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怪杰與綠衣騎士

本章節 4839 字
更新于: 2019-10-09
(7)

「怪杰與綠衣騎士」

怪杰立刻拔出兵器,那是把自己親手殺死的水晶級冒險者持有的魔法武器折斷,融鑄成的兩把方正斷刀,他曾經想過模仿老師的武器,最後認為自己只會糟蹋那份尊敬,因此改成這樣類似的造型。

異族斧手的一擊可以說石破天驚,裡面所蘊含的力量,甚至凌駕幽綠城寨聘僱的巨人,何等荒唐的傢伙。

剛剛反彈鄉巴佬攻擊的不明能力也很危險,弄不好自己會在自以為得手的時候被自己的力量害死。

總之就是危險,不過在見識過上次那尊移山填海的神物後,怪杰倒有挑戰這個強者的念頭。

怪杰作為哥布林未曾進化過,他的天命已盡,自己走後,誰還能理解那位孤高的女王?因為有著這樣的不捨,他決定賭上性命,追求自身的進化,好繼續侍奉那位比自己更加重要的女王。

「哥布林怪杰,我要向你挑戰,異族的斧手!」

「咦?哥布林還來這個啊?」異族斧手似乎覺得稀奇般,歪頭說:「我看你也不像搞不清楚實力差距,不逃嗎?」


哥布林「怪杰」 等級E-


特性:

狡猾


諾恩雖然不知道狡猾為什麼也被算進能力,但是眼前的老邁哥布林是否還能作戰都是個問題,他雖然衣著體面,口吐人言,卻是更加映襯出衰老的樣子,感覺自己不殺他,他也活不了多久。

怪杰自己也很清楚,年輕時的他不可一世,甚至能跟水晶級這樣的高等冒險者正面交鋒,他甚至不是鄉巴佬這種下位進化個體,能有這樣的實力,都是多虧了他的老師不厭其煩的傳授技藝。

「不用你擔心,我還有需要活下去的理由。」

「追求進化嗎?那我來幫你實現吧。」

異族斧手剛說完,怪杰就感應到空氣變了,森林中帶上戰場獨有的肅殺氣,能靠意境改變對手的感受,這個傢伙不是空口白話之輩。

身體在細微的顫抖,有多少年沒有親自站上前線了?這是天上給與自己機會,抑或是一次平靜的死亡呢?

「石膏級冒險者,綠衣騎士,請多指教。」

居然只是新人?怪杰剛這麼想,大地就爆炸了,不對,是受到不明原理的光流轟炸,那就像讓哥布林弓兵一齊射箭,這是多麼驚人的技藝,因為自己並未聽到對方吟唱咒語。

怪杰猛得跳起,閃躲這些奪命白光,老師是怎麼教導我的?如果對方勢如虹海,那我就任他擺佈。

怪杰像是落入急流的枯葉那般隨光芒鞭笞,但是總能保住要害不破,問題異族斧手難道只管看戲?

不對,他說自己是綠衣騎士?

怪杰還沒想明白,赤紅戰斧對正自己腦門劈下,兩柄斷刀立刻交錯,但是應聲而碎。

水晶級冒險者使用的魔法武器居然連一擊都無法承受!?詫異的怪杰發現自己沒時間思考,因為對方又來了,思考一直是他克敵致勝的武器,但是這次的對手明顯不會給自己這種時間。

周遭的哥布林不能指望,那圍繞綠衣騎士的詭異光芒充滿比陽光更令哥布林憎惡的力量,光是直視就會燒灼眼球,破壞大腦,這種帶有攻擊性的神聖光芒,應該是高位神官的淨化之力。

這樣的傢伙只是新人冒險者?異族的排位如此可怕嗎?雖然老師確實說過,始界除了勇者,到了外界都不算強者。

綠衣騎士這次用詭異的動作連揮六斧,這是朱爾指導過他,而他也拚命練習的戰技。

怪杰看到的是爆炸,交錯的斧擊簡直像是高明的鐵匠在鍛鐵,而那塊頑劣的生鐵就是自己,才這麼一下,女王某日自外界的異族商人那裡獲得,能夠吸收傷害的魔法服飾就綻裂破碎。

失去女王賞賜的衣服固然令怪杰震怒,但是發怒不能改變狀況,自己挑上一個過於強大的對手,就像以前許多的哥布林前輩或是那些闖入我們巢穴的冒險者,身上的東西死後都不再是自己的了。

怪杰拿出自己備用的武器,那是摻了老師教導自己的毒藥,自己手術使用的麻醉匕首,只要稍微擦破一點皮,巨人也會被麻痺。

「你這樣不對啊。」

綠衣騎士彷彿覺得好笑,怪杰正想說誰會被敵人挑釁,但是他發現自己確實錯了,因為匕首被對方搶走了。

「……………………」

「嘻嘻!」

那種熟悉的笑聲令人萬分火大,怪杰發現自己無法動彈,綠衣騎士這個名號也是幌子,剛剛那個是盜賊奪取敵人武器的技術。

「你也該出來了吧?」

「喲,我家的老頭得罪了,能還給我嗎?當然,我那些部下也是。」

怪杰死咬住下唇,如此醜態居然全被看到了嗎?

