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他的笑容

本章節 1773 字
更新于: 2019-03-15
拜亞基的身影懸浮在半空,江玄與西比拉騎乘於墨綠的身軀上,靜靜俯視金紅的火花躍動。
高空的風輕輕拂過江玄的臉旁,他看著西比拉的背影,不發一語。
直到現在他才想到,西比拉之所以要他召喚拜亞基的原因,或許並不單純是任性所致。
親眼看著他們跳窗,不會有多少人想到這兩人現在竟然會是在空中,即使是保濕那樣的好鬥者也不容易找到他們。
具有形體的煙火仍緩慢的扭動著、燒融了巧克力的城牆,但他的眼中卻沒有見到任何一個擊殺提示,那群人——他們的二十二個對手,沒有一個人死於這場暗算,其素質之高遠遠超出普通玩家。
白巧克力香甜醇厚的氣味繚繞於天空,江玄能看見被融化的磚瓦一滴滴落下,如同滾燙的雨澆灌於大地。
金龍扭動著身體,正好讓他們能看見會議廳裡頭,在那屋頂之下,卻已經一個人影都沒有了。
西比拉向前傾身,在拜亞基耳邊低語了幾句,枯綠的飛龍輕柔的低鳴了一聲,飛向屋頂上的破口。
蔚藍的天空中有白雲飄浮,白雲下是金紅的火光,火光沒有燒灼到的一小角,拜亞基揮動翅膀,將後爪踩上了磚牆,如同落地的烏鴉。
江玄與西比拉相繼滑下牠的後背,各自在有些搖晃的牆上取得平衡——在低處的巧克力牆有些融了,開始變滑,承著上頭的重量發出噗啾聲。
走得格外小心,江玄微微蹲下身,研究了一下作為屋頂的藍屋瓦究竟是什麼材質,本來一眼看不穿,卻用鼻子一嗅就明白了,這是藍奶油抹著硬煎餅做成的,被火焰一烤奶油都化了開來,配著熱騰的煎餅,香氣四溢。
很快壓抑下想嚐一口的想法,江玄轉頭看了西比拉一眼,道:「要進去檢查嗎?」
「先不要比較好。」搖搖頭,他微笑,並未看向江玄,而是望著眼前的景色:「一定有人還沒撤遠的,太早下去要打起來。」
「嗯。」邏輯清晰好懂,江玄便也站起身。為了不破壞無聲變軟的巧克力磚平衡,他決定站在原地,卻在去看西比拉瞭望的事物之前,先看見了他的表情,不自覺停頓幾秒。
他依然在微笑,卻不只是因為習慣,那笑容帶著極度的溫柔與欣喜,紫色的雙眼盈著陽光,猶如在夜裡綻放光彩的螢火。
柔軟的黑髮迎風,被吹得凌亂。西比拉發出低低的笑聲,抬手按住了亂搖的髮絲,臉頰微微發紅。

他為什麼會露出這個表情?
江玄愕然,卻也想起了才在不久之前,他曾經想要問的另一個問題。
他為什麼會生氣?

那是發生在會議廳被金色火龍炸裂之前的事,西比拉傾聽完了其他人的話,嗓音仍是那慵懶又無所謂的調子,卻流露出令江玄心驚的笑意。
望著眼前的黑髮伯爵,江玄還沒有問出口,答案卻已經在心底理所當然般的浮現。
他為什麼笑,為什麼憤怒?
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西比拉轉過頭來,眼底閃耀著江玄沒有想像過的期盼光芒。
「這一局會遇到什麼呢?」音調帶著輕快的上揚,站在這遊戲頂點的人開心的瞇起眼睛:「我好期待!」
牽引著西比拉情感的,原來就是這個世界。

坐在紅心女王最高層的辦公室內,藤雅難得認真的觀看著比賽直播。
以往他的時間都必須用在與警方、特務以及殺手等人團團轉上,簡單說都在努力的保命,而難以好好坐下來看一場比賽。
而現在,他是吃準了警察並不會想到自己就這麼大剌剌回到總裁辦公室裡,而就這麼舒適的端著水果茶、坐在沙發椅裡,看著大平面的轉播,愜意自在。
反正就算有人來查,也肯定先去把電梯井裡的秘密基地翻個底朝天,他留了不少廢物,足夠他們去折騰的。
啜飲著微溫微甜的水果茶,藤雅抿起一塊果肉,愉快的咬開來,感受到熱果汁在舌上滴開來。
綠色的雙眼望著屏幕,卻是少有的溫和與溫柔。
在二十四個選擇裡,他選擇的視角正是以江玄為主角的,想當初他發現這傢伙居然參賽了,愣了很大一下,之後才想起來可能是自己設計的知情者模式的功能,將他給安排到了高手參賽的局面裡,卻沒想到碰上了找隊友的貓大。
他本想藉由這次比賽,多了解江玄行動時的習性與偏好,卻也因此看見了西比拉如今的神情。
與那個對世事人情冷漠的警官不同,藤雅第一眼就明白了那神情的涵義,並且打從心底湧上了欣喜與感激之情。
【西比拉】——是深愛這遊戲的人。
對於每一次嶄新歷險的期盼,對每次相遇的投入,他誠實且坦然的讓這些故事撩動自己心情。
所以,為了故事被嘲諷而生氣,為了眼前一望無際的新地圖而期待雀躍,露出了無論江玄或藤雅都為之動容的微笑。

「呀……」小聲的嘆了一口氣,藤雅看著屏幕上的西比拉,以及在他身後展開的美食國,滿足的瞇起眼睛。
「做了《惡魔城》,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