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流露的心聲

本章節 2541 字
更新于: 2019-03-16
推開丹靈閨房門扉的霎那,迎面而來的藥氣令人暈眩,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青綠藥霧中,隱約飄散著一抹少女的淡雅清香,略為簡約的房間內,碩大的丹爐聳立在中央,熾紅的焰火燒灼,映著零星的火茫。

走進屋內,韓矢尷尬的目光落在房間床頭,一名半身赤裸的少女盤坐著,少女絲柔的髮絲濕潤,在內甲的胸口沾黏,細緻的柳腰淌落香汗,嬌豔的臉龐略為紅潤,神色難以言喻,一會難受,一會羞澀,似乎對於韓矢的出現不知所措。

韓矢見此撓著髮稍,挪開目光,背過身看向屋內的石櫃,擺滿著各式品級不同的藥材,瀰漫的藥氣令人窒息,但卻比不過床頭的嬌豔美人,韓矢為驅除邪念,刻意輕咳兩聲。

「蠢女人,別裝了。」

「韓矢你‧‧‧‧‧‧」

丹靈連忙抓起衣物,掩蓋住嫵媚的身姿,上圍透著青色衣物,依稀可見傲人的起伏,男人為之傾狂的嬌軀難以遮掩,纖纖玉足細長而白皙,韓矢的餘光瞧著美豔身影曲膝而坐,心跳不自覺加快,默默退去披風,扔向羞紅臉龐的丹靈,即便是這女人的害羞是裝出來的,韓矢也無法平心直視眼前的美人兒。

「聽說你把自己關在房內,我是來勸妳別再繼續。」

「哎啊,我知道。」

丹靈怯弱回道,舒麻的聲音輕柔嬌弱,韓矢聽此不由得感到困惑,可從未見過丹靈呈現這般乖巧模樣,柔柔弱弱的姿態彷彿那日劍指揮舞的丹靈只是假象,趾高氣昂的丹靈難道不是丹靈的真實性格嗎?究竟哪個丹靈才是真正的丹靈,難不成所謂的小妖女也是扮演出來嗎?

韓矢並不清楚丹靈的內心,更不會知道此女剛經歷痛徹心扉的折磨,直到丹靈終於換上衣物,韓矢睜眼直視後,才赫然發覺丹靈香汗淋漓的嬌軀,閃爍著耀眼的金色光茫,吸取著周圍的自然天能,無法評斷的浩大能量,在少女的閨房凝聚,形成肉眼可見的能量屏障,壟罩在躺臥石床的嫵媚美人兒。

韓矢難掩驚異的神色,如此景象他從未見過,若說常人的實力突破是吸取周圍的天能,丹靈此時的突破則是將半徑數百呎,天地間的天能集聚,準備一鼓作氣將其吞噬。

四十六階天能,距離爵階天能只剩四階,浩大的天能之力相繼湧出,丹靈碧藍的美眸低垂,身體的痛楚漸緩,取而代之,無窮無盡的天能流動在經脈,溫熱的能量宛若安慰著自己,方才的疼痛只是過渡,如今丹靈距離替兄長復仇,只怕是時間的問題。

「提升了六階天能,丹靈,妳究竟是做了什麼?」

「也沒什麼,不過是修練我的丹氏族秘法‧‧‧‧‧‧只是你恰巧闖了進來。」

韓矢聞言,尷尬摸著頭苦笑,而丹靈見韓矢這般模樣,也明白後者是出於擔心,想必是丹鼎閣的長老們不好出面,只好麻煩有過共患難經歷的韓矢相勸。

二人是算上認識的日子,韓矢已是第三次見到丹靈這般羞態,一是封印九龍天玄雷,二是被拆穿表面假象,三是韓矢此時闖入閨房,接二連三的事件,與韓矢一次次的接觸,都讓丹靈再也扮演不了在外的形象,在韓矢的面前,丹靈便只是丹靈。

「讓你再不敲門啊,韓矢公子,本姑娘真怕哪天被你侵犯。」

丹靈妖女般嫵媚拖著面頰,玉足翹起交錯,意味深長的笑容挑逗著韓矢,丹鼎閣上下可還沒有哪個人敢私闖她的閨房,能做出這等事,韓矢還是頭一人,而丹靈卻意外並不討厭韓矢直來直往的性格,丹靈不自覺中,跟韓矢相處時就如面對家人,不再扮演乖巧的性格。

