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本章節 2101 字
更新于: 2019-03-21
  尤莉島恐怖分子事件(後來禁衛軍給了這樣的名稱)約一個星期後,一切恢復正常運轉。

  意思就是在這個星期,發生了許多事情,之後才正常。

  所謂許多事情,包含校長被叫去島政府多次,會長也陪同一起去,簡單而言跟大中被關五天那次差不多,差別在於次數以及叫過去的時間。

  恐怕尤莉島的高層也注意到這次事情的嚴重性了──優娜跟愛蜜莉亞這麼推測著。

  她們合理懷疑高層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島內有位於大陸的反抗軍的內應,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若拉.史密斯,也就是Z,會被禁衛軍拿下的原因。

  因為這次的事件發生在尤莉島城市中,而非學校內部,因此乙太少女學院的治外法權不適用這個狀況,所以代理中隊長,莉莉亞.史密斯,在事情發生後的隔天中午就奉命前來抓人。

  不過,Z隔天就被放回來。

  「這大概只是做做樣子,避免市民懷疑吧。」

  「答對了,真不愧是本小姐的執事,一點就通。」

  伊芙與墨莉兩人在校內有過這麼一段討論,是在下午第一節課開始之前。

  墨莉一如既往地出現在高中部教室中,一直到老師進門開始講課才走出去。

  她的這個行為雖然教師們有透過管道讓學生會長知道,但似乎勸導無用的樣子,優娜本人也放棄繼續勸了。

  因為怎麼講都不會聽的,就算直接請風紀委員來趕人也一樣。

  還真不愧是校內最麻煩的三人之二──優娜與校長從島政府回來學校後,跟她聊過這話題。

  校內最麻煩人物,三人之二,也就是說還有一位。

  是的,那就是被市民公認為是島上最強乙太少女的,一直都戴著微笑面具的少女,席琳娜.威廉姆斯。

  即使最近有把面具拿下來放在左臉旁的習慣,但幾乎沒從頭上拿下來,這點是正確無誤的。

  不過,雖然她在這次的事件是一大功臣之一,但這一個星期,這一動盪不安的星期,老是出麻煩給人處理的她倒是相當低調。

  由於宿舍還沒修好,因此優娜破例讓席琳娜以及她的sweet heart,可以先睡在學生會長辦公室裏頭。

  ──為什麼其他人要睡教室,只有這兩位可以睡會長室?Z也要睡!

  Z跟伊芙、墨莉一樣,有過類似的抱怨,甚至有次直接來大中旁邊睡起來了,不過還好沒被席琳娜直接踢出去,不,或許該說是被默許。

  因為那一次,席琳娜比大中早起很多。

  他們睡在一起,然後Z來旁邊睡。

  也就是說,席琳娜是知道Z有來的,但是她當下沒有做反應。

  席琳娜罵Z是狐狸精,但在木房裡卻抱住Z說是「我可愛的若拉」,也許之所以會如此,可能是因為席琳娜早就不在乎了吧,不在乎Z對大中如何如何──大中在晚上睡覺前,看到會長室的天花板,都這麼猜測著然後才睡著。

  ──陳大中,你醒醒!

  聲音至此,突然間黑暗中露出了些許白光。

  一名有著小麥膚色、頭上有兩支像牛一樣的大角的女子,她「嘖」了一聲,然後二話不說咬了大中右側脖子一口。

  「好、好痛。」大中咬著牙,全身掙扎,但除了鐵鍊的刺耳聲響以外,好像沒有別的事情發生。

  「目前就先這樣好了。」女子後退,離開大中的身體。「我們後會有期。」接著她轉身離去。

  此刻,鐵鍊在大中沒有動的情況之下,自己發出聲音。

  大中抬起頭往上看,但還來不及看到什麼,鐵鍊就全碎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中快速往下掉落,就好像掉落萬丈深淵一樣,被黑暗所吞噬。

  『陳大中你記著──』

  同一時間,女子,守護者,她說話了,聲音出現在大中的胸口。

  『總有一天大姊姊會把你搶到手的,現在就先給那位小姑娘暫時保管,畢竟你一直都是──』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中驚醒。「哈、哈……哈?」

  他坐起身子,全身盜汗,不過在發現是一場夢之後,就全身無力地躺回去了,眼睛再度閉上。

  ──真是的,最近這幾天一直都夢到同件事情。

  同樣都是在某個黑暗空間遇到守護者,同樣都是被綁在鐵鍊上,以為自己躺著但其實是被吊著。

  講同樣的話,做同樣的事,以及……被做同樣的事。

  簡直就跟當天,一個星期前,那天自己突然昏倒之後,發生的事一模一樣。

  大中右手抬起,將前臂放置於自己的額頭上方,似乎在遮擋從落地窗曬過來的陽光。

  他睡在沙發上,和前幾次直接在地板上打通鋪不同,因為他認為如果又睡在地板上醒過來肯定是被人抱著的狀態,怕了,所以改睡沙發。

  「我,到底是怎麼搞的?」

  大中喃喃自語。

  就在此刻──

  「大中。」

  「!」

  有人喊了他的名字,然後抱住了他。

  這次不一樣的是,那位喊大中名字的人,直接壓在大中身上。

  大中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溫熱的觸感,暖暖香香的,好像有花朵的味道,但又有一點類似香水的氣味。

  直到大中睜開了眼,才發現,自己的頭已埋進了一名少女的胸口。

  少女那豐滿的胸部乍看之下白皙如紙,實則如蜜桃一般,柔軟度的部分堪比高級床鋪枕頭,上頭微微發熱,以至於產生了些許汗珠,然而並沒有妨礙人,反之有潤滑劑一樣的作用,令大中的臉頰沒有因為摩擦而感到不適。

  不過,這不適指的是生理上的不舒服。

  大中此刻心理越來越緊張、也越來越害怕,心理上超級不舒服。

  「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席琳娜……」大中先是低語,不,是因為嘴巴被埋住了所以乍聽之下聲音很小。

  等到掙脫之後,大中立刻大喊:「妳這段玩過了啦,是玩不膩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