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祭典之前-7

本章節 4349 字
更新于: 2019-06-26

  「啊啊,我死定了,我回去之後絕對死定了…」

  在返回學校的路上,左右手都提著大包小包的包裹的蓋爾特一副筋疲力盡的模樣說道

  由於在與異生物的纏鬥上耽擱了太多的時間,再加上因為臨近月牙祭的關係,便條紙上的東西有不少早就已經銷售一空,為了將這些東西湊齊,兩人分頭東奔西跑又花了不少的時間,結果等到蓋爾特他們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他們離開學校將近5個小時之後了

  班上那群傢伙絕對會發飆的,一想到自己接下來將面臨的悲慘命運,蓋爾特就不禁悲嘆起了自己所遭遇的不幸

  「那不是因為你一直用色瞇瞇的眼神盯著莫娜看的關係嗎」

  聽了蓋爾特所說出的話,走在他身旁的艾普菈沒好氣的回答了他,自從蓋爾特的眼神被莫娜的「波濤胸湧」所吸引之後,她的心情就一直都不怎麼樣,雖然如此,她還是幫蓋爾特提了不少的東西。而面對她的指控,蓋爾特歪起了嘴巴辯解道

  「我哪有用色瞇瞇的眼神盯著她看啊!」

  「你明明就有…反正,跟莫娜或是凱邁拉那種擁有魔鬼身材的人比起來,我就是比較沒有女性魅力啦…」

  望向自己跟莫娜還有凱邁拉比起來明顯位居於下風的胸口的隆起,艾普菈用感到相當不安的語氣說道。而聽了她那像是在說自己的身材不好的發言的蓋爾特,則是豎起眉毛,為艾普菈認為自己沒有魅力這件事驚訝的「哈?」了一聲

  雖然艾普菈在胸圍的規模上確實遠遠的不及凱邁拉以及莫娜,而且身高以同齡人來說也相當的嬌小,但是相對的她卻具有著苗條且修長的姣好身形。發育良好且不大不小的胸部鼓脹,再加上纖細的腰身以及渾圓飽滿的臀部這樣如同模特兒一般的犯規的身材,要說是沒有魅力的話根本就只會讓人覺得是在開玩笑

  而且實際上幾個星期前他們在月詠樂園度假的時候,穿著泳裝的艾普菈就曾經吸引了在場不少男性民眾的目光,因此艾普菈非但不是不具有女性魅力,反而應該說是非常的有魅力才對

  雖然蓋爾特是這麼想的,但艾普菈卻很明顯的誤解了他剛剛無意間所發出的那聲「哈」的意思

  「為什麼你會在這個時候「哈」了一聲啊?在你的眼裡我的身材有那麼糟糕嗎?」

  「呃不…我沒有那個意思。我…」

  。自己所說的話讓艾普菈變得更加不安了,這樣的事實讓蓋爾特一下子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就在他苦惱著怎麼樣才可以既告訴艾普菈她的身材很好,但是又不會變成在對她性騷擾的時候,從他們兩人眼前的便利商店內走出了一個少年,見到他的蓋爾特完全將剛剛所煩惱的事情拋開到了九霄雲外,難掩心中怒意的他一邊大喊著一邊兇狠的瞪向了那個頭戴耳機,口中咬著巧克力的少年

  「阿爾莫──!」

  「耶?蓋、蓋爾特?!」

  看到蓋爾特跟艾普菈的少年瞪大了眼睛發出狼狽的叫聲,他是一個將頭髮整齊的向後梳好,又在頭上戴著一副耳機的少年。他的名字是阿爾莫,是與蓋爾特還有艾普菈一起長大的,與其說是好友不如說是損友的傢伙

  「終於被我逮到了,你這傢伙,居然敢給我落跑!」

  見到蓋爾特那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感到大事不妙的阿爾莫游移著眼神,從口中發出了「啊哈哈…」的笑聲,然後──

  「我突然想到有急事要辦,先走一步!」

  向他們很快的拋下這句話,阿爾莫轉過身就準備開溜。於是蓋爾特用下巴指著他的背影叫了出來

  「別想跑!艾普菈,抓住那個叛徒!」

  「咦?啊,好的!」

  雖然手上提著不少東西,但是身手矯健的艾普菈如果動起真本事的話,他是絕對不可能逃得掉的,得出結論的阿爾莫慌慌張張的停下腳步,轉過頭用手比出了T字形的手勢,要求他們兩個停下動作

