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_生日快樂(限)

本章節 7628 字
更新于: 2019-09-18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艱澀女聲音,唱著不成曲調的生日快樂歌,昏暗的房間內,有種奇怪詭異的氣氛。

周子雪有種迷惑,我在哪?

但她在昏暗的房裡,只看到芊婧學姐的唇帶著壞笑。

許芊婧開口喊了她的名字,「小雪……」但接下去的話,卻是聽不懂的亂碼,「@#%(@……」

「學姐妳說什麼?」周子雪迷糊的問。

但眼前的許芊婧張口:「……Eased up, I smile a dream……」卻是一陣音樂的聲音,那是最近她很迷的《公主的準則》的動畫ED曲。

周子雪猛然睜眼,音樂的聲音就是她的鬧鐘。

看著空蕩的房間,還有天花板,她才恍然,原來是夢啊?

嚇死她了,還以為學姐會唱《A Page of My Story》!

她起身,換掉身上皺巴巴睡衣,扣好內衣、制服,打上領結、扣子、襪子,刷牙洗臉,然後走進空曠的客廳。

腦海閃過幾個菜單,她打蛋、開火、點油、倒入蛋液。

頓時整個廚房傳來雞蛋的香氣,那簡單樸實的蛋香在橄欖油的烘托下,讓人聞到都有些飢腸轆轆,在這樣的早晨來一口酥香的煎蛋捲,咬開那黃色的蛋皮,裡面是恰到好處的柔軟,簡單的點一點胡椒提香,就營養而美味。

她小心翼翼的用筷子捲好,熟練的動作是她做過上百次的,然後是旁邊就溫好的飯菜,還有她昨晚就準備好的肉排,放在鍋子裡面煎,然後水煮的青菜跟蛋。

「姊?這麼早?」弟弟睡眼惺忪的看著她,桌上的兩個餐盒裡,那芳香的食物讓他忍不住用手要拿一塊。

周子雪瞪著他,「不准亂動!」她端出試料理的小碟,上面有她剩下的邊角料,「拿!這個給你。」

「吼!姊姊妳偏心啦!」弟弟嘟嘴,給我的就是剩下的,姊姊好過分,傷了他這個少男心!

他看著周子雪,「姊,妳做這個日式便當已經做多久了,到底是做給誰吃啊?」讓姐姐願意洗手作羹湯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關你屁事。」周子雪對自己弟弟是不會客氣的,她看著弟弟,「你敢動我的東西,我就讓你像這樣!」

她把一個炸肉丸丟進油鍋,滋滋作響的聲音,白色的肉丸瞬間被炸成粉色。

弟弟縮了縮脖子,「我去一下廁所。」姐姐散發出的殺氣,他還是少問一些好了。

「小雪,怎麼這麼早?」另一個美婦人的聲音傳來。

周子雪抬頭對著她微笑,「蓮阿姨,早安。」

蓮阿姨就是她的繼母,爸爸在媽媽車禍後,就娶了蓮阿姨,蓮阿姨對她普通,就像一般的長輩,她理解爸爸的續弦,但她不想改口叫媽媽,畢竟生養她的媽媽,陪伴在她十歲之前的歲月,她不想覆蓋掉這段記憶。

她們一直很客氣,各有各的領域。

「早安。」蓮阿姨看著周子雪,她們的相處一直很尷尬,但幸好小雪不是很調皮的孩子,只是生活習慣的摩擦,適應後,也是相敬如賓,但……

「蓮阿姨,喝點柳橙汁嗎?」周子雪自己榨了柳橙汁,給蓮阿姨。

「小雪,我們今天就要出門,妳真的不跟我們去嗎?」蓮阿姨遲疑的問,一家人安排了三天兩夜的旅遊,卻只有周子雪不去,這樣難道是她的抗議?

「蓮阿姨,我有補習。」周子雪微笑,卻明確自己的立場,她喜歡補習,不想去當假裝天倫之樂的演員。

她不想怪誰,車禍是天災,爸爸續絃也只是正常的,沒人過問她,那也沒關係,但讓她一個人安靜好嗎?

