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化病

本章節 2288 字
更新于: 2019-05-26
人物好感度:

凱絲‧內梅特: 30=>???

卡洛琳: 攻略完成

柏莎老師: 48

尤朵拉學姐: 52

露娜‧瓊斯: ???

伊蒂絲‧多爾蒂: 15

***

「那天放學你說有事要忙…你、和尤朵拉學姐一起回家了吧?」

四周像是凍結了一樣,凱絲同學的話讓我感到一陣惡寒。

下意識地往她的頭上看…

只見好感度從30變成29、28、27、26…

當好感度變為零的時候便會觸發死亡事件。

不行、這樣絕對不行。

必須要做點甚麼…

「凱絲同學!」

我雙手搭上她的肩上。

「怎、怎麼了?」

對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她感到有點困擾。

「這次考試之後,一起去玩吧。」

「這、這是約、約、約會嗎?」

凱絲同學的臉微微發紅。

「對,約會。」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邀請我,要去也不是不行的…」

我看一看她頭上的好感度,終於停在20這數值。

瞬間鬆了一口氣。

不小心再一次擅自偏離原作,但如果能拔除凱絲同學的死亡旗幟,這也值得吧。

在凱絲同學離開後,我便收到露娜的短訊要我到圖書館找她。

***

露娜的舌頭潛進我的口腔內。

被壓在牆邊的我無法擺脫她的強吻,不、應該說身體不願意擺脫…

「「唔嗯…」」

接吻的聲音響徹整個圖書館。

在這知性的地方做著非常色的事情。

她的纖纖玉手按著我的頭,讓身高比較矮小的她也能輕易奪去我的嘴唇。

胸口感受到非常柔軟的觸感。

下半身也對這色情的狀況起了反應。

近距離聞著露娜的髮香,整個人好像陷入了迷迷糊糊狀態。

「呵呵,謝謝款待,該停下來了。」

露娜將嘴唇抽出,一條跟我相連的唾液絲被拉出,她像是喝不夠一樣用舌頭將唾液絲舔到自己嘴裡。

陷入迷醉的我突然被放置了,心裡有點不捨。

「為甚麼每次都是這樣的開始啦!」

我不禁吐槽。

「因為忍不住就這樣了?」

這是甚麼解釋啦。

沒錯,接到露娜的訊息後,我便走到圖書館了。

然後剛進去圖書館就被人往旁邊拉過去並鎖上了門,那個人自然是露娜。

接著的情況就…不用多說了。

「不重要的事先放下,說點重要的事情吧。」

可是我覺得這也是重要的事情,但她有點認真地說我不敢吐槽。

「那一天你到柏莎老師的家發生甚麼事了嗎?」

「這個嘛…」

接著我將事情都跟露娜說了,包括我被哈根打個半死,老師情急下說自己懷孕這些事。

聽完我的話,露娜看一看我,伸出她的右手,摸向我的左臉。

「現在還痛嗎?」

溫柔地慰問。

「不痛了。」

畢竟也有充份的休息和護理。

「不准哦。」

「哈?」

「不准再做這麼危險的事,卡洛琳也會擔心,不是嗎?」

「好的,知道了。」

這也不是我能控制就是,沒有人想被打吧。

「其實…」

「其實?」

「其實…不用這麼努力也可以哦。」

「你在說甚麼?」

今天的露娜有點奇怪。

「你上次說過,攻略了卡洛琳之後會去到一個白色的房間是吧?還有一把聲音讓你選擇留下來還是回去。要是你攻略下一個對象也去到那裡,你要不要考慮回去原來的世界?」

「不,這不能吧,要是我不能將所有的角色攻略,那你就…」

「不要緊的。」

她搖一搖頭。

「我終究只是遊戲角色,你是真實活著的人,不是嗎?」

「你對我來說就是真實活著的人啊,現在的你不就好好地跟我聊天嗎?露娜你今天有點奇怪。」

聽到她的話,我好像有點煩躁了。

「而且關於拯救我的那件事…算了,沒事。」

她搖一搖頭。

「你到底怎麼了?別嚇我好嗎?」

說真的有點擔心她。

不過,要說露娜突然變成這樣的原因…

「露娜,你的弱化病開始了吧?」

我看一看她的頭髮,果然白髮比上次病房看的時候又多了幾根。

「沒、沒事,這是很正常…」

「才不是正常吧!」

不能讓她忽悠過去。

「唉,果然隱瞞不住了嗎?」

她輕歎一聲。

「沒錯,我的身體…變得有點了,最近還會偶爾感到頭暈,情況只會愈來愈差吧?」

她抬頭看著我,那藍色的瞳孔彷彿要將我吸進去。

「為了我這種人這麼辛苦,值得嗎?」

「我又沒很辛苦…」

「有吧?你可是常常頭痛而且皺起眉頭哦。」

被說到痛處,完全無法反駁。

「說到底,你會這麼辛苦是因為我吧?既然如此,那就不用理我好了,為你自己努力就行。」

露娜進一步說服我。

「如果你願意答應我的請求…」

她抓著我的右手,放到她的胸部上。

「那從現在開始到你回到原本的世界之前,這個身體可以隨你所欲。」

不禁吞了一下口水。

對這麼吸引的條件,我當然…

「拒絕。」

「甚…我的身體對你沒吸引力嗎!」

「很有吸引力啊,但是…如果不能拯救你,那所有的事不就沒意思了嗎?雖然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有想過一下怎樣回到原來的世界,但那只是一瞬而過的想法。我一直覺得,我被送來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來拯救在遊戲世界裡一直沒能拯救的你,對我來說你就是我在這裡存在的意義啊!」

「你、你在說甚…」

「請你乖乖地讓我拯救,好嗎?」

終於將內心一直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我並不是堅強的人,也有很累的時候,也有想過逃避。

確實如露娜所說,要同時攻略多個女生讓我感受到沉重的壓力和罪疚感。

但是,如果讓眼前這個少女死掉的話,我絕對會後悔的。

只有這件事,不可以發生。

「唔…真是的。」

她一副無奈的樣子。

「一個大男生在哭甚麼啦,該哭的是我吧。」

露娜從口袋裡拿出手柏,輕輕擦拭我那早已經流到下頷的眼淚。

「雖然不知道能撐多久,但我在這短暫的生命完結前也會一直輔助你的…我的天使。」

「剛剛你叫我甚麼?」

好像聽到她說我甚麼。

「沒,你聽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