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祭典之前-6

本章節 5526 字
更新於: 2019-06-24
  
  掠過了建築物的牆面,蓋爾特跟艾普菈正拚命的拍動自己的翅膀在空中快速的飛行著,想要甩掉身後正在追擊著他們的敵人

  而正在後面對他們窮追不捨的,是發出「啪啪」以及「嗡嗡」的兩種吵雜的振翅聲,由瓢蟲型以及蚜繭蜂型的異生物所組成的集團

  好不容易找到,要做為食物以及養育幼蟲的溫床的蚜蟲群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精靈使消滅了一大半,因而感到無比震怒的它們正散發著前所未有的怒氣

  那股幾乎要化作惡鬼的憤恨感,就連已經加入了緋色薔薇兩年,經歷過獨自與上位異生物但他林戰鬥在內的許多生死關頭的艾普菈也不禁為之顫慄

  「雖然我聽說過飢餓的人會對食物有著恐怖的執著,不過這點就連異次元的怪物也是一樣的嗎?!」

  明明是在被異生物追殺的途中,蓋爾特卻做出了這般毫無緊張感的感想

  「從地點來看,那些異生物恐怕早就已經鎖定那些蚜蟲了,但是就在準備要出手的時候,我們卻突然出現在了大樓內,甚至還將蚜蟲全都消滅掉了,所以它們才會那麼的生氣吧?」

  說完,艾普菈又伸手從醫藥箱內抓出幾個煙霧彈轉過身後扔了出去,球狀的煙霧彈順利的按照她所設想的那樣在空中互相碰撞並炸裂了開來,造成了大片足以遮擋視線的煙霧。但是身後追擊她們的那些異生物卻沒有絲毫猶豫的穿過了那些煙霧

  雖然在煙霧彈被躲過去了之後,艾普菈很快的就再度對著它們扔出漆黑色的腐蝕炸彈,但是就連這些炸彈以及因為炸彈爆炸而四處飛散的腐蝕酸液也被它們以相當靈巧的動作輕易的躲了過去,過於優秀的飛行技術足以讓人懷疑它們到底是不是異生物

  「啊啊,真纏人──!」

  大概是耐心終於被這異生物一直追得到處跑的狀況給完全磨光了吧,飛行到一半的蓋爾特突然咬牙切齒的大喊出了聲音,然後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一旁的路燈利用所產生的離心力強硬的改變了自己飛行的方向後,對著身後的異生物群架起了手中的機槍,同時食指也扣下了板機

  只不過,做出這個舉動的他卻忘了自己的身後並不是只有異生物而已──

  「喂!等、等一下,貝魯卡──喵啊!」

  看著被氣昏了腦袋的蓋爾特朝著自己的方向架起機關槍,艾普菈伸出手想要阻止他,卻已經為時已晚

  眼見槍口開始冒出黃色的光輝,不禁發出叫聲的她只好很快的收起自己的翅膀向下俯衝,以離開光彈的攻擊範圍

  緊接著,由光彈所組成的彈雨就吹過了她剛剛所在的位置,如果她沒有反應過來,或是動作慢了一瞬的話,現在大概已經被射成蜂窩了

  由於蓋爾特的動作太大,將他想做什麼的想法全都表達了出來,因此這次攻擊理所當然的完全被那些異生物躲了過去,那些被蓋爾特所射出的光彈絲毫沒有造成任何一點的傷害──至少對於那些正在追殺他們的異生物來說是這樣的

  那些被異生物躲過的光彈在錯過了目標之後打中了位於後方的大樓,被轟炸的大樓的外牆被轟出一個大洞,內部鋼筋水泥的結構也遭到了粉碎,於是整座大樓立刻伴隨著巨響轟然倒塌,整個市區的景色發生了不可逆的巨大改變

  不過意外的是大樓的倒塌同樣也嚇到了那些追擊著蓋爾特他們的異生物,使它們被嚇得四處逃竄,其中有一些甚至被掉落的大樓結構當場砸死了

  另外,受蓋爾特這波突襲所害的也不只有倒塌的大樓跟那些受到驚嚇的異生物而已──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貝魯卡多是笨蛋!大笨蛋!」