她不是無知無識的娃娃,家裡換了成員,她會有些不適應應該沒關係吧?

蓮阿姨看著她,罷了,畢竟自己是續絃,前人子難免會有些敵意。

但周子雪已經比她想像的好多了,她也不強求。

「那好吧,有什麼需要就打手機知道嗎?」蓮阿姨說。

周子雪微笑,「我會的。」

但不會開口。

蓮阿姨看著周子雪友善微笑的模樣,或許小雪不一起去旅行,只是單純擔心學業吧?

帶著便當出門,周子雪卻繞到了學校的練習場,時間銜接的剛好,她到的時候,校隊練習剛結束,她找到了正在休息的許芊婧。

「芊婧!」她微笑的抱著芊婧,剛剛運動完的她,身上有著比清晨更加熾熱的溫度,隔著衣服,從兩人相擁的部分傳來。

「有汗味啦!」芊婧有些不好意思。

「……芊婧的都喜歡。」周子雪細聲的說。

芊婧挑眉,「怎麼啦?」今天特別撒嬌呢。

「沒事。」周子雪卻不想說,她有些緊張的問:「學姐……今天妳有沒有空……來我家?」

「沒空。」芊婧壞笑,看著周子雪垮下臉,她貼在周子雪耳邊說:「學姐沒有空,但是芊婧有,妳要找哪一位?」

周子嘟著嘴,臉頰熱燙的說:「芊婧啦!」

芊婧看她已經紅臉,就不逗她了,「好,下課後。」

看著周子雪點頭,把手上的便當給她,人就跑走了,芊婧好笑的搖頭。

走回教室,桌上滿滿的禮物跟小卡,趙羽禪回到座位看著她,「生日快樂,收穫頗豐?」她送上自己的賀卡。

「我只要這個。」許芊婧舉了舉手上的便當袋。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禮物一桌只要小雪的?

趙羽禪好笑,看著許芊婧手上便當袋壞笑的說:「嘖!愛妻便當都出來了,救命啊!有人虐狗,狗糧硬塞啊!」

「哇!妳二年級時,就跟蘇彥撒了我一臉,不准報復一下啊?」許芊婧有些臉紅,她跟小雪哪有什麼,到現在也才牽手擁抱而已。

「妳還好意思說,自己遲鈍成這樣,怎麼?現在要趕進度啦?」趙羽禪卻壞笑。

「什麼進度?」許芊婧還一臉迷糊,個性認真的她還在想,難道有什麼進度落下的?

趙羽禪故作神秘的靠近許芊婧,「當然是……吃了。」她指了指許芊婧的便當袋,暗示。

收到她的暗示,許芊婧紅了臉,「吃什麼!?」難道是!

吃、吃……了小雪!可……她不是不想要,但是小雪還沒有同意……等等,我在想什麼?

趙羽禪卻眨眨眼,故作無辜的說:「唉呀!我說的是狗糧喔!婧婧,妳想吃什麼捏?」她裝可愛的看著許芊婧,開竅了?

許芊婧卻被羞憤的巴下去,「趙、羽、禪!妳又故意繞我!」

「蘇彥救我!我猜中了婧婧色慾薰心,她要滅口啊!」趙羽禪趕快起身,躲到蘇彥的背後。

「什麼色慾薰心!」許芊婧恨不得拍死自己的好友!

幸好,上課鐘跟老師、同學的回歸打斷了他們。

看著趙羽禪得意的躲在蘇彥後面,對著自己壞笑扮鬼臉,許芊婧嘟嘴,就你們感情好!哼!

下課,她跟周子雪一起去了她家。

兩人在路上走著,周子雪看著芊婧手上一大袋的卡片、禮物。

今天是學姐的生日呢!

她的心裡有些酸,學姐有好多人的喜歡喔!

