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吵架(一)

本章節 2701 字
更新于: 2019-10-09
艾諾緊緊抱著仙杜瑞拉,輕聲說:「別害怕,我不會傷害妳。」

仙杜瑞拉放下捂著臉的手,被抱得有點害羞,低著頭,看著地面發呆。

艾諾放開她,摸了摸她的頭,「晚點我有話要說,妳先唱歌吧,我會在旁邊。」

「殿、殿下,這天氣讓您站在外面聽我一個普通女子唱歌不、不好吧?」

「呵呵,不要這麽拘謹嘛。」艾諾相當有耐心,但繼續耗下去也不是辦法,聽眾來了不少,仙杜瑞拉再不唱,其他人會抱怨。

「仙杜瑞拉,妳先唱沒關係,王子殿下都讓妳了。」凱爾賽出言提醒,不忘把視線轉向湊過來的觀眾們和聽眾們。

仙杜瑞拉尷尬地看了聽眾們一會兒,再看艾諾等人一眼,艾諾只是笑了笑說:「唱吧,我不會干擾妳喔。」

仙杜瑞拉嘆氣,看見艾諾的笑容,無法拒絕他的提議,硬著頭皮調整好唱歌道具,深深吸了一口氣,菲爾德對播放器注入魔力,溫柔的前奏從金色的喇叭中流洩出來。

在四周聽她唱歌的人們不自覺沉醉在她獨特而溫柔的歌聲中。

整首歌以絲線縱橫交錯比喻人生的相遇,透過她的歌聲傳遞出來的是屬於人世間的溫暖、悲傷、治癒,不只是治癒了人們心中的痛苦,也傳達了幸福。

一旁的聽眾們拍手叫好,有人聽到流淚表示太感人了,有人覺得一天的壓力被歌聲帶走,有人覺得聽了歌之後,似乎能繼續前進。

「不愧是能被王子請進城堡唱歌的人。」桑普森輕輕拍了拍手表示讚嘆。

仙杜瑞拉喘了喘氣,對聽眾們說:「謝謝各位願意換地方聽歌,因為特殊原因,我今天只能唱這麽一首,明天同一時間我會再這裡帶來三首歌,歡迎各位再來這裡聆聽!謝謝!」

仙杜瑞拉跑到菲爾德身旁,連忙把東西扔進袋子裡面,然後從夏格爾手裡把玻璃舞鞋拿走,塞進袋子裡,提起有點笨重的袋子說:「好了,我收好了。」

夏格爾嘆了一口氣,把仙杜瑞拉的袋子拿走,「跟我們來一趟,有話去城堡慢慢說,不然殿下可能會先站不住。」

「我、我、我知道了……」仙杜瑞拉的身體僵硬,在她眼前的是這個國家的下任國王,很難不拘謹一點。

「啊,那我和盧埃林他們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克拉倫斯看了盧埃林和桑普森一眼。

「不用喔,克拉倫斯,我晚點會同時確認你和盧埃林先生的記憶,看看你們是不是以前真的見過面。」

「不可能,盧埃林不可能見過克拉倫斯王子,他兩個月前才離開艾格勒斯,克拉倫斯王子也不可能踏進艾格勒斯。」桑普森搖頭否認,懷疑克拉倫斯可能把盧埃林認成別人。

「嗯,這一世不認識。」盧埃林點了點頭認同桑普森的說法。

桑普森愣了幾秒後,「你剛才說的是這一世?」

「嗯,對啊,這一世我十九歲才離開艾格勒斯,當然不可能認識克拉倫斯。」

「那前世呢?」

「這個……我就不太想說了……」盧埃林別開視線,眼中藏著複雜的情緒。

「不管怎樣,都跟我到城堡好嗎?讓淑女一直站著可不行。」艾諾主動牽起仙杜瑞拉的手。

仙杜瑞拉沒辦法繼續欺騙自己艾諾和艾斯不是同一人,手心傳來的溫度和觸感是同一人,依然是那個讓她安心和幸福的溫度。

「我不去,我還有一大堆實驗要做,仙杜瑞拉的東西就先放你們那裡啦!」菲爾德拿起魔杖,跨坐在魔杖上,飄起來,只丟了一句:「告辭啦!」然後轉頭飛走。

「喂!哪有東西要我一個人提的啊!至少也幫我提到城堡啊!」仙杜瑞拉額爆青筋,對著菲爾德飛離的方向怒吼。

夏格爾和凱爾賽很有默契,一人拉著一邊的提袋,把仙杜瑞拉的東西拿起來。

「我們幫妳拿,妳跟殿下一起走。」夏格爾難得露出笑容,那笑容中含有某種意義。