  一追上貝魯卡多,被他剛剛的舉動嚇壞了的艾普菈一反平常溫和可人的模樣,淚眼汪汪的對著蓋爾特大聲罵道

  從那樣的她的背後,右邊翅膀的末端裊裊生起了一道輕煙。因為剛剛事情實在發生的太快,讓她來不及完全的躲過蓋爾特所射出的光彈,導致右邊翅膀的末端被光彈擦掉了一部分

  雖然並不會感到疼痛,但是卻會對飛行造成影響。受到了翅膀末端受傷的影響,艾普菈飛行的路線變得有點歪歪斜斜的

  「非常對不起!」

  「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這世界就不需要警察了喔,臭小子」

  因為自己的衝動就差一點害得艾普菈受傷,蓋爾特無視貝魯卡多的吐槽在心中進行了深刻的反省。艾普菈以像是在說「真是的」的模樣嘆了口氣,接著無奈的說道

  「幸好這裡是貝塔領域,我們所做的事情都不會影響到現實世界。不然的話現在就大事不妙了,你動手之前都不會先想想後果嗎?」

  「是…」

  不管腦中畢特那「妳也沒資格說他吧」的聲音,艾普菈將視線望向那些已經漸漸恢復鎮定,開始重新聚集起來的異生物,喀拉一聲拉動注射左輪的槍機後。她一邊向著它們開槍,一邊向著正在用手中機槍所變形成的劍反擊接近過來的蚜繭蜂的蓋爾特說道

  「…先不說這個了,我們也不能這樣一直逃下去,而且就算狙擊它們的話也只會被閃過,我們得先想想辦法讓它們停下來才行」

  就像艾普菈所說的那樣,雖然她一直不停的朝著想要接近她們的異生物開槍,但是它們卻以相當高的機動性全部躲過,所以即使再這樣下去也只是在白白浪費子彈而已

  而且雖然不明顯,但是將攻擊目標轉向她們的異生物的包圍網也確實的在縮小著,再這樣下去的話絕對無法取勝。這樣想著的艾普菈為了突破這個狀況,決定要使用能夠強行增強身體能力的禁藥。但是就在她為了取出那顆墨綠色的藥丸而將手伸向腰間的醫藥箱的時候──

  自四周不知何處,傳來了一道歌聲

  「歌聲?有人在唱歌──?」

  以機槍的六根槍管拚命的架住蚜繭蜂朝向自己刺過來的尾針,蓋爾特詫異的抬起了頭來

  「When the night is darker~~The stars will flicker~~」

  用異國的語言唱著聽起來有些耳熟的歌詞的,是似乎在哪裡聽過,既清心而又悅耳的,屬於女性的歌聲

  由於就在幾天前吃過擁有能夠靠聲音操縱人類的螽斯型異生物的虧,蓋爾特幾乎是反射性的對這道歌聲起了戒心,但是他卻沒有感覺到前幾天遭到螽斯型的異生物操控時所感覺到的暈眩以及嘔吐的感覺,貝魯卡多也沒有對這陣歌聲發出警告

  於是他轉身一看,這才發現身後的艾普菈也沒有摀住自己的耳朵,反而還一副相當懷念這陣歌聲的樣子。在蓋爾特以為艾普菈被歌聲操控了的同時,他們所身陷的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本來正在攻擊他的蚜繭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放棄攻擊並離開了他的身邊,就連四周包圍著他們的異生物也紛紛開始走避,原本不斷緊縮的異生物的包圍網因此而瓦解了

  「這是──?」

  對於所發生的異變感到不解,滿心疑惑的蓋爾特仰望起四周的天空,想要找出這陣歌聲的來源究竟是哪裡

  然後,他終於看見了那個坐在了附近大樓樓頂邊緣的身影

  有個少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那裏,那是一個即使在臉上戴著面具,旁人也能夠感覺得到她長得十分美麗的少女

