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麻煩的工作(6)

本章節 2669 字
更新于: 2019-10-09
如果是一般的小女孩的話,現在一定被砸成肉醬血肉模糊,但是她可不是一般的銀髮少女。

刷的一聲,並沒有產生劇烈的巨響,只有像是一張紙被人用鋒利的小刀劃破了一樣的小小切割聲,而在過了三秒後,地面才傳來重物掉落的大聲響。

「我可以把這個當成你的敵對行為?」

「嗚喔!?什麼時候在我旁邊的……啊!痛痛痛!別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血都開始冒出來了啊!?」

別說腳步聲了,連風聲和拔刀的瞬間都沒讓人看到,她的太刀就已經架在了弗里德的脖子上,雖然她的眼神倒是不至於有殺意,但是確實很不爽的樣子……

就在看到弗里德驚慌的樣子,她好像感到得意似的又把刀往前頂了幾毫米說:

「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還有答應我一個要求的話,就會放過你喔?」

「我請妳吃甜食的話可以放過我嗎?」

「……你以為我還和以前一樣好騙?」

當她一聽到弗里德的話之後,就好像想起以前的事情一樣,一下子沉著臉,頭上還冒起了青筋。

「阿阿!!肉要被切開了阿,我答應…我答應妳啊!!」

「哼…成交。」

好像消氣似的將刀收回了鞘中,弗里德也因此松了一口氣。

「哈…那麼,妳要要求什麼?」

「關於這個我還沒有想好,如果下次很不幸地又見面的話,那我再告訴你。」

「我知道了啦…那麼,測試合格了吧?」

「恩,不管怎麼說…劍豪的水準的實力,你還是有吧?要是連這點實力都沒有的話,學園長讓我把你趕出去。」

「原來一開始就不是要給我做新生測驗阿…?」

「那當然,實力不夠的話讓你進來能保護誰?」

想要得到劍豪資格的第一步,就是要能夠使用魔力和剛力兩種力量。

因為剛力擁有可以保護和強化肉體的功效,保護的原理就是會排除任何除了自身肉體以外的異物。

雖然魔力也是自己身體產生的,但卻是精孔和大氣中的魔力交互作用而累積在體內的能量。

所以對體內的剛力來說,魔力也是異物,碰到的話就是互相抵消…強的留下弱的消失。

理論上要同時使用的話是極為困難的,但也不是做不到。

和魔力只能在精孔的位置湧動和產生不同,剛力是藉由發掘體內潛力獲得的力量,所以其實是可以自行控制其流動方向的…

只要避開那些體內精孔的位置,就能夠做到同時使用魔力和剛力的行為。

但是就算剛力是自己身體裡生產的能量,想要讓其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流動也非常困難。

用現實來比喻的話,就和肌肉是差不多的,沒有經過鍛煉的人能夠自行控制的肌肉和筋骨其實非常有限:比如說人的內筋、心肌、平滑肌…這些都是正常情況下不可控的。

更不要說那種細胞級的細微控制了……

控制剛力的流動算是一種不自然的行為,人的身體要做出這種事情除了無數倍的努力以外,天分其實更加重要。

這個難度就好比要一個現代人控制自己能隨時停止心跳一樣困難。

雖然做不到這種事依舊能報名劍豪的考試,但這算是隱藏的考試內容吧,就算真的好運考過了,要是做不到同時使用兩種能量的話,還是不會給執照的。

嘛…但是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到的話,想要通過劍豪的考試也是億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這個國家可沒有出現過這種幸運兒。

「你的保護對象有要出校外的預定的話,我們會通知你,沒事的時候你就隨便進一間教室上課,只要有學生證的話基本上什麼課都能去上。」

「知道了,那我可要先走了喔?」

「順便提醒你一下,這台壞掉的機器由你來賠償,我會請尤菲從你的薪水扣的。」

「妳想對我微薄的薪水做什麼!?而且那是妳砍壞的阿!」

當弗里德剛轉過頭去的想要抗議,就發現她人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於是他楞了一下,最後只能夠無奈地擾擾頭離開這間測試房……

而弗里德才剛離開不久,那道銀色的身影就又從陰影處鑽了出來。

她表情就像是鬧彆扭一樣的低聲說道

「太失望了…剛剛那樣的速度,我都已經放水了,他居然還毫無反應就被我用刀架上脖子…!?」

她鼓著臉坐在剛剛被她砍成兩半的機器上

「本來還以為只是生疏而已…怎麼會差這麼多啊?沒用的傢伙。」

在以前的時候,靜流一次也沒有贏過他,但是也沒有輸過,每一次都是平手…平手…

不論自己是用盡全力打、還是放水、還是勉強自己,他總是能夠與自己戰成平手。

算一算她們至少打了一千場以上…靜流卻還是不瞭解他的實力到底在什麼位置,只知道以前弗里德只有抱著和她練習的心態在對戰。

以前的他…雖然討人厭,但是卻讓人很感興趣。

然而那是以前了……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可見一斑,弱了太多了,這讓靜流想要大發脾氣的質問他:休養了這麼久到底都在做什麼!?居然墮落成這樣!

可是又不願意在他面前失態,所以剛剛就把他趕走了。

「哼…下一次見面的話,就要求他全力和我打一場吧,我要親眼確認他的墮落程度。」

我當然不會用全力,三成的實力大概足夠了,剛剛那樣的速度正好就是三成…

要是他連放水的我都贏不了的話,就把他從這個學校趕走吧,那種程度的實力其他的劍豪也足夠勝任了,根本用不著他了…

況且以他那墮落的程度,搞不好保護人不成,自己先被殺掉了。

打定主意之後,靜流從機器上跳了下來,這一跳毫無動靜,就像小貓落地一樣。不過在落地的瞬間……她突然感覺到腰帶一松。

「誒……?」

在她可愛的疑惑聲中,腰間的帶子掉到了地上,沒有束帶的和服會發生什麼事…應該沒有人不知道吧?

「呀阿阿阿阿阿!!!!!!!!!!!!」

如果有其他人在的話,絕對沒有想過這位像冰一樣冷淡,實力像鬼一樣可怕的校園守護者居然會發出這麼大的尖叫聲…

靜流慌忙地將散開的和服往自己身上拉回來,此時她的表情已經不像剛剛一樣冷冰冰的了,而是滿臉脹紅的散發著可怕的黑氣。

眼淚汪汪的看著弗里德離開的方向恨恨地說:

「收回前言…他還是和以前一樣討厭。」

如果仔細看的話,在那滿是憤怒的表情中,其實有一絲絲的興奮。

當然不是因為被爆衣了所以興奮…她可不是變態。

原因是因為…剛剛自己居然會沒有注意到他的反擊,即使剛剛只使用了三成的速度。

他居然還能夠在那種情況下反擊並且只斬下腰帶…說明了放水的可不只是靜流而已。

「師兄他…還是沒變呢。」

一邊這樣喃喃的說著,同時將口袋裡本來是用來綁頭髮的兩條緞帶並接再一起,長度勉強可以當成腰帶了。

於是在做完應急處理之後,她也飛快地回到房間拿替換的腰帶了。

而離開了的弗里德則是一邊走在學生步道上苦笑著,一邊摸了一下脖子上淺薄的刀痕自言自語道:

「靜流那丫頭…變強了好多阿,嚇了我一跳,已經比我還強了呢。」

那個速度離全速還很遠吧?真恐怖…人家說小孩子發育快果然是真的嗎?一邊想著這種失禮的事情,弗里德首先走向了劍術科的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