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本章節 1844 字
更新于: 2019-06-25
  擺置於教室正前的時鐘,時針指著11:30,老師正在上著分數的加減法,是數學課,情願盯著等速旋轉的指針也不願意專注在課堂上。
  理應是在發呆與學習的交替中度過,總不如人願的這個循環被新的狀況給突破,老師在課堂到了一個段落時放下了粉筆,看了下名冊,唱了名。
  「璐,還有依卡,上來解一下題目。」
  坐在第一排的男孩應聲而起,走到黑板前方開始解題。
  雖然叫了兩名學生,卻只有一位上台。
  「璐?」
  老師疑惑地問,明顯的是在看我。我瞪大眼睛。
  「璐,你在發什麼呆?」
  「唉呀,老師你嚇到她了啦!她那麼膽小,笨蛋璐。」不知道是哪一個同學率先開口,全班同學哄堂大笑,就連老師也不禁莞爾。
  「好了好了。」老師擺出和善的表情試圖安撫,輕聲的哄著我上台。軟硬兼施的雙重壓迫下,即便不知為何,我仍跨出腳步。
  手握著粉筆,看著題目無法動彈,明明就是再簡單不過的分數加減法,寫得出來卻寫不出來,強烈的違和感。
  站著發愣了好一會。名為依卡的男孩已經解完題目瀟灑回座,而我仍望著眼前無解的題目,遲遲等不到人來解救。又有人開始起鬨,被當成笑話看了。老師沒有馬上阻止眾人,笑聲傳染了整個班級。
  緊盯著題目,手拿著粉筆抵著黑板,想要寫,明明就算的出來的,卻連解答的雛型都組不出,不甘心似的,手不聽使喚地僵直,最後只能低下頭放棄。
  「好啦,不會的話也沒有關係,先回座位吧!」
  老師出面緩頰,同學們的訕笑早已結束,徒留下孤立與尷尬。
  老師「刷刷刷」的揮舞著粉筆,粉筆與黑板摩擦產生的石灰如雪片般飄落,題目適得歸所地得到了正確的解答,課堂繼續著,並沒有就這樣結束,直到宣示下課的鐘聲響起。
  接下來是正午,是午餐時間,我卻不由自主站起身,彷彿身體的主人另有其人。
  鐘聲像是在宣告些什麼,有一種感覺,繼續待在教室會發生不好的事。   
  趁著鐘聲還沒有止歇,我邁開腳步趕緊離開教室。
       
  不知道該往哪裡去,卻逕自走著,身體像是有自動駕駛導航,外頭艷陽高照卻照不亮心中莫名的憂鬱,總覺得天氣不該這麼好。散著步,溜搭了校園半圈,看著蔚藍的晴空、偶爾停留吱喳的麻雀、老舊將要拆除的校舍,心情不再那麼鬱悶,似乎舒坦多了,帶著稱不上輕鬆愉快卻也不至於煩悶的心情走回教室。
  我知道為什麼我要離開教室了,身體比我腦海中的記憶還要深刻。我在逃跑。
  一走進教室,還沒到座位上就看的見慘狀,飯菜散落在桌上,走近一看,其悽慘場景是遠處觀望無可比擬的,油脂與醬汁滲入刻上不堪字眼的桌面裂痕,木桌的內部與調味的液體相容,成為不可抹滅的歷史痕跡。
 
  「是誰啊,好過分喔。」
  「不知道呢。一沒注意就這樣了。」
  「會不會是自己弄的啊,她平時不就怪怪的嗎?」
 
  老師在相近的時間點走進教室,理所當然的看見這個慘狀,無法無視的慘狀。作為一個老師,有不得不的情況,就像現在,必須得問,於是問了。
 
  「她自己打翻的。」同學們一致地回答。
  「怎麼那麼不小心?趕快處理,不要弄髒了。」
 
  老師默許,若是同學有個發洩的出口,過剩的精力能藉此轉移,尤其那又是個只進不出的出氣筒,沒人可以哭訴,自己也不用處理,實在是再好不過。
 
  在眾人的目光下收拾冰冷油濕的飯菜,即便仔細擦拭也不能完全將滲入的油漬抹去,沒有任何胃口,呆呆地坐在位置上直到午休時間,沒有趴下來休息,因為不想聞到那令人作嘔的味道。
  騷擾並沒有在午休時間停下。背部被用力的一拍,轉頭看見有一人明顯剛剛跑離,就是他做的吧。一旁沒有趴睡的同學則對著我空笑,午休時間要是過於吵鬧引來巡堂老師可是會挨罵的。
  他仍然盯著我笑,直覺覺得不太對勁,手往背後一伸,有些困難的摸到了不屬於我身上的東西,勉強用指甲才摳了下來,是一張紙,上頭寫著「我是笨蛋」還畫著討人厭的笑臉>_^。
  我聽見了心中某種東西碎裂的聲音。明明也才兩個小時,卻像是累積已久,深層憂鬱一口氣爆發,以前似乎也有過這種情況,很久以前。
  我緩步走出教室,直挺挺地站在走廊外緣,低下頭看著一樓由磚頭鋪成的地面,一旁的花圃種著矮樹叢。沒有同學嘻笑玩鬧著,也沒有違規地在走廊奔跑、危險地在樓梯間嬉鬧,幸好是午休時間,真是好險,不然這個景象恐怕會讓不相干的他們有一輩子的陰影。
  我跨上走廊的圍欄,教室裡的同學好奇地看著我,看著這個笑話打算做什麼玩笑事。
  我坐在圍欄上,面對著他們,看著他們,擒住眼淚,不能哭,不能示弱,要記住他們,也讓他們記住,這會是一輩子的玩笑。
 
  後悔吧。我往後一躺。
  有人會來嗎?沒人會來吧。
  後悔的卻是我自己。
 
  ──好希望能有人來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