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太煩人了

本章節 2050 字
更新于: 2019-06-25
「你為什麼要知道?」回答他的聲音很冷,猶如寒夜的冰霜。玹洛問話時,那雙眼睛直勾勾穿透了兩人之間的火炬,刺入江玄眼窩。
「妳不願意回答也無所謂。」依然不為所動,江玄雖然知道這眼神的意味,卻也不會因此有任何動搖。只聽他開口的語調平靜,冷冽不少她一絲一毫:「妳的故事,我能自己推斷。現在告訴我,波席尼婭在哪裡?」
不聽這個被當作死者的公主的故事也罷,江玄心裡有底,《美食國的榮耀》作為藤雅新推出的地圖,很有可能沒有隱藏足夠的資訊量。再說,這段故事他也可以直接去問雷。
薩德賀斯總管已經承諾過不會再對他們說謊,那個人的承諾多少還是值得信任。
「……波席尼婭……」慢慢吐出自己姐妹的名字,玹洛似乎是沒有想到他會放棄追問,柔軟的嘴唇緩緩扭曲,向上勾了起來:「那我再問一題: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殺了她,再取而代之?」

洞窟裡忽然一片死寂。
不僅是江玄,連笑翅在聽見這話時也微微一愣,淡然的臉孔雖然壓住了驚愕的波動,雙眼的驚顫卻仍在瞬間透露思想。
江玄瞥了她一眼,才又將目光移回玹洛的臉上。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他才終於回答這問題:「因為妳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妳殺生過,但是殺的不是人。」低低的,他的細語沉得連直播鏡頭都難以收錄,藉由火炬的暗影,江玄面帶著裂嘴的笑容,慢慢站了起來:「殺過人的人類,我可以分辨出來。因為這是我的工作。明白了的話,告訴我波席尼婭在哪裡,別再耗費我們的時間。」
火炬燃燒著,只有那笑容被照耀得如同血色弦月,卻將臉龐照得盡是黑暗影子。
被那笑容俯視的瞬間,玹洛渾身都震了一下,腦中頓時升起的意識是——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悅、不耐、焦躁,明明只是一般人輕易就會產生的負面情緒,但為什麼這個人卻僅憑這股壓力就足以直接壓制住自己……?
「我……」她才剛張口,那男人的雙眼倏地一瞇,閃過陰暗的光芒。被那眼神嚇了一跳,玹洛停頓了幾秒,終於吶吶開口:「波席尼婭在……拓拓大人的住所裡。」
「謝謝。」掉頭就走,江玄只扔下冷冷的這一句。
看著屠龍者逐漸遠去的背影,儘管受到的壓力還未散去,但她卻像是被觸動了某個思緒,突然伸出手:「等一下……!」
「直接說。」腳步已經踩上踏階,江玄的目光向下,向洞口走去的同時冷淡向下望。他非常不喜歡與這樣挾著心事,不斷流露出「希望被關切」的人交談。
仰頭看著逐漸登高遠去的人影,玹洛呼吸了幾口氣,感受到卡在胸口中的疑問,醞釀幾番之後終於開口問出:「你為什麼不想聽我的事情……?」
「我會去問雷總。」聽見的瞬間便回答了,江玄根本不打算再為這人多花任何時間,一確定果然是這種問題後便縱身一躍,直接竄出了族長洞窟的洞口:「妳太煩人了。」

洞窟外,飛鱗看起來有點訝異,像是沒想到他會是用跳的出來,而不是好好走路。
「事情還好?」大戰士發出低沉的聲音。
「問到我要的情報了。」江玄瞥了他一眼。最後那句話應該被聽見了;憑藉大戰士的耳力,或許整段對話都被聽見了也不一定。
但是眼前飛鱗並沒有流露什麼奇怪的表情,只是一如以往自然而然的走在他身旁:「接下來,你要怎麼做?」
「我要把所有事情都做結尾。」擲出一句話語,江玄喚出了小地圖掃視的同時,轉身面對飛鱗:「紅族相信你,也相信西比拉。」
皺起眉頭,他像是不明白為什麼江玄會說這句話,但仍嗯了一聲:「紅族相信強大之人。」
「那麼,就靠你們了。」說出這句話的目光平淡,江玄彷彿是在說一件日常之事:「這場戰爭開始,會相當殘酷,飛鱗——我相信你和西比拉。」
「我不明白。」大戰士皺起眉頭,而在他開口的同時,地面傳來劇烈震動,同時一聲巨吼伴隨寒氣,從洞窟的通道中噴湧而出!

「吼——!」渾厚低沉的咆哮瞬間震撼了整座洞窟,「唔啊……!」驚叫一聲,西比拉連忙扶住在身旁差點摔倒的戰士學生,同時抬起頭望向進來時的通道。
一眼望去,他陡然瞇起眼,臉上的微笑也立刻向上挑得更高。
溫度開始降低了,雖然因為位處地熱區域而沒能讓泉水結冰,但是這股熱量逐漸被冷卻的感覺他卻能清楚感受到,並且輕而易舉猜到答案。
「西比拉。」立刻竄到他身旁的人有兩個,一個是圓圓臉的女戰士熾爪,另外一個則是與她相同等級的大戰士飛鱗。
「小心……外面!」發出戒備的嘶聲,熾爪的手掌猛然彎曲,五指都強勁的向內勾成爪型:「這不該發生。」
「是啊,超級糟糕來著。」喵喵的笑著,西比拉聳聳肩,眼角掃視著小地圖的同時,也將好奇的目光落在飛鱗身上:「話說,你不是跟著米茶和族長走了嗎?」
「震動後,他要我來。」飛鱗只這一句話就讓西比拉的臉色微微一變,笑容裡添上一抹興奮和期待:「哦喲,所以他要我做什麼呀?」
這兩人的默契太過精準,竟然能直接猜到自己受託的事情——飛鱗不禁暗自嘆服,並且再次開口,這次把江玄的指示準確傳達:「他說,迎敵。」

聽到這詞,熾爪愣了愣:「迎敵是指……紅族已經與世隔絕太久,敵人?」
「嗯,而且是很強很強……」笑著回答,西比拉蹲下身,舒服的伸展筋骨,紫色眼眸笑笑的向上眺:「應該是,前所未有的那種敵人哦。」
而後不待她任何追問,巨龍的吼聲在下一刻貫穿洞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