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脾氣不好的刺客(1)

本章節 1594 字
更新于: 2019-06-25
  星期三,我按恕亞的話空著手來到公司。
  我已經把小可愛交給棺帶去他藏身異空間裡了,雖然做家長的還是很不放心,但以棺的強大實力,我想他還是能照顧好小可愛。
  與恕亞約定的時間是九點,我提早在八點半就抵達了公司,但有個人卻比我還早出現在員工休息室裡——那就是穿著異域服飾的恕亞。
  恕亞今天身上套著一件褐色的長版斗篷,上衣是件看起有些陳舊的棗紅色軟甲,褲子是略為寬鬆的棕色動物皮褲,腳上是與褲子同色系的綁帶布靴,褲腰帶上還別著一把匕首和一瓶他貌似根本不會用到的皮水袋。
  他坐在沙發上,身前的茶几上擺著幾坨東西……是的,幾坨。
  斗篷、衣服、鞋子、防風鏡……還有一些奇怪的帶狀配件。
  桌上的裝備和恕亞身上的衣服雖然在樣式上有許多差異,卻還是能看得出是產自同一地區的設計風格。
  「……我們是要去很冷的地方?」這些服裝看起來好厚重啊。
  「烏賽薩斯地理環境與三界荒漠相似,日夜溫差大。這次我們必須儘量隱藏身分,除在旅店休息外,不可摘下面罩。」恕亞回道。
  「這次的任務主要是在做什麼?我可以知道大概的內容嗎?以免……扯後腿。」我拿起桌上類似腰帶的東西,研究到底該如何穿戴。
  「風裂城城主近日被刺殺,目前有多名競爭者在爭奪城主位置。白爪魔女一族委託我,於動亂之時暗中帶回過去她們與風裂城作為利益交換的『魔力容器』。」
  恕亞簡明扼要說出了這次行動的目的,雖然裡面說到的人物和專有名詞我都不懂,但還是大致知到了這次到底要做什麼。
  「那你燒掉的黑繩懸賞原本是要做什麼啊?為什麼會跟我們做的任務有關?」
  「黑繩懸賞內容為刺殺三名城主之位競爭者,使舊城主血脈直接繼位。白爪魔女一族委託帶回的『魔力容器』被禁錮於風裂城礦區內,礦區管理者是爭權者之一。若調查情報無誤,魔力容器應於礦區管理者宅邸暗牢內。」
  聽到恕亞說到「刺殺」兩個字時,我整個人瞬間懵了一下,但幸好我們不做這個黑繩懸賞……不過得知這次又是要做潛入任務時,我就有些鬱卒了,因為我可能會有很大的機率被敵人發現然後扯後腿。
  「那恕亞你知道那個礦區和暗牢在哪裡嗎?」我覺得在擔心自己扯後腿之前,要先關心一下恕亞知不知道路怎麼走。
  「抵達烏賽薩斯公會領地後,會與另一名合作對象會面,他熟知烏賽薩斯各城鎮佈局。」
  合作對象?所以這次是三人行?我好奇問恕亞:「合作對象是誰啊?」
  「伊魯德。」
  恕亞說出了讓我有些耳熟的名字,接著馬上想起這個伊魯德就是我第一次和恕亞、風鈴出任務時得知的刺客名字。
  「我們這三天都是跟他一起行動?」
  「是。換上衣物,準備前往。」
  恕亞沒讓我再繼續問話,我應聲拿起恕亞給我準備的裝備,帶去廁所換上。
  整套裝備穿在身上大概有三公斤重,衣服、手套和靴子都是用粗厚的皮料製成,腰間和腿上綁著的腰帶和腿環也讓我有點不太習慣,感覺整個身體都被束縛了起來……這樣真的方便行動嗎?
  我拿起最後尚未戴起的配件——防風鏡,要戴這個的話,就不能戴眼鏡了吧?幸好我只是輕微近視,不然出發前可能還要跑去買隱形眼鏡。
  我摘下眼鏡後,將防風鏡掛在脖子上,然後拿著換下的衣服走回員工休息室。
  回到休息室後,我看到茶几上又多出了一些東西:包袱、匕首、皮水袋、兩個小型腰包。
  恕亞主動向我解釋起這些東西的功用:「包袱中是這三天中你的乾糧;腰包有防禦與攻擊複製術式,較大的是放防禦術式;匕首可以防身。」他將重點放在最後說道:「你不能殺人。」
  「我本來就不敢殺人啦。」而且我應該也沒那個能力去殺。
  我把手上的鞋子、衣物和眼鏡放下,將桌上那些東西配戴在身上,身上的負重瞬間又多了不少……我覺得遇到意外的話,肯定會逃不快。
  「那要出發了嗎?」我問著起身走向我的恕亞。
  「帽子、面罩與防風鏡戴好。」
  「好喔。」
  我將斗篷帽子拉上,並將帽子上附帶的面罩扣起,再把有著紅色反光鏡片的防風鏡穿戴好。
  在我搞定這些東西後,恕亞的臉上已經多了一張完全沒有五官開口的黑色面具,接著他直接發動了傳送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