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案之三十二

本章節 1387 字
更新于: 2019-10-09
混亂的夜晚終於結束了,蘇天行陪詩堯走回家,她卻走向不同的方向。

「我今晚住小芳家。」

也對,如果住家裡,一定不可能半夜跑到湖邊廣場。

「我騙媽媽說要幫小芳複習作業,媽媽本來覺得很浪費我的時間,但我說一般學生的課業能力也是我的研究項目的一環,她就答應了。」

還真是謊越扯越大呢。

蘇天行安慰她,「雖然又說謊,但妳今晚救了劉德禎的命,也幫上邪解脫,這個謊說得很值得,不用太自責。」

詩堯搖頭微笑,「我沒有自責,因為是最後一次了。」

「什麼意思?」蘇天行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詩堯垂下雙眼。「我決定要休學回家了,不能再這樣一直騙下去。」

蘇天行發現自己一點都不驚訝,下午在醫院時他就有預感了,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會這麼難受。

「可是……可是妳留在這裡,說不定可以解開更多謎題,幫助更多人,這樣不是很好嗎?而且王子怎麼辦呢?妳不是為了跟王子見面才來的嗎?」

「我知道。只是再這樣下去,就算見到王子,他一定也不會喜歡我的。」

「他要是不喜歡妳,就表示他是白痴!」蘇天行大聲說。

詩堯苦笑。「謝謝你。但是問題是,我討厭說謊欺騙媽媽的自己。」

蘇天行還想再勸,但是看到她強忍著眼淚,又把話吞了回去。

「只要妳不會後悔就好。」



躺在小芳為她鋪的地鋪上,詩堯睜大著雙眼無法入眠。

明天回家後,她就要告訴母親自己的決定。然後休學回家,重新申請外國的博士班。

蘇天行說只要她不會後悔就好。但是,她知道自己一定會後悔。

當初進入五芒大學,只是為了一個夢。不,那不只是夢。她白天、晚上,無時無刻都想著王子,想著那間社團辦公室,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她知道自己非去那裡不可,否則就會瘋掉。

等她真的走進新聞社的時候,遇到的不是王子,而是跟她以往的認知完全不同的人們,還有種種她完全無法預料的經歷。

也許那些事件不完全是愉快的,卻給她無比充實的感覺,好像她終於從長久的沈睡中醒過來了,真正腳踏實地開始生活。

然而,她馬上又要回到只有書本、論文跟學位的世界裡了。

雖然很難受,如果不回去的話,她以後一定會說更多謊來騙取自由行動的權利,直到再也無法圓謊為止。

她沒辦法過這種生活。

越想越煩悶,她起身到浴室裡想要洗把臉清醒一下,一看到鏡子立刻嚇呆了。

鏡中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個二十幾歲的男人。重要的是,這男人穿著清朝的馬褂,腦後紮著長辮子,就像從連續劇裡走出來一樣。

「我我我……我怎麼了……」詩堯想尖叫,卻叫不出聲音。

更驚人的事發生了,鏡中的男人居然對她微笑,說:「好了,去吧!」

去哪裡?

她來不及思考,身體已經自動走出洗手間。

怪的是,門外居然不是小芳家,而是自己家的客廳,母親正坐在沙發上看報。

我是在作夢吧?詩堯心想。但是她根本不記得自己睡著了啊。

看到穿古裝的陌生男人走進家裡,母親卻沒有驚慌,只是抬頭看著他。

詩堯的意識被擠到一邊,看著男人對母親說:「孩子,妳還是回家去陪妳丈夫吧。至於妳女兒,她在這裡還有重要的使命要完成,必須留下來。不要擔心,她不會有事的。」

母親點頭,「好,我知道了。」

男人轉身,走回小芳房間,又回到原本躺的地舖上。

詩堯瞬間取回身體的支配權,跳了起來,發現自己又恢復原本的模樣,而小芳仍然躺在單人床上酣睡著。詩堯不放心,輕手輕腳走出房門查看,是小芳家沒錯。

她頭腦昏昏:我到底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