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

本章節 1694 字
更新于: 2019-03-18
  短篇-跌倒


  白棋覺得今天很不對勁。

  所謂的不對勁,就是他今天一出門,小則一顆小石頭,大則是樓梯,不論大小,他都會當場上演摔倒戲碼。


  他的感覺就是,一般平地摔就算了,樓梯也摔也就算了。

  問題是,他的摔法就是——

  雙腳彷彿被人抓住一樣,導致整個人往前摔。


  白棋很想裝死,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從外出後,摔了無數次之後,這讓他有一種想要詢問蒼天,他到底招誰惹誰了啊。


  「碰!」

  看,才剛想完,白棋又跌了狗吃屎。


  「弟弟啊,你沒事吧?」

  大概是一路上摔過來,一些同條路段的婆婆媽媽,終於忍不住問白棋了。

  「沒事沒事,大概今天太累了……」

  白棋尷尬地回,內心很想挖洞把自己給埋了。

  他被路人關切了啊啊啊啊啊啊——


  「哇,小白你這出場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連我都望塵莫及啊!」

  涼颼颼的語句從白棋的身旁傳出,白棋無奈,苦笑地看著一旁的人。

  「早啊,騙子哥哥。」


  是的,平常一路摔,他一定是機智的轉身回家,拉開被子好好睡覺,絕對不會再次考慮有關於出門的問題。

  他會咬牙繼續往前走得原因,就是,騙子哥哥要來找鄰居大哥住幾天,東西帶的比較多,需要有人幫忙拿。

  可偏偏騙子哥哥選的是早鳥車票,到鄰居大哥這兒的時間會很早,他想要多睡一點,就把白棋推出去當搬東西的人了。

  可白棋這轉頭一看,卻發現其實騙子哥哥東西也沒有到很多的地步,就是一的背包跟兩個手提包。


  白棋從地上爬起來,無奈嘆氣,抬手說:「給我吧。」

  「看起摔成這樣,算了吧。」騙子哥哥微微聳肩,朝白棋的腳看了一眼。

  白棋見狀,有一種想要膜拜……不對,是拜託眼前的人幫幫忙。


  「嗯,便宜徒弟,叫聲師父來聽聽。」

  「師父救命。」

  「嗯……還是騙子哥哥順耳。」

  「……騙子哥哥救命。」

  「嗯,這樣果然比較好聽。」騙子哥哥輕輕點頭,如此說道。


  不過,他話是這麼說,背包挪一下,又對白棋做出要回家的手勢。

  白棋苦笑,道:「不介意我一路摔回去的話。」

  「放心吧,我人在這裡,那些小鬼不會幹啥的。」


  「……」

  對於騙子哥哥極快破梗的話語,白棋當場無言以對,只好乖乖跟上。


  騙子哥哥走在前,白棋走在後面。

  白棋雙手兩手空空,沒有幫忙拿東西感覺怪怪的。

  走在前面的騙子哥哥說道:「覺得很奇怪?」

  「什麼?」

  話題太過跳痛,白棋有點跟不上騙子哥哥的腳步。


  「就是,一直跌倒,你覺得很奇怪。」

  白棋點頭如搗蒜,沒錯,他最近都沒有去招惹什麼東西,為毛他會被鬼欺負啦!

  而且,還是「小鬼」?


  「你最近看到了什麼?」騙子哥哥冷淡地說,「他們在抗議你『見死不救』,所以在鬧你呢。」

  「……」

  這麼一說,白棋想起來了。


  他記得幾天之前,好像看到有同學在亂葬崗亂丟東西之類的。

  平常白棋是不會靠近那邊,那一天是湊巧的。

  他那時並未阻止,畢竟他不想太過招搖。


  「所以他們說,你見死不救啊。」

  「是要我去整理嗎?」白棋哭喪著臉說。

  「這也還好,那也是借住的地方,不是主窩。」


  ——畢竟,是亂葬崗啊。

  騙子哥哥微微張脣,吐出無聲的話語。


  「那,我要怎麼做?」白棋頭疼地問。

  「兩天?三天?嗯,七天好了。」騙子哥哥微微點頭,說,「我不欺負小孩子,我也不收他們,讓你這七天去賠罪。」


  「是,我要怎麼做?」白棋又問。

  而這時,白棋已經走到鄰居大哥家門外了。

  「小孩子嘛!你就早上出門放糖果,晚上也放一次糖果。」


  「……你當餵狗嗎!早上餵一次,晚上餵一次!」

  「嗯,你就當養七天寵物吧。」

  騙子哥哥爽朗地說。


  瞬間,白棋有一種誤入賊船的感覺。

  騙子哥哥用力拍了白棋的肩膀一下,道:

  「你不用緊張,這些都是小孩子,哄一哄就沒事了。」


  語畢,騙子哥哥就拿出鑰匙,爽朗的開門進去,留下很想跪地求饒。


  不過,面對騙子哥哥的話語,白棋還是乖乖的白天與晚上各放一些糖果在門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糖果奏效,那天之後,他就沒有走路跌倒了。


  ——取而代之的,是偶爾傳來的孩童嬉笑聲,說著糖果好吃,偶爾無聊也該多放一點。


  【跌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