  她的臉部以及肩膀的線條相當的柔和優美,皮膚就像匠人精心打造的白瓷一樣細緻又光滑,就連從衣服中所探出的四肢與身體的比例也纖細修長得恰到好處

  雖然有點不太禮貌,但是從遠處所能見到的胸前的鼓脹,就算跟穿上衣服會顯瘦的凱邁拉比也有著壓倒性的實力

  在她身上所穿著的,是看起來像是豪華禮服一樣的露肩的純白色衣裳,那像布又像是金屬一樣的質感,與艾普菈身上所穿著的輕裝甲,以及星喻的紅黑色禮服的質感非常類似

  綁成馬尾的長髮是色素很淡的青綠色調,那是隨著光線的變化,會在青綠與白色之間變換,讓人感到十分不可思議的顏色

  背上披著的白紗一樣的翅膀與白色的禮服結合起來,讓她看起來像是正在等待著嫁給自己心愛的人的新娘一般,既神聖而又美麗

  「她是…?」

  沒見過的精靈使,是新同伴嗎?在蓋爾特的心中產生如此疑問時,從他的背後傳來了艾普菈呼喚著那名神秘的精靈使的叫聲

  「好久不見了──莫娜──!」

  「莫娜?她就是莫娜嗎?」

  莫娜這個名字蓋爾特有印象,那是星喻之前有提到過,長期請假在外奔波的緋色薔薇的成員之一,由於她從蓋爾特加入前就一直因為工作在世界各地巡迴的關係,所以這是蓋爾特第一次與她碰面

  聽到艾普菈呼喚自己的聲音,名叫莫娜的精靈使飄動起自己紮成馬尾的長髮,以輕快的動作向著他們飛舞了過來,一與蓋爾特他們會合,她馬上就在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向艾普菈打起了招呼

  「好久不見了,畢畢~~」

  「好久不見了,妳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剛回來沒多久,這幾天我在輝月市有工作,所以這次我可以多待幾天哦~~」

  「真的嗎?太好了!」

  看到許久不見的莫娜回到輝月市,艾普菈一副很高興的模樣叫道。雖然不想打擾她們兩個的雅興,但是出自於某些因素,被忽視的蓋爾特還是舉起手打斷了她們難得的相聚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要敘舊的話可以等我們回去之後再敘舊嗎?就實際情況來看,我們還在敵人的包圍圈裡耶?」

  「你、你是誰啊?!」

  這才發現蓋爾特存在的莫娜「嗚哇」的一聲轉過身來,她胸前豐滿的雙峰也因此劇烈的晃動了起來。接著,從視線不由自主的被那極具誘惑力的膨脹所吸引的蓋爾特的身邊,傳來了艾普菈明顯很不高興的聲音

  「貝魯卡多,下流」

  於是,蓋爾特只好連忙將自己的視線從莫娜的身上收了回來。結果好巧不巧的對上了正一語不發的看著他的艾普菈,雖然因為帶著頭盔所以見不到表情,但是蓋爾特卻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她現在的心情很糟糕

  「呃不,那個,妳看,因為我畢竟也是正值青春期的男生嘛,所以──」

  「下流」

  「是,非常對不起」

  被艾普菈那帶刺的強烈視線所懾服,蓋爾特轉頭向莫娜道了歉。大概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身材究竟有多大的破壞力,以及蓋爾特究竟為什麼會對自己道歉的原因吧,莫娜用一臉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道歉的表情回答了他

  「咦,沒關係啦…只是你到底是…?」

  「我是最近新加入的緋色薔薇的成員,是貝魯卡多的搭擋」

  因為先前星喻就有稍微跟她提過緋色薔薇有新成員的事情,所以聽了蓋爾特這麼說明的莫娜立刻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並向著蓋爾特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原來你就是蘭蘭跟我提過的新成員啊,我是緋色薔薇的莫──」

  「這邊才是,我是貝魯卡多,以後請妳多多指教了」

  因為擔心剛剛消失的異生物可能會在他們花時間自我介紹的時候趁機伏擊他們,於是蓋爾特匆匆的打斷了莫娜的自我介紹。接著,他用充滿警戒心的眼神望向了天空,但是──

  「現在先不說這些了,請妳幫助我們打倒這些異…奇怪?」

  貝塔領域那鮮紅色的天空中,就連一隻異生物也都沒有。不僅僅是瓢蟲型跟蚜繭蜂型的異生物失去了蹤影而已,就連那些從蓋爾特的攻擊中倖存下來的蚜蟲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蹤

