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哥布林的崛起

本章節 4324 字
更新于: 2019-10-09
(8)

「哥布林的崛起」

諾恩透過市長取得了物資,然後像個皮條客般不斷鼓吹幽綠王,告訴她現在正是時候,凡人有難,幽綠城寨有對頭,如果聯手抵抗這次歸還,或許能讓幽綠城寨得到第一位真實意義上的盟友。

「敢問你是人類嗎?」

「我是來自天堂的愛之天使。」

「噁!」

市長差點吐光自己今天吃下得所有東西,拿著紙筆,繼續跟新的交易對象通信。

發黃的羊皮紙上,那娟秀流暢的字跡要是說出自一名教養良好的貴族姑娘,自己也會相信,問題這是哥布林寫得,還是一名年老但是通曉凡人文化的哥布林。

邊境某處由冒險者確定發生了歸還,異色的藍膚食人鬼召集了快五萬兵馬,隨時可能進軍邊境城鎮。

而東方的紅鷹王國也趁著歸還的時期送入他們最為精銳的傭兵部隊,人數超過六千,這可不是玩玩而已的水平,他們壓迫那附近的村落掠奪物資,市長也有所耳聞。

王國太過巨大,反應的速度相對也慢,自己父親寄出去的特急信件,可能得經過無數手續才能送到國王手上,再經過那些勞什子官員的會議,才可能出兵。

這樣根本趕不上,快急光頭髮的父親只好來拜託自己,因為邊境聞名遐邇的英雄就那麼一位,自己剛好也認識。

那就是眼前的赤斧將軍,對外還是死亡狀態的這個人,又給自己出了破天荒的餿主意。

「誰會相信哥布林啊!」

記得自己是這麼駡得,不過當誰也不能相信的時候,哥布林好像也無所謂了。

幽綠王看著神奇增加的物資,倉庫都快堆到得開新洞窟了,老頭這是用了什麼魔法?凡人難道真的敢跟哥布林交易。

「我說老頭,你用什麼東西換得啊?」

「士兵,凡人給我們東西,哥布林幫他們打仗。」

「哈?那些笨傢伙哪會分啊。」

「不用分,因為我不打算履行。」

「噁!你這傢伙口口聲聲老師的朋友不該這樣那樣,結果還是騙了人家啊。」

「別亂說。」怪杰搖著指頭說:「這也是那位閣下的主意,我們只要不去幫食人鬼就行了。」

幽綠王本來就沒有幫助食人鬼的意思,或許他很強大,但是那個怪物沒有遠見,不是她想跟隨的對象。

「也不能真的白吃人家吧,你打算怎麼還?」

有借有還不是哥布林會有的概念,不過這份人情,幽綠王確實打算用自己的方式償還。

「照原定計畫,我們去打敗鐵鷹傭兵團,這樣就兩清了。」

「唉喲~你不是才嚷嚷著打不過嗎?有辦法了?」

怪杰露出哥布林特有的醜惡笑容,那個樣子也是幽綠王很熟悉的,自己家的老頭又有壞主意了。

「我們引食人鬼過去。」怪杰冷笑說:「兩強相鬥,哥布林獨贏。」

諾恩偽裝成天使型的怪物,幽綠王還真是蠻佩服他的大無畏,怪物跟異族差異頗大,他是有什麼把握食人鬼不會識破?

