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只有運氣-1

本章節 3268 字
更新于: 2019-03-14
開學後的時間過得飛快,一下子就到了月底,所以大部分的課程也都進行過兩三堂課,新生們已經大致進入狀況。於此同時,也有某些人發現了自己的學習狀況,似乎從一開始就有落後課程進度的跡象。
「亞德洛!亞德洛!快起床!」
一陣尖銳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亞德洛迷迷糊糊地睜眼,赫然驚見雅珉就趴在他的床邊,對著他大喊。
亞德洛登時睡意全消,立刻就從床上跳起來,語無倫次地道:「雅珉、妳、那個、妳怎麼──」
但亞德洛都還沒鎮定下來,雅珉已經衝到另一邊的床鋪,接著吼道:「賣衣服的小開,快起床!」
抱歉,因為她說有急事找你,所以……」夏尹來到亞德洛的床邊,一臉尷尬地遞上紙條,隨後繼續寫道:「我本來讓她在外面稍等一下的,結果她就自己衝進來了……
今天是星期六,身為學生,不用上課的周末當然就不想早起。亞德洛這房就只有生活規律的夏尹,會準時五點起床看書或是冥想,另外兩個人通常都是睡到肚子餓了,才會甘願離開舒服的床鋪。尤其,亞德洛還得去上賴托利斯的課,星期五晚上拖到深夜才睡,幾乎已經成了慣例,隔天想早起確實有難度。
此時,早上七點半,亞德洛一臉驚悚地看著那位擅闖男生寢室、現在還乾脆蹦到別人床上大呼小叫的少女,腦袋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因為另一邊的諾瓦睡到不省人事的境界,雅珉試了一陣子後就放棄了,這又轉回來找亞德洛。
「雅珉,妳有什麼急事要找我?」亞德洛怕雅珉也跳上他的床,所以問話的同時就一邊下床折起被子。
「救我!拜託你一定要救我!」雅珉話沒說完,整個人就誇張地跪下了,把亞德洛嚇得差點大叫,隨後才趕緊上前把對方從地上拉起來。
「嗚嗚嗚,就是前天基科的小考啊,我跟小開不是都拿零分嗎?你說你會找時間教我們的……」雅珉哭喪著臉說道。
在尤倪斯裡,雖然重點就是學習魔法,但學院要求學生對於普通科學與人文學科,都要有一定的水準,所以同樣開設了相關課程,教導學生魔法以外的知識。
剛進學院的第一年,就有一門「基礎科學課」,主要教授數學、物裡、化學和生物等知識。而且,這也是一年級會考的考科,就列在課綱的必修科目中,所以不能依著好惡就打算跳過不學。
只是,和其他魔法科目不同,基礎科學的老師認為,他上的課程內容如此龐大,因此必須用隨堂小考來督促學生們,才能讓大家隨時注意自己的學習進度。雖然小考成績不影響期末的會考評分,但如果每次測驗都是慘不忍睹的分數,那基本上不就注定了大會考時,過考的機率相對低很多?
亞德洛以前也沒有特別研究過這些學科,但他學習起來不覺得有何困難之處;至於他的好室友諾瓦,就是不同的光景了。他的物化、數學幾科還算差強人意,生物卻是毀滅性的差勁,幾次小考下來,都是掛零。
不過,凡事都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雅珉的四個科目,每次小考都是零分,還讓老師幾度懷疑她是性格叛逆、而不是連題目也看不懂,才故意交了白卷。
亞德洛聽雅珉這樣說,這才想起來前天的基科課結束後,確實答應了周末會找時間教雅珉和諾瓦,幫他們訂正這幾回的考卷,順便複習上次的課程內容,以免下周的小考,兩人又是拿回一紙滿江紅的卷子。
但他沒想到,雅珉會在周六的一大早,直接闖進他們寢室跪求教學。可見,雅珉已經察覺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她如果不趁現在還在學期初,盡快把落下的進度補上,學期末大會考時,真的就只剩下繼續當一年級生的選項了。
知道是這樣的因由,亞德洛當然不會怪罪雅珉擾人清夢,這便答應她現在就起床梳洗,然後立刻去圖書館念書。只是在那之前,他有件事得先提醒對方──
「哈嗯……現在是幾點了?」賴床功力一流的諾瓦終於被這場騷動吵醒,睡眼惺忪地從床上坐起,順手把蓋在身上的被子甩到一旁去。
「呀!」雅珉驚呼一聲,遮著臉往房門外衝出去,好像現在才意識到她是貿然闖入一間充滿異性的房間。
只穿了條內褲的諾瓦,愣愣地看著少女飛奔出去的身影,好一陣子後才遲鈍地問道:「那是雅珉嗎?」
但諾瓦問完後也不等別人回應,居然就坐在床上闔起雙眼,繼續補眠。
「別睡啊,起床念書了。」亞德洛無奈地扔了件上衣給諾瓦,順便把他打醒。起初,他和夏尹兩人都對諾瓦裸睡的習慣很抗拒,後來好說歹說才讓他願意讓步,至少穿條內褲再睡。
「亞德洛!你早餐要吃什麼?我先去幫你買!」門外傳來雅珉催促的嗓音。
「呃……那是雅珉嗎?」
「醒醒,你剛才已經問過同樣的問句了。」

