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F.E.003 回到過去

本章節 4499 字
更新于: 2019-06-26

A.L.I.F.E.003 回到過去


原本以為自己會有很多事情要在離開前做完的。

雅純在離開後的隔天,我才注意到她在我的床頭櫃上留下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回去之前大概要做的的準備事項。

現在居住的地方好像可以不用退租的樣子,其他的瑣碎的事情也不需要擔心。

雖然回到過去的期限不算短,但如果結束的話,「回到現在」其實大概也才跟我「回去」的時間點隔了幾分鐘。

意外的其實沒什麼事情。

要我做好的準備真的不多,就只有「建議當天穿著輕便,會有換衣服的需要」這種很簡單的建議。

一週的時間主要是為了讓我做一些想在這個時代做的事情,還有再次確認自己的心情。

早就下定決心的我當然沒有什麼好留戀的。

這樣想著的我,在第三天來到位在深山裡的一間研究室。

門上簡單的寫了「A.L.I.F.E.」的一棟白色建築,看上去似乎屋頂上種滿綠色植物。

據說種那麼多東西在上面,主要只是為了從天空看下來的時候不會輕易的發現這裡。

旁邊的樹木也幾乎都比這個建築物高,應該從空中很難被發現吧。

進到裡面去後,我在一間更衣室裡脫下身上的衣服,換上一身病人在穿的那種輕便服裝。

連內褲都不能穿,感覺涼颼颼的。

接著雅純把我帶到一間看起來很像手術室的房間,要我坐在房間中央的病床上等著。

沒多久就來了兩位看起來像是研究人員的一男一女的外國人。

「你好,姚辰川先生對吧?跟你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你的第二負責人,叫我艾倫就可以了。這位是我的助理,莉莉。」

看起來大約40多歲的外國男性倒是中文非常標準,只有一點點的口音。

旁邊年紀應該比雅純還要小的女性似乎就不太會說中文,光是「你好」兩個字都有很重的口音。

「第二負責人?意思是還有第一負責人喔?」

「當然是我啦,學長。」

雅純對我笑著揮揮手。

「原來如此。」

「那,請你先躺下來吧。首先要跟你說明一下待會會對你的身體做的事情。」

艾倫先生給人一種「是個很正經的人」的感覺,眉頭的皺紋倒是不少。

「等一下會在你身上先打入兩個置入型的接收器,一個在耳朵後面,一個會在你的脖子附近,主要的作用是在你需要的時候,會提供你一些建議讓你聽到,同時也能回答我們。當然這也有監視的作用,我們會從你平常的對話、甚至是打字、寫字的時候找到你是不是有偷偷跟不該透露的人說出任何關於這次重生的事情。」

「聽起來好科幻。」

而且真的跟雅純說的一樣,一點秘密都沒了。

「哈哈哈哈哈,你放心吧。不必要的事情我們也不會紀錄的,主要也是為了能監控到你的身體狀況,如果有生命危險我們也能馬上做出對應...所以就算你回到過去跟什麼人發生性關係也無所謂唷。」

我的學妹實在是...這樣的當我第一負責人真的可以嗎?

「沒錯,另外這個要請你好好的保管。」

艾倫先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支非常有時代感的手機。

諾O亞,3310。

「給我這個幹嘛?不小心掉下去會毀滅世界欸。」

「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也知道這個笑話啊!」

那個很正經的艾倫先生居然笑了。

「這就是我那個年代的東西啊。可是給我這個能做什麼?玩貪食蛇?」

「雖然裡面是有這個遊戲啦,但不是拿來這樣用的。你連按五下」#」試試看。」

我照艾倫先生說的按了五下。

結果3310在我眼前開始像是變形O剛一樣,變成下一代的彩色型手機。

這也太酷了。

「這個手機會隨著你回到過去,防水耐摔是絕對可以保證的,它可以自動變成各個時代的手機,以後我們也會用這個傳一些東西給你,手機本身有特殊的認證方式,所以變形的功能只有你使用的時候才會出現變化,收好它吧。這個可是超越時代的產物。」