「你小子到時別指望我保你啊。」

「放心放心,如果我沒弄錯,藍膚食人鬼不會現身。」

「為什麼?」

「他應該忙著增加自己的士兵,四處走唱吧。」諾恩掐著喉嚨粗聲粗氣的唱:「加入我的麾下,我吃肉賞你們骨頭!」

「噗哧!」

幽綠王不禁露出笑聲,然後慌忙掩飾過去,那身綠皮都變得有點紅潤,她並不喜歡露出無防備的樣子,對這個小賊不能大意。

諾恩果然沒有被識破,而且順風順水地往上爬,這讓幽綠王也想問那個問題了。

「敢問你是天使嗎?」

還真沒見過神的使者在一大群瀆神的怪物之中那麼自由自在的。

「好說,事情敲好了,新老闆打算教訓一下鐵鷹傭兵團,因為他們攻打了幽綠城寨。」

「你!」

聽到自己的城寨出事,幽綠王馬上坐不住了,諾恩連忙按住她說:「放心,都安排好了。」

怪杰渾身繃帶的樣子看上去多麼淒慘,跟他那個標誌性的狡猾笑容毫不搭嘎,幽綠王吐槽說:「你不會真的跟那個什麼鐵鷹傭兵團打起來吧?」

「打了啊,那個深藍王派來接管要塞的使者還戰死了,我想新主會萬分震怒吧。」

其實幽綠王覺得那個使者應該不是戰死,而是被老頭黑掉了,不過隔牆有耳,所以她沒有說破。

物資被搶走三成,其他都保管在那個藍膚食人鬼,深藍王的使者也不曉得的地下遺跡,哥布林的損失不到一百,反而是深藍王的部下幾乎都戰死了。

「老頭,死這麼少,那個深藍會起疑吧?」

「不會,誰會去計較雜魚死了多少,最弱小的好處就是這樣。」

「那我們要做什麼?」

「妳得代表哥布林給深藍王出頭,那位閣下會貼身保護妳,別急著搶攻,盡量讓那個綠衣騎士去對付敵人。」

「我可不想給男人保護,何況這個女王也是你要我當的。」

「妳得理解,妳是哥布林盼了無數個時代,才終於等到得女王,無論如何妳都不能死,要是那位閣下擋不住,妳殺了他也要保住自己。」

「……………………」幽綠王深深一嘆說:「老頭啊,背叛朋友這種事情,就是哥布林嗎?」

「是的,通通都去死吧,只要我們活下來就好了。」

「是嘛,我知道了。」

怪杰發出一聲長吁,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的女王是怎麼想的,這個不像哥布林的地方,也是她作為女王的孤獨,幽綠不能理解一般哥布林的想法,就像怪杰也很難理解她心中的感慨。

但是她一定要活下去,為了哥布林的未來,這樣特別的王,一定也是命定的應許。

「綠衣騎士閣下,我的女兒就拜託您了啊。」

怪杰發出感傷的話語,然後從自己多年愛用的骨頭椅子上站起來,女王已經出征了,那麼老兵也有他應該去得戰場。

諾恩加入深藍王的陣營,看來新老闆真的很火大啊,簡直像死了娘親一樣悲壯,居然撥出三分之一的軍力,大概兩萬士兵來對付鐵鷹傭兵團。

傭兵也是一種戰鬥職業,但是跟冒險者不太一樣,他們主要的戰場在國與國之間,是以職業士兵跟騎士為假想敵磨練戰技,所以不知道對上怪物的大軍,他們的表現如何。

對方的營地已經初具作為要塞的機能,雖然多數建築還是木頭,但是他們挖了大量森林中濕潤的土壤覆蓋上去,當作簡易的防火對策,而且截斷附近的河流,搶走了下游居民的生活用水打造護城河,然後強制徵召村落的壯丁作為民兵處理雜事。

