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偶像降臨-3

本章節 4533 字
更新於: 2019-07-08

  等到阿爾莫從化妝室回來後,星喻這才意外的發現因為人數跟食物的數量計算錯誤的關係,她所帶來的攜帶式的小型餐桌根本就坐不下。於是蓋爾特跟阿爾莫只好拿來舞台組合裡的帆布充當野餐巾,所有人克難的就地坐在了地板上

  「唔…這水果派很可口呢,外皮酥脆,內餡又很柔軟。艾普菈,這是妳做的嗎?」

  吃著手中本來應該當作飯後甜點的水果派,阿爾莫發表著他內心的感想。不過艾普菈卻否定了他的疑問,並用手指了指坐在眼前的星喻。說出了讓阿爾莫跟蓋爾特大感震驚的回答

  「不,派不是我做的。派是星喻準備的」

  「哈?!原來星喻妳會烘焙的嗎?」

  「耶??會長會做食物?!這裡面應該沒有加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我會做派這點就讓你們那麼吃驚嗎?稍微有點感到受傷了呢」

  蓋爾特懷疑的看著派的截面的眼神令身為派的製作者的星喻露出一副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受傷的表情說道。他立刻慌慌張張的,「不,我不是那個意思」的回答

  不過這也難怪,因為星喻是個有錢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平常的伙食應該都是專門的廚師來擔任烹調的工作,這樣的她本來就很難讓人相信她居然也會自己親自下廚製作像派這樣子的甜點。再加上她又是那種個性,不如說不懷疑派的內容物的正當性才是奇怪的反應

  「開玩笑的,這次的派只是很正常的水果派而已。畢竟不只是我,這塊派艾普菈跟凱邁拉也要吃,要是讓她們吃了不好的東西的話那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說如果我們兩個吃了奇怪的東西的話就可以嗎?!」

  星喻那在噗滋一笑後做出的回答讓蓋爾特目瞪口呆。接著,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興高采烈的月突然的用興奮的聲音向蓋爾特提問了

  「好棒喔,蓋爾特。這就是所謂的野餐嗎?」

  「野餐嗎…應該勉強算是吧…?」

  對於月唐突的提問,蓋爾特用籠統的語氣回答。雖然他們的確是坐在地上鋪著的布上,就連食物也是放在野餐用的籃子裡的,但是在學校倉庫裡的野餐究竟應不應該將其稱作為野餐呢,老實說蓋爾特自己也有點不太敢篤定。就在他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月突然雙眼閃閃發光的湊近了他的身邊

  「那既然我們已經體驗過野餐了,下次蓋爾特要帶我去體驗什麼樣的東西呢?我好期待喔!」

  「啊?…咦?!」

  因為月的突然靠近蓋爾特反射性的向後退了一下,沒想到他這樣的舉動卻讓月在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你忘記了嗎…你答應我要帶我去體驗各式各樣的事情,要讓我幸福一輩子的,難道這些蓋爾特都忘記了嗎?」

  聽了月所說的話,星喻跟阿爾莫看好戲似的吹起了口哨。艾普菈則不禁心生動搖得「噗」一聲將口中的茶水噴了出來,拿出紙巾擦拭起帆布的她瞪大了本來就很大的雙眼,一副混合著錯愕跟震驚的表情望向了蓋爾特

  「要讓她幸福一輩子…蓋爾特,難道你跟月已經不知不覺的在…」

  「不不不,給我等一下!」

  被誤解的蓋爾特打斷了艾普菈的發言大叫了起來

  雖然自己是跟月說過要讓她幸福這種話,但自己根本就不是那種意思吧!

  被月炸彈一樣的發言以及因為過度受到驚嚇而傻住的艾普菈夾在中間,蓋爾特的大腦發生了嚴重的混亂。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他只好選擇向自己的夥伴貝魯卡多求救了起來

  「我那時候說的話不是那種意思吧!那時候你也在場的吧,幫我解釋一下啊,貝魯卡多!」

  蓋爾特跟月獨處的時候他也在場,他應該能夠了解自己的意思的,面對蓋爾特那像是抱持著這樣的希望的提問,正在享用西瓜汁的貝魯卡多懶洋洋的抬起了頭,一臉像是在說「真拿你沒辦法啊」似的表情回答他道

  「啊啊…你那時候說的話在我耳裡聽來就是那種意思喔,而且你還說得很大聲呢」

  「居然不加思索的就對女孩子說出那種話,你這傢伙果然是垃圾呢。我祝你的舌頭爛掉,不得好死。另外你還是離Master遠一點吧,免得Master被你呼吸過的空氣汙染到!」