  剛剛他們明明就處在被數百隻異生物所包圍的絕望般的狀況中,但是那樣的情況現在卻像是在開玩笑似的煙消雲散了

  「怎麼…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

  「這是莫娜用她的特殊能力所做到的喔」

  「特殊能力…是什麼?」

  對於艾普菈唐突的發言感到不知所云的蓋爾特陷入了苦惱。以前好像有在哪裡聽到過關於莫娜的特殊能力,但是現在完全回想不起來。於是他以呆呆的聲音這樣呢喃著,立刻,從他的腦中傳來了貝魯卡多像是對他感到徹底無語了似的聲音

  「你這臭小子難道忘記了嗎?星喻她有說過喔,名叫莫娜的精靈使的特殊能力」

  「特殊能力…」

  隨後,終於將那段記憶回想起來的蓋爾特輕輕的「啊」了一聲。他終於回想起了星喻之前跟自己提到過的,有關於名叫莫娜的精靈使的特殊能力

  莫娜的特殊能力是操作記憶。在幾個星期前他們與蚊子型異生物的戰鬥的尾聲,為了取得淪為俘虜的班長的家人的位置,星喻曾經致電給莫娜拜託她幫忙查看異生物的記憶

  緋色薔薇的莫娜,是擁有能夠「操作記憶」的能力的精靈使

  「我想起來了,妳的特殊能力是操作記憶…沒錯吧?」

  回想起這些的蓋爾特問向了莫娜,而莫娜則輕輕點了點頭予以肯定

  「是的,我的搭擋的特殊能力,就是能夠透過我的歌聲來任意操作別人的記憶。我剛剛操控了那些異生物的記憶,讓它們以為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使它們打道回府了」

  接著,她在臉上露出笑容,微傾上身的向著蓋爾特這麼說道

  「那麼,我就再自我介紹一次吧。我是緋色薔薇的成員之一的「記憶的歌姬」,名字是莫娜,以後請多指教囉,貝魯卡多」

 一瞬之間,蓋爾特對她這搖曳著馬尾的身姿產生了些許的即視感,自己之前似乎有在哪裡見過跟莫娜的樣貌很相似的什麼人。不過因為那樣子的印象也僅僅只有一瞬間而已,所以蓋爾特並沒有多想,只是朝向莫娜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剛剛真是抱歉,以後請多指教」

  接著,從緊靠在蓋爾特身邊的艾普菈的口中,突然傳出了「啊」的一聲輕叫。因為突然想起了兩人外出的目的而確認了一下時間的她用有些感到緊張的聲音朝向蓋爾特說道

  「糟了,貝魯卡多,時間!」

  「嗯?什麼時間…我擦,糟了!」

  因為艾普菈的提醒而看了一下面罩右上角所顯示的時間,蓋爾特發出了這下糟了的叫聲

  「班上的同學一定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雖然在貝塔領域內的戰鬥不會影響到現實世界,但是兩邊世界的時間流速卻是一樣的,在他們與異生物戰鬥的時候,現實世界的時間也在不停的流逝著,而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他們離開學校的整整兩個小時之後了,光是想到本來就已經相當怨恨他的班上同學因為等不到他而抓狂的樣子,蓋爾特就感到不寒而慄

  「抱歉,我們有急事要先去辦了,下次有機會再聊吧!」

  「一會兒在辦公室見吧,莫娜」

  「嗯嗯,路上小心喔!」

  很快的與莫娜打過招呼道再見後,蓋爾特跟艾普菈的身影就從貝塔領域內消失了

  「太好了呢,貝魯卡多終於找到新的夥伴了」

  在他們兩個離去之後,待在原地的莫娜以一臉感到欣慰的表情小聲的說道。隨後,她也解除了身上的武裝回到了現實世界,並且走進了不遠處的一處巷弄內,在巷弄內所等待著的,是一台外觀豪華的黑色轎車,以及穿著整齊西裝的金髮青年

  就在她正要坐進等著自己的黑色轎車內的時候,從她的口袋內飄落了幾張紙片。撿起那幾張紙片的她輕輕的哎呀了一聲。隨後,她像是在對自己的迷糊感到怨恨一般抿起了自己的嘴,以怯弱的語氣小聲的呢喃道

  「這下糟糕了…我忘記要把東西交給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