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時光

本章節 3454 字
更新于: 2019-03-16



  當戰艦離開洞穴,見到一整片晴朗的藍天之後,薇爾絲特就帶著我離開艦橋,把所有的事務都交還給艦長,畢竟我們對戰艦組員來說,就只是兩個高端戰力與吉祥物的存在。

  薇爾絲特走在前面,而我跟隨在後,兩個人就像是巡視一番,默默地從艦橋走在回房間的路上。沿路所遇到的船員都會向我們舉手致意,而在我們點頭回應之後,就繼續忙於自己的工作。

  ﹝在魔王直屬軍的工作場合上,下屬對上司保持一定程度的敬意就可以了,畢竟統帥是魔王大人,我們只是代為指揮。而非工作場合就不一樣了,必須要有一定的程序。﹞

  ﹝原來是這樣。﹞

  這時候,戰艦已經繞過馬克斯山,正朝著東北方的魔都前進,而久居多日的馬克斯城就在我們的左手邊。果然在遠處一看,魔王溫泉會館還真的是一個非常明顯的在地地標。

  再往前看,就是另外一個觀光景點─月光湖。可惜季節不太對,不然我也想要去玩水,畢竟在前世,沒啥機會去海邊或湖邊玩,更別說那個貴死人的國境之南。

  突然之間,覺得戰艦的航行速度好像蠻慢,過了一段時間,還看得到馬克斯城的魔王溫泉會館。

  ﹝戰艦速度好像比我想像中的慢了許多?﹞

  ﹝這是當然的,不然你以為會多快?其實這次的航行是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告訴全世界,魔王國的科技就是這樣高端,不要輕視魔王大人維護世界和平的決心,第二是告訴全世界,我們最後一位準魔王級大人物重出江湖。﹞

  ﹝我不是很懂?﹞

  ﹝簡單來說,就是造勢咩。我們檯面上是一王三公七君主,最高端戰力就是有一個魔王級和十個準魔王級,再加上次一點的十三侯爵,我們就有二十四名高端戰力。﹞

  ﹝足於跟我們媲美的,就是不管世事的龍族,他們不會隨意出動高端戰力,至於神秘的海族,他們總戰力如何,沒人知道,新月也不清楚,但他們幾乎很少會出現在陸地。森人是一群越老就越懶的傢伙,只要不去燒他們的神木,他們就不管世事,而獸王國沒有魔王級人物,不過他們準魔王級人物不少,大概有我們兩倍多。﹞

  ﹝那為什麼要造勢?造勢給誰看?﹞

  ﹝獸王國的獸王派系跟我們有很密切的關係,因為他們清楚知道我們對這個世界沒有惡意,而且就算舉獸王國之力跟我們死嗑,他們的下場也是慘敗,但有些派系就蠻仇視我們,所以這次航行算是一種武力震攝。﹞

  ﹝一部分也是為了讓那東方那些鬧不停的王國,壓制著他們王權戰爭的規模,別搞成東方世界大戰,畢竟他們有人駐守在魔王國的大使館。﹞

  ﹝另外一部分,跟你有關。我們這邊越重視你的存在,席爾神使那邊就會跟著重視你的存在,這樣一來,對你的人身安全也是一種保障,不然我們也不知道那群瘋婆子會做出什麼事?還是你想要夜夜笙歌?﹞

  ﹝呃,還是不要比較好,我會怕。那像這樣子的飛空戰艦,有幾艘?﹞

  ﹝一艘。﹞

  ﹝一艘!﹞

  這個答案嚇到我了,我以為就算是魔王國,也應該會有三艘左右,甚至於七八艘以上。

  ﹝呵,弟弟,你該不會覺得讓戰艦飛起來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吧?地球的科技,也還沒辦法讓戰艦飛起來啊。﹞

  ﹝就跟地球的科技是一樣,若要讓這麼大的物體飛起來,所需要的動力就是非常多。地球那邊有核子動力,而我們是用聚魔陣與魔石消耗的雙動力型魔導引擎,更別提我們是使用古龍的魔石,若把這艘開過去龍族領域,他們鐵定跟我們翻臉。﹞

  ﹝所以目前就沒有新的戰艦?﹞

  ﹝有喔,比這艘小台許多。我們參考過地球的軍事資料,所以會組成航空母艦打擊群,不過還是要讓船員們更加熟練才會開始擴編,當然動力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邊走邊用傳念來閒聊,也差不多走到了我們各自的房間。打聲招呼之後,就各自進入自己的房間。