  就連星喻的搭擋芙蘭也用一貫的毒舌言論不斷的罵著他,蓋爾特悽慘的發出了哀嚎

  「所以說,不是這樣的──!」

  就在蓋爾特因為自身的困境而困擾不已的時候,倉庫的門被打開了

  解脫了的蓋爾特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因為有個人小心翼翼的探頭探腦著從門外走了進來而精神緊繃了起來,如果貝魯卡多他們的存在被發現的話,這可不是靠一兩句話就可以隨便糊弄過去的

  令人慶幸的是,倉庫的來訪者是個在腰間別著蟬造型的腰包,留有馬尾的美麗少女,以及跟隨在她身後的金髮的青年。她們正是在幾天前才與蓋爾特見過面的蒂莉安,以及她的經紀人克里斯

  「你們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我可以加入嗎?」

  那當然可以啊,蓋爾特這樣回答了她之後,又因為對於她在這個時間來到這裡這件事感到相當奇怪而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因為自從那天她跟克里斯才因為要忙演唱會的事情而急急忙忙的離開了學校後她就沒有再出現在學校了,現在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呢?

  「蒂莉安小姐?妳不是因為要準備演唱會的事情所以回去了嗎?」

  「事情提早處理完了…所以我就想說來跟你們一起吃晚餐…我們有帶自己的便當來…」

  說著,克里斯從手中提著的塑膠袋中拿出了兩個白色的紙盒。以偶像來說這可還真是意外的平民化啊,認出那是學校附近的自助餐店的外帶紙盒的蓋爾特不禁這樣覺得

  隨後,蓋爾特不經意的和正默默瞪著他的克里斯視線交錯了,眼見蒂莉安決定跟他們一起吃晚餐,克里斯用眼神示意了蓋爾特趕快去找把椅子來

  雖然對於克里斯那命令部下一樣的態度感到了些許的不滿,但總不能讓偶像跟他們一樣坐地板吧。於是蓋爾特決定起身去倉庫裡找椅子,不過卻被蒂莉安給叫住了

  「啊,妳們兩個在這等一下啊,我去給你們找兩張椅子來」

  「啊,不用麻煩了…我坐地板上就可以了…」

  說完,蒂莉安就用手按著自己的裙子在艾普菈的旁邊坐了下來,一見如故的兩人立刻就高興的聊起了各自的近況來

  「真的沒關係嗎?…」

  克里斯的視線已經變得就像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一般了,不禁冒出冷汗的蓋爾特小心翼翼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接著,克里斯終於像是受不了一般的開口了

  「蒂莉安,身為全球偶像的妳怎麼能夠跟一般民眾一樣坐在這種地板上呢?如果被那些記者拍到的話,對妳的名聲跟地位會有不好的影響的」

  「拍戲跟寫真的時候我也有坐在地板上過啊…而且他們才不是一般民眾呢,是我的摯友哦…對不對?艾菈菈?」

  「嗯?啊,是的」

  還沒從剛剛的震驚當中恢復過來的艾普菈呆呆的回答,聽到了那個回答的克里斯雖然還想說些什麼,但卻被蒂莉安給制止,並且招了招手要求他也一起坐下來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是蒂莉安──」

  「好了,克里斯,你就別在意這些了…過來跟我們一起坐嘛…」

  或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實在是拗不過蒂莉安吧,克里斯最後還是照著她所說的話乖乖一本正經的坐到了蒂莉安的身邊,挺直著身體的模樣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她的護花使者一般

  「吶,蒂莉安。我是不是說了或做了什麼會讓克里斯感到反感的事情啊?總感覺從我們見面開始他就一直很不高興的瞪著我耶?」

  對於克里斯那過於灼熱的視線感到不安,蓋爾特小心翼翼的朝向應該很了解克里斯的蒂莉安問道

  「沒事啦,蓋爾特…他只是因為還不認識你所以才那樣啦…其實他人很好的」

  「我怎麼完全感覺不到呢…」

  聽了蒂莉安的說法,蓋爾特低下了自己的頭無奈的叼念道

  之後,在艾普菈的提醒下到化妝室洗完手的蒂莉安在回來後就迫不及待的用筷子夾起了便當內的菜。送進口中後,便當那既熟悉又懷念的味道讓她在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嗯…這家自助餐的味道都沒有變呢…還是那個我最熟悉的味道…」

  「妳最熟悉的味道?蒂莉安,妳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啊」

  聽到蒂安那彷彿在說自己很久以前就吃過這個便當一般的發言,蓋爾特感到意外的問了過去,而回答了他的疑問的並不是蒂莉安,而是貝魯卡多

  「臭小子,你是傻了還是呆了?蒂莉安當然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啊,不然她怎麼可能會是緋色薔薇的成員啊?」

