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廿年之前(3)

本章節 2007 字
更新于: 2019-10-09
蕾拉.溫妮莎.布萊特,已故布萊特男爵的二千金,在她出嫁之前,國民們對其的認識僅止於「有著一頭奶茶色的柔順長髮,明亮有神的絳紫色眼瞳,肌膚像雪一樣白皙滑嫩,嘴唇像血一樣鮮紅欲滴,還有在那張令人驚豔的皮囊之下,剛強如烈火的性子,據說騎術與箭術相當了得。」

可自打她十六歲代替孿生姐姐嫁入薩芙特王室後,僅只五年的婚姻時間,那嬌縱的大小姐脾氣在下人們之間已是出了名的難伺候,侍候的人稍有不慎就會得到一頓臭罵──難怪愛瑪王后嫁進來後,短短三個月,溫柔如水的她會廣受僕人們的歡迎與愛戴。

儘管如此,愛瑪王后在王公貴族間的評價也沒有比前王后好多少,前王后的家族爵位雖然是敬陪末座的男爵,但仍然是王國內的貴族家系。

可愛瑪王后卻不同,一來無父無母,二來非土生土長的本國民,說到底也不過是在宮內擔任藥劑師的一介平民,讓一群養尊處優的公主貴婦們相當難以接受。

查爾斯認識愛瑪麗麗絲的時候,正好是他與蕾拉結婚第三年,繼任為國王前一年的九月,那是一個打獵的好季節。

儘管薩芙特王族的習俗是向來是於春季進行狩獵活動,但是在秋季時,偶爾也有幾個貴族子弟藉著各種理由,相約去王國領地附近的鄉野山林間打獵。

那一天,被個性潑辣的妻子、頑劣不堪的弟弟、飛揚跋扈的妹妹和冥頑不靈的老頭煩到不行的查爾斯,終於決定請旨後帶上自己的直屬騎士和執事,前往東南方的邊境堡壘巡視,順道代替國王拜訪領地在裡駐守的親王,即先王的次子、王儲的親叔叔約翰王子。

「嗯……」將手中的大紙不停地轉了轉,身材高壯的男子搔著腦袋──若非坐在馬背上,估計他還會在原地轉個幾圈──最後男子放下地圖,朝自己的主人哈哈一笑:「殿下,看來咱們三個人是迷路了。」

後頭一個巴掌呼在他的腦門上,戴眼鏡的白髮青年怒氣沖沖地看著他:「如果你沒拿反地圖,我們也不會迷路,況且我原本就不同意到不歸山附近打獵,這裡離聖教會的領域太近。」

「克雷爾,這話不對吧,剛才你明明也同意說往右走比較好。」

「但追根究柢,道格,一開始就是你把地圖拿反,所以之後我們走的所有路全都是錯的。」見自己的總角之交露出一臉「你也要負責」的神情,若非家教好,克拉倫斯險些就要一腳把人從馬背上踹下去。

對方低下頭不死心的盯著地圖,好像那上面會突然跑出什麼地圖仙子幫忙指引正確的道路似的。年輕的侍官敢說這個少根筋的武癡,腦袋裡肯定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東西。

偏偏瑞文伯爵的爵位是世襲制度,一想到這樣的人居然是堂堂伯爵家族的繼承人,還是王儲的直屬騎士,將來王國的騎士團副團長……啊啊,守護者大人,請您千萬保佑殿下能平平安安,至少也不要因為迷路而慘死在荒郊野外這種死法啊。

騎著雪白愛駒的查爾斯,手摩娑著腰間佩劍的劍柄,漫不經心的左右張望,對於兩個隨從的吵鬧聲充耳不聞。這次出來,名義上是王儲至邊境的巡視,但最根本的原因,只是心情不好的王儲殿下想散散心罷了。

而造成他心情不佳的主要源頭,正是他那位結婚三年的妻子,以及他同父異母的眾多姊妹們。

貴為王儲妃的蕾拉,出身貴族家系,身分血脈的尊貴自然不用質疑,但是家族的榮景早在其身為子爵的祖父過世後便逐漸走下坡不說,父親的爵位也僅是五等爵的最末位,還是終身貴族,爵位本身無繼承一說。

這也代表未來哪天男爵大人離開人世,布萊特家族這一支就會真的沒落,成為沒有爵位的落魄貴族。

雖說薩芙特王國的階級制度並不嚴厲,平民可以靠著加入騎士團,或是成為護衛王室的軍人,掙得一定的軍功擠身成貴族階級,相對的,失去爵位的前貴族子弟也可以以此方式振興家族。

由於開國時訂立的法律規定中有提過,女性同樣擁有繼承權,不過男性保有絕對繼承的順序,故女性只有在家中沒有男嗣時才能夠繼承家主之位,是以國內男女平等的觀念並不高漲。

直到前年才發布新令,女性也能夠參與騎士護衛的選拔,足見女性地位有所提升,因此現今有不少貴族是因為女兒的努力而重新崛起。

無奈的是,現時的布萊特男爵不僅沒有男性繼承人,膝下一對孿生女兒,一個多年前探訪外祖家時失蹤,另一個成為王儲妃,且無意外的話將會是一國的王后,可也失去家主的繼承權。

幸運的是,未來會有旁支的男孩來繼承這支家族,不至於絕嗣,卻也與蕾拉並無任何實質上的關係。

據說南大陸有不少上百年歷史的君王國家,大浩劫之前曾是大權在握的大帝國,其婚姻的制度向來是講求門當戶對,因此王室的習慣中,一位女孩若成為王室宗親的媳婦,她們的娘家地位似乎也會水漲船高。

薩芙特王國雖然沒有這種傳統,但假以時日,國內的女性應也能擁有絕對平等的地位,不用再因新兄弟的誕生而與繼承失之交臂,也不用透過南大陸的那種方式提升家族地位。

咳咳,好像扯得太遠了……總之,就是因為蕾拉的家庭背景如此,查爾斯的異母姊妹們才會看不起她,成天鬧得王侯院雞飛狗跳的不得安寧,總是流連花叢的國王又不管這事,所以這些爭執鬧到最後,往往都得由跟大臣們打完交道、身心俱疲的查爾斯來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