綠衣騎士收斂笑容,眼前出現的女子讓他感到詫異,那是健美高挑,除了皮膚顏色外,完全沒有哥布林元素的女戰士。


幽綠王  等級D+


特性:

哥布林女王種

統率力特化


哥布林沒有雌性,問題眼前確實出現女性體態的哥布林,而且是王種,那個等級已經超過英雄,王種應該不是特化戰鬥能力的個體才對。

「不好意思啊,哥布林就該殺光。」

「我想也是啊。」

對方的長髮綁成黑人頭那樣許多辮子,手上的長槍一眼看上去破破爛爛,但是散發著魔法合金才有的獨特光色,整體的站姿看似鬆散,其實保持著隨時能夠衝刺的重心。

怪杰叫自己站起來,死也要站起來,怎麼可以讓女王獨自對付這個綠衣騎士,老邁不是藉口,衰老並不可恥,老師也說過,一定會有自己才能做到得事情。

「身為惡魔不該這麼說。」諾恩嘻嘻笑說。

「我說你是天使吧。」幽綠王半好笑的說:「但是我們偏要告訴你。」

「「「堂堂正正,一決勝負!」」」

先動的是幽綠王,銀槍一抖化為暴雨,看不出要刺上哪裡,但是每一技突刺帶動緊接而來的下一擊,造成她的體勢甚至被槍勢拉扯,不斷往前突進。

諾恩只是運斧雄叫,光靠氣勢就粉碎槍勢,怪杰一顆心涼了半截,女王最為霸道的招式,居然只是一擊就被顛覆。

「動啊!動啊!該死,你快動啊!」

怪杰把鋒利的石塊插進自己的大腿,想靠疼痛喚醒身體的機能,但是沒有用,血淋淋的老腿甚至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傳進大腦。

幽綠王並不氣餒,銀槍如弓,像是鞭子那樣揮灑自若,諾恩再度施展朱爾傳授的斧技,不管對上什麼樣的技巧,斧之道就是霸道,總之一切靠氣勢。

雖然聽到的時候覺得這是值得吐槽的電波理論,但是實際用上,諾恩傻眼地發現真有道理,畢竟斧頭本來就不適合那些纖細技巧,那麼有氣勢確實就夠了。

幽綠王似乎也意識到眼前的傢伙就是一塊暴力的結晶,跟他玩弄花巧也沒有意義,這次不使華麗的技巧,一槍一刺跟諾恩對拼。

怪杰發現自己能動了,他立刻跑起來,只要一瞬間就好,要給女王製造機會,就算需要自己這條老命,也是義不容辭。

諾恩看到了搖搖晃晃奔跑過來的怪杰,他是想給幽綠王製造機會吧,那麼。

戰斧爆劈而下,本來是瞄準幽綠王的頭,卻砍上橫跳上來的怪杰胸腹,劈碎了這個活了將近三十載,老邁的哥布林長者。

幽綠王連一瞬間的動搖都沒有,趁著那把斧頭因為怪杰的綠血變得遲鈍,銀槍直接貫穿自己的臂骨刺出去。

綠衣騎士的視野只會看到幽綠王為了防守舉起的前臂,因此他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不惜刺穿手臂攻擊。

「再見了啊,老頭。」

魔法銀槍發出扭曲聲,戰車的裝甲板不是為了防禦長槍,而是為了彈開砲彈設計的,諾恩的皮膚會自動傾斜,就像戰車的外裝,會自動讓命中的武器失去準頭。

因此魔法銀槍沒能突破他的裝甲,而那把斧頭已經把污濁的綠色血液燃燒殆盡,對著幽綠王毫無防備的側腹劈了上去。

咚,咚,咚,咚,怪杰的心臟瘋狂打鼓,滿是血沫的嘴無聲說:只有這個絕對不能允許!

一名只剩半截身子的哥布林猛得運用手臂的力量讓自己跳起來,用那口幾乎都快掉光的黃板牙咬住斧刃,只是這樣還不足以阻擋綠衣騎士的一擊,但是他拚死運用自己還能榨取的力量,堅定到恐怖的決心讓他的身體出現意想不到的變化。

首先是殘缺的下肢像是被施展了魔法那樣,自動跟被斬斷的上半身嵌合,然後老邁萎縮的肌肉大片大片的膨脹,重新充滿年輕時的力量。

怪杰沒空管自己的變化,拚死揮出重拳,拳頭就算因為進化帶來的強化變得更加強韌,但是他沒忘記對方連鄉巴佬的攻擊都能輕易反彈的能力。

意外地,諾恩自己接住怪杰的拳頭,嘻笑著說:「這樣能多活幾年了吧。」

「恩!看來很帥呢。」幽綠王也笑說。

怪杰一時想叫女王快點逃走,過一會又發現,狀況好像有點奇怪,空氣中哥布林的血味是不是太少了?

