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課 另一個她

本章節 2211 字
更新于: 2019-07-21
  之後一個禮拜過去了,沈祈霏和宇文叡如同沒有交集般的陌生人,即使在路上碰面也沒有交談,彷彿兩人從未認識一樣。
    雖然主角兩人並不在意,但皇帝不急卻急死太監,身為旁觀者的穆楓和許駿祥不斷在一旁乾著急,於是兩人便偷偷想了一個方法......
***
   假日一早,沈祈霏就到音樂教室與合唱團的同學們一同練習。
  她在看樂譜時暗中觀察到,社團的人似乎都有意無意來跟她搭話,而且有些人還默默把椅子拉的稍微近了一點。
  看到他們的這些舉動,沈祈霏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以平常的語氣與他們聊天。
   面對她的冷靜,安雅則在暗暗評價著這名轉學生,她似乎不止是音樂能力好,連成績都高人一等,讓安雅不斷刷新了對她的印象。
  不過......,她默默握緊拳頭,她是絕對不會放棄的,不管對方是誰,直到最後結果出來前她都會堅持下去。就在她給自己默默打氣時,有人打斷了她。
「安雅,我們可以休息了嗎?」
   副社長走向她,還在她眼前揮一揮手,想吸引她的注意,這時她才回過神來,發覺自己晃神後清一清喉嚨掩飾尷尬,以平常的語氣開口:
「今天到此為止,回去記得練習這首曲子,不要忘記了,解散!」
    話才剛完,大家便趕緊收拾東西走掉,沈祈霏前腳剛動,安雅後腳就擋在她身前,她擺出最溫和的笑容說:
「妳好,之前一直沒有時間跟妳好好聊聊,妳等一下有空嗎?」
    沈祈霏因為先前與穆楓約好要去校園散步,所以只得婉言拒絕。
「社長對不起,我與朋友約好了,所以以後再聊天好嗎?」
    沈祈霏露出抱歉的笑容迅速閃身離開,留下她一個人。突然她眼神變得複雜不明,嘴角的笑容也收了起來,眨眼間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回座位收拾歌譜。
    在音樂教室外的人影默默閃過,彷彿沒有人來到這裡的樣子。
***
    下午的陽光暖暖的照在沈祈霏和穆楓身上,兩人並肩而行,兩個甜蜜的好閨蜜一起為這午後的秋陽增添暖意。
 「穆楓,妳跟許駿祥是什麼關係啊?」
「啊?這要怎麼說呢......大概就是不得不一起長大、讀同間學校,還必須假日都要在隔壁房子看到他。」
「青梅竹馬?」
「那兩個字用在我們身上一點都不美好!」
「那宇文叡呢?妳看起來也跟他很熟的樣子。」
「因為那個笨蛋在國中跟宇文叡同班,還屁顛屁顛的跟在他背後認他當老大,我才意外認識他的。」
「原來如此。」
    沈祈霏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而穆楓則抬手用手肘戳了一下沈祈霏,賊笑著說:
「怎麼突然問起宇文叡呢?該不會是喜歡他吧?」
「我才沒有!」
  沈祈霏正想繼續辯論,卻有另一個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你們在聊什麼?」
    道路的另一邊走來兩個人,其中一個身高高挑,黑色的瀏海零碎的鋪在前額,那深邃的眼瞳彷彿一個黑洞,要讓一切事物臣服於他。
    就是那樣一個眼神讓她淪陷其中,慌亂無措。
    顯然對方也注意到她了,一頭烏黑長髮隨風飄散,黑框眼鏡下的墨色眼眸恍如一汪星潭,似乎想將他拉入其中。
    兩人就這麼默默對望許久,直到一聲咳嗽聲響起。
「咳咳咳…,你們看夠了嗎?可以不要再含情脈脈的對望了嗎?」
    被他們之間的「眼神交流」塞了一把狗糧的許駿祥忍不住出聲打斷他們,兩人視線趕緊錯開,沈祈霏臉上還出現了不明的紅暈。
  看到這番景象的穆楓賊笑一聲,走到她的身後,然後用力推了她一把。
  沈祈霏一個重心不穩,不但眼鏡飛了出去,連自己也往前準備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時,幸好一條長臂即時伸出來把她擁入懷中,才免於這種慘事發生。
「妳沒事吧?」
  耳邊傳來一陣略帶擔心的聲音。宇文叡低下頭仔細觀察懷中的人兒,卻想不到竟聽到這樣的話從她的口中說出。
「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偽君子,竟然趁人之危對女生出手,那些迷妹們真是可憐,竟然喜歡上你這種人。」
    說完還用力推開他,宇文叡瞪大眼睛,眼前看到的事令他大吃一驚。
   沈祈霏的墨色眼睛大大方方的呈現在他眼前,先前的眼鏡早已掉在一旁的地上。此時的她咄咄逼人,就像一隻張牙舞爪的刺蝟,與以前那平易近人的沈祈霏完全大不相同。
    在一旁的穆楓和許駿祥也看傻了眼,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這時「她」轉過身來,對著穆楓說:
「妳知道這樣做很危險嗎?討厭我就麻煩妳直說,請別在那邊裝模作樣。」
    一連串冷漠又傷人的話從「她」的口中說出,感覺殺傷力更強了。
  當「她」轉過頭正想離開現場時,宇文叡突然一手摟住「她」的腰,趁「她」不注意時把眼鏡戴回她臉上,那雙明亮的墨色眼瞳有著一絲的迷惘,隨後她瞪大眼睛,雙頰突然飛上一抹緋紅。她低著頭,不敢直視他詢問的眼神,三人都對此變化如此訝異,卻又不知從何問起。
    四人就這樣維持著沉默,直到有人打破這段沈默。沈祈霏輕輕推開宇文叡,望著大家的眼睛,手不安的揪著裙擺,小聲的說:「對.....對不...對不起!」
    說完便大步轉身離開,留下呆若木雞的三人。
  穆楓在愣了一會後猛地回過神來,想追著沈祈霏離開的方向奔去,卻被許駿祥拉住了手。
「你幹嘛?我要去找小霏。」
「這時候應該是要讓她一個人冷靜一會才對吧!這時候妳去只會增加麻煩。」
  許駿祥的話宛如一盆冷水澆在心頭上,平息了她慌亂的心情。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要是我......」
「沒關係。」
  她抬眸望了眼宇文叡,只見他不知道在低頭思考什麼,連她道歉的話都只是一語帶過,接著他像是想到了什麼,沉聲說道:
「記得,今天的事不要再提起了,如果她想說就會說的,我們就在一旁等著她就好。」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