這裡可不是紅鷹王國,這些民兵可都是邊境的人,這樣的行為已經是在宣戰了,看來他們是看準邊境城主無力制裁,肆無忌憚了。

「好像很堅固。」

幽綠王放下諾恩交給自己,能看清遠方的凡人道具,歪頭說:「我們有兩萬,他們才六千,壓上去就能贏了吧?」

「理論上,但是戰場不能講理論,而且妳敢衝第一個嗎?」

「有必要就衝。」

「那現在沒必要,讓那些躍躍欲試的食人鬼親兵團去衝吧。」

「你不怕他們死太多,你這個指揮官被免職啊?」

「他們也不是傻的,打不過自己會退啦。」

第一陣如諾恩所預料,深藍王的親兵根本不打算聽這個半路出家的指揮官指揮,深藍王給諾恩這個位子,大概也是想著隨便打發他的主意。

諾恩猜對了,傭兵並不擅長跟怪物作戰,但是也要看哪種怪物,食人鬼雖然比一般成年男性高出大半截身子,但是基本還是人形,這些傭兵雖然恐慌,但是很快找回理智。

以邊境民兵為第一線,鐵鷹的傭兵則躲在後方放箭,諾恩抓住一枝失去準頭的箭矢,撥弄上面的箭羽,想說做的挺好的,不像臨時湊合的東西。

「幽綠,妳怎麼看?」

幽綠王對那個有點親暱的稱呼感到不悅,不過隨即壓下,在她看來,不斷頂著箭雨衝刺的食人鬼軍團氣勢如虹,後面的怪物也受到鼓舞,可以說是前仆後繼。

「食人鬼會贏。」

「對,但是鐵鷹傭兵團也不會輸。」

「為什麼?」

「戰爭不是擲銅板,沒有正反兩面,要塞裡囤積了大量攻城用的火藥,如果在怪物們自以為勝利,全衝進要塞的時候引爆。」

「……………………」

幽綠王知道凡人的火藥,那種東西要是有一定數量,確實非常可怕,如果那座城寨裡面有足以應付一場戰爭的數量。

「要警告他們嗎?」

「不用啊,我只是掛名的指揮官嘛。」

這個傢伙也不是同伴,幽綠王確定了,特意告訴自己,應該是看在老頭那位老師的份上。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鐵鷹傭兵團的城寨在被食人鬼率軍攻破後,果然爆炸了,幽綠王本以為是玉石俱焚,卻看到鐵鷹傭兵團的人從裸露的地表中,一層焦黑的包鐵地穴爬出,開始獵殺那些著火的怪物,看那個聲勢,人數較少的他們反而比較可怕。

「我上了。」幽綠王說:「沒有陷阱了吧?」

「OK,上吧!」

諾恩也握緊斧頭跟幽綠王一起衝,幽綠王這才想到,這傢伙還有保護自己的任務,不過老頭這交情有那麼大面子嗎?

「損失了六千兵馬!?」

食人鬼的會議上,群臣震怒,大臣都在關注黃金王座上,深藍王的反應,這個時候該處死指揮官,王也是事先料想到了吧。

「損失是有點重,不過慘勝也是勝利,罷了,關他幾天當作懲戒就好。」

黃金王座上的深藍王發出了不可思議的判決,對外族人的懲處居然如此輕微,熟識這位王的老臣都覺得不可思議。

「喂!你怎麼知道保護那個窩囊廢,深藍王不會把你處死?」幽綠王感到不可思議的問,佔據絕對優勢的軍隊卻只是慘勝,指揮官難辭其咎,問題深藍王居然只是關幾天了事,這可跟自己聽到得完全不同。

「嘻嘻,讓妳自己想。」

「深藍王是搞基的,那是他姘頭?」

「噁!妳在想啥啊。」

「能讓您噁心,是我的榮幸,自己想天使大人。」

「好啦好啦,那個只顧抽菸的食人鬼在那群親兵裡面明顯太瘦弱,不是指揮官卻沒人管束,以食人鬼崇尚強者的文化來看,他一定有特別的地方。」

「所以他是特別在哪裡?我怎麼看都是那種桃花氾濫的傢伙。」

「咦?他有那麼英俊嗎?」

「以怪物來看的話,就是凡人說的白面小生吧。」

「喔,總之他如果再出現,妳試著打聽一下,拉近我們隊裡的話,以後就不用擔心被當成敢死隊。」

「我才不要,那是你的工作吧。」

「處理外交事宜也是女王的職責,妳總不會只想當光桿司令吧。」

「怯!別拿老頭那套忽悠我。」

「兩個人說就不是忽悠。」

「我還知道三個人說會變成老虎嘞。」

「妳居然知道成語!?」

「你是不是把人當笨蛋?」

「妳是哥布林吧。」

獄卒敲打銅鑼表示會面時間結束,幽綠王不太甘願的退出,回想著那一戰的關鍵,也就是那個給人輕浮感覺的年輕食人鬼。

他到底是誰?諾恩說的沒錯,確實該好好調查,他或許就是自己打倒深藍王,奪回哥布林指揮權的關鍵。

總之先鎖定那個凡人常有的難聞菸草味吧,那也是個哥布林難以索解的文化,大概只有老頭這個奇怪的哥布林會喜歡。

幽綠王不是很擅長打聽事情,好在對方是個小有名氣的傢伙,他被稱作喬,是那個深藍王被當作廢物的弟弟,喜歡模仿凡人的怪咖。

幽綠王一聽就不想拉攏對方,模仿凡人的怪物?這樣的奇葩有自己家老頭就夠煩了,怎麼食人鬼裡面也有嗎?

不過這樣的話,或許就有話題了,再不行就拎那個囉嗦的老頭過來聊,讓他們這些怪咖自己去發生化學變化吧。

幽綠王接著四處打聽喬的住處,對那些食人鬼帶著調促的眼神感到奇怪,接著突然意識到,自己是雌性,而那個喬好像風流倜儻,有很多爛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