  進入房間之後,月坐在椅子上翻閱著席爾教典,而兔妹已經側躺在床上,整個人呈現昏睡的狀態。

  ﹝吾主,您回來了。﹞

  月就將席爾教典合上,收回自己的空間裡,上前來迎接我。我對她擺一擺手之後,就變回史萊姆狀態而躺到床上去。

  在這段時間,總覺得精神上的耗損嚴重,畢竟我要維持著七君主的架勢,我想兔妹也是因此感到疲勞吧。

  月將我抱起,自己坐在床上,將我放在她的大腿,不斷地撫摸著我。這樣的動作,確實會舒緩我的精神疲勞,更何況有柔軟的重物在我的頭頂上。

  ﹝那天妳覺得如何?﹞

  ﹝感謝吾主的寵愛。﹞

  ﹝那就好。妳們對於婚禮有什麼想法嗎?或者有什麼事務要交給我處理的?﹞

  ﹝妾身與族人對婚禮沒有什麼樣子的想法。其他的席爾神使們決議,請您前往黑森村的修道院,進行黑森王的加冕儀式。﹞

  ﹝什麼?﹞

  ﹝現在只有您一位接受席爾神使的獻身,因此您就成為黑森人的新任王者。﹞

  ﹝我只是說如果,如果我不想去的話,會有什麼問題?﹞

  ﹝因為您與其他席爾神使同為席爾女神的代行者,因此不會有什麼問題,除非席爾女神有降下神諭。﹞

  ﹝妾身懇請吾主能為黑暗森人們著想,他們也是您的子民。﹞

  ﹝這個跟妳之前的反應不一樣啊,不是有隱瞞我將成為黑森王這件事。﹞

  ﹝這是妾身私心作祟,妾身自願受罰,但懇請吾主能為黑暗森人們著想。﹞

  我在意識裡笑了一下,轉換成人型,反過來跨坐在月的腿上。

  看著她一臉愧疚的樣子,我不禁地笑了出來,伸手撫摸著她的頭髮與臉頰,細聲地說:「我不是處罰過妳了,為什麼我要再度地處罰妳?」

  順勢抬起她的下巴,讓她的眼神能與我交會,而那嬌嫩的嘴唇,我輕輕地吻了一下,笑著說:「因為是妳,我會盡我所能地去幫助黑暗森人,但所做所為都不能違背我的意願,這樣可以嗎?」

  「是,遵照吾主的意願。」月默默地低下頭,而我再度地將她的頭抬起。

  月的表情向來不太多,但最近我大概可以在她的眼神裡,看到她的情緒表現,這算是一種好的開始吧。

  撫摸著完美無瑕的臉蛋,細長而不異樣感的尖耳,順勢讓指腹滑過那嬌嫩的雙唇,輕輕地撬開雙唇,月也主動地含住指尖,舌尖默默地在指尖打轉著,也讓我的理性打轉著。

  開始朦朧的眼神,誘人的雙唇正含著指尖,嬌嫩舌尖緩慢地打轉著,而我的情慾也逐漸地升高。緩慢地抽出自己的手指,看著月那一張想要又不敢要的表情,不禁地讓我笑了一下。

  月是謹守本分的個姓,我若不給,她就不會主動來要,我若是想要,她應該是不會拒絕。

  我貼上月的嘴唇,親吻著月,也將舌尖伸進去,好來取代指尖的工作,兩個舌尖不斷地交纏著,交換著彼此對彼此的愛。

  雙手默默地解開了月的皮胸甲,將皮胸甲丟到一旁,黑色襯衣與底下的黑色肩帶襯托著小麥色的肌膚,也包裹著碩大的果實。

  手指輕輕地觸碰著,隔著兩層薄薄的布料來感受著那十分柔軟般的觸感。

  好軟喔。

  我不經意因此而嚥了一個口水,雖然在舌吻之間。

  順勢滑落到下端,輕輕地托起,手指所傳來的感覺則是柔軟而沉重的。

  好大喔。

  雖然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但在視覺上的感受,總不如在觸感上感受還來得強烈。

  右手順勢在襯衣上滑動著,緩慢地打轉著,五根手指也感受到無法掌握的觸感

  我暫時放棄那嬌嫩的雙唇,改換陣地攻略著,輕輕啃咬著月的細長耳朵,月緩慢地喘著氣。

  「呵‧‧‧‧‧‧」

  看著展露出一絲愉悅的月,我輕笑地說著:「蒂娜,喜歡這樣子嗎?」

  「吾主的寵愛,妾身喜歡。」

  「嗯,妳喜歡就好。」

  我默默地攻掠著,從左耳順著脖子的肌膚直到右耳,一點一滴地的肌膚都收為我所有,有關於手掌的滑動也是照著我的期望。

  享受著與月的親密接觸的同時,眼角間似乎瞄到了些什麼。

  仔細一看,本來正在入睡的兔妹,整個人靜靜地躺在一邊看著我和月的互動,整個臉連帶著耳朵也都紅成一片。

  我轉頭默默地看著臉紅的兔妹,也看著已經半壓在自己身體底下,黑色肩帶也稍微滑落的月,這樣算是被抓姦在床嗎?想到這一點,我輕笑了一下。

  不過說真的,我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是月的樣貌太過於迷人,還是我的理智越來越低落。

  我尷尬地笑說著:「呃,兔妹妳睡醒了喔。」

  「嗯‧‧‧‧‧‧」

  「妳會不會覺得肚子餓?」

  對,轉移話題的技術就是這樣爛,但我覺得有效,畢竟兔妹需要一個逃跑的理由。

  「嗯‧‧‧‧‧‧灰,我去拿點食物回來。」說完話之後,兔妹就快速地開門離開。

  兔妹逃跑的速度跟一般的兔人很像,我笑笑地搖搖頭,而看著壓在身體底下的月,我輕輕地吻了一下就放開她。

  「吾主‧‧‧‧‧‧」

  我輕按著月的嘴唇,阻止她的發言,輕笑地說著:「我愛妳,也非常想要擁有妳的一切,但我希望能夠在一個更美好的時間點來擁有妳的一切。」

  「是,非常感謝吾主的寵愛。」

  月露出了一個我以往未曾看過而嘴角幅度相當上揚的笑容。

  我想月應該是打從心裡而感到開心吧。

  這應該可以說是一段愉悅的美好時光吧。