
  我露出無奈的笑容。
  畢竟,當這個消息一散播出去,我肯定沒有安詳的校園生活了。
  不過,這也沒有不好,畢竟,我有全世界最美麗的美娘子。
  
  用餐時間結束後,晚會的精華才正式開始。
  這時,玉蓮必須要回到林政身邊,然後舞會正式開始。
  身為公主的玉蓮不能在一開始就與我們一起跳舞。
  而是要等到一輪之後,才能與王子跳舞。
  我跟平凡人陳于璇率先跳了起來,令人意外的是陳于璇糊塗歸糊塗,她的舞步意外地好。
  「沒想到妳跳的不錯耶。」
  「嘿嘿,之前有跟媽媽學過。」
  「妳可以說是迷糊蛋村的光榮了呢。」
  一首歌結束以後,我也與下一位小姐跳舞。
  我接過了白羽的手,已經很久沒有摸到她的手了。
  白羽的表情依是撲克臉,但是眼神並沒有對到我,好像在想事情。
  白羽的舞步相當精湛,幾乎都是她領著我跳。
  「剛剛那件事,是真的嗎?」
  白羽突破寧靜,她感覺很在意剛剛的事。
  「是真的,玉蓮的爸爸已經跟我老爸定下了約定了。」
  「嗯,祝你們幸福。」
  不知道為什麼,白羽的語氣裡帶有一點哀傷。
  不過,這也許是我的錯覺吧。
  這首歌結束後,玉蓮也走到中央舞台,我也走上舞台,她也向我伸出自己的手,而音樂也同時走起。
  王子與公主的舞會正式開始。
  這時也到了晚會的高潮。
  「梁梁跳的很棒呢。」
  「是玉蓮妳領的好。」
  「我都等不及想要和你一起跳舞了。」
  「我也是。」
  我們兩人受到眾人的注目,說實話我超級緊張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知道在旁邊的是玉蓮,我就放鬆了下來。
  「看不出來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晚會呢。」
  「學……玉蓮,妳別調侃我了,我超緊張的。」
  「我是在稱讚你,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呢。」
  看到玉蓮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的心也揪了一下。
  舞會也在最後一首歌結束以後,慢慢地走向謝幕。
  晚會的最後環節是由主辦人,也就是林政致詞來結尾。
  「各位嘉賓,我林政再次感謝你們的蒞臨,希望今天的晚會帶給各位歡樂。」
  台底下也響起了此起彼落的鼓掌聲,這也成為了晚會的結束。
  陳于璇也在白羽的引導下,成功地離開了會場,而我跟玉蓮則是走上會場的頂樓。
  「梁梁……我期待這一天很久了。」
  「玉蓮……」
  「我呀,其實很壓抑自己,明明每天陪在你的身邊,我卻不能把你佔為己有,不過,現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說出我愛你。」
  玉蓮轉過身來,露出了微笑,眼角也流下了幸福的眼淚。
  她向我伸出雙臂,我也向前抱緊她。
  「玉蓮……我會承諾妳的幸福的。」
  「嗯……我相信你。」
  也許現在的我講出承諾一詞有點太早,不過,我願意為了這個承諾奉獻自己的一切。
  
  「請兩位在學校自重一些行嗎?」
  「唉呀?芳萓妹妹,我很自重了,我還沒把妳哥哥推倒呢。」
  「咕嗚……」
  芳萓用兇惡的眼神瞪著我,畫筆也被折斷了。
  「玉蓮妳別調戲我可愛的妹妹了,而且妳這樣一直抱著我很難打字呢。」
  「梁梁既然這麼說了,我就去做我自己的工作吧。」
  在玉蓮的周圍彷彿飄著一堆愛心,而芳萓在晚會那天以後,都沒有給我好臉色看,在家吃完飯就跑回房間,上學時也提早出門,放學也離我很遠。
  「芳萓……」
  「于璇學姊,他的作品感想如何?」
  「咦咦,這個……我覺得還可以。」
  「插圖部分呢?」
  「插圖還是一樣很棒。」
  芳萓連笨蛋老哥都不叫了,直接稱我為「他」。
  「芳萓,別這樣嘛。」
  我要靠近芳萓的時候,芳萓直接走掉。
  「梁梁,你該跟芳萓妹妹談一下吧。」
  「什麼意思?」
  玉蓮歎了一口氣後說道:「你在妹妹學一定會被當掉啊,總之,今晚跟她好好的談談就是了。」
  「哦……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