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節 你是我的人

本章節 2975 字
更新于: 2019-03-16
特爾將艾莉娜帶回海灘上,替他抽筋的腳拉筋,這時,庫拉德爾才從小島嶼那邊游回來。

「艾莉娜大姊姊,抽筋,沒事吧?剛剛,淚流滿面,好像很痛。」

「庫拉德爾,對不起。」

看到艾莉娜在特爾的懷裡哭泣,庫拉德爾以為,艾莉娜是因為抽筋很痛,才會哭的。一開始,有點擔心的看著艾莉娜,然後低下頭向艾莉娜道歉,對於比賽游泳,害艾莉娜差點溺水這件事,庫拉德爾相當的自責。

「小庫拉,我沒事的,不要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了。」「剛剛我也是因為好勝心作祟,想要贏過你,才會抽筋的,這不是你的錯。」

「怎麼會沒事呢?艾莉娜受傷的可不只腳啊。所以特爾,你趕緊將艾莉娜抱回房間,慢慢地幫他療傷。」

「可…可是。」

「可是什麼!師父說的話,你都不聽嗎?快去!」

「特爾老弟,你…就照著芙雷雅小姐…的話做吧~。」
尼祿耶爾了解芙雷雅的意思後,一邊說話,一邊忍住不笑。

「我知道了。」

「咦咦咦!我又沒事,等等休息一下就好了,怎麼你們沒有人問過我的意見。」

「病人是不可以提出意見的!特爾,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快去啊!」

「是!」

話一說完,特爾立刻以公主抱的方式,將艾莉娜抱起,往教堂的方向前進。

「咦!笨蛋特爾!你在做什麼!快點把我放下啊!」「難得來一次海邊,我還想要多玩的說。你們…你們這群壞蛋!」

「艾莉娜大姊姊,嚴重,庫拉德爾,要跟去。」
芙雷雅立刻將庫拉德爾抓回來。

「小庫拉,艾莉娜他的腳沒有大礙的,所以你不用跟去沒關係,他傷的比較重的是這裡。」
芙雷雅指著心臟的位置,表示艾莉娜先前受到特爾的冷落,比起腳抽筋,心痛的感覺還比較嚴重。

「心臟痛,更慘,庫拉德爾,要跟去。」
芙雷雅再次將庫拉德爾拉回。

「小庫拉,這次就交給特爾一個人就好了,我們不要去打擾他們兩個人。」



「終於啊~。」
芙雷雅擦拭了眼角上的淚水。

「孩子們長大的真快。」

「就是…說啊。」
尼祿耶爾拍了拍芙雷雅的肩膀。看到芙雷雅這麼入戲,尼祿耶爾強忍著笑意地說著。

「芙雷雅姊姊?哪裡痛?不哭不哭。」

「小庫拉,你不可以長得比芙雷雅姊姊快唷,姊姊已經二十一歲了。」
芙雷雅用力地將庫拉德爾抱在懷裡。

「小庫拉,明白了。」




當特爾抱著艾莉娜走在通往教堂的橋上時,有不少目光降落在他們身上,負責守衛聖蒂維亞大教堂的聖騎士們,看著一對近乎全裸的男女,出現在他們眼前。

「特爾,你快點放我下來,大家都在看了。」

「艾莉娜剛剛不是說過,今天可以在想抱你的時候,把你緊緊地抱緊嗎?而且,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吧,因為,我要讓大家知道……。」

「你是我的人。」

「笨…笨蛋,我…我又沒有答應要做你的人,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
艾莉娜害羞地說著。

今天的特爾怎麼了?變得如此的主動積極。

「兩位,不好意思,身為守衛隊隊長,我不能再讓你們前進了。」

一名身穿白銀色盔甲,披著白色披風,看起來十分精壯的年輕男子,走到了兩人的面前。

「隊長,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你是法蘭德克第一騎士團團長,特爾大人,而這位是法蘭德克帝國的英雄,艾莉娜大人,就算如此,我還是不能……。」

「錯!你答錯一半了!」

「我是第一騎士團團長特爾沒錯,但是這位小姐才不是什麼帝國的英雄,他是我的女朋友……。」

「隊長,不好意思,為什麼不能讓我們過去呢?我因為腳受傷了,所以特爾先生才會像這樣抱著我,準備帶我回房間休息。」

艾莉娜聽到特爾開始亂說話,立刻在他頭上,重重的給了一拳,好阻止得意忘形的特爾。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能就這樣放你們過去。」

