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偶像降臨-2

本章節 3347 字
更新于: 2019-07-03

  「阿爾莫,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一邊揮動著手上的工具,蓋爾特突然向一旁同樣忙碌著的阿爾莫發出疑問

  「請說吧,但是蒂莉安的三圍什麼的我可是不會說的喔」

  「誰問這種事情了?!我問你,我們緋色薔薇應該是一邊維護學園秩序,一面跟異生物對抗的組織沒錯吧?」

  倒豎起眉毛的蓋爾特先是對阿爾莫的話憤而反駁,接著向他提出了自己真正的疑問。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就跟厭倦了自己人生的厭世者一模一樣

  「是啊?事到如今你還在問這什麼蠢話啊?」

  「那我問你…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組合演唱會舞台啊!」

  將手上最後一顆螺絲旋進對應的孔洞中。蓋爾特憤怒而困惑的向正在揮動槌子釘入鐵釘的阿爾莫發難

  他們現在正在組裝的,是由星喻的老家所投資的超大型企業集團,也就是極限科技旗下的科技公司所開發的快速組裝式演唱會舞台

  該產品以攜帶以及組裝都相當方便,最慢也只需要一整天就可以組裝好豪華的演唱會舞台而聞名。在得知蒂莉安即將在這所學校舉辦演唱會後過沒幾天,他們兩個就被星喻派到了學校一處隱匿的倉庫內開始組合著這套在前幾天才緊急準備好的演唱會組合

  一直到昨天都與班上的同學一起拼死拼活的趕工,這才勉強在月牙祭開始前將鬼屋的裝飾跟入口等東西全都完成。正想著在月牙祭前好不容易能夠好好的休息一下,卻又立刻被會長抓來組裝演唱會舞台,本來就已經用盡了活力的蓋爾特這下更加的筋疲力盡了

  「就算你跟我抱怨也沒用,我能有什麼辦法啊。這次演唱會的消息封鎖得過了頭,就連會長也是在蒂莉安回到學校之前的幾個小時才收到學校要舉辦演唱會的相關公文的。那時候她一看到那封被標註為急件的公文時,她整個人簡直就要氣炸了,幸好你跟艾普菈那時候不在,不然的話一定會掃到颱風尾巴的」

  「我怎麼覺得我們還是掃到颱風尾巴了呢…?」

  感覺額頭到現在還在隱隱作痛的蓋爾特一邊回想著艾普菈的貓女僕裝,一邊無奈的回答了阿爾莫

  「不過既然你都問我了,那我也向你提個問題可以吧…那是怎麼回事?」

  「蓋爾特加油!阿爾莫加油!」

  阿爾莫的視線所向的,是現在正在舞台下方,一個出現的地點跟時機都很明顯不對勁的銀髮的啦啦隊,那是在這個時間本來應該已經回到她負責守護的月之塔的間宮月

  雖然並不是啦啦隊隊員的她穿著啦啦隊的制服跟短裙的模樣看上去比平時更加的可愛,但老實說有個啦啦隊隊員在倉庫裡幫組裝著演唱會舞台的自己加油,這種景象只讓蓋爾特跟阿爾莫覺得自己看起來很悲哀

  「是你要求她那麼做的嗎?」

  「怎麼可能,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喜歡胸部的胸部魔人啊,不是嗎?」

  「你欠揍是吧?」

  蓋爾特咬牙切齒的瞪著阿爾莫說道,自己那時候明明不是故意的,卻從此被貝魯卡多還有其他人誤以為他有喜歡摸胸部的奇怪癖好,這讓蓋爾特感到很不高興

  「好好好,別生氣別生氣,不過我想這可能又是會長指使的吧?她可能又跟她說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不是可能,我認為一定是。不過她本人看起來似乎很開心的樣子,所以我想應該沒關係吧…」

  雖然明擺著又被會長作弄了,但是穿著啦啦隊裝的月本人看起來卻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不過這也難怪,因為一直到前幾個星期為止她都一直做為月之塔的守護者跟她的夥伴奇菈拉兩個人待在塔裡面哪裡都不能去,對那樣的她來說,當啦啦隊給別人加油鷹該是一種相當新奇的體驗吧

  這樣想著並聳了聳肩膀,蓋爾特撿起螺絲起子準備繼續舞台的組裝作業。然而這時候阿爾莫卻放下手中的錘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

  「不過我們兩個也做了那麼久了,肚子好像有些餓了啊。現在幾點了?」

  「不知道,我的手機沒電了。不過經你那麼一說,我好像也感覺有點餓了」

  「柯克摩爾,幫我弄一個能看時間的東西出來吧」

  阿爾莫從口袋中取出了卡片將與他搭擋的鋸齒鍬形蟲型的昆蟲精靈召喚了出來

  阿爾莫的夥伴,名為柯克摩爾的昆蟲精靈所擁有的是重現的能力。是一種能夠將他親眼見過的東西完全複製出來的能力,而且不僅限於實物,就算只是看過照片或影像也可以。只是唯一的缺點就是重現的東西只能維持短短的五分鐘,雖然十分的短暫,不過如果用來看個時間的話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別那麼輕易的使喚我啊,我的能力可不是給你拿來那麼用的」