可是這也是她一開始就知道的,她拿著那個空空的便當盒,至少學姐有收下她的心意,那就夠了不是?

她想到今天早上的夢,夢裡的學姐到底跟我說什麼?

她有些分心的,當她聽到喇叭的聲音,意識到自己闖了紅燈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只能瞪大眼看著開車的司機,他死命按著喇叭,看著自己的表情懊惱又生氣。

但卻有一股力量拉著她往後。

她就這樣被芊婧抱著。

在溫暖的香氣中,芊婧有些斥責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妳在想什麼!要好好走路啊!」

周子雪這才回神。

她低頭對著芊婧道歉,「對不起,我分心了。」

許芊婧皺眉看著周子雪,「小雪!我不要妳的道歉。」

「學姐?」周子雪看著她迷惑。

算了,小雪沒事就好,許芊婧想。

等到兩人到了小雪的家,關上門,她才緊緊抱著小雪。

「芊婧?」周子雪有些愣住,芊婧很少會這樣抱自己,緊的像是怕她跑了一樣,摸著她的手,才發現有些顫抖,很勇敢的學姐也會怕嗎?

「不要這樣,我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不要隨便離開我。」許芊婧低聲的說。

「我不會的。」周子雪點頭,看著遠處冰箱倒映著自己的表情,是這樣的貪婪跟喜悅,芊婧喜歡我的,對嗎?

她們到了周子雪的房間,在周子雪準備的時候,芊婧打量著房間。

就是女生的房間,看的出來有收拾過,她看著書桌,熟悉的課本讓她莞爾,然後看到了床,上面沒有多到可怕的娃娃,只有一床被子,乾淨簡單。

床啊?小雪躺在上面……

芊婧臉有些紅,她畢竟是凡人,對喜歡的人難免想要觸碰,想到剛剛抱緊小雪時,那柔軟的身體……

「自己遲鈍成這樣,怎麼現在要趕進度啦?」

趙羽禪壞笑的聲音出現在腦海。

「什麼進度?」

「當然是……吃了。」

吼!都是羽禪啦!她剛剛……

芊婧順手拿過一個抱枕抱緊,她紅著臉,有些害羞,但枕上卻是小雪的味道,帶著香精的花香,她又更糟糕了!

還是滑手機好了,她打開手機,卻發現網頁停在拉子怎麼做愛的網頁……

她關掉手機,開始疑惑自己,到底有沒有趙羽禪說的色慾薰心?

「芊婧,幫我開門一下。」周子雪說,她端著一個蛋糕出現。

「小雪?」芊婧有些驚訝。

「生日快樂。」周子雪笑說。

她們一起點蠟燭慶祝,然後拍照,一起聊天。

「哇賽,這家的蛋糕好好吃喔!」芊婧笑說。

周子雪也微笑,「是我自己做的。」

芊婧倒是有些愣住,她看著周子雪,她自己做的?

周子雪的手真的這樣巧?

想想自己的便當、零食,甚至連生日蛋糕都是自己做的,她有些驚訝,「小雪……」

周子雪看著她,小巧的臉蛋,跟晶亮的雙眼,小雪很喜歡自己嗎?

不然為什麼親手做了這樣多的東西,芊婧忍不住的伸手摸摸她的頭,「小雪對我真好。」她笑說。

周子雪原本跟許芊婧對視,看著學姐熱情如火的眼神,她原本以為學姐會親她之類的,結果居然是……摸頭殺!

她委屈的看著芊婧。

「其實妳不用這樣啦!」芊婧說,有時候太多的關愛,也會變成一種壓力,尤其她在小雪的餵食下胖了些。

聽到芊婧這樣說,周子雪反而臉色慘白,她看著芊婧,學姐不想要我了?

周子雪幽幽的說:「……可是我很喜歡。」她能做東西給學姐吃,是她最快樂的事情,難道連這樣的特權都沒有了嗎?