「我覺得好像在看現實生活版的科幻片。」

「這個手機還有一些其他的功能...等到必要的時候我們會告訴你該怎麼使用的。你再按五下」5」它就會回到3310的樣子了。」

接著莉莉遞給艾倫先生一個針筒。

「現在我們要幫你先注射麻醉藥了,等你醒來的時候,就會回到你2003年的時候。」

「所以我不會知道我是怎麼回去的?」

「這是商業機密。」

艾倫先生邊說邊把針筒裡的液體注射到我的體內。

好吧,我以為會有飛天車之類的出現。

睡意很快的向我襲來。

「那麼...。」

在我睡著前,好像聽到雅純對我說了什麼。

—————————————————


我想,我做了個有點怪異的夢。

我已經死了,從小到大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跑來參加我的喪禮。

所有的家人、親戚、交往過的女朋友、以前的同學、待過的公司同事、老闆,甚至還有一些不太認得的面孔...看到簽名才發現那是生前在當幼稚園老師的媽媽曾經帶過的學生,連我只曾經陪他們玩過幾次的孩子都來到靈堂前上香。

至於我,就像個幽靈在靈堂內到處走動,看著他們痛哭、悲傷...或是一臉嚴肅的神情。

似乎是連遺體都火化完畢,靈位前只放了一個罈子,沒有棺材。



畫面很真實,但內容對我來說卻很虛幻,說到底怎麼可能連只相處過短短時間的人都會出現。

他們在說些什麼,我完全聽不見。

明明整個靈堂塞滿上百人,卻什麼都聽不到。

最後一個踏入靈堂的,是湯雅純。

對了,我接受這個神秘的學妹提出的「重生」計畫。

我怎麼可能死掉?

難道這是那個?重新投胎轉世下輩子再說?

怎麼想我也不記得自己做過讓她恨我到這種程度的事情。

我跟著她走到自己的靈位前,看著她鞠躬、上香。

「該醒了唷,辰川。」

上完香的她,卻轉身對著沒人看得到的我說出這句話。

是夢,還是現實?

眼前的景象和她的臉孔,慢慢變得模糊。

我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眼前的人卻變成我非常熟悉的臉。

是年輕時的小堂姐...雖然是「小」的,但還是比我大足足19歲。

「大」的那個堂姐要再多個2歲。

在她旁邊站著兩個人,他們都微笑著看著我。

是我的父母。

這個地方我有印象。

上國中前那個暑假,因為擾人的氣胸再次開刀治療,讓我人生第一次體驗什麼叫插管...還有在有意識的情況下抽痰。

總之現在躺在病床上,插著呼吸管,我只能用點點頭回應堂姐的呼喚。

話說回來痛的感覺其實也跟當初車禍差不多,都是一樣痛到還是小學生的我回想起來就只能狂罵髒話...當然插著管的我罵什麼也沒人聽得懂。

相信我,你不會想體驗第二次。

雖然我正在體驗就是了。

沒想到我真的回到這個時刻,我看著自己縮小的雙手...當然19歲去刺的刺青在現在這個身體還沒發生。

除了這個之外,的確是我的身體。

「弟弟有聽到我的聲音嗎?」

一旁的護士小姐在我眼前揮揮手。

我聽錯了嗎?感覺她說話有個口音。

「嗯。」

嘴裡塞著管子的我也只能發出這種聲音點點頭。

「好,那這邊要麻煩家屬先離開一下哦,待會要幫弟弟抽個痰,你們看了不太好受。」

她邊說邊把我爸媽跟小堂姐趕出恢復室。

看來剛剛聽到的口音是真的。

接著轉過來看著我。

她用一雙漂亮的藍眼睛看著我。

「知道我是誰嗎?」

我點點頭。

是艾倫先生的助理,莉莉。

「Great,我現在幫你先抽痰。你還在住院的期間我會負責幫你,等你出院了會有別人接替我,現在你就好好休養吧。」

果然要來了啊,那個抽痰。

話說回來,莉莉到底幾歲?