  「等等,暫停!我要求暫停!」

  「駁回!這又不是比賽,哪有人在暫停的!」

  「不是啦,蓋爾特!畢竟艾普菈身上穿著那種衣服,在大街上跑跑跳跳的不太好吧?!」

  「咦?什麼衣…服…?」

  滿臉狐疑的艾普菈停下了動作,將雙眼的視線朝向自己的身上看去。她所見到的,是一襲黑白雙色的樣式性感的女僕裝。於是,這時候她才猛然的想起了,自己在跟蓋爾特離開學校的時候並沒有換衣服

  怪不得剛剛在大街上時路人看著自己的眼神會那麼奇怪,就像是在看著隨侍著自己的主人的女僕一般,原來那並不是自己的錯覺,而是剛剛自己真的是用這種打扮在大街上走著的

  而且讓這低胸短裙的女僕裝的煽情程度更加提升的,是她身上戴著的貓耳跟尾巴。雖然她並沒有那方面的興趣,但是戴著貓耳貓尾的性感女僕,不管怎麼看都是有著關於那方面興趣的人才會有的打扮

  想到自己居然用這種香豔刺激的打扮在大街上到處跑,艾普菈就不禁害羞得想在地上挖個洞鑽進去

  「為什麼不提醒我啊?!」她幽怨的朝向身為自己搭擋的畢特問道,平常這種時候她都會阻止自己的,為什麼偏偏今天不那麼做呢?

  因為妳在看到會長拿出這套服裝的時候一副不是不可以的模樣,我以為妳很喜歡這套衣服啊?畢特那麼想道。但是在她開口回答之前,有個男子拿著相機跟麥克風向著艾普菈走了過來,那是一個在身上穿著西裝的,記者打扮的青年男子

  「你好,我是輝月電視台的記者,這位可愛的小姐應該是附近的摸摸茶的店員吧?會打扮成貓耳女僕的裝扮,是因為在這次的月牙祭上妳們店裡打算推出這樣子的主題嗎?」

  拿著筆記本的他開門見山的就朝向艾普菈問道,於是──

  「不要啊────!」

  心中的害羞指數終於突破界限,艾普菈崩潰的發出了尖叫。然後一邊哭喊著轉身衝進了一旁的服飾店內。因為擔心她的關係所以蓋爾特跟阿爾莫也立刻追了上去,只留下了那名記者呆呆的站在原地,完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

  「這樣看那傢伙,有點可憐啊…」

  「不用管啦,說出那種失禮的話的傢伙就該像這樣被冷落」

  「嘛…就當是這樣吧,不過蓋爾特你居然弄哭了艾普菈,真差勁呢」

  在服飾店內等著艾普菈換下衣服的時候,阿爾莫用一貫的輕浮笑容向著蓋爾特笑道,那副模樣,簡直就像是在說「看看你做的好事」一樣。面對他的指控,蓋爾特不服氣的頂了回去

  「關我什麼事!話說你差不多也應該交待清楚了吧?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偷偷溜出來?」

  「我也不是想溜就溜出來的,是會長叫我出來幫她買東西啊。要是我敢拒絕的話,下場一定會很慘的」

  「我聽你在那邊鬼扯,你是因為能夠偷懶所以才答應她的吧?」

  「喔呀,被發現了嗎?」

  「你這傢伙…」

  阿爾莫的回答果然跟想像中的一模一樣,蓋爾特不禁感到渾身脫力了。於是為了鼓勵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的蓋爾特,阿爾莫從口袋中拿出了幾張長長的紙片,那是將於最近舉辦的,偶像歌手的演唱會的門票

  「別那麼一副要死掉的樣子嘛。你看,有別人給了我幾張U8的演唱會門票,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看吧」

  「才不要,巨乳偶像歌手那是你的喜好吧?別把我也拉下水」

  「少來了,和你一樣都是青少年的我明白的,你對胸部也有興趣吧?要不然你之前就不會去揉艾普菈的胸部了,嘿嘿」

  「那是意外!」

  朝著嘿嘿笑著的阿爾莫,蓋爾特反射性的吼了回去。接著,從他們的後方傳來了換好了衣服的艾普菈的聲音

  「什麼事情是意外啊?」

  「不、什麼都沒有」

  蓋爾特慌忙的回答,在月詠樂園裡因為睡糊塗而不小心發生的揉胸部事件,是他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想再去提起的過往

