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安息之前

本章節 1881 字
更新于: 2019-10-09
他和坤爵原本在外頭討論戰略,發現衛諾亞竟然拋下凜凜跑了過來。

  「李燎隊長神色有異,汝快與本座過來!」

  看來情況是真的不妙,雷恩請坤爵守在原處保持警戒,自己與衛諾亞一同來到學校,看到的是李燎拿著槍與凜凜在儲藏室對質的場面。

  「吾之洛莉塔,本座簡直罪該萬死,竟將汝逼近如此危險境地,那世界上的至尊珍寶在吾面前毀滅的光景,光是想像就叫人窒息。」

  衛諾亞扶住同樣搖搖欲墜的凜凜,不停地來回檢視她是否受傷,好看的眼眸隱忍著淚水,要不是及時發現隊長的情況不對,否則現在的洛莉塔很有可能會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想到這裡,衛諾亞抱著凜凜的手又抱得更緊。

  「雷恩先生,您說小生我被催眠了是什麼意思?」過了一會兒,李燎稍微緩和了情緒,擔心的看著凜凜,如果大小姐真的受傷那他可能一輩子也原諒不了自己。

  「老子跟你搭檔那麼久,還不了解你嘛?」雷恩沒好氣的說,「衛諾亞說你怪怪的叫我過去看看,發現你舉著槍對著大姊,我就讓衛諾亞先進去擋著,沒想到你還真的給我開槍!」雷恩相當生氣。

  「我躲在外面,結果看見一條黑色的東西從你背後滑了出來,就像蛇一樣,然後你就暈過去了。」

  「黑色的東西!」

  這時,凜凜掙扎著想要從衛諾亞懷中站起來。

  「洛麗塔,汝的身體尚且虛弱,無需勉強自己。」

  「你還有看見其他人嗎?你確定那是一條蛇嗎?」

  因過度的驚嚇走路還有些不穩,衛諾亞見凜凜仍有所堅持,只好扶著她。

  「剛剛附身於李燎隊長身上的黑影,您可知道他的來歷?」衛諾亞也一起質問,雖然現在不對問題諄根究底的好時機,但凜凜一副不問到解答不肯罷休的模樣,衛諾亞也只好幫著她?

  「恩…。」雷恩沉思了一會兒後說,「他的速度實在太快,連我都追得很勉強,擁有這樣能力的魔物老子我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而且他對此處的地形相當熟悉,還能在你們毫無察覺的狀況下附身並且試圖傷害大姐頭,憑種種跡象判斷這場伏擊絕對不是偶然,敵人有可能早就盯上我們並且在這裡埋伏。」

  雷恩俐落的分析著。

  「而且就燎目前毫髮無傷,鎮上也沒有出現騷動的狀況下,這場攻擊很有可能根本是衝著大姐頭而來的。」

  眾人的目光轉向凜凜,而後者眉頭深鎖,表情痛苦。

  「不會是……,凜凜小姐剛剛說的那個黑格家族?」緩過神,李燎也有力氣可以站起來。

  「我……不知道,本小姐只知道有關憤怒・黑格的形象是一隻狼。」

  「總之,選在這個時出現,還主動發動攻擊,這次的敵人可說是相當棘手啊。」雷恩暴躁的用大手抓了抓頭,原本就凌亂的髮絲顯得更加雜亂。

  「都是本小姐的錯,只要你的一句話,本小姐可以現在就離開。」這句話凜凜問的是李燎,他們倆都背負的太多了。

「本座不准!」

  衛諾亞率先跳出來反對。

  「本小姐背負著奇洛洛一族裡不純血統的重罪,一輩子都要這樣汙穢的活著,還有因此追殺本小姐的人,你們很有可能會因此被牽連,如今還失去了馭靈體,只要本小姐跟著,便無法保全任何人的安危。」

  凜凜對著在場的三人說,面對不利於她的環境總是選擇離開,因為她早已經習慣被辱罵、被傷害、被孤立,但她這次已經付出了信任與真心,她不想就這樣放棄。

  「讓隊伍陷入危險,甚至為了要保護我這樣無能的人而受傷,這樣的我還能是眼鏡水女郎嗎?」顫抖著,忍住眼淚。

  「大小姐不要這麼說,如果要以能力判斷是否能夠留在隊伍,那小生這樣心智不夠堅定,隨便就能讓敵人掌控身體和心智的人,才是第一個要退出的人。」

  「怎麼可以?」

  「什麼一日獵魔,終身獵魔,都忘記吧,大小姐既然是眼鏡水女郎的一份子,那妳永遠都是,佛擋殺佛,魔來斬魔,難道大小姐不能相信我們的能力嗎?而且要是妳大小姐的離開讓我們必須在更改隊名,小生我可是會被金海霸給殺掉的阿。」李燎笑了笑。

  「洛麗塔有罪,汝只顧沉浸於自身的悲劇,將本座的真心棄於一旁,那些威脅,那些危險,哪裡比的上承擔荊棘之冠撕裂肉身的痛苦,本座既已重生,必能拯救受苦的靈上天堂,所以請洛麗塔更為任性的依靠吾等,汝所欲,吾等必獲取,汝之憂煩,吾等必斬去。」衛諾亞以堅毅的眼神看著凜凜,沒有絲毫的懷疑。

  「老子我最喜歡揍這種食古不化的老廢物,而且我從來不認為大姊妳不夠強。」

  雷恩摩擦著砂鍋大的拳頭,露出一臉壞笑。

  「小生我還是鳳火燎原?」一句話,勝過千言萬語,李燎的嘴角閃過一絲既邪惡又痛苦的微笑。
  
  雖然我一直在乞求永遠的安息,但有他們在,我好像又有勇氣可以繼續走下去,直到審判來臨的那一天,可以無怨無悔地閉上眼睛。
  「本小姐就知道總有一天你們都會屈服在本小姐的腳下。」凜凜也笑了。

  「但是我不想當來福欸。」雷恩反抗,但沒有人想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