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幽靈

本章節 2191 字
更新于: 2019-05-21
最早在玄米茶發現樓梯洞裡的水氣完全是死水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開始懷疑了。
西比拉原本還抱有一絲猜想,如果真的是設計師在裡頭放了一種能在死水裡生存的魚,那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現在一見到小地圖上密密麻麻到足以讓普通人都頭皮發麻的敵方標示,他也立刻就知道了答案。
死靈魔法,而且已經升級到相當的等級,才能一口氣控制這麼多的數量,還有......那個玩家本身。
這些提示已經足夠清楚,西比拉在黑暗之中張著幻影般的紫色眼眸,掌心緊緊壓在地面上的碎晶上,滲出鮮血。
藉著這細微的痛楚,他的瞳孔深處再次湧起了另一道光、另一道深沉的色調,血紅的瞳下襯著徹底的黑。洞窟裡沒有一絲光線,那雙眼中卻爍動著興奮不已的光芒。
西比拉聽見隊友揮刀的聲音,這通常是聽不見的,那把刀他曾經見玄米茶用過好幾次了,是薄得近乎透明的上乘極品,加上玄米茶本身戰技就過硬,不會有一點遲疑令刀鋒停頓。
可這次他卻聽見了,嫉妒巫女之刃在黑暗中的輕響,切開骨頭與鰭的聲音、在空氣中短暫劃過的高音震顫;因為已經斬斷太多肉與骨頭,血和屍液全都沾黏在上面了。
這就是和屍體作戰最大的損失,武器會慢慢的、慢慢的被屍體包裹起來,無論是多麼精銳完美的刀刃。
慢慢張合手掌,連帶插在掌心的碎晶都被拖動,西比拉重新蹲穩了點,感覺到心中蠢蠢欲動的情感,有點不甘願的將它壓下去。
已經答應米茶,這一批、連帶他們的操縱者都讓給他,雖然他估計不是因為想打而打,可是自己還是要說話算話。
「……因為在直播嘛。」小聲說出這話,幾秒之後西比拉再次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為什麼你們兩位都會選在很奇怪的時候笑呢?」身旁的黑影裡傳來無奈嘆息,雷的聲音低沈,在一片混戰之中依然清晰。
「因為我對自己很滿意的關係哦。」也放低聲音,他笑著回答,瞇起血紅與黑的雙眼:「說過要做的事情,就會做到。」
例如,那個女的,他從來沒說過就這麼算了。

「……。」白米就飄浮在通道的另一頭,面無表情的看著這方景色。
她的身軀已經瘦了下來,彷彿只是個薄薄的紙氣球。若是能在黑暗裡看清她的身型,就會發現這女孩的形體已經都虛化了,猶如幽靈,棕色的髮幽幽垂落在臉邊,僅剩眼眶裡冰冷的藍色眼珠還微微亮著陰光。
她的目光,直勾勾瞪著站在通道正中央的玄米茶,蒼白的嘴唇輕輕蠕動著,細碎的耳語落在黑暗裡,消融在其中,喚醒任何在她控制範圍內的屍骸開始震顫起了來。
在與青龍尼符一戰中,白米被設定為「必定致死」的光炮擊中,但是身為死靈術師的職業替她續了一次命,以怨靈的型態苟延殘喘,甚至要喚醒並控制一條死魚都要把自己「靈魂」的一部分都分給它們。
這也是地圖上竟然會出現這麼多光點的原因,真要說起來,這些死魚正是她本人。
雖然自身的數值已經再也無法提升,但也不代表她已經毫無勝算,跟隨在西比拉和江玄身後,她原先是打算一等到這組人馬一擊倒任何強力的NPC之後便出手復活、收歸麾下,但是卻沒想到全範圍掃描卻在此時啟動。
沈默而冰冷的飄在空氣中,白米眼睜睜看著從死水潭中召喚的魚群在黑暗裡被以驚人的速度毀滅殆盡;那個暱稱取作玄米茶的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明明該是什麼也看不見才對,但卻只見刀刃飛閃在彈跳撲咬的切蛋魚之間,面目猙獰的死魚咧出牙口,往往在下一瞬間被直接切下頭顱、斬成兩段,落地之後都還來不及再次跳動起來,就被一腳踩爛。
即使真的用死魚的視角去看了,卻也僅有短短瞬間,黑暗裡閃來一抹冷色,而後頭顱飛出、砰然落地。
……照這樣下去,必輸無疑。白米冷冷的瞇起眼睛,呢喃著話語的嘴唇突然停了一下,接著再次張開:「還不夠。」
洞窟裡有瞬間死寂,刀鋒還未砍進任何屍體中,魚群的嘩啦襲擊也正好在那麼巧妙的巧合時全都無聲,只聽見幽怨的女孩嗓音飄起:「魚群不能吃了你們,那就算了......」
「吃不下你們,不代表其他的東西也吃不下。」心念一轉,白米的嗓音都嘶啞了下去,剎那間切蛋魚的動作全都停頓了一秒,接著猛然從玄米茶身邊退開,唰地衝過西比拉和雷身旁,衝進水晶洞窟的通道裡,不到幾秒就消失無蹤。

「喀啦。」對此情況,江玄這方唯一的回應是他踩到一塊結晶石。
瞇起眼睛,他能聽見那個叫白米的玩家的聲音,卻看不見她的人影,即使是在嗅覺之中也沒有她的輪廓,明明已經近在咫尺的感覺。
通道裡開始傳來隆隆的不祥聲音,江玄心中暗道不妙,在小隊通訊之中呼喚西比拉:「你遇過這種狀況嗎?」
「遇過啊,鬧鬼。」他的隊友氣定神閒。
「鬧鬼......」江玄皺了皺眉頭:「鬼能用物理方式攻擊嗎?」
「不能。」西比拉懶洋洋道,補充一句:「順便一提,好像精神攻擊也沒用。」「......。」聞言,江玄也收起原本已經要朝白米聲音方向扔出去的貓頭,緊皺著眉頭不發一語。
卻彷彿已經猜到他們的對話,白米清冷的聲線再次響起,這次竟然已經到了江玄面前:「你看不見我,對吧。」
被人無聲無息貼到如此近,他的嘴角冷冷一抽,膝蓋猛然一抬就向上撞,卻什麼都沒碰到,黑暗裡僅有冰涼的空氣,看起來就只是自己突然抬高了大腿一下而已。
安適的哼笑一聲,白米緩緩從他身旁游了過去,飄向蹲坐在地上的西比拉與雷,下降到雙腳指尖都能輕輕踩在地面的高度,邁著無聲無影的步伐,踏到兩人面前,毫無猶豫的俯視,將聲音從兩人上落下:「貓大......」
「啊嗚——」卻忽然在此時張口打了個呵欠,西比拉舉手揉了揉鼻子,突然站起身,掌心猛然放射出一道火光,隨著急速站起就按到白米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