到了城堡之後,仙杜瑞拉就被夏格爾帶去更衣室,侍女們把她帶到裡面梳妝打扮。她不知道為什麼要特別幫她打扮,侍女們只說是艾諾的命令,她們也不知道原因。

等她打扮完,已經過了半小時,夏格爾帶她去二樓的會議室時,其他人似乎聊得很愉快,室內充滿快活的空氣。

「殿下,依照約定把人處理好了。」

「好,那麼仙杜瑞拉先跟我走吧,其他人留在這裡等我們。」

桑普森彷彿看穿什麼,一掌拍上盧埃林的肩膀,另一隻手豎起大拇指,說:「你這次真的做好事了。」

「嗯……無意間就……」

「雖然殿下要我別跟上去,但我和夏格爾還是去一趟吧。」凱爾賽說完之後,看了夏格爾一眼,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後,一起離開會議室。

艾諾拉著仙杜瑞拉到他的房間,艾諾的房間既寬廣又明亮,兩邊的書櫃放著來自世界各國的書籍,書桌上也疊了好幾本書,文件整齊擺在書本旁邊。

「請問……」

「在我的房間裡面,就不用擔心有人還打擾了,我們慢慢說吧。」

「房、房間?」仙杜瑞拉當場僵住,心裡卻想著要不要轉身逃走,但當著王子的面跑掉的事情再做第二次的話……會不會……惹火他啊?

「呵呵,不用這麼警戒,平常我們一起在街上玩的時候,妳有這麼警戒嗎?」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您是王子啊!」

「所以我才不想說出真實身分啊……」艾諾頗為無奈。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仙杜瑞拉開口打破沉默:「請問,您找我來這裡的原因是什麼?」

「我們的目的一致,所以合作如何?」

「這是什麽意思?」

「我聽盧埃林先生說了,妳想嫁給我,是為了不讓兩個姐姐踩在妳頭上,而我讓妳當我的未婚妻,是為了躲避父母的催婚。」

仙杜瑞拉愣住,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心跳也變得異常快速。被王子選上當未婚妻,應該是一件感到榮幸的事情,心卻非常刺痛。

原來是這樣啊……仙杜瑞拉掉下眼淚,在艾諾眼裡,她只是躲避催婚的工具,他從一開始就沒把她放在心上吧?
「我……沒辦法答應……我恐怕無法勝任這個角色……」

「那麼,戀人呢?」艾諾用手指輕輕撥掉仙杜瑞拉的眼淚。

「咦?」仙杜瑞拉難以置信。

「我是認真的,我早就喜歡上妳了,不然就不會指定妳當未婚妻了,我不要其他女性。」

「我……可是我沒你想像中得好……」

「妳不相信我眼中的妳嗎?妳唱歌時不是都很有自信嗎?怎麼到我面前就沒自信了?太不像妳了。」艾諾抱住她的動作非常輕柔,像是怕弄壞她似地。

仙杜瑞拉愣了一下,一直以來的感情湧上心頭。她抓住艾諾的衣服,手微微顫抖,「太過幸福,反而讓我很害怕啊……」父親再娶後,她的人生再也沒有幸福過,現在突然得到幸福,使她害怕會像之前那樣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失去幸福。

「不會有事的,我的身分雖然不是能保護妳的東西,但是在我的能力所及之內,我會努力守護妳,所以跟我在一起好嗎?」

「殿下……我很樂意……」仙杜瑞拉的雙手放到艾諾的背上,感受著他的體溫。

她已經不用煩惱艾斯和艾諾不是同一人,不用因為姐姐的關係忍受一切,不用再獨自面對現實的打擊。

艾諾把雙手移到仙杜瑞拉的肩膀上,俯身吻上她的嘴唇,熾熱的吻讓仙杜瑞拉不自覺瞪大雙眼,漂亮的臉蛋上染上兩抹紅暈,隨即她緊緊閉上雙眼,緊抓著艾諾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