  雖然嘴上那麼抱怨,但柯克摩爾還是按照著他的話發動能力複製出了一個時鐘來,看向鬧鐘上所顯示出的時間,阿爾莫發出了驚呼

  「哇,都已經7點半了,我們做那麼久了啊!」

   非常湊巧的是,倉庫的門在他如此驚呼的同一時間突然被人敲響並且打了開來,從倉庫外現身的,是提著野餐籃的星喻以及艾普菈,還有凱邁拉三人

  「辛苦你們了,我們送晚餐來囉──!」

  艾普菈一邊說著,一邊從籃子裡面取出了一個個包裹,並在一旁的小型餐桌上排列整齊

  她們所帶來的食物是用料很豐富的咖哩飯,還有集合了在這個時期味道鮮美的蔬菜的色香味俱全的沙拉,至於甜點則是用水果以及核桃等堅果所烤成的派,還有裝在水壺裡的牛奶,甚至就連貝魯卡多這些昆蟲精靈,她們也分別準備了西瓜汁跟蜂蜜等他們所愛吃的食物

  「喔喔,太好了,我的肚子都要餓扁啦──!」

  看到這些可口的餐點,早就嚷嚷著餓了的阿爾莫一從舞台上下來,便立刻將手伸向了其中一份咖哩飯

  不過正當他的手就要拿到咖哩飯的時候,艾普菈卻將手伸了過來用力的打了一下他的手掌,被她打了的阿爾莫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一臉像是在說「我為什麼要挨打?」的無辜表情問道

  「妳做什麼呢?艾普菈」

  「我才想問你做什麼呢,你們兩個弄得全身都髒兮兮的,吃東西前先去洗臉跟手,沒洗的人不准吃晚餐!」

  擺出了一臉對此感到相當生氣的表情,艾普菈用像是與她的夥伴畢特發脾氣時很像的不由分說的態度睜大了眼睛瞪起了阿爾莫

  正因為他跟艾普菈也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因此與艾普菈相處了不少時間的阿爾莫很了解,艾普菈如果擺出那種態度的話就表示她是真的生氣了,在這種情況下繼續招惹她的話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再加上他也發現自己的雙手因為沾滿了油汙而變得髒兮兮的,因此她的要求在事實上也很合理,於是被她那麼一瞪的阿爾莫閉起了自己的嘴巴開始往不遠處的化妝室移動。期間,他碰上了正從化妝室裡走出來的蓋爾特,他早就已經結束了在飯前洗臉跟洗手的動作,正用衛生紙擦拭著自己的雙手

  既然已經洗完了手,那麼艾普菈自然也沒有阻止她,蓋爾特很順利的就從她手上領到了屬於自己的那一份晚餐

  「啊啊──不公平!蓋爾特你這個叛徒!」

  「哈?什麼東西不公平?我又為什麼是叛徒了?」

  看到蓋爾特拿到自己的晚飯,阿爾莫用手指著他大叫了起來。對於他的主張感到疑惑不解的蓋爾特歪起腦袋反問

  「你居然將我這個摯友拋在身後,想先享用同輩的女孩子親手做的便當!」

  「這種事情不管誰先誰後都無所謂吧,反正一定也是等大家都到齊了才開始吃啊」

  「那為什麼你可以先拿到便當,我就要被艾普菈打啊」

  「那是你活該,不管怎麼說在飯前洗手這都是最基本的吧?而且我以前就常常被艾普菈囉嗦這件事情,所以早就習慣了飯前洗手這件事情了」

  對於阿爾莫不依不饒的抗議,蓋爾特理所當然的回答道,艾普菈則嘟起嘴巴抗議著我才沒有囉嗦呢,我只是在提醒你!然後將裝有茶水的杯子遞給了蓋爾特,蓋爾特說了聲謝謝後從她的手中將茶杯接了過來

  「嗯…這還挺好喝的,這是什麼?」

  淺嚐了一口茶水後,蓋爾特從口中發出了讚嘆的聲音。看見他很喜歡的樣子,艾普菈也很高興的回答了他

  「這是用畢特的蜂蜜加上檸檬沖泡的蜂蜜檸檬茶,適量飲用的話對你的身體健康有好處,但是也不能喝太多,會容易蛀牙喔」

  「好的,不過做這個挺麻煩的吧?」

  「不會啊,我自己平常就會多少做一點,所以一點都不麻煩喔」

  「原來如此…我曾經聽說過蜂蜜有養顏美容的功效,怪不得妳的皮膚那麼好啊」

  「是、是嗎?」

  蓋爾特一邊觀察著艾普菈的皮膚一邊不自覺的貼近了她,兩個人的距離縮短到只要一移動就會碰到肩膀的程度,發現到這件事的艾普菈有些害羞的縮起了肩膀,然後──

  「嗯?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啊?」

  「沒事!」

  「沒、沒什麼啦!」

  洗完了臉跟手的阿爾莫從化妝室走了回來,終於意識到彼此之間的距離的兩人像是觸電一樣分開了。不遠處的星喻看著尷尬的兩人暗自竊笑著,凱邁拉還是一樣面無表情的將食物拆開後所剩的包裝疊好收進了籃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