「也罷,你來正好省得我去找你。」

「妳想說的是?」

「當然是離開這裡,你可別跟我裝傻。」

丹靈輕笑道,躍下石床,輕盈的身姿恍若仙女,翩翩青色衣裙勾勒動人的曲線,湊近到韓矢的跟前,抬頭仰望的美人面龐俏皮可人。

「你可是答應靈兒了。」

「妳……」

韓矢對女人的軟攻勢可沒抵抗力,丹靈到底是捉弄他,還是真在拜託他,韓矢是弄不明白,但畢竟老早就答應帶著丹靈離開,事到如今也無法反悔。

「好啦好啦,算我怕妳不成。」

「哼哼,沒用的傢伙。」

「妳這女人——」

——喂!

韓矢正想反駁丹靈的時候,面前的青色身影卻徒然搖搖欲墜,柔弱的身體向後一倒,幸虧韓矢來得及察覺,一把摟在丹靈的細柳腰枝,嬌嫩紅唇呼吸急促,此時丹靈清新脫俗的面龐,展露著前所未有的痛苦與勉強。

透過緊擁的肌膚接觸,韓矢能感覺到丹靈似乎正被某種力量撕扯,一道道的紫色血絲自胸口蔓延到喉嚨,如同韓矢身中的蛇毒致命,難以言喻喘息聲迴響在耳邊。

「抱歉,看來又發作。」

丹靈的指甲按住韓矢背膀,略顯難色的臉龐滿是無奈,本想推開韓矢的擁抱,但卻痛得使不上力,胸口烙印的百毒蛇印滲入血脈,折磨心靈的蛇毒迅速蔓延。

「韓矢,放開我。」

「別逞強,是那日被蛇雲下的咒印吧。」

「讓你多嘴,既然不肯放開便抱我到床上。」

「行。」

韓矢摟過細腰抱起丹靈,多日不曾進食的嬌軀輕如鴻毛,脆弱的身子著實令人擔憂,更別提此時蛇毒逐漸擴散,丹靈身中百毒蛇印,韓矢有部分責任,若是他能獨身擊敗蛇雲,便不會有後續的事情發生,丹靈也不會遭受咒印的折磨。

讓丹靈輕躺在床上,韓矢神色愧疚,伸手擦去丹靈俏臉的汗珠,蛇毒纏身的難受,韓矢深刻體會過,而他體內的毒卻僅是表面,如今丹靈體內的毒印屬於隱性,若猜想沒錯,即便依靠藥池的療效也無用,某種層面而言,此毒印比起純粹的蛇毒來得狠毒。

「常發作嗎?」

「還好,每日一至兩次。」

「難受嗎?」

「明知故問。」丹靈白了眼韓矢,一口咬在韓矢的手指,接著便無力倒下,微弱歎了口氣,碧藍色美眸輕闔:「讓我歇會就沒事。」

不同於平時的伶牙俐齒,丹靈如小女人般將身體交付給韓矢,丹靈此舉若非對韓矢感興趣,便是滿佈身軀的蛇毒過於折磨,讓她已然無力反抗。

韓矢自是清楚丹靈的性子,此女絕非會如此輕易卸下防備,丹靈的痛苦雖並非韓矢所致,但或許只是不想讓韓矢擔心,丹靈闔上眼露出的笑容十分堅定。

瞧著丹靈這般舉動,韓矢眉目低垂,環顧著屋內的擺設,整齊排列的各式藥材,烈火燃燒的巨大丹爐,陳列書櫃的煉丹藥方,旁人看來或許不該是名柔弱少女的房間,但韓矢卻能清楚感受到,丹靈為此所做的努力,煉丹絕非輕而易舉的事,丹靈在外人面前扮演著天姿嬌女,但相對的,她付出的努力卻是他人無法比擬。

「丹靈,我一定想辦法,讓妳徹底擺脫咒印束縛。」

韓矢鬆開被丹靈緊握的手,不禁意流露的心聲輕淌在丹靈的耳邊,望著轉身離去的少年身影,此時的韓矢並不知道,丹靈早將方才的話盡量聽見,掠上淡雅紅潤的面龐著實令人憐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