¤

尤倪斯學院的圖書館,就位在教學塔樓與行政中心之間,猶如橋樑般連接兩棟高塔,而且懸空在五樓的高度,所以能在一側的窗邊眺望整片海洋、另一側的走廊俯瞰整座校園。
在圖書館的外側有一處交誼廳,提供學生在此討論作業,偶爾也會有老師過來提供輔導。因為圖書館裡設有大型的禁制法術,學生不能在裡面隨意施法,所以進去的人真的純粹是借閱書籍的;要討論作業,還是在外頭的交誼廳會方便些。
此時還在學期初,又是週末早晨,交誼廳沒什麼人在,放眼望去只有幾個在看報的人,整個房間就和圖書館裡一樣安靜。只有一個角落的桌次,顯得特別熱鬧。
「……如果套上這條公式的話,就能得到這樣的答案,接著再……」亞德洛一邊計算一邊向雅珉解釋,後者很認真地瞪大了眼睛,想把他解題的過程一一記住。
末了,亞德洛放下筆,很慎重地問道:「所以,妳懂這題怎麼算的了嗎?」
雅珉沉默良久,最後擺出了絕望的表情。亞德洛諒解地點點頭,沒逼她講出答案。
「沒關係,這些計算題只要多加練習,就能找到訣竅了。」亞德洛安慰道,但前面他在講解別的科目時,也是給了差不多的說詞,這回就連語氣也聽起來比前幾次還無力。
雅珉哀傷地看著那些宛如無字天書的考題,用可憐兮兮的嗓音道:「亞德洛,到時候我如果變成你的學妹,你還是會願意跟我這個留級生一起吃飯的吧?」
「妳不要現在就預設自己會留級啦!學期還那麼長,還有時間慢慢學習啊!」亞德洛哭笑不得地應道。
「不然,妳用妳的預知能力,看一下學期末的考題是什麼,這樣就能考過了!」一旁的諾瓦給了非常不可取的建議。
「你以為我沒考慮過這個辦法哦!辦不到啦!」來自先知者一族的少女哭著坦承,自己其實曾預謀犯罪。
提起別人痛處的諾瓦無所謂地一聳肩,表示他現在也是自身難保,但說完這話後就打了個大呵欠,很乾脆地往桌上一趴,打算繼續補眠,看起來完全不像他說的那樣,有擔憂過自己的成績不盡理想這件事。
「嗚,亞德洛,真羨慕你,頭腦那麼好,每科都好、厲、害!不像我這麼笨,通通都不會……」雅珉已經開始自暴自棄了,剛開學時那個志氣凌雲的神態,已經被課業摧殘殆盡。
「別這麼說自己啦……」亞德洛聽雅珉這麼說只覺得尷尬極了,這還是頭一回遇上有人比他更會自我否定的,登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亞德洛眼看再教下去,大概也是徒勞無功,乾脆提議道:「我們也忙好幾個小時了,不如就先告一段落吧?等吃完中餐,下午我再教妳其他的題目。」
「啊,那樣多不好意思,讓你把整天的時間都花在我身上。」雅珉搖頭拒絕了亞德洛的好意。「沒關係的,我自己回去會再看書,還有不會的再問你就好。」
「可是,妳剛才不是說自己通通都不會嗎?」
「安靜睡你的覺啦裸體小開!」
雅珉氣呼呼地對那些卷子發了一會兒的脾氣,接著才重整心情,信心滿滿地道:「好!我振作了!從現在起會好好認真唸書的!亞德洛,你不用替我擔心,我絕對會征服這些科目!下次小考,滿分!」
「嗯,加油哦。」亞德洛笑道。既然雅珉都這麼說,他當然不會繼續堅持要教,免得到時讓人覺得其實是他喜歡賣弄。
此時距離中午還有段時間,亞德洛看雅珉自己一個人抱著課本奮發圖強,諾瓦則是在補齊他今早沒睡夠的份,這就不打擾兩人,逕自起身走進了圖書館。
開學前那幾天,亞德洛幾乎天天泡在圖書館裡,不是在找資料、就是挖掘有趣的課外書,結果一下子就被館長給記住了臉,某天跑來關愛他,問他的借閱清單裡,為什麼主題都那麼冷僻。
亞德洛怎麼好意思說,自己其實是想找跟馴養殭屍有關的書籍?
不過,圖書館本身對亞德洛而言,就是個很有熟悉感的地方,因為這裡就像放大了好幾倍的書店,每經過一次書櫃,就會讓他想起在帕索手下工作的那些日常時光。
不曉得老闆現在過得如何?亞德洛發現,自己真的很想念這個宛如他父親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