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雅

本章節 2231 字
更新于: 2019-07-08
碰————————

一個巨漢在我眼前單膝跪地,就在我剛剛在他身上使勁全力的斬擊後。

不要大意,這傢伙可是跟我在這纏鬥了三十分鐘,我擺出戰鬥的姿態等待他站起來。

一秒......

二秒......

三秒......

我緊握著手中的魔導器『火種』,它藉由我體內的『魔力』呈現劍的型態,而劍身是由藍色的能量所構成。

六秒......

對方手中的『火種』依然還有活力,雖然沒有變成武器的型態,但許多藍色能量的粒子還在持續不斷的在『火種』旁飛舞。

九秒......

看著自己手上那把藍色的劍 —— 沒有問題,粒子的濃度還夠,我的『魔力』還夠!

這時對手的『火種』周圍的藍色粒子也不斷增加,絕對!我絕對會贏的 ————

十秒.....

噹、噹噹、噹 ————

『火種』掉落到地面的連續撞擊聲,原本聚集在旁邊的粒子也一哄而散,接著巨漢倒在地上。

......

......

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原本沉寂的聲音瞬間被周圍平台上觀眾的歡呼聲給蓋過。

這時一名穿著白袍的男子走了過來,他看了看巨漢的狀況,接著他擺出了手勢「勝者——瑪麗雅·奧弗尼爾!」

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觀眾再次響起歡呼聲,在聽完白袍男子 —— 裁判宣告後。

我贏了,我終於贏了!。

高舉著『火種』回應著觀眾的歡呼聲,接著我看向貴賓席上的女子,她流著眼淚對著我微笑。

「母后 ... 您的瑪麗雅沒有輸給任何人。」

然後我看向母后旁邊帶著王冠的男子,他面無表情地注視著我 ...

「看著我,看著我,因為我是最優秀的 —— 父王 。」

不管父王之前您怎麼想,也許我在您心中從來就沒有佔過任何一席位,但這次的競賽,這個第一順位的繼承權已經是屬於我的了,所以看著我!從今之後——

****************************************************

十天後 ...

房間內女僕們到處忙上忙下的,她們在為了等一下的儀式幫我打扮,一場屬於繼承者的重要儀式。

我現在要穿著的是紅黃配色的軍禮服,這套是在這十天內趕出來的,原本那件是依照第一王子——戈登他的尺寸,但他在最後的決賽輸給了我。

他後來醒過來時那悔恨的表情 —— 實在讓人太開心了 ... 那張臉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殿下,您心情特別愉快,是不是想到什麼好事?」

其中一個女僕問起我話來,不起眼的麻子臉——沒看過的長相,新來的?

「猴子。」

「猴子?」

「最近一些貴族送來南方罕見的猴子,特別會表演和哄主人開心。」

「哇~ 好神奇的猴子,牠會做怎樣的表演呢?」

「我也滿想知道的,你說是不是?」

接著旁邊的女僕們都偷偷的笑了起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而那位麻子臉的女僕看了看周圍,沒多久整個人羞愧地退到角落去。

這是第幾位了 ... 那些貴族總是送這些不妨礙主人美貌且嘴巴特別甜得過來。

哼 —— 對那些貴婦也許有用,但你們太小看我了,一群笨蛋。

「殿下,時間差不多了。」

我看向鏡子裡面身穿軍禮服的我,所有的喜悅都寫在臉上,這多年來的努力就是為了接下來的那一刻。

然後點了點頭,女僕們為我打開了這房間的門,頓時外面兩旁的士兵對我行禮。

我沿著預定的道路來到一座廣場,這裡中央只有一扇好幾層樓高的白色大石門。

「殿下,接下來由我替您帶路。」

一名穿著白袍的老者站在門前對我說道。

「有勞您了,祭司。」

祭司點了點頭之後舉起手中的法杖,唸起了祈禱文。

隨著祈禱文的進行白色大石門也一一的分解成好幾個正方形的小石塊,石塊飛向廣場外圍組成一個一個石碑。

緊接著水從四面八方灌進來,填滿了廣場外圍,並且一朵一朵帝國紅色的國花點綴在其中。

在祈禱文的尾聲時,一座祭壇在廣場中央被建構了起來,然後祭壇的上面拱起了一個聖台。

聖台上放著帝國最重要的象徵,外圓環雕塑精美的圖騰,內圈像藤蔓包起的圓,圍繞在中心的透明水晶體 ———— 魔導器『穆斯貝爾』。

魔導器『穆斯貝爾』出現的同時,祈禱文也結束了,而祭司也化成煙消失在空氣中。

『來者何人?』

一道雄厚的聲音傳遍四周。

「第八公主瑪麗雅·奧弗尼爾。」

『所求何事?』

「將成為帝國第三十九位皇帝 —— 承認我。」

『那麼歌頌帝國的榮耀。』

一道階梯從祭壇上冒了出來,我沿著階梯走到了聖台旁,並將手放在魔導器『穆斯貝爾』上。

「點燃生命之力,奔流在時光中的烈焰,我在此向您請求,我將在此奉獻,以吾之名 — 瑪麗雅·奧弗尼爾。」

在我念完咒語後,魔導器『穆斯貝爾』中心的水晶體亮起了強烈的白光將我吞噬進去。

*********************************************************************

從儀式結束後,我人回到了白色大石門的廣場,接著一直參加慶典到現在。

雖然已經傍晚了,外面街道慶典的喧鬧聲還在持續進行著。

叩 —— 叩 ——

「進來。」

「殿下 ... 參見主人。」

一名留著綠色長髮,帶著鐵面具的少女,單膝跪在我面前。

「父王說的就是你嗎?我的『盾』。」

「是的,主人。」

那個鐵面具只有露出一隻眼睛 ... 這就是觸犯禁忌的家族嗎 ...

「名字?」

「......」

「有吧?即使是如此卑微的家族。」

「...是的,我的名字 —— 愛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