看著周子雪沮喪的模樣,芊婧愣住,糟了,她好像又說錯話了,「不是的……我只是覺得……太麻煩妳了,而且這些東西也要花錢還有時間……」這樣她跟小雪相處的時間又少了一些。

「不會的!」周子雪抱著許芊婧,「我很喜歡的……學姐……」她低著頭,害怕讓她有些難受,「……我喜歡妳,如果妳只吃我做的東西,會讓我覺得……很快樂。」她有些害羞的說。

什麼時候起,愛著芊婧到這樣的地步?

周子雪想不起來了,就是喜歡一個人到想用各種方法獨佔她。

可是她們在學校不能太公開,只好用這樣的方式,她喜歡學姐,喜歡到不希望她吃別人的東西,但是這樣自私的想法說出來,學姐會不會覺得,她很變態?

芊婧有些驚訝,但也有些了然,這樣……她對小雪是不是可以進一步?

可是她這樣肉慾,可以嗎?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夕陽的光照在房間,小雪面對她,光亮的髮絲還有她沾著奶油晶亮的唇,她忍不住的傾身吻了她。

周子雪有些臉紅,但是芊婧靠近時,她閉眼,嘴唇被壓上一點重量,芊婧的氣息靠得好近,她有些著迷的閉眼。

直到面前一涼,她才有些迷糊的回身,她紅著臉,卻不好意思說還要,剛剛芊婧拉著自己的手,兩人親吻的時的感官讓她感覺,整個房間都是充滿著曖昧的氣氛。

她有些失落的看著芊婧,她手伸向蛋糕,沾了些奶油,在小雪還沒意識到時,就被芊婧捧著臉抹在自己的唇上。

芊婧有趣的將奶油塗在小雪的唇上,穿著制服卻軟身的靠在自己身上,小臉上的紅暈,還有水汪汪的眼神,任人索討的模樣,她有些動情,手指沾著奶油抹在她的唇,柔軟的嘴唇在指下顯得這樣美味。

「小雪。」芊婧笑說。

「嗯?」周子雪迷糊的回應著,貪看學姐壞笑的模樣,那是別人沒有見過的,獨屬於她的芊婧。

「塗上奶油,妳就是我的蛋糕喔!」芊婧說,看著周子雪臉紅的模樣,她才吻上周子雪,奶油甜甜的滋味,配上小雪柔軟的嘴唇,她忍不住的用舌頭勾畫著,一點一點舔掉的她唇上的奶油,卻嚐到更濃情的滋味。

尤其是周子雪小聲的嗚耶,更讓人想將她啃食下肚。

周子雪感覺身體很熱,唇上的觸感讓她腿軟,被芊婧這樣撩撥,整個人更是燒了起來,她忍不住的回應著,她的手摸上了芊婧,身體也被她撫摸。

芊婧解開了小雪的領結,蝴蝶結的領結此時就好像一個禮物,裡面裝著的,是可以讓她燃燒的小雪,她們的唇互相貼著,她一個一個的解開鈕扣,手探入制服中,揉弄著小雪的胸前,惹來她的喘息。

身體也被小雪撫摸著,順著身體的本能,她熟練的伸手,解開小雪內衣的釦子,手摸進她的身體,也得到更多的喘息,她吻著小雪的唇直到嘴角,然後是臉頰、耳朵,慢慢往下,直到胸口。

「嗯……」周子雪抱著芊婧,頰邊、脖子都傳來的熱,芊婧的吻,點在她的脖頸然後慢慢往下,明明是自己的胸,但在芊婧的撫摸下,卻讓她羞怯卻又興奮,她跪坐,而芊婧則矮身,這樣芊婧就可以吻到她的胸前。