「隊長,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看到教堂門前不遠處似乎發生了小爭執,科特利立刻走了過來,觀看發生什麼情況。

「艾莉娜小姐!你怎麼了嗎?不然特爾先生怎麼會抱著你回來?」

「我抱著艾莉娜是因為他是我的……啊~!你為什麼突然捏我!」

「我剛剛不小心扭傷了右腳,所以才會請特爾把我抱回來。」

「隊長,艾莉娜小姐都受傷了,你怎麼還不放他們進來。」

「皇子大人,恕屬下失禮。特爾大人和艾莉娜大人目前的穿著,是不被允許進入教堂的,所以還請兩位,至少蓋上這件披風。」

守衛隊隊長脫下了自己背後的披風,並且摺疊好,交與了艾莉娜。直到兩人將上半身蓋住之後,隊長才將兩位放行。

「艾莉娜小姐,我這就去拿藥,你們先到房間等我。」
話一說完,科利特便急急忙忙地走入教堂。


進入教堂後,特爾抱著艾莉娜來到了艾莉娜的房間,並將他抱到了床邊坐好。特爾則是不發一語的坐在艾莉娜的旁邊。

「特爾,對不起~,剛剛捏的這麼大力。」
艾莉娜輕輕撫摸特爾的側胸,上面有一塊紅腫瘀青的地方。

特爾依舊是沒有任何回應。

「特爾,你生氣了喔?」

「沒有。」

「明明就生氣了,為什麼特爾要生氣?是因為剛剛捏痛你了,所以生氣了嗎?」

「我沒有生氣。」

「本來是打算答應你任何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原諒我,既然你沒有生氣的話,就當作沒這一回事吧。」
艾莉娜環抱住特爾的右手,並將頭輕靠在特爾的肩膀上。

「我非常的生氣。」

「特爾真像個小孩子。」

「說吧~,你希望我為你做什麼呢?」

特爾收回了被艾莉娜抱住的右手,隨後站了起來,並且與艾莉娜面對著面。

「你願意跟我跳一支舞嗎?」

「現在嗎?可是我現在身上穿著泳衣耶。」

「不是說任何事情嗎?」
自從被捏之後,特爾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而這個笑帶點壞心眼。特爾伸出了左手,十分有禮地向艾莉娜邀舞。

「明明之前在晚會上,你就應該來邀我跳舞的,而不是現在,身上只有兩三塊白色布料包覆著的時候。」
艾莉娜噘著嘴回答,聽起來相當不願意,但還是將右手放到了特爾的手上。

兩人的手一碰觸到,特爾立刻將艾莉娜從床上拉起,並且用右手摟住了艾莉娜的腰。

「特爾為什麼突然想要跟我跳舞?」

「在晚會上已經錯過機會,所以我希望,我是第一個,在艾莉娜穿著泳裝的時候,跟他跳舞的人。」

「笨蛋,你也是唯一一個好嗎。誰會沒事穿著泳裝跳舞的。」

「說的也是,哈哈。」

兩個人原本從移動步伐的跳舞,漸漸地轉換成擁抱著彼此,並且互相擺動著身體。兩人幾乎是零距離的接觸,就連對方的心跳都感受的到。

原本白熾的太陽,在此時已經快要落下,夕陽的餘暉從窗戶外照到兩人的臉上。特爾看著艾莉娜湛藍的雙眼,艾莉娜盯著特爾黑色的眼睛,特爾慢慢地彎下自己的脖子,臉也稍微往左偏移。查覺到特爾內心的想法後,艾莉娜閉上了雙眼,下巴微微的抬起,輕輕地噘起了自己的雙唇。

艾莉娜
特爾

這一吻親下去之後
這一吻親下去之後

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就是你的人了

叩叩叩叩叩。

「特爾先生,可以麻煩你幫我開個門嗎?」

聽見門外傳來科特利的聲音後,兩個人慌慌張張地分開,艾莉娜立刻坐在了床上,繼續假裝成腳受傷的病人。

特爾一打開門,看見科特利抱著許多玻璃瓶走了進來。

「艾莉娜小姐,你的腳現在怎麼樣了?」「為了應付各種病痛,我可是將教堂裡所有可能用上的藥物都帶來了,有外傷藥、挫傷藥、薄荷膏……。」

「我的腳好多了,只要休息一下,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不行,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替你敷上一些藥膏。」

科特利開始替艾莉娜沒有受傷的右腳,塗藥並且包紮。對於這個打擾他計劃的人,特爾的表情有些不悅,而艾莉娜則是無奈地對著特爾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