  「啊…說的也是…」

  「呵呵,蓋爾特同學問了一個蠢問題呢」

  是因為終於找到了調侃蓋爾特的機會了嗎?在一旁用優雅的動作品著茶水的星喻愉快的揚起嘴角說道,然後阿爾莫也點點頭贊同了她的說法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他是笨蛋呢?」

  「囉嗦!」

  因為問了個蠢問題被說是笨蛋的蓋爾特不悅的朝向他們兩個罵道,接著趕緊將話題轉移到了蒂莉安的搭擋,也就是名為莫娜的蟬族的昆蟲精靈身上

  「對了,蒂莉安,妳的搭擋我記得是叫莫娜沒錯吧,你怎麼不把她叫出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呢?」

  「莫娜的話,她一直都在這裡喔…」

  大概是被蓋爾特剛剛怒吼的舉動嚇到了,蒂莉安縮著肩膀小聲的回答著並指了指自己的腰間,蓋爾特這才注意到蒂莉安別在腰上的東西其實並不是什麼蟬造型的腰包,它的真面目就是莫娜,與蒂莉安訂立了契約的昆蟲精靈

  「明明就是蟬,莫娜還真是安靜呢」

  明明就近在眼前,自己卻一直都沒有發現。為了化解這樣的尷尬,蓋爾特胡扯般的說道

  只不過他說的其實也沒錯,蓋爾特之所以沒有發現她的存在的原因,或許是因為跟貝魯卡多他們比起來,莫娜實在是太過安靜了吧。在蓋爾特的印象中,蟬應該是一種每當到了夏天,就會在樹上唧唧的叫個不停的昆蟲才對,跟蓋爾特印象中的蟬比起來,莫娜實在是安靜的太過出奇了

  不過蒂莉安卻向蓋爾特搖了搖頭,說了一句不是這樣的。然後,凱邁拉向不明白的蓋爾特解釋了起來

  「鳴叫是雄蟬為了求偶所使用的手段,莫娜是母蟬,所以她比較安靜,而且她本來就不太喜歡說話」

  「啊啊,是這樣啊。蒂莉安妳的個性比較木訥,莫娜又是不喜歡說話的昆蟲精靈,或許妳們兩個意外的是很好的組合呢」

  將蒂莉安跟莫娜會成為搭擋的原因認為是兩人的個性很契合的蓋爾特這樣說著,而蒂莉安也小聲的回答了一句是的。只有克里斯像是聽不下去了一樣的突然起身,然後氣沖沖的朝著蓋爾特走了過來

  「如果是艾普菈跟星喻這些蒂莉安的好朋友的話,我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不過你這傢伙從剛剛開始說話的態度就一直很隨便啊,你可知道你眼前的這位是什麼人嗎?!她可不是你這種身分的人可以用這種隨隨便便的態度來說話的對象!」

  聽了克里斯的話之後蓋爾特也很不高興的站了起來,對於他這樣莫名其妙就敵視著自己的態度,蓋爾特真的感到相當的生氣

  「哈啊啊?!你這傢伙大白天的也沒喝酒,在說什麼醉話呢?!」

  「我有沒有喝酒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看你臉上那兩個圓形的洞裡裝的根本就不是眼睛,而是玻璃珠吧!」

  「哈──?!」

  「停下,蓋爾特,冷靜!冷靜!」

  禁不起克里斯那沒來由的謾罵,就要發火了的蓋爾特被趕忙起身的艾普菈阻止了,拉住了蓋爾特的她用手輕輕的拍著他的背試著安撫他的情緒,就連蒂莉安也來到了克里斯的身邊向他說道

  「克里斯,吵架是不好的…」

  「呃…我知道了啦…可是蒂莉安,這傢伙可是──」

  「既然蓋爾特是艾菈菈的朋友的話,那他也是我的朋友…。你不可以對他那麼兇喔…」

  「切,我知道了啦」

  雖然還是一副十分不願意的樣子,但是克里斯還是在蒂莉安毫無氣勢的責難下低著頭退了下去

  講話的語氣稍微大聲一點就會嚇哭的現任偶像,以及莫名敵視著自己的偶像的經紀人。看來距離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極具特色的這兩個人之間和平相處的日子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一邊啜飲著手中的蜂蜜檸檬水,蓋爾特厭倦了一般的想著。緊接著吃完了晚飯的他們又拿起了組裝工具開始快馬加鞭的趕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