周子雪感覺頸邊傳來溫熱,然後那熱息隨著芊婧的主動,慢慢在自己的身上滑下,有些害羞,但又欣喜,因為芊婧帶著慾望看自己的眼神,她回以微笑。

可以喔!只要是芊婧,做什麼都是可以的。

這樣的話語,靠著眼神傳遞給了芊婧,芊婧也毫不客氣的親吻自己。

一點一點,直到她的肚子,她有些怕癢的軟身,小聲輕喊:「啊!」

「去床上吧。」周子雪紅著臉邀請。

芊婧有些臉紅細聲的問:「可以嗎?」

周子雪對她微笑,主動勾著她的脖子,將唇貼在芊婧的唇,一會才細聲的說:「因為我是芊婧的蛋糕啊!」她躺到床上,任由芊婧俯身在她的身前。

芊婧看著躺在周子雪,她的制服都打開了,裡面的內衣更是鬆垮的罩在胸前,雪白的制服凌亂的敞開,像是邀請人進入那胸前柔軟的雪峰,她伸手摸進去,掌下是綿軟飽滿的觸感,讓人有趣的揉捏,但這樣的動作,卻更撩撥著周子雪。

「小雪。」芊婧臉埋在小雪的胸前,低聲的喊。

「芊婧?怎麼了?」周子雪有些疑惑,但是現在她被撩撥的渾身發熱,芊婧叫她做什麼,她都會乖乖同意的。

「吃蛋糕要配生日快樂歌吧?」芊婧一邊說,一邊欺負著小雪,舌尖挑逗著她胸前的乳尖,她好奇的舔,就是肌膚的口感,但小雪卻發出呻吟,她輕啜,惹的她紅臉細聲的喊。

周子雪紅了臉,芊婧這是什麼要求啊!

但是觸及她有趣的臉,她卻聽到自己開口,在昏暗的房間唱著歌,「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艱澀聲音,唱著不成曲調的生日快樂歌,昏暗的房間,讓她有種似曾相似的熟悉。

早上的夢,原來是這樣啊?

周子雪想,胸前被人刺激的酥麻感竄入腦海,讓她大腿夾緊,因為腿間有些濕潤,對眼前的人,她有著想被深入觸及的慾望。

芊婧看著躺在自己身下的小雪,百褶裙只遮住了腿根,那兩條赤裸的腿,膝蓋貼著,像是一種拒絕,但誘人的線條,爬進了她的裙底,像是一種誘惑。

芊婧探手進去,當手隱沒在裙子裡面,她觸及了周子雪的肌膚,也聽到她有些緊張輕喊:「芊婧……」

似乎有些癢,她停手,等小雪適應了,她才繼續。

周子雪紅了臉,她手握著拳,用手背擋著唇,芊婧的手停在這,她卻說不出要她繼續還是停止。

周子雪恍惚的想到,對了,早上她好像也看到過這樣的學姐,所以那是她的預知夢?

「小雪……」芊婧喊了聲,卻收到周子雪的眼神,她雖然害羞卻點頭要自己繼續。

芊婧的手摸上了小雪的腿間,輕輕的按著腿間的地方,聽到小雪有些臉紅的嗯聲。

「痛要說喔!」芊婧輕輕的說,她用中指試著輕輕的按著某個點壓,看著小雪的臉更紅了,她表情害羞的閉眼,但隨著她的動作喘息。

手一邊動作,小雪卻傾身吻著她,兩人在床上親吻撫摸,漸漸不再生澀的動作,在對方的身上探尋,她輕捏著小雪的胸前,惹來她紅的臉的嬌喊。

直到手指摸到了一點濕潤,芊婧貼在小雪的耳邊,「小雪……可以了嗎?」

感覺到小雪紅著臉,她脫下了自己的內褲,芊婧害羞摸進了小雪的腿間。

第一次觸碰到自己以外的身體,還是這樣私密的地方,芊婧有些緊張,但小雪腿間的濕潤,還有比她更羞怯的模樣,都誘惑而勾引著她。

兩人都羞怯的,但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偷嚐看看,那種歡愉的滋味是否如她們想像?