「你是哪方的?綠衣騎士。」幽綠王笑著問:「故意刺激我家的老頭拚命,又不殺死我的部下,是天使都那麼慈悲,還是你本來就知道我會出現?」

「我是站在有趣的地方的。」

諾恩露出猥瑣的如同地溝老鼠的笑容,卻不可思議的讓人不會生厭,甚至幽綠王都對他接下來的話產生興趣。

「而且寄送對象要是不在了,我就不能完成委託啦。」

諾恩拿出一套復古風格的西裝外套,然後是一整套以哥布林返祖過後的高大身材做剪裁的合身西裝。

「對吧,食心老大的學生。」

怪杰一愣,接著對斧頭手柄嗅聞起來,驚喜地說:「老師也進化啦?」

「對啊,還有喜帖。」諾恩拿出紅色的喜帖說。

「哎呀,真是勞煩您了,來我們的幽綠城寨坐坐吧,跟我多說一點老師的事情。」

「喂!」幽綠王在旁邊不耐煩的問:「老頭,你這商隊還搶不搶啊?」

「這…………」

怪杰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是老師的朋友護衛的商隊,那自然不該出手,問題幽綠城寨最近又很缺物資,這麼容易下手的目標或許很難再碰到了。

「急嗎?」諾恩倒是自己問說:「聘僱我的話,維持要塞三十日內的物資,五天內就能籌備到。」

「吹得吧。」

幽綠王只是覺得諾恩有趣,談不上信任,此時質疑他的提案純屬正常。

「還是老闆英明,但是真的能弄到手喔。」

「我先聲明,凡人的錢我可沒有啊。」

「不用錢,老闆可知道最近流亡過來,紅鷹王國赫赫有名的鐵鷹傭兵團,他們幾天前轉職成山賊了,正需要人手討伐。」

「呸!我可不攪和凡人的渾水。」

「就是不攪和才能把他們的東西據為己有啊。」

幽綠王考慮起來,如果是行搶她就沒意見,她沒有怪杰那種專門針對弱者的狡猾,找個勢均力敵的對象戰鬥,打敗他們取走自己需要得東西,確實挺合她的性子。

「地點、數量、警備,你能給我這三個情報,我就出兵,但是我只給你半天時間。」

幽綠王說出了一個強人所難的要求,一半是在試探諾恩的反應,另一半是她的幽綠城寨最近出了問題,不適合挑大魚對付。

「悉聽尊便,我的女王。」

幽綠王懂得凡人的禮數,此時伸出長年鍛鍊卻依然嬌嫩的綠色手掌任諾恩親吻,心中想著他最好還是騙了自己,不然就換自己得吞下自己的話了。

「女王,那個人是老師的朋友,再怎麼說都不該這樣對待。」

「你變年輕是不是也變囉嗦啦?那你出個主意給我弄物資啊!」

「那個鐵鷹盜賊團是沙場老將,那一位的本事應該不至於回不來,問題我們該怎麼對付他們?」

「所以你知道他們啊,那幹嘛不告訴我?」

「幽綠城寨全盛時期也難以取勝,地盤也不接頭,我擔心就好了。」

幽綠王解開髮辮,衝著暗影說:「你都聽到了吧,還騎士嘞,根本是賊嘛。」

諾恩笑嘻嘻地走出暗影,怪杰已經不會被嚇到了,那是自己老師得意的身法,只是他也有點感慨,自己就是做不到人家那個境界,不過女王能夠看破也是眼力過人。

「人數是六千,警備隊是吸收正港的山賊,大概五百人,這不是盜賊團伙的規模,紅鷹王國八成打算對邊境用兵,只差一個藉口。」

「又是凡人的爛帳,我直說了吧,我沒有兵可以出,你笑吧,這座幽綠城寨名存實亡了。」

「我知道啊,因為歸還對吧?」

「哼!那個見鬼的食人鬼把我的城寨的士兵都搶走了,你滿意了吧?要招待茶水也只有地溝水,趁我還能容忍你,快滾吧!」

「咦?」諾恩彷彿很意外般說:「妳就沒想過趁著這次機會,讓幽綠城寨崛起嗎?」

「崛起?」

「邊境,不,如果是歸還之王的統率力,妳覺得對方底下聚集了多少哥布林?」

「不會少於八千,不過這是通常的王,以那個食人鬼異常的統率力,或許會超過兩萬。」怪杰驚愕摻半的問:「閣下的意思是,讓女王吸收這些哥布林?」

「老頭,你別聽他吹啊,我要是能吸收,他們哪還會全跑了。」

「沒錯,所以要幹掉那個食人鬼,而我們的第一步就是擊敗鐵鷹盜賊團,取得戰爭必要的物資。」諾恩認真地說。

「你的夢話留著對自己說吧,哥布林想打倒食人鬼?還是歸還中誕生的異常個體,作夢也選個靠譜的好嘛。」幽綠王嗤之以鼻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