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飛龍在天

本章節 1724 字
更新于: 2019-03-14
腳尖徹底離開窗台的那一秒,江玄看見一道金紅色的火花閃現而出。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他只瞥見西比拉原本座位的桌面底下炸裂開火焰,而所有的玩家都從座位上竄起,衝向四面八方——

「轟隆!」巨響震天,在江玄向下墜落的視線之中,火光瞬間貫粉碎了牆面、野蠻的衝破巧克力磚,直竄天際,那道金光中閃耀著亮紅,在高溫之中構成了一條……金光閃閃的龍。

「那是什麼……」在西比拉居然陰了所有玩家的驚愕之上,又添上突然看到金龍的錯愕,江玄一時竟不知要做何反應,但是怎麼說;那條金龍看起來完全不像炸彈,而是——
「唉……」他聽見西比拉小小的嘆息聲:「至少……很好看。」
「你到底放了什麼?」身邊景色飛快向上掠去,江玄在墜落的風之中朝他喊出聲音:「為什麼是龍?」
「我在《小百足嶺》買的金龍煙火炮。」在半空中翻身,西比拉的一頭黑髮被吹得凌亂翻飛,紫色的眼裡映出空中金光,有著讚嘆和一絲惋惜:「那個好貴好貴的。」
「你在室內放煙火?」江玄張大眼,不敢置信;隨後因為大風而迅速瞇起眼睛。
「我就沒有炸彈啊。」西比拉攤手,一副我也很委屈的樣子。
並不是那個問題……!
江玄想這麼說,卻也立刻意識到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這個問題,而是他們正在向下墜落的狀態。
狂風從他們的身旁沖向天空,背後白色的巧克力磚飛快閃過、以及高樓的藍邊圍欄,江玄果斷地拋開煙火的問題,朝西比拉喊道:「我們怎麼落地?」
「啊,對了!」突然想起來似的,他轉頭看向江玄,也因為在風中而大喊大叫的:「我忘了問你,你要落地嗎?」
江玄愕然張大眼睛,「不落地的話還能怎麼樣,飛嗎——」話到了最後突然收了聲,因為他想起來,他還真能飛!
「順便一提,如果不飛的話應該會摔死。」西比拉涼悠悠的補上一句。
江玄張大眼,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真的無法和一個人對上頻率的震撼與無奈。
「下次早點說!」咬牙嘶了一聲,他也立刻在半空中開始動作。
已經是一段時間前獲得的道具,之後則因為地圖特性從來沒有使用過,幾乎被遺忘在背包的最深處,直到兩個小時前清點裝備時被翻了出來。
嘖了一聲,江玄完全沒想到居然一開場就要把這殺手鐧給拿出來,卻眼看著地面距離自己的鼻子越來越近,他也飛快的在空中調整了姿勢,從背包中把它給抽了出來。
那是一柄短短的石雕,就像是水泥做成的小笛子,上頭鑲嵌著不知名的寶石。
那一刻,僅有他與西比拉能看見的道具提示跳動而出:

【拜亞基石笛:道具,可重複使用】
【等級:SS】
【使用限制:僅能於西洋類—幻想地圖、異域地圖使用】
【裝備效果:吹響之後,無論在何處都能召喚出一頭溫順之龍.拜亞基,並無條件獲得騎乘許可。每局遊戲中不限制使用次數,但一旦拜亞基死亡則無法在同一局遊戲中再召喚。】
【「你大可為此而安心,因為拜亞基伴隨於你。」——風之祭祀多羅希爾】

那柄石笛握在江玄的手中,接著被壓上了嘴唇,吹出一聲尖利的高音,直上雲霄。
「嗯,就是這樣。」聽見那聲音,西比拉滿足的笑了起來,索性張開雙手,仰躺著墜落,任由風將他那伯爵襯衫的袖子撐得鼓脹。
彷彿聽見了他的笑聲,下一刻黑影自空氣中竄出,無視於任何物理規則,傳說中能撕裂風與空間的宇宙飛龍閃現於半空,鼓動翅翼俯衝而來。
眨眼不到的時間之內,牠將江玄一口銜住,以修長靈巧的後肢緊緊接住了西比拉,在他墜地的前一剎那優雅且游刃有餘的飛向天空,留給地面薄薄的砂糖塵飛揚。

扭過頭,拜亞基毫不費力的把江玄拋上自己的後背,接著舉起西比拉,讓牠的騎乘者將他也拉了過去。
來自《克蘇魯之書》的飛龍前肢即是雙翼,它們強而有力,一次次的振翅都搧動出強悍的風力。
江玄已經很久沒見到拜亞基,只見這頭龍仍如同記憶裡一般,與傳統的龍、與那頭載運自己來到美食國的黑龍相差懸殊——如同虎頭蜂與蝙蝠融合的外型,僅有幾公尺高大的身軀,沼綠色的色調與枯萎般的皮膚,拜亞基是完全沒有鱗片的龍,並且也沒有雙眼,早已退化、以敏銳的聽覺取而代之。
但牠們的行動速度,卻絕對是一般飛龍無法比擬的,而攻擊方式也大相逕庭。
「飛呀——」坐在江玄身前,西比拉輕輕撫著溫順之龍的頸側,微笑著。
而聽著召喚者的隊友的指示,拜亞基也沒有顯露一絲反抗意思,順從的調轉方向,開始飛向城堡上空。
天空中,金龍煙火尚未消散,硝煙氣息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