她將中指探入,輕輕的沿著透過那濕潤的液體,感覺手指探進了一些,雖然理智上知道那是陰道,但手指探入的溼熱跟被包住的感覺,卻跟書上的敘述與形容不同。

對芊婧而言那不是一個器官,而是喜歡的小雪,還有接納自己的情慾,是兩個喜歡的人,能進入她身體深處的歡愉。

進入到底後,停住,看著小雪水潤的眼神,還有被緊緊夾住的觸感,芊婧不敢亂動。

天色暗了,房間沒有開燈,芊婧感覺身下的人更軟了,小雪紅著臉在她耳邊低聲,「芊婧……」只是這樣,她就懂了。

她慢慢的勾動中指,感覺手指碰到她深處,在某處時候,小雪會特別的喘息。

這就是……G點?

抱著探詢的態度,芊婧用手指挑動那點,惹來小雪更加敏感的顫抖,看著身下的人嬌嫩的模樣,她有種征服的感覺。

周子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芊婧探詢,想到她的手指就這樣探入自己的身體,她紅了臉,身下卻更加火熱,隨著黑暗讓房間暗了下來,愉悅的快感也降臨了身體,芊婧一手挑弄自己,另一手玩弄著她的胸前,她被撩撥的火熱,腿間卻泌出更多的水液。

羞恥跟歡愉衝上了她的腦海,被自己喜歡的人撩撥的展現自己最隱密的情慾。

她感覺身體越來越熱,身體的感官都集中在到了腿間,被抽送的感覺,帶著快感攀回腦中,到最後她也不太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只覺得的那種快意不斷的刺激著她,她迷醉其中,最後承受不住的繃緊。

「芊婧……嗯,求妳……」周子雪喘著聲喊,感覺芊婧停了手,她才疲軟下來。

兩人身上都是汗,她的混著芊婧的,感覺芊婧愛憐的撫著她的頭髮,她紅了臉,縮在芊婧的懷裡,她只有一個感覺,就是幸福。

被這樣的人喜歡著,她的喜歡被回應著,就覺得很快樂。

休息了一會,她才有些從情慾中回神,但只是這樣嚐過情慾,也失去了身體的分界,她恨不得貼緊芊婧,想要索討她的全部。

相貼的肌膚,卻還有著一點衣料,她不滿的脫下芊婧的衣服。

隔天早上,芊婧躺在被子,接起手機,昨晚她說要睡在學妹家,家人也沒有起疑心,畢竟認識以來,她有滿多次都在小雪的房間睡,還遇過她的家人。

總覺得,她好像就這樣闖進了小雪的人生,但自己卻沒有發現,或許因為小雪喜歡她吧!兩人相處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直到昨晚,想到自己進入了小雪,她動了動手指,還有有些酸呢!

她順手一撈,想抱著周子雪,在溫存一會,想貼著她的肌膚,嗅聞她身上的馨香,卻在床上撈空。

芊婧有些困擾的起身,小雪真的沒在床上,難道這是她的春夢?

芊婧起身,面對自己赤裸的身體,她隨手穿了制服,然後走到鏡子前。

看著自己並沒有扣起的領口,原本的脖子上,滿滿的吻痕,嘴唇微腫,想到昨晚對小雪的索求,還有小雪對她的反撲,凌亂的被子跟喘息的聲音,她嚥了口水,轉開水龍頭漱洗。

「芊婧?」周子雪回到房間,卻沒有看到人,驚慌了一下才聽到浴室傳來的聲音。

她把買來的早餐放到桌上,坐在床上,上面還殘留著一點溫度。

芊婧的體溫,她想著,愛憐的撫弄著被子,昨晚她們幾乎沒有什麼睡,想到昨晚,她紅了臉。

「小雪?」芊婧走出浴室,剛剛走到她的身邊,就被她抱住。

「芊婧,我愛妳,很愛很愛。」周子雪抱緊她。

「我也是啊。」芊婧微笑,她順著周子雪的後背,摟緊她的腰。

周子雪一直覺得,愛可以是很夢幻的事情,卻也這樣真實。

她看著芊婧,那個她心裡的公主,對她喜歡很深,深到想要獨佔她的所有。

而這位公主也是她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