  「怎麼樣?好看嗎?」

  艾普菈已經換下了貓耳女僕的打扮,換成了在店內選擇的白色的連衣裙。她在原地輕飄飄的轉了一圈,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向蓋爾特問道

  「嗯,很可愛哦,很適合妳」

  「很可愛,是嗎?」

  她以聽起來顯得很高興的聲音呢喃著。在不知不覺間,她原本糟糕的心情已經好轉了。在他們身邊的阿爾莫像是看到了什麼刺眼的東西一樣瞇起了雙眼,然後說道

  「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所以蓋爾特,快去付錢吧」

  「咦?是我要付錢喔?」

  「幹嘛?男朋友居然連一件衣服都捨不得買給女朋友?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才不是女朋友!」

  蓋爾特想都不想就很快的否定了阿爾莫所說的話

  雖然艾普菈的確很可愛,而且自己對她也不是沒有那方面的想法。但是對於自認為談戀愛什麼的跟自己無緣的蓋爾特來說,要跟艾普菈以男女朋友互相稱呼,這種事情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樣思考著的蓋爾特不知道的是,他毫不猶豫的回答讓艾普菈的心情一下子又從高興變成了失望。望著失落的艾普菈的表情,阿爾莫用手捂住了臉,用像是在看笨蛋一樣的臉色跟語氣回答了蓋爾特

  「蓋爾特,你這傢伙真的…嘛…算了,不管怎樣都好啦,不過會長說今天有重要人物要來,要我們早點過去」

  「重要人物,是指莫娜她要回來吧?」

  「妳怎麼知道?」

  阿爾莫一臉訝異的向著艾普菈反問了過去,這件事情是剛剛星喻才突然打電話告訴他的,照理來說艾普菈他們應該沒有能夠入手這項資訊的管道才對

  「我們剛剛已經在貝塔領域裡碰到她了,這次要不是她出手幫忙的話,我跟蓋爾特可能就危險了」

  「呼呼,又是美人救英雄…不,狗熊呢,蓋爾特你真是沒用啊」

  「囉嗦!話說回來,莫娜的真實身分到底是誰啊?居然能夠讓身為那個極限科技的股東千金的會長稱她是「重要人物」,難道說她是很了不起的人嗎?」

  被星喻的雙親做為股東所投資的極限科技,是位於隔壁的日耀市的超大型企業。其霸業更是小到衛生紙,大到國家用的飛機或是坦克等軍用品都有涉獵,是間可說是帶領著這個時代的超級大公司。被與那樣的大公司有著關係的凌星喻稱其為重要人物,蓋爾特認為那個莫娜說不定是比想像中還要更加偉大的人物也說不定。

  「某種方面來說應該算是吧,雖然不是什麼政治家或是千金小姐那樣子的人物就是了」

  幾經思考過後,阿爾莫這樣回答了蓋爾特,但是蓋爾特還是無法理解,於是他轉而向艾普菈尋求解答,但是一向對他是有問必答的艾普菈卻也一臉神祕的不告訴他正確的答案,只是回答他說「等一下見到她之後你就知道了~~」,接著向著他眨了眨其中一隻眼睛吐了吐舌頭,那是以艾普菈的個性來說,很難得會做出的孩子氣的動作

  「為什麼都不告訴我啊…貝魯卡多你是知道的吧?莫娜的真實身分」

  從朋友跟青梅竹馬那兒都得不到答案,蓋爾特最後問向了自己的搭擋貝魯卡多。貝魯卡多在緋色薔薇裡待著的時間比自己要長很多,如果是他的話一定會知道答案的。或許是看蓋爾特可憐吧,貝魯卡多給了他一點提示

  「嗯…那個小姑娘的髮色還蠻特別的喔?你真的都沒有發現嗎?跟那個姑娘髮色很接近的人,那個人就在你的附近喔」

  「在我附近…?可是我並不認識有著那種青綠色頭髮的人啊?」

 想了想莫娜那一頭在光線的照射下有時候會奇妙的變成白色的青綠色長髮,蓋爾特十分納悶的說道,他並不記得自己有認識什麼有著那種罕見髮色的女孩子

  「算了,這是我的錯。打從一開始我就不該對你這臭小子的智商有所期待的,蠢蛋」

  「什麼啊──?!」

  只是想不出某個人而已,為什麼就要被貶為蠢蛋啊!被貝魯卡多說是蠢蛋的他很不滿的大聲吼道。結果接下來,他就被終於忍無可忍的店長叫到了辦公室,狠狠的訓斥了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