她跟我一起回到這個時代,感覺上好像只有稍微年輕一點點。

算了。女人的年齡是秘密,這點不分國籍。

她能以成年人的身分在這裡,就表示她至少只比堂姐小個幾歲。

在加護病房的我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好做。

畢竟痛成這樣,我只剩下按麻醉器的力氣。

艾倫先生交給我的手機,莉莉幫我藏在枕頭底下。

那個討厭的呼吸器只在我身上半天就抽掉,在加護病房又多待一天我就轉普通病房了。

轉進普通病房第二天,我堅持拿掉麻醉器,因為那個的麻醉程度...讓身體整個都不自在,什麼都吃不下去。

雖然之後要靠意志力忍痛,但總比不能正常吃東西要好。

連陪著我轉到普通病房的莉莉都覺得,我現在這個小小的身體能忍成這樣真的很厲害。

除了麻醉器之外其實身上還有導尿管,這也在我出拔掉麻醉器的同時一起拔掉了。

我可一點都不想感受什麼是尿道play,殺了我比較快。

轉到普通病房第二天,我已經可以忍著痛下床走動,好好的自己上廁所了。

術後恢復過程再痛我都沒掉眼淚(抽痰不算的話...那個沒辦法忍),但我還是為一句話哭了。

「辰川,你現在會不會痛?」

對我來說12年不見的媽媽,坐在病床邊一臉憔悴的樣子,卻只擔心我痛不痛。

「還可以啦,媽媽。」

我把臉埋在媽媽的懷裡掩飾我的眼淚。

「很痛要跟媽媽說哦,我如果不在就跟那個漂亮的莉莉姊姊說,她很喜歡你欸,為了你轉到普通病房照顧你。」

「嗯,我會跟莉莉姊姊講。」

然後我立刻聽到病房外的護理站有人大聲咳嗽。

聽起來是莉莉被水嗆到了。

哈哈,真抱歉。

一個外表13歲,裡面裝著27歲的男人的傢伙,還用小孩子的語氣叫自己姊姊,果然是噁心了一點。

還在加護病房的時候莉莉就告訴我,她跟之後接手的人回不定時利用我身上的接收器觀察我。

妳這傢伙,幹嘛偷聽我跟久未相逢的媽媽說話啊?

不過看來接收器的狀況一切良好。

「媽,我想吃妳煮的滷肉。」

我抬頭看著媽媽。

「哎,你現在還不能吃那麼油啦。出院再煮,你先吃這個。」

她從病床旁邊的櫃子裡拿出一個保溫鍋。

裡面裝著我記憶中術後的復原期常常吃到的香噴噴的鱸魚湯。

也是讓現在153公分35公斤的我,在這個暑假兩個月胖到65公斤的元兇。

胖到下巴有三個,卻分不出脖子跟下巴的界線那種胖。

管他的。

現在的我非常需要營養,而且我實際上12年沒吃過媽媽煮的東西了,出院再節制吧。

燉的恰到好處的新鮮鱸魚,還有湯裡的溫補中藥食材。

平常一向煮飯重口味的媽媽,只有這個湯不太放其他的調味,只有少許的鹽跟蔥段。

魚這種食材,只要夠新鮮根本不用放太多調味料,一點點鹽巴就能讓整個湯頭甜到回甘,蔥段也是稍微去腥的作用,燉的剛剛好,吃起來脆脆的又不會太硬。

雖然我現在這個身板,食量頂多只能吃不到半鍋。

吃太多對傷口也不好。

吃飽之後,媽媽說要先回去整理我的換洗衣服過來,就先離開了。

我住的是只有兩個人的半自費的病房,所以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人在我的對床。

聽說是個比我小一點的女生,但她那邊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拉起簾子,我也沒看過。

她的家人也

一個人有點無聊的我,決定跟鄰居小妹妹打個招呼。

雖然我不太愛跟別人打交道,但小孩子我就另當別論了。

我很喜歡小孩。

雖然我現在只有內心是個成年人,身體只有12歲就是了。

怕拉扯到傷口,我小心翼翼的下床走到對面把頭探進簾子裡。

一個小女孩一絲不掛的背對著我。

她有著皮膚白的像是洋娃娃似的,小孩子纖細的身體。

但她的背後有一條沿著脊椎貼的紗布,紗布上有微微的一點滲血。

從頸椎沿著往下到屁股...我是說,尾椎的部分。

下一秒,她注意到我的視線轉過頭來。

「呀啊啊啊!」

該死!我都沒有先開口說句話就探頭進去!

白癡啊!回到過去認識的第一個人注定要討厭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