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謀庫萊因】

本章節 2490 字
更新于: 2019-03-15
  隔天早上,兩城派出的援軍趕至基城,歐魯頓也準備裡應外合收拾敵人,不料對方自行解除包圍網,開始往西南方撤退。

  城牆上的歐魯頓遠望賊軍迅速拔營,一副無心戀戰的模樣,立刻命令道:

  「怎麼搞的?全軍出城追擊,對方肯定是害怕了。」

  縱身上馬準備撤退的庫萊因對旗手指示:

  「全軍按照計畫撤離。」

  不到一個時辰,追擊的守軍便跟丟了敵人的蹤影。

  「歐魯頓大人,部隊已全數返回城內了。」

  「跟丟了也沒辦法,那些小賊跑得真快。」

  「要請兩城的援軍回去嗎?」

  「不,保持警戒,我有預感他們還會再回來。」

  蛇的部隊在兩哩外與庫萊因會合,見到蛇平安無事,庫萊因笑著慰勞道:

  「辛苦了,稍作休息吧,我們兩個時辰後返回基城。」

  正在喝水的蛇被這句話害得嗆到。

  「咳咳、又要回去!?」

  「嗯,再回去圍城。」

  庫萊因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對方數量多於我們,圍城一點意義也沒有呀。」

  「人數不是問題,我們並非要交戰,只是佯攻罷了。」

  「反覆做這種事到底有什麼意義?」

  「放心,再圍一陣子就大功告成了。」

  重返基城後,庫萊因二度展開圍城,歐魯頓這次選擇觀望情勢,避免敵人又一次溜走,同時利用守城優勢鞏固防禦。

  包圍網完成後,庫萊因帶著數騎,向留守的蛇吩咐:

  「蛇,軍隊暫時交給你,按照先前的方針只圍不打,情勢不對就逃,之後再回來圍城。」

  「喂、你上哪去!?」

  「尤城。」





  傍晚,庫萊因與數騎來到尤城,朝著城門上的守衛大喊:

  「起義軍參謀庫萊因,求見馮迪大人。」

  沒多久庫萊因就在重重包圍下進到內城,馮迪一見到庫萊因劈頭就問:

  「你、你來這裡做什麼?」

  「說服大人您投降,保全尤城上下所有人的性命。」

  「你憑什麼要我投降!?」

  「哦,大人還不知情嗎?兩城援軍被我們打得落花流水這件事,如今殘存的部隊正躲在基城裡死守,您不相信的話可以派人去查證。」

  馮迪囁嚅地與身旁的人問話:

  「喂,這件事是真的嗎?」

  「依探子的回報,我方的部隊確實滯留在基城內。」

  (不能被對方給唬住了,這裡要先給他來個下馬威。)

  馮迪在心裡這麼想,裝出冷靜的模樣。

  「就算基城被你們拿下了,兩敗俱傷的你們也不可能連下三座城,塔巴城可是還有重兵駐守。」

  「急報!」

  一名士兵闖了進來,單腳屈膝跪地喊道:

  「塔巴城內發生工人暴動,已經淪陷了!」

  「呀呀啊啊啊!」

  大驚失色的馮迪腿軟癱在座位上。

  「如何,大人不再好好考慮嗎?」

  「既、既然如此,只要把你殺了──」

  馮迪一使眼色,四周的護衛紛紛拔劍。

  庫萊因依舊神態自若,發出一聲冷笑。

  「哼哼哼,大人要是執意這麼做我也不反對,但我軍那群粗俗之輩肯定會因此震怒,屠城還算好,就怕他們會對大人施以難以想像的酷刑。」

  馮迪聽聞此話頓時伏首貼地,死命發抖求饒。

  「饒饒饒、饒命啊!」





  隔天上午,一批滿載武器糧草的隊伍,抵達了基城南面的營地。

  「這些軍資是怎麼回事,你真的拿下尤城了!?」

  庫萊因自馬上躍下,將手裡的弓箭拋給了蛇。

  「是啊,從現在開始就是真正的圍城了。」

  基城內,歐魯頓對敵人的增援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與敵軍周旋的這段期間,另一批人馬已拿下了其他的城池。

  「可惡……全軍備戰,準備出城剿敵!」

  決定出城一戰的歐魯頓,遭到大量箭矢的襲擊。

  「放箭,別讓他們靠近!」

  「箭多得是,把敵人射成箭靶!」

  東北的庫萊因與西南的蛇,指揮各自的部隊壓制自基城而出的步卒們。

  「不行了,快退後!」

  在接連不斷的箭矢攻勢下,士兵們不得已退回城內。

  歐魯頓捶胸頓足,氣自己為何沒發覺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當晚,蛇向庫萊因請教有關奪二城一事。

  「不費一兵一卒便拿下三座城中的兩座,看來你這參謀並非浪得虛名,但是你究竟如何辦到的?」

  「也沒什麼,我不是說到過其中兩座城嗎?當時我去的便是尤城與塔巴城,尤城城主馮迪每次巡視都有大批護衛跟隨,據說是曾在街上遭到行刺的緣故,總之是個膽小如鼠的傢伙,做做樣子就能唬住他。」

  「塔巴城更不用說,標準的高壓統治,人民不懷恨在心才怪。只要想辦法把城內的部隊引出來,就能夠輕易奪取。」

  聽完箇中道理的蛇開懷大笑。

  「哈哈哈,我果然沒跟錯人!」

  庫萊因也再一次重申說道:

  「戰爭不是憑蠻幹就能打贏的,參謀的工作除了謀略,更要有效的減少我方傷亡,面對有意招攬的敵人時,則必須儘可能的降服對方。」





  在基城決定關城死守後過了數天,庫萊因隻身來到基城門口求見歐魯頓。

  允許會面的歐魯頓,見到庫萊因後顯得有些訝異。

  歐魯頓在這一週裡頭髮近乎全白,看上去又老了幾歲,但仍以不失威嚴的語氣質問:

  「你看起來不像盜匪,為何來犯我等鐵三角?」

  「若不拿下這三座城,我軍便不能確保背後安全,更無法進軍沛諾太。歐魯頓大人,請開城投降吧,城內的糧食即將耗盡,再堅守下去只有餓死一途。」

  庫萊因確實講到了重點,先前派去西邊的遠征部隊帶走大批糧草,如今一城裡又擠滿三城的軍隊,加速了僅存的糧草消耗。

  「我們是起義軍,可以的話不想濫殺無辜的人民。歐魯頓大人,就算是為了全城百姓與士兵,還請您務必三思。」

  他深深低頭懇求,態度一點也不像是佔有優勢的一方。

  「我明白了,但是在那之前,必須以死向極皇謝罪──」

  「歐魯頓大人,萬萬不可!」

  在護衛上前制止前,庫萊因先一步出聲喝止了歐魯頓。

  「若是歐魯頓大人死了,誰來統領現今動盪不安的外圍區呢!?」

  庫萊因保持低頭的姿勢解釋道:

  「獵捕軍團被擊敗的當下,無論薩可還是沛諾太,肯定都想將領地劃分不清外圍區占為己有,如此一來解放的百姓們將重回被奴役的日子。」

  「……難道不怕我從背後反咬你們一口嗎?」

  「我相信以博愛聞名的您,絕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唯有將這份重擔交付給您,我們才能安心的與皇國交戰。」

  「你叫庫萊因沒錯吧?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庫萊因這才將頭抬起來,以懇切無比的眼神直視歐魯頓。

  「拯救水深火熱的基烏魯百姓,推翻暴虐無道的極皇,貫徹正義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